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0

犯太歲第一波:病

如題。

這次比上兩次病得較重,所有最難頂的病徴都出現在我身上:發燒、嘔吐、腹瀉。其中嘔吐及腹瀉更是交替進行。醫生診斷我是輕微腸胃炎,我卻認為是感冒菌入腸。完全不知道病因到底是甚麼。到底是誤吃不潔的食物,還是腸胃太差、消化不良?還是著涼了?還是以上幾個原因的結合?(暈)結果還是請了半天病假,在家裡休息,但吃藥後未見好轉,反而常有作嘔的感覺。沒有胃口,但又不能不吃,吃了又會吐出來,很痛苦。

病了兩天,今天終於好轉,起碼沒有再嘔吐。

不 想 再 病 了 。

我只想身體健康。

而已。

Fish Tank

Fish Tank (2009) / Andrea Arnold

Fish Tank (2009) / Andrea Arnold

<Fish Tank>上演的是一場比<An Education> (2009) 更現實、更殘酷的成長教育。主角Mia不是牛津才女,沒有錦衣華服,沒有浪子回頭,她只是個出生在問題家庭的問題少女。她熱愛舞蹈,戀上母親的同居男友Connor,在他身上得到渴望已久的安全感和認同。當她以為生命開始有所改變之際,駭然發現原來他是個有家室的男人。在憤怒與衝動下,Mia誘走Connor的女兒作報復,差點弄出人命,幸好最後相安無事。Connor的一巴掌令Mia意識到男人的自私軟弱,遂回到廢車場找小子Billy,決定跟他一起遠走到Wales,開始新生活。

片名<Fish Tank>大概有所隱喻:Mia就像魚兒被困在狹窄的魚缸,在渾濁的環境下游來游去,逃不出去。在片首出現那匹在廢車場被鐵鍊綁著的白馬,讓我想起 了Albert Lamorisse的《小白馬》(Crin blanc: Le cheval sauvage) (1953)。Mia打算拯救白馬不果,再去廢車場時卻發現白馬已不見。有人說白馬其實是Mia自己,亦可能是Mia想追求的美麗東西。導演卻說白馬的出現並非刻意安排,純粹巧合,不過能為電影帶來符號化的聯想也不錯。

起初看前半段時以為不過是部典型的問題少女片,不過由後半段開始,戲味漸濃。電影沒有苦口婆心的說教,只透過鏡頭,跟著Mia的背影,穿過大街小巷,與她一起經歷成長必經的煩惱,讓觀眾自行判斷。到片尾時,對世界憤怒的Mia開始放下武裝,臨別前與關係一向惡劣的母親跳起舞來、與嘴巴不饒人的妹妹來個擁抱,即使口中說著”I hate you, too”,但誰也知道,她不捨。然而,路還是要繼續走。以Nas的”Life’s A Bitch“結尾,太貼切了。

*看別人怎麼評:《魚缸》:上路之前的成人割禮

(20100228 @ home)

舊友重聚

小學的時候,我把菲比當作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已經六年沒有見面,上次見面的時候我還是個就讀中七備戰高考卻渾渾噩噩渡日的高中生。當時我們已經八年沒見,所以見面的時候非常開心。還記得那天是星期日,我第一次隨她返教會團契(雖然當時對她突然變成基督徒感到有點愕然,而我也沒有再去過教會)。本以為在那天後我們會繼續聯絡,卻因為彼此也在忙,加上我不會主動找人的性格,結果在往後的日子我們沒有見面。

科技的發達將我們再次連接起來,sms/msn/facebook不過是方便的工具,但若果不是菲比主動找我的話,即使科技再發達,我們也不會有面對面聚會的機會。今夜的聚會只有我倆,出乎意料之外沒有隔膜或是生疏的感覺,大概因為她是直率健談的人吧,一見面便是老朋友的感覺,挽著手在街上走。

在餐廳內談了很久,我說話不算多,當個聆聽者,聽她訴說在機場做後勤的工作,知道了多一點另一個行業的事(同時發現自己的圈子實在小得可怕,我像隻井底蛙)。雖然整晚的談話內容圍繞的都是工作,偶爾說一些瑣事、一些煩惱,但沒有說起小學回憶。

她好像與其他小學同學沒有任何聯繫,不知怎的,我因此覺得自己很特別。(哈)有時候我會努力回想我們之間的共同回憶,但對於事件或者細節我已毫無印象,甚至我們的友誼從何開始、為何當時我會視她為我最好的朋友等等等等我一概毫無頭緒。然而,我們就這樣成了朋友,即使多年不見,感覺依然良好。

菲比實在太忙,難得今天放假想約的居然是多年不見的我而非他人,我已很感動。不知我們再聚又是甚麼時候,希望不會又是六七八年後吧。:)

空気人形

空気人形 (2009) / 是枝裕和

空気人形 (2009) / 是枝裕和

「我是個充氣娃娃,是個沒有思想,任誰都可以代替的替代品。」

我們都是空虛的充氣娃娃,在孤寂的城市裡行屍走肉,渴望著被愛的可能,到頭來無可避免地淪為垃圾。洩氣了,有過的什麼樣的感情,到頭來都會消失在空氣中,再也不存在。

充氣娃娃,到底你有沒有後悔擁有一顆心?

(20100210 @ BC)

Skins

Skins (Season 1 & 2) (2007/2008)

Skins (Season 1 & 2) (2007/2008)

在剛過去的一星期,我沉迷看英劇《Skins》。一口氣把首兩季看完,跟隨一眾青春少艾花天酒地、風花雪月的糜爛生活,有sex、有drugs,只差rock ‘n’ roll。每個角色都不完美,又bossy又bitchy,人人都是fucked up kid,卻又惹人憐愛。在短短的兩季隨著他們一起成長,看著每個人的變化,從中找到不少影子。由昔日的年少輕狂到成長的關口,患得患失的心情,迷惘、失落、失去……我們曾經都有同樣的感受,彷彿曾經這麼瘋狂過才算擁有過生命。“Know what, babe? Fuck it.” 那,就是青春。

Cassie & Sid

Cassie & Sid

最喜歡看Sid和Cassie的一段愛情,說的不僅僅是戀愛,還有timing。離離合合,有些事情是命中註定。

"That's what I like about you, Sid. You never try to explain things."

"That's what I like about you, Sid. You never try to explain things."

“Cassie, I’m shit with words, everything always comes out so crap. But I’ve doing some thinking and everything is getting clearer. The thing is, Cass, I’ve woken up this morning, and the sun’s shining through the window and it’s making me think of you. Cassie, it’s not right you hiding away in that clinic, you’ve got to get out in the world. Cassie, I don’t care if you think you’re odd, because I feel like singing when I see you, and you’re beautiful, and I’ve been such a fuckin’ chapstick these past few weeks, and all I want to do this morning is sit on top of brandon hill and hold you and tell you how wonderful you are, and put my hand down your knickers I love you. Sid x”

"She's thin. She's blonde. She says 'wow' a lot."

"She's thin. She's blonde. She says 'wow' a lot."

“I’ll love you forever, Sid.”

“You will?”

“Yes. That’s the problem.”

孤寂碎片

La Soledad (Solitary Fragments) (2007) / Jaime Rosales

La Soledad (Solitary Fragments) (2007) / Jaime Rosales

孤寂大概是,二人明明身處同一空間,卻被分割而造成的一道無形的牆而隔開。身為旁觀者的我觀看著兩位女性與其家庭的關係,更感孤寂無助。越平常的小事越能觸動神經,家庭、朋友、生活構成生命,倘若其中一項突然崩潰,生命還剩下甚麼?

本打算在Madrid重新開始新生活的失婚婦人Adela,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巴士爆炸而失去兒子,陷入自責的思緒,需要時間走出傷痛。寡婦Antonia雖有新伴侶在身邊,卻要面對二女兒患癌動手術的狀況,亦要面對大小女兒之間的衝突,夾在中間,左右做人難,而死亡總是靜悄悄的來臨……

全片滲透著小津安二郎式的安靜,以平實的鏡頭表現生活的靜謐。分割的畫面強調被獨立出來的碎片,那是孤獨。在沒有任何配樂下觀看片子,靜聽戲中環境的聲音,那份孤寂,特別強烈。

(20100206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