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09

慢性中毒

慢性中毒 (2009) / 許雅舒

慢性中毒 (2009) / 許雅舒

看Rita的電影有種莫名的感動,像在影像中找到了共鳴。她的電影在探索電影的可能性及其可被閱讀的方式。表面上主線是在調查案件,找尋所謂的下毒原因,然而看下去的話會發現案件原來無關重要,那不過是故事人物的背景,人物間的關係才是所謂故事的所在,可是我們不能輕易了解當中的因由。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釋,不是每個問題都必須要答案,譬如,為何眉要在蛋糕落毒、為何政要和眉做愛、為何清滿身鮮血等等。

電影中符號化了的元素:兔子、女屍、血樹,它們沒有成為案件的線索,反之它們把斷裂的空間聯繫,增添懸疑感之餘也多了一份幻想,讓觀眾自行猜測當中的關係。「死亡」在電影中成了一個重要的角色,片中多個角色經歷死亡,如眉在浴缸中溺斃、眉母親與父親分別被政殺害、女屍/滿身鮮血的清。在我看來,死亡是一個唯美的狀態,是始也是終。它是永恆,不被時間所規限,即使在電影中被分割出來卻不會覺得突兀。

時空失序,觀眾墮入本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物世界,想要拆解當中的疑團,但真相彷彿不存在(或者該說無人肯定它的存在)。剪接的可愛之處是把時空壓縮,將人物關係瓦解後讓觀眾自行拼湊,形成自我一套representation。我特別喜歡穿上病人服的政撫摸眉,而眉卻在回想過去與妹的男友交歡的情況,那段跳躍的剪接與音樂的節奏非常配合。

故事的結尾讓我們看到所謂的現實世界,眉與清這兩個沒有正面交鋒卻parallel的角色同樣「重新開始」,分別剪了相同的髮型。其實看著這個髮型就像看到Rita,不知是否暗示眉與清其實就是她的分身?

過去與現在的關係多麼詭異,像曾真實存在,回想起來卻又如此虛無。片中虛實關係讓角色之間的互動看來很曖昧,時間被重疊,人物被逐個瓦解,然後慢慢崩潰。就在這時候,帶領觀眾進入故事世界的兔子再次出現,用文字對故事情節進行「解讀」。我特別喜歡關於作者對「關係」的說法,不過文字出現得太快,不夠時間嘴嚼。

喜歡《慢性中毒》。喜歡它的不確定。喜歡它的古怪。喜歡它的支離破碎。一邊看一邊想到自己去年的畢業劣作,我想探討的其實與《慢性中毒》有點類似。﹝幸好當時我找了Rita當顧問老師,她是當時唯一支持我的老師啊!﹞忽然萌生重新把畢業劣作重新剪接的念頭,把故事性徹底斷裂,看會得出甚麼樣的結果……

p.s. 其實22/11看畢離場時遇到Rita,遺憾是因為我要趕去看my little airport的音樂會而無法留下參與Q&A session,匆匆打過招呼後便走了。這篇算是我臨走前答應寫給她的review啦,別見怪。:p

Dead Slowly Official Website
*click here and here to know more about Rita Hui.
《慢性中毒》:點解唔可以咁做?

Advertisements

my little airport 失業救濟音樂會

22.11.2009 / my little airport 失業救濟音樂會 @ 西灣河協青社蒲吧

22.11.2009 / my little airport 失業救濟音樂會 @ 西灣河協青社蒲吧

「我們是香港最後一群缺乏社交技巧的詩人,我們是演奏家、思想家。我們是迷失在森林裏的旅人,在同樣不仁慈的善良與邪惡之間,與潮人抗衡。」(〈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 – my little airport)

兩年前的十一月九日,我和一堆同樣喜歡my little airport的大學同學一起去Fringe Club看mla的《兩首法文詩與十五首絕望的歌音樂會》。那時的我們是快將畢業的大學生,我們把青春虛耗在吶喊與跳躍與歌聲之中,喊著「一畢業就等於失業」,我們自嘲自娛,多青春啊。

好有詩意的背景(20號晚的女人背景是面向左邊的)

好有詩意的背景(20號晚的女人背景是面向左邊的)

在剛過去的星期天我再次和喜歡mla的好朋友一起看mla的音樂會。﹝進場前巧遇明哥黃耀明!還有蔡德才!﹞這次mla不再只玩甜蜜趣怪的twee pop情歌,而是玩了新專輯《介乎法國與旺角的詩意》的歌曲,當中大部分歌曲都帶點社會性,諷刺時弊,鬧鬧政府,當然還有一些歌曲反映八十後青年人於現實與理想中的掙扎,生活在香港人如我不能不感同身受。在音樂中我跟著mla一同成長,世界這麼大,除愛情外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唱的。

掀起全晚高潮的Thomas!(又稱為「歌姖湯馬士」)

掀起全晚高潮的Thomas!(又稱為「歌姖湯馬士」)

這次音樂會的陣容比以往人強馬壯,暖場有The Lee’s,中途則有22 Cats的阿賢和阿科作bass手和鼓手;有阿雪唸詩,我非常喜歡那首說中我所思所想的〈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還有唸〈前度,去你的〉時那非常配合主題的黑暗配樂;還有與我同屆畢業的Thomas同學當結他手,他當晚的演出可謂相當驚豔,掀起音樂會的高潮!原來Thomas同學的唱腔以及台風是如此厲害!連Pixel Toy的何山也出來替他伴奏一曲低俗咸濕歌〈芒椰奶西〉(!)當然還有久違了的Nicole,不過她與主腦阿P好像有點貌合神離呢。

喜歡看live的人大多都會喜歡現場聽重新編排的歌曲,是晚mla便把〈馬田的心事〉玩了兩個版本,我特別喜歡以下這個版本:

可惜mla當晚沒有唱我最愛的〈Victor, Fly Me to Stafford〉啊,不過唱了〈和陳五msn〉,總好過沒有。我也感謝當晚與我一起看show的好朋友,學阿雪(注:非mla的阿雪)話齋,我也會珍惜你們啊,嘻嘻。:)

騷靈(非)情歌

Nneka

Nneka

過去一星期寒流襲港,即使我每天穿得像豬一樣還是覺得冰冷,所以姑且暫時放下冰冷電音/post-rock,聽一些較為暖和的afro-beat music。無意中發現了來自Nigeria、定居於德國Hamburg的Nigerian-German singer/songwriter Nneka,她的音樂揉合hip hop與soul,有時加入reggae的元素,帶點Lauryn Hill的味道。Nneka的唱腔騷味濃烈卻不唱騷靈情歌,反而選擇唱社會性的歌曲,題材涉及政治、和平、戰爭、貧窮、種族等等,有時更會加入一些宗教訊息。

“Can you feel my heart is beating / Can you see the pain you’re causing”

“I’m not here to entertain. I’m here to speak my mind because I am no longer at ease with the situation” — Nneka

我欣賞Nneka做音樂的態度,或許因為她的成長背景令她對自我身份認同以及對世界周遭事物格外敏感。因為種種不滿,所以需要音樂代其發聲,藉音樂批判現今社會的不平不公,在主流音樂中努力爭取大眾的注意。

就讓我們在享受音樂的同時也反思我們現居的世界吧。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about Nneka.

原音回歸

Kings of Convenience《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2009)

秋天必聽之選!潛伏五年,今年終於推出新專輯的挪威原音組合Kings of Convenience絕對沒讓苦候多年的粉絲失望,帶來清新依然的音樂,好像把北歐的風光明媚都帶到面前,清風在吹拂。聽著聽著,好像嗅到秋天的氣息,還有被一層冷空氣包圍的感覺。Erlend Øye和Eirik Glambek Bøe運用他們一高一低完美的合聲配以吉他原音唱著讓人感觸的歌。久別重逢的二人在專輯內頁說出他們如何創作歌曲,歌詞描述的都是二人在音樂歧路上再遇後的心情。火花重新燃燒,這張《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見證著二人的友誼與其不能分割的合拍性。

*按看MCB樂評:〈KINGS OF CONVENIENCE 原音雙王〉

當年把我迷倒的〈Misread〉,今天細看歌詞才發現是關於友誼危機:“A friend is not a means / You utilize to get somewhere”。噢,我突然想起了R先生,一個不可能再做朋友的人。當年他為了生活嘗試利用我們的友誼達到他的目的,可惜我讓他失望了。我一廂情願希望朋友不應該這樣,他卻認為我不把他當朋友。從此以後我們沒有再見。我曾說過他是”the worst friend of my life”,現在回想起來有點矛盾,如果是”the worst”的話還可能是朋友嗎?或者我心底裡還是希望大家是所謂的朋友,畢竟彼此在成長路上曾渡過一些快樂虛妄的時光。但可能在他心裡那段日子算不上甚麼,只有我在乎。無所謂吧,反正我也不再是那個甘願被用來打發時間的女孩。

OH YEAH!!! 隊長來了!!!

盧廣仲《七天》(2009)

盧廣仲《七天》(2009)

「就算噩夢包圍世界,這個青年依然決定要用微笑面對。他用生命唱歌。」

傻氣誠懇不做作的歌手已經買少見少,宅男造型固然令他突圍,但重要的還是音樂本身。來到第二張專輯,小隊長繼續走其「廣式」搖滾路線用其廣闊的聲音透過音樂發放正力量,在深秋季節帶來清新的歌曲,替聽眾打打氣。

〈OH YEAH!!!〉延續〈早安,晨之美!〉的精神爽利,琅琅上口的「Oh yeah」和「對啊對啊」有同等功效,在現場演出時這句歌詞大排用場。〈七天〉則延續〈100種生活〉對理想生活的渴望與擔憂:「我想做的永遠跟不上改變/改變需要勇氣面對」。〈愛情,習作〉則用了在上一張專輯出現的〈PAZ〉作旋律,填上歌詞。我最喜歡Bossa Nova味道的〈開心餐廳〉,groovy!若上次的〈無敵鐵金剛〉是寫給父親的話,這次的〈吉米寶貝〉該是寫給妹妹的吧。〈最寂寞的時候〉像是〈寂寞考〉的B-side,同樣述說寂寞的主題。而〈再見勾勾〉帶出的歡樂氣氛,講友誼的可貴:「go go boy / go go girl / 就讓我們勾勾手」,快樂的結尾。

支持隊長!推介全碟!:)

情尋分叉路

Allen Anderen (Everyone Else) (2009) / Maren Ade

Allen Anderen (Everyone Else) (2009) / Maren Ade

這是一部探討一段親密關係的電影。情侶之間越親密越會產生磨擦,越害怕失去行為會越忘形,會衝口而出說傷害對方的話。幸而電影中的情侶最後和好如初,感情昇華到另一個階段。

這部電影拍來沉實,沒有誇張的、戲劇性的事情發生,由情節到演技都是剛好的自然,看到的都是日常再平常不過的事。在戲院看的時候有點悶,但離開後回想時卻又有點感受。世界上並沒有甚麼完美的一對,能走在一起是一種緣分,即使分開也是一種緣,因為錯過,所以明白,即使在原地打轉,我已不如當初的我,畢竟也是一場自我成長的歷練。

惜緣。

不灯港

不灯港 (2009) / 内藤隆嗣

不灯港 (2009) / 内藤隆嗣

幸運的我又有免費票看好電影。(thank you Derek again!) 這套又是新導演的首部電影,票房不算太理想,但這次的入場人數比起我去看《窒息暴戾》時好一點。電影放完後還有Q&A session,全程架著墨鏡的年輕導演從容不迫地回答觀眾的提問。

《不灯港》是一個關於不懂與女人相處卻又希望成家立室的中年漁夫求偶的故事。雖然在相親大會中求偶失敗,漁夫的家卻來了兩個不速之客,一對無家可歸母子。導演把這個不尋常的情節拍得非常簡潔,把常人眼中不一樣的戀愛拍得溫馨純真。片中用了一些簡單的道具作為隱喻,例如玫瑰花喻意漁夫對愛情的渴望,戴著紅色頭巾的女人則可看成為會被豺狼騙走小紅帽。女人在離開漁夫後遺下小孩,小孩從此與漁夫相依為命,為漁夫孤獨的生活帶來生氣與快樂。片末,漁夫與小孩吃魚的時候,居然發現女人的魚型髮夾在魚內,令結尾變得耐人尋味。到底這是喻意女人的回歸,還是女人遭遇了甚麼壞事情?導演又是例牌的說要給觀眾一個幻想空間。

平靜的漁港內平凡的漁夫心底泛起一陣漣漪,渡過春夏秋冬後身邊多了另一個人,得到另一種快樂。或者我們都不需要一個伴侶,只想寂寞的時候有個人在身邊陪伴,而那個人卻不一定只是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