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0

toe : 20102010 : live

2010.10.20 / toe Live in Hong Kong @ 西灣河協青社蒲吧

2010.10.20 / toe Live in Hong Kong @ 西灣河協青社蒲吧

一生人至少要看一次toe的現場!兩年前錯過了他們在港的演出,今年他們再度訪港,並以香港站作為新專輯《For Long Tomorrow》亞洲巡演的第一站,自然要把握機會。這次他們把中央舞台帶來,與在日本演出時一樣,觀眾能從四方八面欣賞,感受toe那獨特的後搖的力量。

每個成員都很投入,尤其是鼓手柏倉隆史,他的現場演出令人拍案叫絕!幸好我站在能看到鼓手的位置,清楚看到他演出時如何七情上面,打出那複雜卻清脆俐落的節奏,完全被他的現場功架所迷倒。我在大部份時間都是閉著眼感受,讓耳朵專注地聽當中的層次、結構,感受如電影般的攝人氛圍。

沒有土岐麻子伴唱,結他手之一山嵜廣和唯有獻聲,唱出全晚唯一一首能「唱」的歌〈グッドバイ〉,旋律不時徘徊在我腦內至今仍未能散去。在散場那一刻,樂手就在我觸手可及的範圍。我選擇把那份激動藏在心底,回家後那份失落感卻悄然降臨,從未如此沉重。

2010.10.20 / toe Live in HK @ 西灣河協青社蒲吧
Advertisements

親愛的外婆

外婆拿著我大學一年級時的攝影功課

外婆拿著我大學一年級時的攝影功課

雙十節,我選擇到外婆家一趟,探望她老人家,同時繼續為我的book project努力。每次聊天都可以了解外婆多一點,關於她的過去,有趣的、艱難的,她記得起的都會跟我分享。有時我後悔,後悔因為年紀小而錯過了很多,發現其實自己對至親原來不甚了解。唯有把錯失的時間追回來,把握現在,珍惜每次與外婆的相處。

每次思考為何做這個project,腦內出現有很多個原因或理由,然而最終都是源於這個想法:害怕。害怕失去。害怕遺忘。因為害怕,所以竭力留下一些記憶讓將來的自己回憶。因為我怕。原來我怕,怕到頭來我甚麼都不是。

當世界在強迫我長大成人的時候,只有你永遠把我當作小孩子。我親愛的外婆。

可愛的外婆

可愛的外婆

可愛的外婆

話說上星期六我去探外婆,給了她一部環保相機,要她「做功課」,每天拍下一至兩張照片給我。可能指引太過空泛,外婆茫無頭緒,在舅父的協助下,用webcam拍了一條「求救短片」給我。看著婆婆因為要對陌生的電腦說話感到不知所措的樣子,我不禁笑了。我的外婆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