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中毒

慢性中毒 (2009) / 許雅舒

慢性中毒 (2009) / 許雅舒

看Rita的電影有種莫名的感動,像在影像中找到了共鳴。她的電影在探索電影的可能性及其可被閱讀的方式。表面上主線是在調查案件,找尋所謂的下毒原因,然而看下去的話會發現案件原來無關重要,那不過是故事人物的背景,人物間的關係才是所謂故事的所在,可是我們不能輕易了解當中的因由。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解釋,不是每個問題都必須要答案,譬如,為何眉要在蛋糕落毒、為何政要和眉做愛、為何清滿身鮮血等等。

電影中符號化了的元素:兔子、女屍、血樹,它們沒有成為案件的線索,反之它們把斷裂的空間聯繫,增添懸疑感之餘也多了一份幻想,讓觀眾自行猜測當中的關係。「死亡」在電影中成了一個重要的角色,片中多個角色經歷死亡,如眉在浴缸中溺斃、眉母親與父親分別被政殺害、女屍/滿身鮮血的清。在我看來,死亡是一個唯美的狀態,是始也是終。它是永恆,不被時間所規限,即使在電影中被分割出來卻不會覺得突兀。

時空失序,觀眾墮入本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物世界,想要拆解當中的疑團,但真相彷彿不存在(或者該說無人肯定它的存在)。剪接的可愛之處是把時空壓縮,將人物關係瓦解後讓觀眾自行拼湊,形成自我一套representation。我特別喜歡穿上病人服的政撫摸眉,而眉卻在回想過去與妹的男友交歡的情況,那段跳躍的剪接與音樂的節奏非常配合。

故事的結尾讓我們看到所謂的現實世界,眉與清這兩個沒有正面交鋒卻parallel的角色同樣「重新開始」,分別剪了相同的髮型。其實看著這個髮型就像看到Rita,不知是否暗示眉與清其實就是她的分身?

過去與現在的關係多麼詭異,像曾真實存在,回想起來卻又如此虛無。片中虛實關係讓角色之間的互動看來很曖昧,時間被重疊,人物被逐個瓦解,然後慢慢崩潰。就在這時候,帶領觀眾進入故事世界的兔子再次出現,用文字對故事情節進行「解讀」。我特別喜歡關於作者對「關係」的說法,不過文字出現得太快,不夠時間嘴嚼。

喜歡《慢性中毒》。喜歡它的不確定。喜歡它的古怪。喜歡它的支離破碎。一邊看一邊想到自己去年的畢業劣作,我想探討的其實與《慢性中毒》有點類似。﹝幸好當時我找了Rita當顧問老師,她是當時唯一支持我的老師啊!﹞忽然萌生重新把畢業劣作重新剪接的念頭,把故事性徹底斷裂,看會得出甚麼樣的結果……

p.s. 其實22/11看畢離場時遇到Rita,遺憾是因為我要趕去看my little airport的音樂會而無法留下參與Q&A session,匆匆打過招呼後便走了。這篇算是我臨走前答應寫給她的review啦,別見怪。:p

Dead Slowly Official Website
*click here and here to know more about Rita Hui.
《慢性中毒》:點解唔可以咁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