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我應該寫些甚麼

好提醒自己我還能夠寫

只有情緒敗壞跌入谷底的時候才能寫出像樣的東西
現在生活安穩情緒在掌控之內的平靜我卻寫不出來

我懷念情緒敗壞的時候

因為有衝擊才能激發創意
因為有不滿才用文字宣洩情感
可是現在的我寫甚麼都不像甚麼
用平淡的第三身的旁觀者的角色寫
重覆用相同近似的形容詞成語連接詞

說到底我只是在懷念那個又敏感又情緒化的自己
那個經常感覺空虛自我良好意識經常偏低的自己
每天依賴寫日記來找尋自己安撫自己的那個自己

寫出來的都經過過濾篩選拼湊
automatic writing還存在嗎
根深蒂固的一些想法磨滅不了
重重覆覆的寫同樣的東西
令自己離不開輪迴的圓圈

下筆會毀掉所有可能性
不寫便不存活在這個世界
想法只活在我的腦內
我死去的話
記憶也跟我一起死去

或許有一天我會像卡夫卡一樣
把所寫的東西都焚燒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1. 董啟章曾質疑過automatic writing的可能性。他說不可能有automatic writing,因為一些想法早已紮根,只等待被發掘,再用手寫出,這些想法不等於潛意識。但automatic writing講的是以潛意識控制手寫下即時pop up的東西。

      問題來了,這些pop up的東西是否真的等於潛意識?

      寫不完,可能因為你有很多東西想講,卻又難易用文字完全表達。我經常陷入這個狀況。*_*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