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夢非夢的悲夢

悲夢 (2008) / 金基德

悲夢 (2008) / 金基德

男人的夢境預告現實將會發生的事,患有夢遊症的女人把男人的夢在現實中實現。

「夢是記憶。夢是你對未來的恐懼。你恐懼的是甚麼?」儘管精神科醫生在開始不久便一語道破電影的主題,但隨後的故事發展卻不只探討夢本身,還有夢與現實之間的曖昧關係。片中的人物由開始的對等關係慢慢融為一體,也暗示夢與現實的脈不可分。最明顯的莫過於二人的衣著,由開始時男的只穿黑色、女的只穿白色,到中段時二人在夢中發現四角關係的真相後衣服顏色的對調,到最後二人變成同流,同穿黑色。黑白是兩個極端,男人與女人亦如是,但精神科醫生卻說:「黑白本是同一顏色。如果要消除男人的夢,或許二人可嘗試相愛。」但男人對舊愛念念不忘,夢中與舊愛纏綿,卻為夢遊女子帶來痛苦,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被迫與她討厭的前男友交歡。為了不讓不幸的事件發生,二人不能同時入睡,要輪流睡。起初二人互不相讓,用盡所有辦法努力撐著眼皮不讓自己入睡,這一段看得很輕鬆,不禁失笑。隨後,二人漸漸找到一個共存的位置,然而男人的夢卻依然沒有離開,結果還是不能避免的指向悲劇性的結尾。

我愛金基德的《悲夢》,由戲中的人物設定到故事情節到mise-en-scène也十分喜歡,尤其喜歡其探討關於記憶、關於夢、關於現實、關於存在的迷思,說穿了其實是因為我對無以名狀的事物有種莫名的沉迷,愛混沌,愛迷惘。我邊看邊發現自己的畢業劣作與金基德的《悲夢》概念不謀而合。(嘩)原來所謂的「我」可能是「你」,「你」也是「我」,不能分割。抽離的軀殼游走在虛實之間,充滿不安全感,想接近真相卻又發現原來真相碰不得。人生是否就如莊周夢蝶般,不能確切分辨真實與虛幻?如果人生只能悲夢一場,要掙脫,不能靠自己睡醒,唯有徹底離開這世界,畢竟睡去與死去並不同。但死去後,是否等於徹底掙脫?忽然想到佛家一句:「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另,小田切讓的演出真的一級棒!他在片末的自殘部分看得我心都寒了,眼睛也酸了。
小田切讓給我一種很「淺野忠信」的感覺,所演的角色另類得來卻又酷得很。(快溶掉了)

Advertisements

8 comments

  1. 金基德的電影每次上畫都有看,不過不是每齣也喜歡,他不算是我喜歡的導演,不過每次仍想看看他又有何搞作!悲夢是出色的,它打破了語言隔膜,韓語日語互通,唔駛解釋,正,因為根本無必要!妳說到衣著的改變,我可沒留意到,只記得女生是穿白色的!最有印象是四人在野外的一場吵交戲,對白已忘了,不過為了再看這場戲,有機會我會把戲再看一次,也要留意他們的衣著!其實最欣賞是電影早段,那idea好得,不過要延續那種高潮卻顯得有點困難,後段有點停滯不前!

    妳提起畢業作,記得妳說是演變自那個劇本,想起那個夢中手執碎片的女孩!

    1. 哈. 那個畢業作的概念主要是玩身份交替.
      金基德的戲我不是看得很多, 但我喜歡這套.
      其實現在我也不太記得故事內容 (慚愧)
      我也需要重新看過 (哈)

  2. 下次再問吓妳那故事內容!妳說comment不好,是拍不到妳心中所想的,還是別人不欣賞/看不出妳的意圖?

    1. 其實有讚有彈的. 不過多是不明白的居多. 玩實驗性就是這樣, welcome任何interpretation… 是有些不足的地方, 有朋友曾說過我玩得唔夠盡, 或者因為這樣才會讓人覺得混亂吧…

    1. 至少有一個人同學, 當時她甚至寫了封email給我, 好感動.
      其實看得明白與否都不太重要 哈哈
      對於某些部份一定會有不滿意的地方, 不過老套的說, 確實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