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四去了上課……

Hiroshima mon amour (1959) / Alain Renais

Hiroshima mon amour (1959) / Alain Renais

去上課的原因是因為很想看Alain Renais的《廣島之戀》(Hiroshima mon amour)(1959)。此片是課堂主題”Cinema and Trauma”的選片之一,探討創傷是甚麼,創傷如何透過影像被我們理解。這些內容跟歷史、過去、記憶、時間等等有著脈不可分的關係,於是我不期然想到我去年的FYP。也許至此我明白為何家明說我的作品「沒有gravity」、「不深入」、「messy」。我明白了。直至這一課我才發現當時自己的不足。

短暫失憶的原因可能因為過去有著沉重的traumatic experience。然後有一天,一個不經意的body movement一件object或一個人物,於是trigger一連串潛藏的記憶,即所謂involuntary memory。但創傷不能隨便說出口,不能用言語來表達的傷痛,只能不斷重覆又重覆地描述當時的狀態,卻始終說不出最核心的重點。需要透過別人的嘴巴或者別個地方來說話,來釋放。然而語言本身也有說不出的時候。當不能再用語言表達的時候,我們只能靠身體的接觸來「說話」。

Trauma也因為一種不確定,對時間生死的不確定。生死可以沒有界線,一但牽涉時間,便不再是”Life” or “Death”,而是有現在進行式的”Dying”,一個到底是生還是死的狀態。所謂的「看到」(seeing)與「知道」(knowing)並不一定等於”Truth”。一切不過是representation,經過自我意識過濾的一種理解方式,靠我們的思想來reconstruct一個reality,來express一種感受。

我的人生總被某些課題圍繞,而我卻又這麼迷戀這些課題。電影中所說的某種主題,我有點明白。從電影中我是看到了自己,「強迫自己牢記過去」、「有些話不能輕易說出」。我開始明白自己,曾經多麼害怕自己忘記,但越害怕越容易失去。說出來的話再也收不回,一旦作出某個決定便必須放棄一些東西忘記一些東西,反而藏在心裡能保留更多可能性。難怪一直以來我也這麼被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