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09

Away We Go

Away We Go (2009) / Sam Mendes

Away We Go (2009) / Sam Mendes

快將成為人父人母的Burt和Verona為了將來的孩子,不惜四處找尋一個完美的地方,希望為孩子建立一個安樂窩。二人到過Phoenix,到過Madison,探望舊友,見識兩個不同的趣怪家庭,但兩個地方也並非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地方。Verona更擔心自己能否勝任當母親,於是問Burt:Are we both fuck-ups?” 她覺得自己和Burt同樣是還未長大的孩子,三十多歲卻依然故我,毫無準備下要組織家庭。及後二人去到加拿大的Montreal,探望不育夫婦的舊同學,明白能有孩子是種福氣。Montreal幾乎能成為他們的理想安樂窩,但後來Burt要到Miami探望婚姻失敗的哥哥,幫忙照顧他的女兒。夜裡,Burt和Verona躺在室外的彈床上,Burt再次說起結婚的事。Burt: “Will you marry me?” Verona: “Never.” 但她承諾永遠不會離開他。永遠。第二天醒來Verona想起兒時的家,二人遂前往那兒,終於找到理想的地方,建立他們的家。

看畢這套輕鬆小品後,我一直在想,建立一個家庭和婚姻的關係。在我們的社會裡,按傳統按常理該是先結婚後生育,不然,生了孩子後男女也該順利成章結為夫婦,好為將來的孩子建立一個正常和諧、所謂的快樂家庭。然而,不結婚但生孩子又有何問題?有人會覺得這樣不保險,沒有保障,假若男方出軌的話也有大條道理,不用負責,因為他沒有婚姻這個道德束縛。但結了又如何?結婚後也可以離婚。現今的愛情脆弱得不是一紙婚書能夠維繫修補。有了孩子的話更會衍生另一個問題。

到底結婚是為了什麼?生孩子又是為了什麼?前天我與幾個中學同學吃飯時聊到這個話題,她們都堅持要結婚要生孩子的理念,說最理想是廿七歲結婚,廿八歲生孩子,最遲三十歲結婚生孩子……當我問「點解要結婚」、「點解要生仔」的問題時,他們反問我為何問這些像小孩子問的問題。另一位中學同學說在我們這個還有青春可以浪費的年紀不應斷言說出不結婚不生孩子的話,因為過了這個potential age,到時即使你想也可能未必如願。

好,那到底結婚是為了什麼?生孩子又是為了什麼?我重覆問了好幾次但還是沒有答案。從前有人跟我說過你現在不會想結婚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對象,有了的話你會開始想。會嗎?還是不會。問了太多沒結果的問題實在令人沮喪,所以也請不要問我太多不能解釋的問題,如,「點解仲未拍拖」、「點解冇人追」之類的問題。

回到電影吧,我還是喜歡Verona回應Burt那”Will you marry me?”的問題:“Never. (pause) But I always be with you, I promise.” 這樣比任何physical commitment來得更實在、窩心。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but I will always love you. 其實同樣道理。

終於一年

如題。

畢業後工作已有一年,期間的變化實在大。由初入行時部門處於人才仔仔的鼎盛時期到現在人手嚴重短缺的淪陷時期,我都在見證、在經歷。大概事情總有兩面吧,所以我努力地找出現在的工作對我的利與弊。每天都在學習,由初時的悠閒到現在的忙碌,接觸得越多了解得越多便越發現要兼顧的其實有很多,而我不斷學習要專注、要仔細,還有主動。工作方面,我做得不算很好也不算太差。人際方面,和同事們越來越熟落(有點意料之外的說),雖然間中難免會說些茶餘飯後的是非,但其實我最喜歡還是說工作以外的事,譬如電影或音樂。

如無意外我會繼續待在這裡。我不完全是為了一萬元把靈魂賣給大財團。我不完全是不思進取。我不完全是毫無目標毫無方向。我只是一直走,義無反顧的走下去,或者是有點盲目的走,等待一些虛無的甚麼。只知道不想要甚麼卻不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甚麼,這像是一個永遠走不出去的循環。

何時才能達到涅槃的境界?

心聲

繼〈悲傷的採購〉後,My Little Airport又再一次正中我要害,以抵死又顯淺卻非常到肉的歌詞唱出我這個自稱八十後文藝青年的心聲。「一萬元一萬元一萬元,靈魂賣給了大財團。」今天我續了約,another one year to go,走著瞧。

請不要再問我的目標是甚麼。我想我沒有必要說出來,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我總相信,走著走著自有方向,即使到頭來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是,好像什麼也無所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