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0

靜聽土地呼吸

2010.11.14 / 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

2010.11.14 / 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

在戶外看音樂會的感覺份外不同,會頓時在意自身與環境的關係。猛烈的陽光、微微的風、土地的氣味、各式各樣的小昆蟲在沙灘蓆上走來走去,我們與大自然的距離其實可以很近。

當日差不多有一千人左右一同坐在這塊小土地上,聽著本地獨立樂隊彈奏acoustic音樂,聽村民說故事。村內亦有裝置藝術展覽,也有食物攤位、跳蚤市場,令這片原本凋零的荒地再次充滿生氣。但我不禁想到音樂會後,這片土地會否再被冷落?村民還能擺賣自己種植的蔬果嗎?菜田還會不會是綠油油的?殘破的房子還會不會存在?會否又變成一座座冷漠的高尚主宅?下次我再來的時候這裡會變成怎樣?如果我還有下次機會……

參與這個音樂會只是微小的一步,微小得令我懷疑能否真的鼓勵村民?能否捍衛村民的家園?我們到底在自娛還是真心反思?無論如何,我慶幸自己是其中一個參與者,至少我在見證著這一切,至少我的照相機內藏有這片土地的印記,至少我不會忘記一向害怕昆蟲的我因為側隱之心而不殺生,更能親手觸碰甲蟲。

當日的音樂會活像一個迷你胡士托音樂節,即使大家最初去的目的可能不一樣,但我覺得大家離開時擁有的是一個共同的回憶。

被地產商惡意破壞後製造人去樓空的景像

被地產商惡意破壞後製造人去樓空的景像

傍晚時份才遊村,走在狹窄得只能容下兩個人肩並肩走的小路,經過芭蕉樹林,右手邊是一大片菜田,眼前出現破久不堪的村屋。屋頂沒了,窗子被敲碎,班駁的牆上貼著圖畫和照片。導賞人員解釋,我們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其中一所被地產商肆意拆毀的房子,製造荒涼的村景,逼餘下的村民遷出。為了令村民不為這些景像感到不安,不同的藝術家/有心人在牆上貼滿圖畫、放置椅桌等等,希望鼓勵村民,注入一點生氣。

破舊的房子,班駁的牆

破舊的房子,班駁的牆

清拆鄉村,打著重新發展社區的旗號,懶理你到底在成長的地方住了多久,話拆就拆。利字當頭,人民的鄉土情懷在這個功利的社會頓時變得一文不值,連選擇的生活方式都要被安排。村民只想留在村內耕作過活,政府卻一直以為市民提供安樂窩為理由,批地給地產商收購發展。所謂發展,興建高樓,到頭來又有多少市民真正獲益?我們還有多少真正的土地可以駐足?歸屬感,哪裡找?

請關注:

土地呼吸 馬屎埔音樂會
馬寶寶社區農場

秋天是郊遊的好季節

萬宜水庫西壩

萬宜水庫西壩

在這個萬聖節的下午,我們為青春留下許多倩影。

萬宜水庫東壩 / 破邊洲

萬宜水庫東壩 / 破邊洲

很久沒有去行山,所以一邊行一邊嘩嘩聲,感嘆大自然景色之美。

浪茄

浪茄

真切感受到甚麼叫萬里無雲、海天一色、水清沙幼。

日落西山

日落西山

感謝同行的友人為登山之行帶來很多歡樂。

下次再行過!

The Sea Is A Good Place To Think Of The Future

She said,
one day to leave her, sand up to her shoulders
waiting for the tide to drag her to the ocean to another sea’s shore.

破邊洲

破邊洲

A good place to look to the future is when you are sat at the sea
with the salt up to your ankles and a view of the end of the pier.
You may look down at your model’s feet and wish that you’d just float away,
and the weather here is overcast and the sea is the same shade of grey,
so the landscape before you looks just like the edge of the world.

And all you can hear is the sound of your own heart.
And all you can feel is your lungs flood and the blood course.

: : : : : : : :

The Sea Is A Good Place To Think Of The Future

Thank you, Los Campesin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