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09

My Little Octopus

沒眼睛的章魚仔

瞎了眼的章魚仔

還好當時在送你出去前拍了一張遺照。

當時還未加上眼睛的你原來早就預見自己的命運。

現在,我猜想你在加國的地牢與塵埃為伴。

或是永遠藏在信封裡終年不見天日。

物似主人形啊,同樣是個無用處的裝飾品。

同樣被遺棄,還是被遺忘。

http://octopusmouth.wordpress.com

不過還是會繼續努力製作,hopefully speaking。

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即使無人了解。

請支持我。

走馬看花般參觀畢業展後

突然想放下自己曾是創意媒體系學生的身份。

當創作者並無信心或野心總像缺了點什麼
又或者無事業心或恆心就會注定一事無成
但又如何?得過且過是罪嗎?
我就是這麼一個人
無信心無野心無事業心無恆心
我的人生觀就是這麼
狹小
所以當我關心一下時事
理解一下歷史
寫下一些感受
不過想擴大自己的知識領域時
有個陌生人留言說我眼界很小
為什麼就這麼多人喜歡管別人閒事
先管好你自己不行嗎?你老闆

現在更想放下自己曾是創意媒體系學生的身份。

我找不到自己的創意在哪方面
我究竟有多喜歡這個媒體藝術或是藝術媒體
我喜歡電影喜歡文字喜歡畫畫
但我愛音樂
愛與喜歡之間
我放棄愛而選擇喜歡
因為愛所以不敢觸碰
因為喜歡所以不會愛
好矛盾 對不
所以在我的生命中所有事情都反方向走
越愛越失敗
但喜歡也不見得成功

我在想,或者拋掉曾是媒體學生的身分
別人對自己在媒體藝術範疇就不會有所期望
而我便可以默默的輕鬆的繼續我的興趣
對於藝術對於文學對於音樂
發發謬論寫寫垃圾講講廢話
一切都不會覺得有壓力

崇尚自由的人馬座
就是這樣
只顧自己的感受
沒有人能傷害我
只有我自己才能
從前會用實際行動
現在轉用心靈方法
思想上殺死自己無數次
但現實裡依然行屍走肉
好不難過
可能這樣子會比較好
以後不再在意自己所幹的事

我想飛走
但困在自己的身體裡
曾經你讓我妄想過離開這裡以後的生活
我們講理想談將來
可惜一切都落空
不過空談一場
貪戀彼此的甜言蜜語
現在想來很古怪
感覺像一個精神病患
每天自己跟自己催眠
我不想說起你但又偏偏說起
不想用口說所以寫出來打出來
不在乎誰會看又或者你看不看

無關重要

我以為我不再介意
根本並無必要在乎
甚至可以隨時刪除
但當我不斷想
我不介意
我不在乎
我不要知
我不要問
等等等等
我知我知
其實
我介意


我好失敗呀

是我自己造成的結果
至少一半是
而假如我的人生只有四十年
現在已經算是過了一半多兩年
我該如何下筆寫自傳
我不能像三島由紀夫那樣
預見自己的死亡

自我摧毀的道路
我甚至沒有資格踏上

被遺棄的自我
好噁心

旋轉,三途川

《旋轉,三途川》

2009.6.19 /《旋轉,三途川》

你必須出發,背離原來熟悉的,並走向未知。
--在通往冥界的河流,尋找漩渦中心的空寂。

一向對虛幻的夢與無以名狀的東西有所偏好,所以我看到了別人與自己同樣對某種課題有相同的探索時,很興奮。即使看後有一連串的問號,還是覺得很滿足。某程度它引領我正視自己當下的狀態,讓我在思路上找到了出口。

一開始已被劇名吸引,因為那份對名字的不解,充滿遐想。一直也不明名字的意思,直至進場前一刻翻了翻場刊才了解。「三途川是日本傳說中人間通往冥界的河流,這裡借喻為一種邊緣狀態、一種過渡位置。」而旋轉,我認為那是指內在的過程,不斷重覆,形成思想的漩渦,墜入無底深淵。那裡,可能是一片寧靜,也可能是一片混沌,誰知道。

開端

三個不同的開端交錯:喋喋不休的女子、聆聽聲音的考察員和不說話的旅人。一開始他們各自各活動,但漸漸他們的行動加速,並不斷重覆,暗示漩渦逐漸成形。縱使觀眾面對他們舉動感到不解但也不能就此離開,因為旅程的開始才剛開始。

當我看到場兩位分別穿白衣和黑衣的女子,我想到了自己去年的劣作。從那個不斷重覆的夢開始,找尋當中的意義,彷彿不斷重覆是一個預兆,或是一個使命。但可能,到頭來,所謂的答案根本不是答案。因為根本沒有盡頭,不需要盡頭,正如劇中各人的旅程根本不需要終站,只需要前進,當下的感受與體驗才值得在乎。

很喜歡演員的肢體動作,特別是飛機艙那場,眾人強迫白衣女子留在座位,白衣女子被迫出發,充滿惶恐,但黑衣女子說,既然已在夢中,不如出發。面對周遭充滿未知不能解釋,被虛無包圍,既然逃不掉躲不過走不出進不了,那就不要再想。其實把這個狀態放在我們的生活,我們可能會輕鬆一點。

圓圈

白衣女子一直自說自話,不斷重覆的說話成了一個圓圈。她房間的地板也畫上一個圓圈,不喜歡別人闖進。她需要安靜,但腦裡卻不斷盤旋相同的夢。女子的床在旋轉,旅人的身體在旋轉,聲音考察著不斷重播某種聲音……

聲音

白衣女子喋喋不休的話語在三個卡式錄音帶上播放。錄播的聲音和她在現場的聲音重疊,有點精神病患般強迫自己牢記某種想法。我特別喜歡旅人從雨中回到房間的一場。門打開的一刻,耳邊傳來雨聲,令人更發現自身與空間的關係。躲在室內的我有一剎懷疑外面是否真的在下雨。聲音塑造場景,卻又不失幻想空間,譬如播放「伊斯蘭的聲音」,交雜的多國語言,聽在耳裡,彷彿置身在當地一樣。

終結?

看到末段,頂樓飄來一堆紙張,散落一地,三人呆望,燈光漸暗,牆壁上浮現平靜的水面。我對這樣的終結感到突然,或者因為我太投入在他們的漩渦裡,念念不忘剛才的旅程,不論是房間內、夢中,聲音仍在耳裡迴盪。那份動盪後的平靜,是最終的寧靜,還是混沌的開端?

劇外話

看到朋友仔努力實現夢想搞劇團,很替他們高興。首演那晚很高興,與很久不見的朋友重聚,演後和他們吃晚飯,懷念從前一起讀書的日子呢。

*詳情請看:

演出網誌:http://littlebreathe.wordpress.com
排練照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38140341@N04/

真的很替你們高興!So proud of you guys! 要繼續努力呀!

給父親

Father and Son @ Shek O Beach

Father and Son @ Shek O Beach

昨天與友人去石澳,純粹到海邊看看浪、吹吹風。偶然看到以上畫面,感覺很窩心。

長大後明白幸福並非必然,於是更懷念小時候有你陪伴的幸福。即使年月會把擁有變做失去,但記憶中的你沒有褪色,我依然感到你的存在。感激遠方的你一直看顧我這個橫衝直撞毫無目標令人憂心又激心的女兒。感激你讓我明白只有家人的愛是無條件且能夠達到所謂永恆的程度。

父親節快樂。I miss you so much, Papa.

不能忘
怎能忘

零晨 夜裡 天空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是悲傷 是哭訴 是不忿 還是無奈
黑暗中我捲曲著身體
失去了聲音
失去了言語
失去了焦點
膚淺的眼淚
悼念已死的
過去

夜裡 人群中 點起手中的燭光
悼念二十年前為民主自由犧牲的生命
二十年前的今天愛國的學生犧牲自己的生命以換取民主
二十年後的今天我把我那微小的愛埋葬以換取你的自由
我開始體會為何trauma不能言喻
而且永遠講不到最核心的痛楚

擁有的不過是一堆泡沫 所以消失 不留痕跡
就算我難過 也不過為自己而難過
為了自己的愚昧而難過
不過是另一個循環
從沒離開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