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09

朱凌凌PUMP IT UP! GROOVY NIGHT歌舞夜

2009.12.14 / 朱凌凌PUMP IT UP! GROOVY NIGHT歌舞夜

2009.12.14 / 朱凌凌PUMP IT UP! GROOVY NIGHT歌舞夜

去年十二月十四日也是和朱凌凌渡過。

去年看他們的舞台劇《博到單車變摩托》,今年則看《PUMP IT UP! GROOVY NIGHT歌舞夜》音樂會。朱凌凌五子今次特別加插跳舞環節,大唱八十年代金曲,跳經典舞步,由moonwalk到breakdance,他們的才藝與和他們的音樂領域一樣多元化,通俗得來不失個性。不過礙於時間關係,有很多歌曲都臨時抽起不唱,大概因為街舞battle那段玩得太久導致over-run,但白只堅持要唱〈我們五個小孩〉,他說因為只有唱這首歌才能讓他鼓起勇氣表達對家人朋友的感激。

在看演唱會之前我的心情一直處於低潮狀態,又因為被工作與將來這個未知的問題困擾,到最後還是要朱凌凌打救我那本來灰心得要死的壞心情。如何形容呢?整晚我既興奮又感動,演唱會除了有我預期中的視聽享受外,還被他們那份創作原動力所感動。每次都感動,因為每次都看到他們的用心。真心希望他們在這被大眾媒體主導的主流社會闖出一片天,打破偶像樂隊的定義,唱出更多切切實實關於年輕人的心聲。

對於我這個對生日沒有任何期望的人來說這個演唱會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多謝哥哥。

Advertisements

自從踏入十二月…

問題接二連三的出現
在我的工作上
在我的健康上
在我的思想上
平靜的心境受到干擾
焦躁不安的情緒又再出現
究竟當中出了甚麼錯

是不是我這個人的磁場出了問題
在今年的十二月我似是受到詛咒
感到黒雲壓住我的頭頂緊緊不放
隨之而來是一堆非我能控制的事情出現
不是自我預言而是事實放在眼前
事情(又)開始反方向的走
這種不對勁的感覺在踏入生日週後尤其強烈
我快要爆炸了

先說健康……
身體差得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先是腸胃炎、發燒、嘔吐、忽冷忽熱
11號晚公司BBQ時頭痛,後來更因暈車而嘔吐
14號晚朱凌凌show後第二天起來突然胃抽筋
還未說間歇性出現的頸梗膞痛……

再說工作……
早知之前的風平浪靜是暴風雨的前夕
這個星期可謂「日日新鮮穫穫甘」
我每天被沒完沒了兼棘手的問題纏繞
手頭上有太多未開始的工作需要處理
但時間被那堆煩野阻礙了一整天
我要追時間但時間不等人
我並非介意忙碌或是遲放工
也並非介意處理有難度的case
我深明經一事的確可以長一智
但問題可否不要同一時間衝著我而來
我自問道行未夠高功力未夠深厚
真的感到有點吃力
所有節目都要on schedule
我的精神卻漸漸偏離軌道
來到週末問題仍未放過我
還要無端面對一副討厭的嘴臉
上班快有一年四個月之久
第一次感受到工作的壓力
每天維護遵守那虛無的所謂「準則」
到頭來一切都與利益扯上關係
我開始受不了
究竟每天營營役役
最後換來的是甚麼
留在垃圾城內我沒有未來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早知道
但我沒有離開因為我知到哪裡都一樣
這是一個現實的商業社會
週而復始的惡性循環每天進行
除了對當下嗤之以鼻
我還能怎樣

每天到底在堅持甚麼
每天到底為甚麼而活

這不應該是生活
不應是我的生活
但我的生活是甚麼

深圳迷路團

從少年宮遙望深圳書城

從少年宮遙望深圳書城

講左好耐終於成行的深圳迷路團,終於在十二月六日星期天起行北上尋歡。我們過關後,順著地鐵路線,先來到華僑城,遊過創意文化園,吃過難吃的意大利午餐,然後到了少年宮,遊書城,買影碟,累了便坐在少年宮門口,玩iPhone的推木遊戲,影怪相,晚飯時間到了便在大劇院站下車,去吃任飲任食自助餐,在那餐廳聽到loop住播的古怪的廣東版聖誕歌:「呼呼呼/北風亂呼/冰冰冰/山川結冰」和「XXXX笑掉了門牙」(請自行猜到底是哪兩首聖誕歌)。到了晚上十點,我們這個奇怪的組合結束十二小時的爆笑短線深圳遊,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去。

深圳迷路團團友@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

深圳迷路團團友@OCT-LOFT華僑城創意文化園

多謝你們沿途一直恐嚇我話要賣甩我但最後還是對我不離不棄。(抑或你們計劃失敗?:P)以後我去深圳都會記起你們在地鐵站內陷入混亂的瘋狂拍照狀況,以及hei & gut的”PIC(S) OF THE YEAR”。:D

後記:離開深圳的第二晚我得了腸胃炎,又嘔吐又發燒,結果要去看醫生。另一團友禧於當晚肚瀉,無大礙。另外兩位團友小甘與小吉則安然無恙。結論是,食物不新鮮,而我又吃過多,終於病倒。(9 Dec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