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壹號

維多利亞壹號 (2010) / 彭浩翔

維多利亞壹號 (2010) / 彭浩翔

「一個瘋狂的城市,要生存,就得比它更瘋狂。」

說得真好。香港這個瘋狂的城市,不合情理的事經常發生,所以我絕對認為這件血洗豪宅的事件有機會發生。飆升的樓價,想置業的人,失衡的物質社會,人一旦傾盡家財卻付諸流水的話,又怎可能不崩潰?電影中的女主角正因為這個理由而失去理性,成為住在瘋狂城市裡被逼瘋的劊子手。

導演選擇以一個極端的方式來表現香港的瘋狂與不合情理:極端的暴力。以不同的流血方式,刺激觀眾的視覺,以畫面對現實世界作出控訴。戲中每個受害者必須經過折磨才能死去,血肉模糊的畫面似乎麻痺了我的視覺,每場出現的那片紅變成意料中事,心理上不會有很多起伏。不過當回憶片段出現時,我都希望停留在女主角的回憶裡,不願回到血淋淋的世界。

我已很久沒有看如此cult的港產片,感覺既驚且喜。驚當然是某些殺人場口,暫時令我最驚的是大口青被殺那段,被嚇倒。但阿phat被殺那段卻有點搞笑。(居然!)其實有點變態,我作為觀眾看著極端暴力在媒體上施行居然看到笑起來,豈不是同樣參與了殺人的過程、同樣冷血?我又想起了Michael Haneke的《Funny Games》。冷眼旁觀也是暴力的一種。

戲外話:由於電影有太多血腥暴力場面,所以即使早被定為三級電影,某些場面仍需要刪剪。(有興趣可按這裡查看)作為的編劇兼演員的曾國祥則大表不滿。(可按這裡詳看)由於現在我也從事與電檢差不多的工作,所以對此事也有點關注。電檢員決定剪甚麼畫面,考慮的除了畫面本身的震撼,還要注意其他客觀因素: 如主流風氣、觀眾接受程度、道德底線。老實說,挺煩人的。要維護大部分觀眾的感受的話便得犧牲一些畫面,否則便要犧牲上畫的場次,間接影響票房,諸如此類的。電檢員被迫當作道德判決者,其實也不好受。(感同身受的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觀,要說服別人明白及接受自己的主觀並非容易的事,尤其面對marginal 的情況更是有難度。不過我覺得電影比電視好一點,至少已限制哪些觀眾進場。電視會較麻煩,尤其免費電視。(殊~)

(20100518 @ UA Times Square)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題外話,做過IFF後就覺得電檢署很荒謬,話說在會展舉行的HAF(Hong Kong Asia Film Financing Forum),當中播了《人間喜劇》(好像是吧),而電檢把當中的一句對白:「你條粉腸」,列作為粗口,而不容許在HAF播放。

    同事們知道後,都說「你條撚樣」才是粗口,而「你條粉腸」不是呀,最多是食物而已。

    1. 有冇搞錯?免費電視播的電影都出得「你條粉腸」啦!再者,根據他們的code of practice,冇話過「你條粉腸」等於粗口,最多只係不適合兒童時段觀看啫。呢個政府(部門)搞咩呀,自我審查到咁?

  2. 無錯呀,「你條粉腸」真的只是食物吧,最後跟電檢交涉,片是可以繼續在HAF播放,但電檢那個荒謬程度真的令大家大開眼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