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08

我懷念的

渺渺 (2008) / 程�澤

渺渺 (2008) / 程孝澤

渺渺:「在這個夏天,我遇上了一個愛我的人,和沒有愛上我的人。」

戲中的同性情誼讓我回想到中學時期的自己。曾經很喜歡身邊的朋友,對朋友存在某種佔有慾,怕失去,怕彼此會疏遠,心裡載著「我好喜歡你,你卻不知道……」的遺憾,長大了發現那是成長的一部份,開始明白所謂喜歡就是這樣子。因為很喜歡所以害怕失去,所以也就只能放在心底。在不同時期心裡載著不同的人,喜歡過的男男女女,愛原來可以模糊了界線。到最後是朋友還是非朋友都無所謂,因為學懂了如何拿捏自己的心思,喜歡的是誰都無所謂。喜歡過就好了。

故事的另一條感情線落在兩個男生上,相愛卻無法敵過意外,然後當初沒有承認的愛最終成為遺憾。放不開思念,以為聲音沒有了,影像沒有了,便會忘掉,原來並不。如果沒有遇上他,他會不會愛上她?男孩像你,只愛同類嗎?

片中有一段關於回憶的montage,配著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黑暗中我忍不住低聲吟唱:「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卻說不出在甚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在這麼近那麼遠的空間,我不敢看卻忍不住想,原來我依然懷念的。

在好幾個夏天,我遇上了好幾個沒有愛上我的人。我愛你但你愛她或者我愛你但你愛他,原來根本毫無分別。在愛情的角度來說那只是一堆錯置的感情,而我懷念的「你」其實根本不是人,而是我失去的青春。

Advertisements

Modern Classics

Le Ballon Rogue (1956) / Albert Lamorisse

Le Ballon Rogue (1956) / Albert Lamorisse

小孩與紅氣球成為了好朋友,形影不離。被人性化了紅氣球與孩子的童真美麗得叫人難以忘懷。不知為何一直看一直想起許哲珮的〈氣球〉……

Crin Blanc (1952) / Albert Lamorisse

Crin Blanc (1952) / Albert Lamorisse

白馬與男孩成為了好朋友,為躲避牧人的追捕,人與馬選擇奔向自由的海洋。馬雖是動物但同樣有情緒有感情,駿馬兩度掙脫牧人的枷鎖,卻自願留在男孩身邊,因為男孩是自己信任的朋友啊。被海浪淹沒,他們終於自由了,我們卻非常的難過。

成年人如何看小孩的世界?小孩又如何看成年人的世界?兩個言簡意賅的故事,說明小孩與成年人互相影響。在幻想的角度裡面,友誼來得更純粹、更直接、更動人。

*visit Modern Classics.

賣啥?

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宮 (2008) / 邱禮濤

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 (2008) / 邱禮濤

在邱禮濤的《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中,被社會邊緣化的性工作者出賣自己的身體以換取金錢,而大陸孕婦則出賣自己的子宮,以肚皮作為換取居港權的武器。兩個同樣被社會標籤的女性,在普遍社會的目光中她們的生存之道並不為大眾接受。

把角色設定如《金雞》的阿金般樂天知命、傻更更的「企街」黎鐘鐘(劉美君飾),在現實裡也只得強顏歡笑。最令人動容的一幕還是黎鐘鐘對母親的又愛又恨,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大陸孕婦黃蓮花(黃婉姈飾)這個角色帶點潑辣、固執、強悍,就算是出賣子宮,也要用盡全身氣力產子,要把孩子撫養成人、供書教學,所付出的更是長遠。兩種女性同樣要為生活付出,是同等的。值得一提的還有同樣飾演「企街」的姚樂怡,她的演出維肖維妙,縱然同是姿色的賣弄,但相對從前電視或電影的演出,這次她真的演活了角色。

電影並沒有刻意描述性工作者的苦況,又或是企圖發表對大陸孕婦紛紛來港產子的觀點。導演邱禮濤也說:「於我,《我不賣身》不是現實的反映,它充其量也只是我對香港社會現實的一些觀見、或對香港社會現實的一種「樂觀」話語 (discourse)。」作為社會一份子的我們對於這些社會現實又有何看法呢?

對於社會現象的存在,作為社會一份子的我從沒好好想過該如何正視如何面對這些景況。我們接受了習慣了然後把這麼一切視而不見,各家自掃門前雪,反正它們沒有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忙於處理自己的生活,卻又少不免對人家的八卦一下,然後經多媒體炒作一番,我們又議輪一番,為社交廢話增添一項話題。同一個社會,新聞日日新鮮一大堆,大概也因為太多,所以我也開始麻木了。其實我們每天也不是在出賣肉身、出賣靈魂,將之奉獻給工作,賺取金錢,換取安穩快樂與滿足感嗎?

賣身也好、賣子宮也好,最重要是知道自己賣的是甚麼及為何要賣。

仲博?博到單車變摩托!

2009.12.14 / 朱凌凌 博到單車變摩托@真的散band了 (回修版)

2008.12.14 / 朱凌凌 博到單車變摩托@真的散band了 (回修版)

這是我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由於年初錯失了看《博到單車變摩托@真的散band了》首演的機會,所以這個「回修版」是我十二月的must-watch item。朱凌凌五子的演出不容置疑,搞笑得來不失認真與熱誠。講夢想講現實講做自己喜歡的事講成功與否其實都在乎自己有幾多堅持幾多熱誠。五個人走在 一起夾band一起搞show並不容易,如他們所說:「今次『博』只係一個起點。結果係點唔重要,過程先係主菜。」看他們親身演繹如何找場地,如何面對親情友情愛情與夾band之間的衝突,如何在幾番掙扎下仍然堅持搞音樂的決心。全劇帶點半自述並加入嬉笑怒罵的元素,雖然少不免粗口横飛,卻看到他們最真、最博的一面。他們不需要演戲,他們只需演自己,而自己往往是最難演的。他們把自我膨脹一點,幽默一點看自己,原來單車真係可以變摩托,只要你肯信,只要你肯博!(與《Last Smile, First Tear》的「Just Believe」concept不謀而合呢!﹞

自年初在Wild Day Out Grand Show邂逅朱凌凌五子後便對他們的音樂風格存有好感,有rock有acid jazz有rap有pop有acoustic,他們的現場演出更是「一級棒」!序曲〈Revolution〉掀起了要改變的決心,還有完全反映我們這堆徬徨畢業生心態的〈我的藝術生活〉。可惜五子未有完成全首〈Don’t Touch My Woman〉,不過阿卵獨唱改編成R&B版的〈李英愛〉作為愛情篇的重要章節,好浪漫啊!(我很喜歡~)而飾演白只母親的女配角唱Frank Sinatra的名曲〈My Way〉時唱得很投入很動聽,當然少不了全劇唯一的英文曲〈Cloud〉,為理想終達成畫上完美的句號。

快點出碟啦朱凌凌!

美麗的人兒

La Belle Personne (2008) / Christophe Honoré

La Belle Personne (2007) / Christophe Honoré

要把自由戀愛充分的演繹,必先懂得分心然後再分身。數名年輕男女陷入多角戀愛,他愛她但她愛他,又或是她愛他但他愛他,又或是更多其他的可能性。男男女女,每段關係都有兩面,”2 ways of seeing”的理論被用在男女關係之上,得出的居然是每個人起碼有兩個或以上的情人,情人與情人之間又是另一對情人。因為可能性太多,我看到電影的一半才能弄清楚蜘蛛網般複雜卻緊緊相連的人物關係。

情人之間,並非誰不能沒有誰,誰也可以沒有誰。這堆複雜的關係中每一段都充斥著謊言,要隱瞞,要保密。倘若被拆穿,或者因妒成恨,結果注定是悲劇。真心可以分幾份嗎?難道再也沒有單純的愛嗎?她把那份真愛收藏在心底,用眼神與他戀愛,但嘴巴吻的卻是另一個他愛她比她愛他更多的男孩。因為誤會,他發現這美麗的人兒原來與其他女生並無分別,一樣會移情別戀。要讓她知道他永遠愛她,他選擇在唱驪歌後一躍而下,死亡令愛情變成永恆。

為何要了結生命來證明這樣的愛?為何不可以單純的像他跟他那樣自私一點,不再理會旁人的目光,放膽接受自己所選擇的,真正的去愛?

Léa Seydoux as Junie in La Belle Personne

Léa Seydoux as Junie in "La Belle Personne"

為何到最後只剩下一個人。

*是晚太感性,所以不作批判性的影評咯。(汗)

淚中有笑

2008.12.07 / Last Smile, First Tear

2008.12.07 / Last Smile, First Tear

當直覺少女遇上壓抑男生……

各自各背負包袱,各自各對過去執迷,各自各對世界感到失望。被過去纏繞、被內疚折磨、被怨恨淹沒,到頭來傷害自己也傷害他人。唯有尋找同類,試圖從彼此的不同找出相同,怪人也好,恐龍也好,只需要這麼一個人、這麼一個同類,讓自己打開心扉,收起偽裝的微笑,流出一滴真心的淚。

「只要你相信的話,事情就可以變成真。」

或許有時相信直覺也是好的。或許有時我們也需玩玩「Just believe」這個遊戲。這並不是自欺欺人,只是出於一種聯想、基於對自己的一種信任。為何我們長大後開始猜疑?為甚麼我們不能再單純的相信?即使這個世界不是你想怎樣便怎樣,但自己的世界總能由自己話事吧。或者最基本的問題是,信心該往哪裡找?而我在找同類的同時,發現更多異類的存在。

「你有多害怕去愛,就有多渴望被愛。」

其實有感於自己被這句話說穿,所以我看畢此劇後有些感受卻不知該如何說。我真的喜歡由兩個異端交錯而編織出來的美麗怪異的愛情,彷彿只能在虛構的世界發生。這又是一個關於勇氣及信心的問題,一段關係的開始從來也是這樣得來。是否建基於直覺?是不是愛可以躍過理性的分析,只需單純的相信,那是愛?

在胡言亂語後發表的一些觀後感……

最打動我的除了演員的演技外,還有貫穿整套劇的動人歌曲,而歌詞的細膩令劇情更有感覺。說實在,我對Fiona的現場唱功是有點意外,是意料之外的好,由衷地感覺到她的誠懇與認真。〈天國的微笑〉這首點題作在我腦裡揮之不去,雖然我覺得這套劇或多或少對應著Fiona的新碟歌曲,但一切看起來聽起來多麼自然。另,這是我第一次看梁祖祖演的劇,對他與母親對峙的那場戲以及他抱著母親冰冷的屍體時失聲痛哭那段戲特別有感覺,很難忘,還有他與Fiona合唱的〈甜蜜蜜〉,窩心得很。

「忘記Mr. Right愛Mr. Wrong一次」

明知故犯。在找到最想要的東西之前或許必先經過千迴百轉的尋覓。誰又害怕甜蜜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