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懼

Das weiße Band (The White Ribbon) (2009) / Michael Haneke

Das weiße Band (The White Ribbon) (2009) / Michael Haneke

看Haneke的片子註定不能輕鬆,完場至返家的一段路我都陷入沉思的狀態。相對從前的作品,這次《白色恐懼》「悶」的程度已比從前低,至少我就因為弄清角色關係而苦惱了一段時間,而片中的「怪事」持續發生,實在讓人不能鬆懈。

導演刻意把片子由彩色轉為黑白,以達致疏離效果,把觀眾帶到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德國,述說在當地一個位於偏遠鄉郊的村莊內發生的一連串怪事。在這個階級觀念根深蒂固的封建社區內有地主、醫生、神父、農民,一場又一場的權利爭鬥和倫常家庭悲劇每天上演。宗教與權力、父權與子女的關係,環環相扣。孩子本是天真無邪的象徵,但在父權主義社會下被長期打壓,孩子並非如成年人所想的沉默,反叛的種子慢慢發芽,革命一直在蘊釀,只是一直未被察覺。令人心寒的是,雙手沾上血的孩子並沒有驚恐,那份異常的冷靜令人不寒而慄。片中沒有任何血腥的殺戳過程,看不見的暴力才恐怖,而恐怖來自心裡的恐懼。孩子的計劃非常成功,利用恐懼控制人心,流言四起,人人自危,本來平靜的村莊從而陷入混亂。

這次的閱片難度不算高,反而是我自己因為投入想要弄清事件真相而忽略了一些細緻的構圖,譬如片末教堂那一場,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孩子已居高臨下,凌駕於成人之上,暗示這群孩子將會是散播極端恐怖主義的幫兇。另外,《白色恐懼》滲透著濃烈的褒曼(Ingmar Bergman)味道,特別是神父懲罰兒子一段,與《芬妮與阿歷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 (1982) 所講的同出一轍:因為神愛世人,所以神父借神之名對兒子進行體罰,掌摑、鞭打是愛的表現。說穿了這不過是暴力被合理化的歪理。

p.s. 要看多一次才行。

(20100128 @ Palace IFC)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