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08

你沒看錯,這是MC Jin!

$780 ticket for FREE from MC JIN!

$780 ticket for FREE from MC JIN!

多得大哥的帶契我才有機會見MC Jin!話說我大哥參加了一個名為ABC is my ID創作比賽並幸運地勝出了比賽,因而有機會親身與MC Jin接觸。(請按此看我大哥創作的rap)除了有幸從他手上拿過獎品,還有機會免費看他有份參演的drama《Redefine 六樓后座》。除了MC Jin,大哥還有機會與本地免費音樂雜誌《re:spect》的老闆及網上製tee公司MallID的老闆見面,羨慕死我呀!(可恨我要上班哪,我也想去呀。)

說說這個《Re Define 6》,演出單位包括演藝界的鄭丹瑞、葛民輝、歐陽靖、新進導演黃精甫、商界名媛康虞茱迪、時裝設計師王永吉,以及由「六樓后座」派出的代表張帆,七個導演,七個故事,把我們一向理解的事物在舞台上重新定義。

先來阿葛重新定義opening,他玩味的把開場稱為《intermission》,為觀眾展現一段由多部電影MV等抽取出來的footage剪輯而成的蒙太奇,看到中段突然插了一個小中場,並用他的聲線說出:「宜家為中場休息三分鐘。」,顛覆了傳統的opening。緊接的是鄭丹瑞編導的《手》,以「手」作為主題,帶出香港時事以至世界大事,簡單得來卻不失思考空間。王永吉的《性別》則在全劇起用男演員變裝為女性,模仿經典巨星如梅艷芳、鄧麗君等,用歡笑聲勾起大家的集體回憶,並憑歌寄意反映不同女性的愛情觀,讓觀眾看得很開懷。

中場休息後便是黃精甫的《模式》,他重新定義劇場的時空,用八扇門做佈景,隨著演員把門逐道開啟,線性的窺看主角在「斷片」前從小到大所經歷的不忿與焦躁。個人覺得最大的不足是短劇運用了太多的獨白,把主角的悲憤平白的說出,加上演員在唸獨白時過份的大聲,欠缺起伏之餘更突顯「太演戲」的感覺,加上事情發展太過陳腔濫調,少了點驚喜呢。緊接的是MC Jin出場,他的故事是要重新定義自己《歐陽靖》,甚麼是ABC甚麼是hip hop甚麼是黃皮白心甚麼是歐陽靖,帶點半自述之餘又插入自己被關進精神病院的小故事。歐陽靖這次沒有耍rap,反而扮演大家熟悉的周星馳,說明自己其實都好「香港人」,會打牌會鋤dee會唱k。(哈)最愛他跳出舞台在觀眾席出現的那刻,非常驚喜。

然後,終於回歸一些較為藝術性的舞蹈演出《破繭而出》,這可是七個演出之中我最愛的表演。舞者運用肢體配合音樂在舞台燈光下敘說小毛蟲如何破繭而出,也暗喻了人們如何在這些歲月裡打轉。舞者一人擔綱的獨舞令我目不暇給。最後是張帆重新定義的《中國人》,三十多個頭頂著bob頭假髮的演員,看似相同但口裡卻說著不同的慾望因由,「零八奧運」的美夢下悲哀依然,夢醒後發現,太陽底下的確無新事。

大概已有一段時間沒看drama(對上一次看的是彭秀慧的《29+1》(4th run)),所以看畢《Re Define 6》後心情很好。愛這種能讓我享受之餘亦能思考的劇目,很滿足。

也可看的相關活動報導:頭條網 – 重新築建六樓后座 / 蘋果日報 – 阿旦 阿葛 后座再輕狂

Advertisements

香港有什麼青?

〈香江人語:台灣頹青vs大陸憤青〉崔少明

大陸青年憤怒是因為經濟太好,看不到國家的不足;台灣青年頹廢是因為經濟太壞,看不到自己的優點。 我可以理解《海角七號》為甚麼在台灣大賣。因為反映了社會,特別是南部的現實:經濟低迷,人浮於事。很多「 鄉下仔」在城市混不下去,回流家鄉又看不到出路,終日渾渾噩噩,以煙酒度日。

台灣的不景主要是政治造成的,劇情基本上反映了導演魏德聖個人的挫折感。但他很聰明,隻字不提黨派、國族、藍綠、兩岸……(戲分較重的八九個角色裡,唯一的政治元素是男主角的父親。身為地方名流,草根土氣,但致力為鄉民打拼,有意角逐鎮長一職),而是借台灣南端小鎮恆春的一次文娛活動,襯托出經濟低迷下農村的「精神面貌」,向小人物致敬。

故事借一個懷才不遇的鄉下歌手,激勵社會上失落的年輕人。用輕喜劇的手法包裝,強調「天生我才必有用」。即使弱勢社群,只要不自棄,總可以找到本身的潛力,昂首闊步。導演更聰明的是,借日本殖民統治結束初期和今天,六十年來一前一後兩代人的愛情來催淚。不用說,今天的這對台、日年輕人感情得以開花,毋須重蹈前輩因為政治阻隔而被逼分手的悲劇。整部戲略嫌煽情,作為戲引的情書部分點到即止會更好,但現在也未至於不可接受。

男主角范逸臣樣貌英俊,造型不羈,憤世嫉俗,演活了失意的鄉下青年。加上嗓音好、有台型,相信會走紅。但真正重要的是,這個角色使我想起了兩岸相反的處境。如果大陸近年最受注目的一個社群是「憤青」,台灣的對等則可能是「頹青」。大陸憤青對國家信心爆棚,因而痛恨西方:中國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而且按照你們的要求,力求與國際接軌,但仍然處處受針對,就像毛澤東當年說的,「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台灣青年剛好相反,雖然深愛家鄉,但對目前的處境極其失望,有強烈的無力感。兒時所享有的富裕和希望,隨著自己成長而逐漸流走。輪到自己出道後,連一份有尊嚴的工作都沒有。換言之,大陸青年憤怒是因為經濟太好,看不到國家的不足;台灣青年頹廢是因為經濟太壞,看不到自己的優點。

但兩岸相比,台灣人文傳統較強,頹青比大陸的憤青容易開解。大陸要待高速成長階段到達盡頭,轉為平穩成長後,憤青才會醒悟到高速階段的後遺症,回過頭來檢討國家的缺失。本身來自南部的魏德聖認為,台灣的年輕人也有反省的必要。他接觸過一批自己動手改建房子的鄉下老人。原來他們想開旅舍,為子女提供就業機會,不必在城市浪蕩。魏德聖在片子?借一個老人與男主角做對比,襯托出他說的:「有時候年輕人很容易被環境打垮,但老年人卻很頑強。」

崔少明 退隱的傳媒人。現在唯一定時的是做運動、寫專欄,其餘大都用來上網、閱讀、看影碟。電郵:sming.tsui@gmail.com

*上文為今早讀都市日報所看的其中一篇評論,個人認為很有意思。撇開故事情節不說,《海角七号》所表現的人文情懷的確值得欣賞的。對比現今兩岸的青年,夾在中間的香港青年又該如何定位?叫什麼青才對啊?

祖戀.明歌

新城唱好容祖兒.黃耀明-祖戀明哥音樂會

2008.11.22 / 新城唱好.容祖兒.黃耀明-祖戀明歌音樂會 (photo taken by april)

純粹因為自己有空再加上見小甘努力找朋友填位不果,我二話不說便答應去看了,雖然最初一聽到音樂會在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都有打退堂鼓的衝動,但幸好沒有呢,否則便不可能聽到這麼有水準的live。

兩年前看過明哥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演唱會,對明哥當然十分有信心!而看容祖兒則是第一次(不計曾在商場看過初出道的她演唱的話),她當然也有實力,當她唱起其經典歌時我也不能避免的想起初中生的我們,不過她有兩首獻唱的新歌略嫌K了一點。話雖如此,但其實我蠻喜歡她唱〈愛怪物的你〉(爆)。明哥獻唱的幾首新歌倒是把我吸引住了,聽完現場更想聽他的新專輯呀!我特別喜歡〈貪生怕死〉,歌詞很有意思,「怕痛怕苦怕窮怕終於輸不起」(唉,太正了)。而明哥的頭號粉絲小甘則念念不忘「慘綠青年」(from〈親愛的瑪嘉烈〉,明哥說這是全碟中他最喜歡的歌,由at17的Ellen作曲,Wyman填詞)。雖然演出途中二人偶有「蝦碌」的時候,如明哥唱唱下成支咪掉落台,祖兒記錯rundown等,不過這樣反而令觀眾情緒更高漲,氣氛更好。

個人最愛明哥重新演繹祖兒的經典歌〈痛愛〉,將K歌變為帶點黑暗怪異的情歌。祖兒則把〈下一站天國〉演繹為充滿八十年代味道的歌曲。二人合唱的〈漩渦〉及〈下落不明〉也是我的心水。(好明顯這是個人偏好)總括整個音樂會也令本人的耳朵很滿足囉,呵呵。

*特別鳴謝小甘(again)!究竟我倆一起總共看了多少個演唱會?(笑)

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 (2008) / ��德聖

海角七号 (2008) / 魏德聖

每個人心底裡總有些遺憾,就像電影裡那七封情書要待到六十年後寫信者過世才能寄出,當中的思念與歉疚是否能靠中孝介用日文唸著信的內容來向觀眾傳達?本已放棄夢想的人再次為自己的夢注入熱情與愛,或者那不一定是最初的夢想,但底蘊還沒變,本質還沒變。告別遺憾除了靠勇氣、靠一腔熱誠,還得靠身邊人在旁支持。

老實說,我覺得配角的戲更搶,比男女主角的愛情線或是六十年前寄不出的情書的故事線來得更有趣,更能留下深刻印象,或者因為他們徹頭徹尾的說著台語,讓我這種非台灣人體會一點當地的風土人情。反倒是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讓我完全摸不著頭腦,兩個不和的人(又不完全是翻臉那種,純粹是看不順)突然間在一夜情過後戀上對方,大概最弔詭的是,男女主角在發生關係的那一刻,他們的樣子看來很清醒囉(完全不是喝醉),唉,總之我領略不到當中的意義囉(sorry)。不過撇開愛情線的說,我很喜歡這種老套的由一群被胡亂湊合組樂團的人經過爆笑又努力的練習到終於在台上作出超水準表演的故事。

p.s. 最開心的還是在片中聽到ciacia老師的〈給女兒〉。(笑)

對啊對啊對啊對啊~Captain Lu!

可愛的廣仲

2008.11.20 / 可愛的廣仲 @ Hard Rock Cafe

YEAH! 一件比行畢業禮更興奮更期待的事終於發生!
終於---親眼看--親耳聽--盧廣仲唱歌!

看他傻頭傻腦的說著無聊話來遮掩自己正在調音但自己說到一半又忍不住笑場
每唱完一首歌都要搞笑地說一次”yeah”觀眾也跟著以”yeah”來回應(笑)
偶然又扮下沙聲高舉搖滾手勢說”rooooocccck”(在唱〈Boring〉前﹞
最過癮的還是把歌詞「對啊對啊對啊對啊」改為廣東話的「係呀係呀係呀係呀」
哎呀呀---就算很噁心的也要說:盧廣仲,我愛你!

*特別感謝是夜有da及小甘相伴看冬菇頭大男孩的可愛演出:)

Hard Candy

Hard Candy (2005) / David Slade

Hard Candy (2005) / David Slade

在看此片前已被警告電影內容令人不安,於是我也抱著既好奇又緊張的心情去看。所指的不安並非視覺上的噁心,而是心理上的壓迫所造成的不安。我一邊看電影一邊發現整個片子的氣氛與《Funny Games》(1997)有不謀而合的不安,只是兩者的暴力程度與施虐背後的因由有所不同而已。只有14歲的Hayley(Ellen Page飾)在虛擬的網路世界裡結識了30歲的優皮族攝影師Jeff(Patrick Wilson飾),聊天至三星期便相約在咖啡店見面,Jeff還邀請Hayley到他那位於半山的家喝調酒。或許你會擔心14歲的女孩有危險,但實情是女孩並非想像中單純,而男人在金玉其外的外表下那不可告人的過去將逐漸拆開……

一直裝無知的靦腆少女Hayley在綑綁Jeff後開始歇斯底里,時而冷靜,時而狂躁。Jeff一直在抗辯但Hayley全都聽不入耳,只專心在Jeff的罪行,把他折磨,完成自己的復仇計劃。最令人膽戰心驚的一幕,是穿者疑似手術服的Hayley將Jeff綁在桌子上,手裡拿著一些工具,而Jeff的褲子被脫掉,敏感部位上放著一袋冰,看似一場恐怖的閹割手術即將展開。全片雖沒有一個血腥鏡頭,但在觀眾的腦海裡卻不能不因看到畫面而產生可怕的聯想,尤其男性觀眾,看畢應該會嚇出一身汗。

整套片子都集中於二人之間的角力、兩性之間的衝突。受害者再不是典型的楚楚可憐的女孩,施虐者也不再是典型的男性。角色對調後的不平衡與不安全感令人對兩種位置產生更深的反思。兩個角色均不能令人同情,一個太過變態,行為太過激進;另一個則敗絮其中,戀童誘拐,理應得到懲罰,但接受如此私刑又會不會太不人道?

電影的空間與畫面構圖也非常有心思。現代的簡約主義的格局配以淨紅淨白淨藍的牆壁,令人不其然想到高達(Jean-luc Godard) 的《Pierrot le fou》(1965)。主角站在牆壁面前說話,淺景深的背景更突出主角之間甚至觀眾與角色之間那流於表面的膚淺關係。燈光的變化也協助突出了角色,如在風平浪靜之時用和暖的黃燈;在Hayley耍變態之時又轉用冰冷的藍燈。鏡頭的運動也非常適合,偶爾插入一些hand-held shot,增加緊張的氣氛,更能表達女孩在闖入男人家後企圖大肆翻查他的過去的急躁。

每個人都會有不能說的秘密,甚至不可對人言的過去,但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的羞恥感。倘若自己也隱瞞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甚至刻意遺忘,重覆犯錯,即使不會得到像Hayley那種可怕的報復,自己的良心也不會好過。

以後還是請三思而後行。

親親大自然

butterfly @ HK Wetland Park

butterfly @ HK Wetland Park

今天天朗氣清,我與Jen仔一同去了位於天水圍的香港濕地公園與大自然作近距離的接觸。長期身處在石屎森林的城市人(如我),到達後像大鄕里出城般禁不住「嘩嘩聲」驚嘆連連。我實在太久沒有呼吸新鮮的空氣及觀賞自然生態了,因此不得不瘋狂拍照,很滿足啊!

經過四小時的遊歷後,我們回程吃晚飯,到了上環的馬拉媽媽(Malaymama)吃喇沙。食物不錯呢,湯底香,喇沙本應是辣的,但老闆很好人啊,不但替我改為小辣,並送我一杯熱薏米水。所以像我這樣不太吃辣的人也吃得津津有味,還有那個配以甜醬的魷魚通菜,很好吃!

多謝Jen仔推介啊!今天真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