我愛你 ☆ Too Very Much! – 田中義樹個展

我愛你 ☆ Too Very Much! – Yoshiki Tanaka Solo Exhibition

我愛你 ☆ Too Very Much! – Yoshiki Tanaka Solo Exhibition

在香港致力推廣聲音藝術的團體聲音掏腰包(soundpocket)與日本的藝術畫廊Art Center Ongoing合作,雙方安排及交換兩地藝術家,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藝術家駐留計劃。藝術家將在當地舉行展覽,分享其研究及創作,促進文化交流。

這次參與計劃的是來自日本東京的年青藝術家田中義樹(Yoshiki Tanaka)。在大學主修雕刻的他,除雕塑作品外,亦創作過不少裝置及行為藝術作品。這次他留港一個月進行城市考察,將其所見所聞化作靈感,以其一貫幽默的方式,為是次個人展進行創作。

為期十日的展覽在香港跑馬地山村道的54號的大宅舉行。這座三層高的法式洋樓現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於2015年被時任保良局主席梁安琪借出,用作藝術家駐留基地及藝術文化發展用途。大宅現稱V54,為參與「V54年青藝術家駐留計劃 」的藝術家提供短期住宿及展覽場地。現場除了展出藝術家拿手的裝置作品外,亦張貼不少他手寫中日對照的文本及一些手繪草圖。此外,主辦單位亦於28日的晚上舉行了座談會,讓藝術家向觀眾分享他過往的作品,以及講解有關這次展覽的主題與創作細節。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田中君透露,這是他首次來港,對香港的認知主要來自功夫電影。雖然本身並非從事與聲音有關的創作,但他希望作品能與主辦單位推崇的「聲音」主題有點連繫,另外他亦想把功夫元素融入作品當中,遂想到運用日本流行搖滾樂隊Asian Kung-Fu Generation的歌曲為題材,根據他們的歌詞虛構了一個集合妄想與現實的愛情故事,而樂隊的歌曲亦會在故事中的重要場景岀現。

整個展覽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是,看到田中君如何利用日語漢字模仿中文來創作故事。他先用日文寫下故事,然後用google翻譯,再選取及抄寫相近意思的漢字,嘗試幫助本地觀眾理解故事內容,以此進行交流。望著牆上貼著的內容,看到一些熟悉的語句與場面,讓我想起兩個多星期前我們在一場地下音樂演出後偶然相識的經過,有些簡單的對話疑似成為作品的一部份呢。

座談會結束後便進入工作坊環節。田中君邀請觀眾一同參與,演出數場兩至三分鐘的小劇場,感覺像回到讀書時期的戲劇學會。我竟有幸被田中君點名岀去玩role play!老實說,毫無演戲經驗的我實在緊張得手震腳震,幸好在同場另一位有經驗的參加者帶領下,總算完成這場即興小劇場,挺好玩呢。活動來到尾聲,田中君也參與其中,化身故事中的搖滾樂手。大家扮演膜拜他的粉絲,一起高舉他至半空,來一張停格合照,活動亦在一片歡笑聲中結束。

後記:臨走前與田中君閒聊幾句,他說這晚見到我和朋友感到很意外,也很開心。在翻譯的幫助下,他問道:「這類型的創作/展覽在香港是不是不常見?」我認為,在美術館、藝廊或許不常見,但可能較多出現在街頭或校園演出,這樣反而更能貼近群眾。個人挺喜歡他利用日本流行文化及現象的元素去反思現今所謂「藝術」的意義。希望日後有緣再見!

參考:
:: 我愛你 Too Very Much! – 田中義樹個展 ::
【老房子.新生命】V54 法式大宅:三級歷史建築變藝術家安樂窩

(20190528 @ V54)

Advertisements

Blackbird Blackbird

2019.05.23 / Blackbird Blackbird (live set) in Hong Kong @ TTN

曾於2016年偕同另一位chillwave音樂人Chad Valley來港演出的電子音樂人Blackbird Blackbird,三年後重臨香江,帶著全新作品〈The Biggest Mistake〉到場分享,聯同分別來自本地及澳門暖場單位--Came Slowly及Achun,為這個星期四的晚上帶來一場夢幻舒服的電音live set。

我對Blackbird Blackbird並非毫無認識,但也不算熟悉。透過這晚演出,總算可以進一步認識他的音樂。本名Mikey Maramag的Blackbird Blackbird,於美國夏威夷成長,曾以三藩市為創作基地,目前駐紮於洛杉磯。其電子音樂創作之路早於2010年開始,同年發行了首張大碟《Summer Heart》,發表過不少單曲及EP,作品數量不少,風格曲式蘊含chillwave及電子dream-pop,讓人聯想到深受樂迷喜愛的電音單位如Four Tet、Washed Out等等。

這場免費演出在TTN一個名為「AMP by This Town Needs」的角落進行。因為遲入場的關係,我錯過了本地的電音雙人組Came Slowly,也只看到來自澳門的器樂電音藝人Achun的半場live set而已。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來自澳門的音樂製作人Achun,早已久仰他的名字,但從未看過他的現場表演。當晚的演出出乎意料之外地吸引我的眼球及耳朵。他一人分飾多角,同時處理多樣樂器,由控制節拍效果器、敲擊到彈奏電子琴及電結他,即場sample混音,帶有旋律性的電音與節拍貫穿整個演出,過程有趣好看且充滿實驗性。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差不多待到晚上十點多,終於到Blackbird Blackbird出場。他的live set跟Achun有點相似,只是樂器數量少一點。他即場錄製人聲與電子聲效節拍交錯,營造如夢如幻的電音氛圍,是可以讓人放鬆、跟著跳舞的節拍。只是我全身充斥著不知哪來的疲累,無法久站,只好坐下來欣賞。

後記:想不到居然在這裡與很久不見的showmate阿青相遇,大家都震驚了一秒!(哈哈哈)慶幸自己最終決定去看這場演出。身邊有不少可以見面只談音樂的朋友,真好。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德國站 (II)

Journeys through Music - Lecture Series

2019.05.15 /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德國站 (II) @ Lecture Hall, Hong Kong Space Museum

由康文署文化節目組舉辦的「音樂遊蹤」講座系列,於五月中正式展開。這個講座系列早於六年前開始,由本地古典音樂作家、作曲家及樂評人胡銘堯(Dennis Wu)主講,透過介紹作曲家的生平及作品,探索當時的社會及文化。往年的講座主題包括東歐站、俄羅斯站、法國站、奧地利站,今年再次回到德國,介紹七位分別來自巴洛克時期、古典時期及浪漫時期的德國作曲家,探討他們的音樂及作品對後世的影響。 「音樂遊蹤」的第一站就由「音樂之父」J. S. 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開始。

當晚出席講座的人數比想像中多,想不到會吸引到不同年齡階層入場,當中不乏正值求學時期的學生及(貌似)退休人士。講者平易近人的作風及輕鬆淺易的講解,加深大眾對巴赫的認識。他在現場也播放不少巴赫作品讓觀眾欣賞及參考,演講內容偶爾會提及一些音樂術語及理論,例如卡農(Canon)、賦格曲(Fugue)、對位法(counterpoint)、十二平均律鋼琴曲(Well-tempered Clavier)等等,勾起我不少讀書時學鋼琴及樂理的回憶。

然而,這晚印象最深刻的是,講者播放了清唱曲(Cantata)〈Weinen, Klagen, Sorgen, Zagen〉(Weeping, lamenting, worrying, fearing的一小段。當聽到人聲合唱passacaglia與音樂結合,感覺神聖莊嚴,卻又帶著絲絲哀愁,心頭頃刻一顫。音樂確實有種難以言喻的力量。

作為曾經學習古典音樂的學生,其實對音樂偉人的歷史只略懂皮毛。即使習樂多年,鋼琴還是彈得不太好,但慶幸自己可以在年少時接觸古典音樂,有機會了解樂理、學習作曲。(感謝我的鋼琴老師!)

於求學時期接觸不同種類的音樂,對音樂產生某種莫名的狂熱與渴求,幾乎對任何類型及表演形式都感興趣。這份熱情持續至今仍未減退,讓我更確信音樂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養份,是我的true calling,然後順理成章開始嘗試創作。即使大部份個人創作只為了排解情緒,但音樂並不只是消遣娛樂,也不只是個人情感宣洩的途徑。它令人思考與歷史社會文化藝術有關的事物,當中包含大量人文情懷與哲思。需要學習的還有太多,而時間總是太少。

這樣難免又被貼上「文藝青年」的標籤(已是「文藝中年」了好吧?),但音樂確實是我人生中熱愛的事物。曾經心存疑惑,到底音樂/藝術的作用是甚麼?而我學習音樂到底帶給我甚麼?有段日子把大量精神投放在運動上,做人要身體健康做運動鍛練體能很合理,但竟然過份投入,不懂收放,忘記心靈健康同樣重要,直至實在的傷患重複發生。身體的傷會復原,但心靈到底康復了沒有?我也說不上話來。

然而,感謝這段療傷的日子得到好朋友的幫助,讓我再次接觸藝術,與過去的自己重新連結,似乎解答了心裡一些疑問。

參考:
Journeys Through Music Lecture Series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
巴赫:音符的工藝師

Last Dinosaurs

2019.05.17 / Last Dinosaurs Live in Hong Kong @ TTN

其實我對成軍接近十年、來自澳洲的indie rock/dance-punk樂隊Last Dinosaurs的認識近乎零。若非bandmates介紹,我是不會主動找他們的歌來聽,岀發去TTN前也完全沒有翻聽他們作品的意欲。(苦笑)

我只聽過Last Dinosaurs兩首歌,第一首是〈Karma〉,因為夾band練習過所以認識但今晚無緣聽到;另一首(亦是今晚玩的最後一首歌)叫〈Apollo〉,bandmate曾在練習時播過,因此我對旋律依稀有點印象。總體來說,他們的技術純熟,歌曲風格傾向流行,旋律catchy,音樂聽起來很陽光、很歡樂,可惜現場的音響有點強差人意。如果是在日間的戶外音樂節表演,感覺應該會較適合,比較能帶動氣氛。

對我來講,主音的歌聲聽起來可能太pop了。儘管樂隊成員的三人和聲配合得很和諧,音樂也很跳脱,我也看到前面有很多忠實粉絲跳得很開心,但我在現場依然感到抽離,難以投入。只能說他們的音樂不太是我的菜。這晚基本上沒怎麼跟著拍子擺動,就像一塊木頭站在後面看演出,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supporting act: PHOON

相反地,我對為Last Dinosaurs暖場的本地樂隊PHOON比較有印象,畢竟已經看過三次,每次看都覺得他們的演出越來越成熟。這晚他們罕有地玩了一首廣東歌,感覺不錯。

狼隱之家

La casa lobo (The Wolf House) (2018) – Joaquín Cociña, Cristóbal León

今年於首度舉辦的MOViE MOViE動画藝術祭2019(anifest 2019)選了兩套動畫來看,其中一套是《狼隱之家》。這部定格動畫的創作靈感來自智利一個由前納粹份子Paul Schäfer Schneider創立的異端組織--「尊嚴殖民地」(Dignity Colony)。故事講述年輕金髮女子Maria因為沒有服從組織命令,私自放走三隻小豬,因而被懲罰一百日不能跟人說話。Maria為了逃離這封閉的殖民地,逃走到森林,躲進木屋,避開狼群襲擊。

故事就由這間小屋的牆壁開始。牆壁成為流動的畫布,導演就是畫家,透過混合各式各樣的素材,如顏料、膠帶、玻璃、碎石等等,配合定格攝影,建構出如夢魘般時而魔幻時而扭曲的世界。每個場景就如一個藝術裝置(installation),角色與空間隨著時間由平面發展成立體,不斷交替延伸。看著一堆七零八落的雜物移動,居然感覺到生命力。

漸漸生岀人類手腳的豬

故事當中蘊含不少政治隱喻:「狼」比較容易理解是極權者,對逃脫者進行監視;被Maria照顧的兩隻「小豬」逐漸生出人類的手腳,慢慢懂得站立走路,讓我想起George Orwell的著名小說《動物農莊》(Animal Farm)中那隻推翻人類、成為農場統治者的豬。這裡,小豬經過Maria的照顧,逐漸變成真正的人類。Maria雖然善良,但其實不自覺地對小豬/孩子再度殖民,如:讓黑髮孩子喝下蜜糖變成金髮孩子。但事情發展並不如Maria想像般美好,人性還是自私吧。(為免劇透太多就不說了,呵呵)

一邊看一邊好奇到底這部動畫的實際製作過程是怎樣的。我們看著片中角色場景不斷變化,由零開始,透過膠帶慢慢製成雕塑,再拆解移動,顏色不斷交疊混合,整個過程非常費神費時,但成品著實令人驚嘆。而我,被畫面無時無刻的變動所牽引,差點就迷失其中。

希望這個動畫電影節會持續辦下去,讓觀眾有機會欣賞更多本地及海外優質的動畫製作。

(20190512 @ MOViE MOViE Cityplaza)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 亞洲巡迴香港站

2019.05.10 /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 亞洲巡迴香港站

日本PUNK ROCK萬歲!這晚應該是這幾個月來看live show看得最開心的一次。久違這種地下音樂現場的原始味道!三隊樂隊的演出都非常棒,氣氛超好,玩punk、noise、psychedelic rock,完全沒有悶場!不論是樂隊還是觀眾,全部人都進入忘我狀態。

THE天国畑JAPON

首先出場的是來自日本的三人樂隊THE天国畑JAPON,音樂風格意想不到地迷幻laid back。一身街坊look的主音踢著拖鞋彈貝斯,非常有趣。結他手彈得一手優美旋律。鼓手則有點搞笑,趁著隊友調音之際,拿起結他模仿X Japan的Yoshiki邊彈邊唱,又用法文、意大利文、甚至K-pop腔唱《多啦A夢》主題曲,逗得觀眾很開心。

意色樓

接下來是我非常期待的本地樂隊意色樓。老實說,這晚絕大部份原因是為見他們而來。上次看意色樓已是七、八年前的事,參與Hidden Agenda第二代搬遷救亡音樂會。(詳文按)「有甚麼比在除夕夜一邊看show一同在音樂中倒數迎接末日年來得痛快?」至今我仍非常懷念那夜的演出。

即使這晚看到的樂隊陣容已經變了,但主音阿禮依然是樂隊的靈魂人物,而這次我終於能夠近距離欣賞結他手浩南的精湛技術。樂迷對當晚的歌單一定不會感到陌生,而我特別喜歡〈小鹿亂撞〉,節奏感一流。總之,看著他們投入演出,聽著熟悉的歌曲,所有回憶感覺通通回來,真好。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08年於日本東京高圓寺發跡的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Punk Rocker Labor Union),經歷過多次成員變動,目前樂隊的陣容其實就是THE天国畑JAPON再加一個主音。樂隊活躍於亞洲地區各大live house及遊行示威,每次岀現都引起騷動。

果然,染了一頭紅色頭髮的主音村上豪一拿起麥克風,一開口,全場隨即陷入瘋狂。開場歌〈禁止禁止禁止〉爆發力十足,主音走進人群中使勁地唱呀嗌呀,強勁的音樂讓人無法安於現狀,不少觀眾也湧到前面跳起來。中段換了另一位大叔打鼓,聽說他是一位經驗老到的傳奇鼓手,曾擔任不少獨立樂團的鼓手。沒錯,他打鼓的力道更猛,把原本熾熱的氣氛推到更high了。

作為中年樂迷,對moshing基本上可免則免,但今晚被労働組合的熱血癲喪感染了!當他們玩到最後一首歌〈Make a song〉,我決定豁出去衝呀撞呀跳呀,實在⋯⋯開!心!到!震!可以無腳痛地跳是如此幸福啊。

謝謝三隊樂隊帶給我一個難忘愉快的夜晚。素晴らしいですね!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た!

後記:完場後搭升降機離開時,偶然認識了一位來港交流一個月的年輕日本藝術家田中義樹(Yoshiki Tanaka)。本來陌生的彼此在回家的路上分享了不少音樂和港日事物,想不到原來我們之間有一位共同朋友,真巧呢。

胎Story 2.0 Bad Time Story

2019.05.05 /《胎Story 2.0 Bad Time Story》

「你要好ready依個世界冇嘢係ready!」

女人由懷胎到生產到養育照顧胎兒,一場叫「血緣」的關係正式開始。一把剪刀,剪掉初生嬰兒的臍帶,剪斷過去的恩怨情仇。從今開始,「媽媽」這個身份跟足一世,照顧孩子廿四小時全年無休。即使最初的勇氣來自於自己的無知,但選擇開始這場戲就得須繼續「演」下去。

去年首度公演的《胎Story》,今年載譽歸來,重演取名為《胎Story 2.0 Bad Time Story》。故事是監製、編劇、演員黃詠詩的個人經歷,講述一個關於女人身份與身體轉變的故事。由獨居編劇中女變成新手媽媽的過程,當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喜怒哀樂。即使未必所有觀眾都有機會經歷這一切,但透過輕鬆抵死到位的對白和情節,或多或少能間接體會到媽媽不易做。

這是我第一次看黃詠詩的獨腳戲,被她的演技與節奏所吸引。她一人身兼數職,使盡渾身解數,演活了劇本下多個角色。不論是她本人、靈媒二姑還是婦科陳醫生,字裡行間及舉手投足都貫徹其幽默作風,把女性懷孕時遇到的狀況與困難生動地演繹出來。中段岀現的道具小寶寶也非常搞笑,〈Baby Shark〉洗腦音樂一岀,舞台瞬間化作舞池,媽媽與寶寶也跟著 “doo doo doo” 翻跟斗跳舞。

這次重演加插了「爸爸」這個角色,分享了不少新手爸爸的行徑,當中包含不少夫妻二人照顧嬰兒的矛盾與笑料。但戲越演下去越嚴肅,觀眾隨著開始走進黃初為人母的內心。於我而言,劇中最深刻一幕是黃日復日重覆做母親必須完成的工作:餵奶、掃風、換片、洗衫、洗紗巾、洗奶樽、掃地、煮飯……(還有一堆家務,以下省略……)

終於,母親到了臨界點。崩潰了,掉進內心血紅色的深處,就像鑽到母體內,裡面有條叫「自我」的毒蛇緩緩移動。黃不斷反問自己,曾經認定的獨立與卓越與內心糾纏交戰,迷失方向。即使那個「自我」陪伴過去的自己走過無數道路,內心的孩子年歲長了但並沒有成長,面對難題還是想逃避。我想,這不只屬於母親的問題,也是每個人應思考的問題。

演出快到尾聲,吊燈緩緩降下,照著在地上爬行的黃。「毒蛇」最後也脫下皮,喻意「自我」放下防衛,黃再次尋回內在純真的小孩。最後,還是要相信愛與希望的可能。就準備接受未知的一切吧,往洞口一躍而下,開始未知的人生。

後感:看這套舞台劇純屬偶然,感謝朋友找我一起看。沒想過這個關於懷孕經歷的故事會觸動到我,也讓我由衷感受到「母親」這個角色的複雜與矛盾。身為女性,雖然從未有過懷孕、當母親的期盼,但未來還是無法預料。我只知,不論有沒有孩子的人也曾是一個孩子。我們必須時常探聽自己的內心,與內在那個敏感的小孩相處,或許以後就不會太易受困於生活中的各種角色。

願所有經歷考驗都是為了令我們成長,成為更好的人。

(20190505 @ 壽臣劇場)

Remiso

2019.04.30 / Remiso Live in Hong Kong @ secret warehouse

不諱言承認自己是資深觀眾,畢竟看live show多年,有一定年資,但這晚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體驗。

個人唯一一次睇騷遇上警察踩場的情況,於2011年Hidden Agenda的第二代發生。記得當時正舉行「東音工」(詳文按),一堆警察在門口與場內觀眾起哄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這晚談不上正面遇到這場面,但在前往表演場地「細場」(SaiCoeng)前被告知岀了一些狀況。據說警方食環署入境處等等一班人在樓下嚴陣以待,在細場岀入的人均須被查問。可能我較晚才到,避過查問的關卡,總算順利到達目的地岀席「私人聚會」,看到Fiona Lee及Topsy-Wave的暖場演出。

supporting act: Topsy-Wave

第一位暖場嘉賓Fiona Lee的live set充滿實驗性,可謂sonic art。看她把玩著桌上各個效果器,測試聲音的可能性,極簡的節拍與白噪音不時交錯,聽著聽著會不自覺墮入自己的世界,忘了現場的人和事。等了接近一個小時,暖場樂隊Topsy-Wave終於現身,玩了幾首post-rock作品。氣氛開始時如暗湧,及後音樂越來越澎湃。不少觀眾坐在地上欣賞,我也一樣,更能感受到聲音由地板震動至手心。

暖場表演過後,「私人聚會」告終。我跟著現場唯一認識的朋友——Remiso的結他手ahkok及一堆觀眾轉場,來到一個陌生且光怪陸離的地方。這個空間位於同區另一座工厦,一踏進門口便深切感受到甚麼叫真正的underground,讓我想起從前看過一套關於德國西柏林地下文化的紀錄片,而我正身處這樣的地方!不同顏色的燈光打在天花和牆壁。牆壁上畫了不少塗鴉,當中有不少曼陀羅圖案,感覺很迷離。現場有DJ打碟放電子音樂,人們三五成群,各自圍成小圈子。有人聊天,有人喝酒,有人吞雲吐霧,有人畫畫,有人拍照,有人看手機⋯⋯大概只有我一人呆坐在喇叭前看天花聽音樂。

Remiso

接近零晨,樂隊以有限的時間set up好器材後,演出總算可以開始。擠在狹小的空間內盤膝而坐,雖然有點辛苦,但似乎更能感受音樂的震動與張力,以及樂手的投入。

事緣Remiso的貝斯手被拒入境,滯留澳門,原因不明。(純屬個人猜想:可能與政治審查有關?工作簽證問題?也未知與較早前在細場發生的事有沒有關係。而事實上樂隊有部分成員一向是政府的眼中釘,但一切也無法向有關方面求證。)樂隊只好以六缺一的姿態上陣,用電腦錄好的音軌代替bass。或許是美中不足,但無礙餘下成員的投入演出。我特別喜歡色士風的音色,像歌者一樣,為歌曲生色不少。結他彈奏岀不少旋律優美的riff,特別是那首「抒情作品」。小號、長笛及那個看起來很有趣、名叫「EWI」的吹奏樂器,它們的音色令原本以post-rock為基調的音樂變得更豐富,糅合爵士與實驗元素,形成有趣的氛圍,就如他們聲稱的「retro-futuristic、cinematic chaos」風格,富有強烈電影感。

深夜時份看這場演出別有一番感受。感覺就像終於排除萬難,如願看一場地下演岀。在場所有人其實都累了,特別是樂手及工作人員。辛苦各位了。其實我們只想玩音樂聽音樂而已,為甚麼要變得偷偷摸摸呢?

後記:感謝認識多年但這晚才相認的朋友ahkok。雖然這晚無法聊太多,但他也問了我兩次何時岀碟。(哈哈)我坦言沒有想過,我與bandmates的創作及製作過程也很慢。(苦笑)但他說先做了再說。「一定要岀架!」雖然不知要等到甚麼時候,但謝謝你的鼓勵。希望有天真的可以向世界分享自己的音樂結集。


*以下是樂隊Remiso對成員被拒入境的聲明:

(updated on 20190523)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2019.04.05 /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香港聯合巡演 @ TTN

2019.04.05 /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香港聯合巡演 @ TTN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習慣了在午夜碎碎念,用悔恨勾勒夜的輪廓,但在白天又無所適從的我們,是不是已經逐漸成年人失格。你吸到我的空氣了,這已經不是一個浪漫的指控,是在這空間才能進行的氣體交流競爭,2019年了,雖然不知道這些失望要往哪去,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在一起。

為慶祝各自成立滿十週年及七週年,本地音樂搞手Domiproduction 島米制作與台灣廠牌Airhead Records.合辦一場名為「你吸到我的空氣了」的聯合巡演 ,把兩隊出色的台灣獨立搖滾樂團帶到香港的TTN,與樂迷一同在現場揮曬青春,過一個熱血沸騰的晚上!

演出當日是清明節,同日也有其他演出,未知有否直接影響當晚觀眾入場人數。演出正式開始前,場內貌似不足一百人,不禁為主辦單位及樂隊捏一把汗,也覺得有點可惜。雖然現場有點冷清,但也間接令樂迷與樂隊更親密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喜歡透明雜誌的朋友一定會喜歡午夜乒乓。彼此的曲風有點相近,結合punk與noise,旋律優美入耳,主音帶點微微吶喊破音的唱腔,聽起來很爽快輕鬆。初聽〈午夜的直球對決〉便被那份青春熱血的感覺吸引,現場演出更助我這樣的中年樂迷憶起年輕的狂妄,真的「給我生存的感覺」。(笑)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作為資深獨立樂團,與透明雜誌、湯湯水水、蕩在空中同被稱「師大公園四大天王」的傷心欲絕,他們一出場大家隨即陷入瘋狂,走到前排去跳跳撞撞。傷心欲絕貫徹絕望世代的精神,曲詞盡顯短小精悍的特質,唱出loser的內省與糾結。

是的,我偏愛傷心欲絕。明明他們唱的都是厭世歌卻充滿生命力,明明沒有聽熟任何一首歌卻又每首都跳得起勁,彷彿我的腳已復原了,可以跳可以叫甚至mosh。就像〈破了洞的美夢〉:「時間總會帶走悲傷/有些事我會記得/有些已經不再想起/不再想起」,聽起來莫名溫暖。而名曲之一的〈我愛您〉,主音直率地喊著「我愛您 我愛您 我愛您」……

但願有天我也可以這樣坦率地唱岀心聲。

赤手登峰

HKIFF 2019 最終回:30/03/2019 @ HK Cultural Centre

Free Solo (2018) – 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Jimmy Chin

這部在世界各地獲得多個提名、在美國本土獲得不少獎項的紀錄片,記錄著名攀岩好手Alex Hannold如何成為史上第一人徒手攀爬El Captain的故事。計劃酷大艱鉅,不僅對攀岩者造成一定心理壓力,就連拍攝團隊也同樣陷入兩難,不論準備還是實行,過程並非一帆風順。雖然Alex發生練習時失手受傷、攀爬中途退出等等狀況,但完全沒有令他放棄挑戰。

全片節奏明快,輕輕觸及他的成長背景與為何熱愛攀岩的經過,也提到不少著名攀岩家,看到一些已故的臉孔與片段讓人惋惜,也間接帶出free solo與死亡只是一線之差。剪接偶爾透過Alex的黑色幽默來緩和氣氛。笑點比想像中多,特別是涉及女友的部份。女友同時作為支持及障礙的角色,令人糾結,有點煽情吧。(呃)

不過還是回到重點——關於Alex徒手攀爬El Captain的夢想。最精彩的部份當然是完成壯舉的整個過程。攀岩者的一手一腳、一步一動作,超乎想像的支點站立與肢體動作,無法不屏息凝神觀看。直到看到他最終完成攀爬路線、完成時滿足的笑容,頃刻有種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全場觀眾隨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今年的電影節旅程就此圓滿結束。

“You’re standing on tiny edges, small variations in the texture of the rock. If you slip, your hands can’t hold you. It’s just the two tiny points of contact that keep you from falling, and when you step up, there’s only one.”

“The big challenge is controlling your mind, I guess. Because you’re not, you’re not controlling your fear, you’re sort of just trying to step outside of it.”

“I try to expand my comfort zone by practicing the moves over and over again. I work through the fear, until it’s just not scary anymore.”

—— Alex Hannold

戲外話:
喜歡《Free Solo》的朋友不要錯過導演的前作《MERU》(詳文按)。同樣是一部關於攀登者追求夢想的紀錄片,三位攀登者各自背負不同的過去,與一同冒險的伙伴出生入死,不幸遇上暴風雪及雪崩但仍堅持攻頂的人生故事。另一位攀岩家Tommy Caldwell的自傳作品《The Dawn Wall》也很精彩,值得一看。

每次看完攀岩紀錄片都有種給我勇氣活下去的感覺。

參考:
與死亡一線之隔的完美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Free Solo
Free Solo以攀岩參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