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不成,唯有書寫跑步。

作為業餘跑者,跑步六年,傷患每兩年復發一次,使我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問題。去年年底再次受傷患困擾,至今停跑接近一個月,康復過程時好時壞。心情也一樣,陰晴不定。目前近乎沒有跑步意欲,一來怕影響康復進度,二來對跑步的熱情已燃燒至將近殆盡。

既然跑步不成,不如書寫跑步,寫一個關於失敗的跑者故事。

當棄賽已成習慣……

2017年二月渣打半馬一役因傷退賽,連帶放棄一個月後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心情難免低落。(詳文按)雖然早已決定棄賽,但還是按原定計劃三月到名古屋旅遊,放鬆心情,到處遊玩。第一次到在Nagoya Dome舉行的馬拉松Expo領取跑手包,第一次到現場看馬拉松感受比賽氣氛,一切都很新鮮。挑戰名馬之行頓變散心之旅,暫時忘卻無法跑步的鬱悶。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可是旅行回港後,心情隨即墮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當時我還在緩緩的康復道路上,被自尊纏繞,對日後千篇一律的跑步訓練產生抗拒,覺得無法再回大本營訓練。與師傅通過電話後,加深了離開跑會的念頭。

離開,並不是為了回來

當時加入大本營已兩年,投入正式訓練只有短短半年,曾經訂下的跑步目標算是說到做到。「不要否定自己的努力」,唯獨這項我無法做到。這段訓練經歷帶給我的,不只生理,還有心理的改變。無可否認在追求的道路上必須認清目標,專心一致,但如果失去熱情與樂趣,剩下壓力與迷失,最終只會變成厭跑。

因性格使然,我選擇了自由。放棄與放下只差一線,我選擇後者。即使無法阻止師傅對我的誤解,我依然選擇隨心而行。離開是個人選擇,而非受任何人唆擺。若對方無法理解而將我視作敵人,我無法控制,也進一步確定彼此的價值觀從不一致。訓練方法沒有對錯之分,只有適合與不適合。我不適合,所以離開,僅此而已。

離開跑會後,重新檢視自己與跑步的關係。從另一個角度看作為跑者的自己,似乎能看得清晰一點。

「你跑步開心嗎?」

旅行期間,再次被朋友問到這個問題,頓時語塞。以前訓練沒有多想「開心」這件事,因為每次練完身心已很累,然後身體像得了強迫症一樣,晚上會半夜紮醒,怕遲到、怕趕不及熱身、怕跑不到要求的時間…… 有大半年時間我都是這樣生活,覺得這應該是訓練的生活。但我忘了其實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從來不想當運動員,為甚麼要強把自己放到那個位置呢?

當然也要歸咎自己處理壓力不當。雜念太多,已經無法像從前一樣單純的只想嘗試。離開一下熟悉的環境是好的,不用把熱情一下子傾注,也不必上癮。跑步其實很小事,只是因為身在圈子裡才將之無限放大。話雖如此,結果還是耿耿於懷到2017年年尾。

重投訓練.復跑之路

2017年五月左右,我復跑了,但已不急著達成那些目標時間。整個夏天都在忙:上班、搬家、旅行,完全沒有練跑。直至九月,冬天教練找我一起練習,結果還是逃不過重投訓練的命運。本來只有我們二人練習,後來他的同僚、學生陸續加入,漸漸發展成私人訓練班。我亦因此認識了新朋友,不久就被他們游說參加逢星期四於中環舉行的ASICS Running Club長跑訓練班,當然又是冬天教練主理。再次回復逢星期二四團練的模式,重新找尋及調整訓練的狀態,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想太多,也不要強迫自己。

下半年狀態雖然平庸,但總算順利完成兩個賽事,同時為2018年的渣打馬拉松作最後準備。這將會是我第二次跑全馬,已經沒有訂下任何目標時間,只求打破宿命,平安完成就好。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比賽過程當然辛苦,特別是跑到半程,感覺已經耗掉所有能量,只能靠意志力撐到終點。跑到西隧時遇到一眾半馬跑手影響速度不是最可怕,最難熬的是走出西隧後上橋至干諾道中一段,因為太多人根本無法突圍,加上體力消耗,只能拖著沉重緩慢的腳步,帶著慢跑的速度撐到龍和道、馬師道,直至轉入維園前最後一公里,終於可以發力狂奔到終點。

結果,在長課不足和輕微傷患的情況下以3小時54分09秒平安完走。感謝冬天教練,以及所有曾經和我一起練習的朋友。成績不算理想,但總算勉強sub 4。

反覆不定的狀態

2018年跑過渣馬後大概休了一個月,到了三月再次認真投入訓練。星期二的ASICS訓練班與冬天教練的「超級星期四」已變成恆常系統訓練。其實模式與當年大本營的無異,不過訓練菜單會因應各人程度及狀態適時調整,比以往刻板的訓練模式來得人性化一點,練跑壓力也相對小一點。

教練重要,但練習的同伴也很重要,特別是班中的女將。大家的程度差不多,互相鞭策推動,漸漸適應了間歇訓練。夏天時狀態好像再次上了軌道,心理上不太在乎會不會PB,以我的情況來說想少一點會更好,集中當下完成就好。教練說我練習時不敢放膽,即使他明白那是因爲我害怕傷患,怕重蹈覆轍,然而不代表不爭取。我嘗試過推自己,緊隨女同學的步伐,找時機超越。有時成功,有時失敗。時間、速度明明在進步中,卻始終未能於比賽中發揮出來。

「10K43分半馬sub140全馬330」,口裡說不在乎但心裡其實也渴望做到吧,尤其是已經過了兩年時間,無論如何都想這年有少許突破吧,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希望可以跑到目標時間。踏入秋季,不知不覺地推進了一點。逢星期二四六進行高強度的練習,星期日則跑長課。整個十月都這樣練習,大家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沒有報任何比賽,期間也沒有增或減量。

可是時間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執念令我開始著急,無法專注,忽略了執行課表與身體實際可承受的能力,身體來不及恢復,muscle imbalance開始跑出來。即使比從前做多了自身重量的肌力訓練,不再強迫自己非跑到某個距離某個時間不可,不要迷失於這些數字中,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跌入別人的想法……現在回想才發現當時完全忽略了「放鬆」,指的不只是身體上,還有心靈上。這並不是跟人聊幾句便可以做到。如果我的心並沒有真的覺醒,那一切只會是惡性循環。

「冇計,你喺受傷方面好有經驗。」

2018年十一月,無可避免地迎接傷患。左腳的老朋友脛骨痛又再出現,誘因是某天訓練我換了一雙全新的薄底跑鞋去跑。高強度訓練加薄底鞋這個高危組合再次召喚出熟悉而難搞的舊患,本來預計約四至六星期便能康復,但過程並非一帆風順。

十二月初有一場大埔半馬,本來很想棄賽,但因為要以Running Team身份出賽,不能缺席。即使我在教練面前說過無數次不想跑,但教練總是叫我儘量一起練,先出席訓練再說,先儲一點里數,跑跑步機,做體能,比賽日穿Nike的4%跑鞋……內心忐忑不安,只好硬著頭皮應戰。由於我堅決不吃止痛藥,為了儘量減少過程中的痛苦,我在比賽當日貼上運動貼布,又換上一雙厚底卻輕巧的4%跑鞋,但也不能扭轉局面。

腳還是會痛,著地走路就會痛。比賽時因為腎上腺素上升,痛感未有即時爆發出來。但比賽過後傷似乎加重了,無法正常走路,就像去年渣打半馬後一拐一拐的痛楚,只是這次回家後沒有哭。沒有時間難過了,因為還有更重要的賽事在後頭。為了爭取時間康復,目前必須停跑養傷,把心思放在肌力上,睡多一點。腳的肌肉依然有痛,但走路時勉強回復正常,大概心態佔了很大因素。像學習修禪一樣,專注目前,接受受傷需要休息的現實。

自以爲很了解很熟悉傷患,可以輕鬆面對治療,可是當傷患沒有如預期般好轉,心情馬上掉進黑洞,糾結一切徒勞無功。心情和康復過程如過山車般高低起伏不定。即使我多想安靜地療傷,心魔總是趁著心靈脆弱的時候跑出來挑釁,強迫我面對不足與挫敗。明明試過很多次砍掉重練,為何這次心情特別難過?那種感受一開始淡淡然,卻隨時間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痛。我知,那是因為對自己逐漸失去信心,怪責自己沒有從錯誤中學習,進步得很慢,然後再次回到原點。

於我,渣馬還是一個詛咒

一直到年底,左腳的脛骨痛康復進度依然緩慢,痛楚令我無法跑多於三十分鐘,跑五公里已是極限。時間已經不多,按目前這個狀況,根本不可能按計劃完成馬拉松訓練。心裡早已決定棄賽,再一次因傷棄賽。雖然得到身旁不少跑友關心,問我何時歸隊訓練、何時復出、早日康復、希望你能參賽等等等等,但實際情況只有自己知道。不能像從前一樣感情用事,以免換來更長的康復期。

「現在妳暫無法練跑,可以練心,這也是讓自己變得強大的練習之一。」

此時此刻,適當的安慰很重要。感謝台灣好朋友在這失意的時候給予我鼓勵,特別是分享她經歷多次傷患後的心得。「到底是在挑戰極限,還是在滿足別人的期待與自己的虛榮感?也許這是更瞭解自己的必經之路。疼痛會過去,但心態要學習能不能更『豁達』。」

知易行難,但願我們都能豁達面對。

 

***2017-2018跑步成績小總結***

[mm-dd // race // official time – hh:mm:ss]

2017:
01-08 // AXA安盛香港街馬@九龍東2017 (21K) // 01:43:44
10-08 // 第三十三屆泰基盃十公里 (10K) // 00:51:45
12-10 // 美津濃香港半馬拉松錦標賽2017 // 01:45:10

2018:
01-22 // 渣打香港馬拉松2018 (42K) // 03:54:36
03-11 // SOGO Run (10K) // 00:47:05
04-15 // Run For Infinity 跑者 ∞ 無極 2018 (5K) // 00:23:20
05-13 // 第十二屆Launch8吐露港10公里賽 (青少年禁毒盃4公里) (10K) // 00:46:46
06-10 // RUN FOR THE OCEANS (5K) // 00:22:35
06-16 // 第7屆腎心健康慈善跑 (10K) // 00:45:56
08-04 // 恆傑保險慈善黃昏賽10K // 00:46:34
09-30 // KUMA FUN RUN 2018 (10K) // 00:47:26 (10.4K ~ 00:48:28)
10-01 // Victoria to Peak Challenge 2018 (10K) // 01:00:23
10-07 // 第三十四屆泰基盃十公里 (10K) // 00:49:17
12-02 // ASICS大埔半馬2018 (21K) // 01:44:25 (chip time: 01:44:06)

「這樣相信吧,陽光照不到你時,並非不眷顧,而是陽光知道你有能力自己發光。」
--〈陸穎魚/在憂鬱面前我們談談陽光

Advertisements

Tempalay

2018.12.15 / Tempalay Live in Hong Kong @ TTN

來自日本的新生代另類迷幻樂隊Tempalay,對他們的認識始於上一張專輯《From Japan 2》的主打歌〈革命前夜〉。當時的Tempalay還是全男班的三人樂隊,成員分別是小原綾斗(主音兼結他手)、竹内祐也(貝斯手)以及藤本夏樹(鼓手),音樂充滿迷幻復古的風格,慵懶休閒的節奏讓人心情愉快。

可惜,貝斯手竹内祐也於2018年夏天決定退團,而以往只擔任客串角色的AAAMYYY正式加入成為固定團員,為樂隊帶來甜美的和聲與電音。且聽聽她有份參與的新專輯《なんて素晴らしき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中的主打歌〈Doooshiyoooo!!〉,非常搶耳呢。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作為本人2018年看的最後一場演出,Tempalay果然沒令現場觀眾失望。當晚的歌單除了新專輯的歌曲,如〈Doooshiyoooo!!〉、〈Telepathy〉、〈SONIC WAVE〉,也玩了不少舊作如〈新世代〉、〈Oh.My.God!!〉等等。AAAMYYYY作為唯一女團員當然特別受男性觀眾歡迎,然而我的目光不時停留在隨團巡演的客席貝斯手Kenshiro身上。在台上戴著一副太陽眼鏡的他看起來多麼型格,彈奏貝斯時技術多麼熟練,bassline聽起來多性感,不知日後會否成為固定團員呢。

整晚沐浴在groovy的節奏,catchy的結他riff與bassline百聽不厭,當然少不了迷幻的synth與鼓點的配合。他們的音樂就是可以令人樂上一整夜,忘我地跳舞。謝謝Tempalay落力的演出!

藥師寺寛邦

2018.12.07 / 藥師寺寛邦 Live in Hong Kong @ TTN

來自日本的藥師寺寛邦,除了是個真實的和尚外,他的音樂其實一點也不佛系,甚至有點pop 。不難聽岀他的唱腔深受玉置浩二影響,配上正面勵志的曲風,合上眼聽的話根本與流行歌手無異。現場的他平易近人,台上的他經常笑面迎人,不時用英文向大家問好;翻唱中國歌手朴樹的作品時會揮手微笑;演唱〈般若心経〉時卻不失莊嚴。〈〉、〈春夏秋冬〉等等這些作品曲風雖然流行,但歌詞的訊息觸動人心。

還是喜歡他雙手合十閉眼吟唱〈般若心経〉,現場有個瞬間被淨化心靈。他一共唱了好幾個版本,最後encore的版本配上泛黃的燈光,有種昇華的感覺。

Clockenflap 2018

2018.11.10 (Sat)

不去不去,結果還是去了一天。就只去星期六那天。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下午到達會場,走馬看花般欣賞音樂演出。首先看了一點五條人,一隊來自自中國廣東省海豐縣的民謠樂隊。很久以前有聽過他們的歌,民謠曲風配上歌詞夾雜家鄉方言,現場聽起來挺有趣,而且非常熱鬧。中間因為沒什麼特別想看的單位,於是與友人去了嘗試Slient Disco。說了很多年要試這玩意,這次終於如願。(笑)真的好古怪,僅僅在會場的草地劃了一個位置當左舞池。可能因為是大白天,人數寥寥可數。反倒有幾個外籍小朋友戴上耳機後非常enjoy,還打側手翻呢。

在Silent Disco逗留一會後決定轉場,去大台看過究竟。台上正在演出的I Kong & Jahwahzoo來自牙買加,原來I Kong是經典人物,稱得上是老牌reggae音樂巨人,難怪舉手投足都感覺份量十足。同台其中一位樂隊成員更是他的兒子,以身作則,將雷鬼音樂薪火相傳。接著便去旁邊的舞台看看年輕樂隊Alvvays,可惜不是我的菜,決定出去吃晚飯再回來作戰。(笑)

終於到了傍晚,有些期待的音樂單位要登場了。來自日本的人氣樂隊Suchmos,表現似乎比我在家看Fuji Rock音樂節直播時好一點。不愧是日本版的Jamiroquai,氣氛很好,適合跳舞的好節奏,很多少男少女湧到前面去。不過聽了三首歌後,我和朋友們決定轉場,看我們期待已久的D.A.N.!

同樣來自日本的D.A.N.果然沒有令我們失望,迷失在那充滿電氣虛幻的氛圍。鼓點跳脫的節奏、貝斯低沈悅耳的旋律、結他與合成器的音色營造的氛圍,交替帶領觀眾進入音樂,隨著主音模糊不清的吟唱,迷失其中。可惜一個小時的演出實在太短了,希望日後有機會看一次他們的專場。

其後的時間又再走馬看花。看了一點Rhye,但因為他的音樂比較靜態,需要沈澱,如果是室內場的可能更適合。還是是去聽電音好了!想不到居然聽了一大半Rone的DJ set,很歡樂的party電音。我在演出棚外竟有幸遇見迎面而來的Cornelius小山田圭吾本尊呢~~~現場居然沒有人留意到他!Anyway,接下來是友人重點要看的Blawan,果然非常爆裂。Industrial、techno、重bass,站在擴音器的我們被音量轟炸卻又不願離開,隨著節拍跳吧舞吧甩頭甩腦吧!

最最最後,終於看到Caribou的現場,總算圓了一個心願。樂隊全員一貫全白衫褲登場,主腦Dan Snaith一時打著激昂的鼓點,一時使勁地扭著合成器的按鈕,投入度滿分!如果說邊看邊跳的大熱作品〈Can’t Do Without You〉extended version氣氛夠好,那麼全晚最後一首〈Sun〉更把氣氛推到高峰!讓我們一起唱著 “Sun, sun, sun”直到永遠!(笑)

雖然看似錯過了很多經典演出單位,如殿堂級音樂人物、經典樂隊Talking Heads創始成員David Byrne、已解散的著名英倫樂隊Pulp主音Jarvis Cocker等等,但能看到想看的表演者已很滿足,也感謝當晚與我同行作伴看演出的朋友。下一年,不敢說還去不去。不過要是能和你一起去的話,看什麼都無所謂。(哈哈哈)

Unieqav 電音創作 by Alva Noto

2018.10.24 / Unieqav 電音創作 by Alva Noto @ 大館 Tai Kwun

說起Alva Noto,必定會想到他與坂本龍一合作的《Insen》。當時還是學生的我有幸於2006年看到他們在大會堂的表演,可惜因為未懂欣賞極簡單電音的奧妙,居然在演出期間昏睡了幾次。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萬分抱歉。

難得十二年後有機會再看一次Alva Noto的現場,而且這場於大館舉行的演出不用收費,當然不能錯過。老實說,我很少聽Alva Noto的作品,但當晚不論是視覺還是聽覺體驗,都很合我的口味。Minimal、industrial、 glitch、techno,短短一個小時的演出便包含了我所喜愛的電音種類。有些朋友受不了這種重重複複的節拍與畫面而提早離開,我倒覺得不夠暢快呢。

本來打算拍一些精彩影片,怎料手機壞得如此徹底,完全收不到音。(崩潰)日後想回味的話,只能看著閃爍的畫面。

參考:
【聲音解剖師】坂本龍一與Alva Noto 極簡遇上極簡 顛覆表演概念

馭水之音 AQUASONIC

2018.10.26 / 新視野藝術節2018 - AQUASONIC 馭水之音 (Asia Premiere)

literally breathtaking! 一場集合聽覺、視覺,甚至觸覺享受的表演,暫時是今年看過最精彩的現場演出。跟隨丹麥樂團Between Music五位泡在水缸演奏的樂手,於完全漆黑的空間進行一場水底音樂靈修,不知不覺就入定了。

顧名思義,「水中之音」當然是主角。五位樂手在載著溫水的水缸中敲擊及拉奏不同樂器這種別樹一格的演出方式非常吸睛。創作團隊不僅要研製碳纖維小提琴、水晶琴、手搖琴等水底專用樂器,也要克服水中收音的問題。樂手在水中奏樂絕非易事,既要配合自身呼吸,也要配合隊友。最令我深刻的一幕,是五人一起上水呼吸再下水拉奏敲擊樂器,那synchronicity讓人驚嘆不已。他們的水中音樂帶有獨特的dark ambience氛圍及industrial的線條,是一種非常organic的聲音。歌者困在水缸中吟唱,歌聲被扭曲,呼吸喘息化作節奏,畫面詭異卻引人入勝。

不只表演方式獨特,燈光設計的用心亦為演出加了不少分數。不論是spotlight、backlighting,還是漸變色彩的燈光,均令歡眾聚焦,更易投入這個水底空間。其中難忘的一幕是,當台上只剩下五支透明水柱,樂手在黑暗中利用呼吸打岀節奏,節奏透過水壓與氣泡呈現岀來,力度大的時候水會從水柱湧出,如此把聲音visualize,非常有趣。

歌者上水一刻,歌聲由朦朧低迴漸變清徹優美。此時,室內突如其來灑起一場雨。看著淡黃的燈光照著毛毛細雨,坐在前排第二行的我感到一絲絲涼意,心靈在當刻也給淨化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181026 @ Sha Tin Town Hall Auditorium)

幻之森 Tree of Codes

2018.10.19 / 新視野藝術節2018 - 幻之森 (Tree of Codes)

今年新視野藝術節開幕節目《幻之森》(Tree of Codes),創作意念來自Jonathan Safran Foer的《Tree of Codes》--把1930年代小說《Street of Crocodiles》的文本剪裁,重組文句,衍生出新的故事。

英國舞蹈家兼舞台導演Wayne McGregor的《幻之森》(Tree of Codes),將文本deconstruct再reconstruct的概念放到舞蹈表演中,然而,整個作品deconstruct得太徹底,abstract得難以找到據點。觀眾觀看時既要消化同時吸收內容,過程中很易失焦。

舞者的肢體動作優美但花多眼亂,看到有點迷惘;音樂是Jamie xx創作的house music但太搶耳;Olafur Eliasson的視覺與空間設計是我唯一能集中精神注意的地方,即使表達手法是最常用的鏡子反射,但喜歡這樣直接呈現多樣空間。

(20181019 @ HK Cultural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