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1

美麗末日

Biutiful (2010) /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Biutiful (2010) /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我只看過看過導演2003年的作品《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21 Grams),當時看後覺得電影拍得冗長,不算太喜歡。這次看《美麗末日》(Biutiful)卻比想像中好一點。貫徹導演採用多線性發展的手法,主線落在男主角Javier Bardem飾演的單親爸爸身上,其他支線則有中國非法移民、塞內加爾的偷渡家庭,故事便是圍繞這些邊緣人物在巴塞隆拿街頭掙扎的生活。

由男主角Uxbal確診患上癌症開始,倒數生命的時限。他沒有沉溺在自怨自艾中,反而四出幫忙生活在低下階層的非法移民;為了子女,他與前妻重修舊好 ;利用自己的通靈能力安慰死者家屬。可是好心未必有好報,意外頻頻發生,Uxbal陷入自責與病痛中,更擔心子女的將來。在彌留之際,看到自己的靈魂(飛蛾)貼在日久失修的天花板上,也最終能在雪地(天堂?)與素未謀面的親父見面。

看此片時感覺很壓抑,皆因每條故事線都是如此無可救藥地「現實」:明明是當地人卻生活在貧窮邊緣的Uxbal為生計而幹非法勾當,處境與非法移民根本毫無分別;中國非法入境者留在巴塞隆拿做黑工,生活條件惡劣,最終因為一個平價的電暖爐而賠上性命;黑工工頭與同性愛人鬧翻後換來的是血腥的結局;塞內加爾藉的女人為了回國與丈夫團聚,違背對Uxbal 臨終託孤的承諾,偷偷拿掉金錢離開。(後來女人還是回到Uxbal的家,畫面只以剪影交代。我疑惑這究竟是Uxbal的幻覺還是女人真的回心轉意?)

電影以父女對話和父子重逢(還是相遇?)作首尾呼應。最令我動容的是男主角摟著女兒說:「記著我的臉,不要妄記。」忍不住流淚了。

(20110311 @ Palace IFC)

Advertisements

The Whitest Boy Alive

2011.03.17 The Whitest Boy Alive Live in Hong Kong @ Auditorium, KITEC

2011.03.17 The Whitest Boy Alive Live in Hong Kong @ Auditorium, KITEC

期待已久的The Whitest Boy Alive終於來了!去年Kings of Convenience來港時已希望成員之一的四眼仔Erlend Øye可以再度訪港,想不到只消一年便能成事,所以我是懷著極度興奮的心情去看。(笑)

當晚的supporting act有來自新加坡的The Analog Girl。One-man band的electronica,帶點Fever Ray的感覺,還不賴,不過觀眾卻安靜地坐在椅子上,欠了點氣氛吧,燈光倒是配合得不錯。喜歡第二首〈All Night〉和以下這首。Those lights almost killed my eyes, haha.

終於到The Whitest Boy Alive(以下簡稱TWBA)出場,本來安靜地坐著的觀眾立即一窩蜂地衝向舞台!TWBA一開始便帶來〈Keep A Secret〉、〈Intentions〉等歌曲作為暖身,基本上他們把兩張專輯《Dreams》(2006)和《Rules》(2009)裡的歌都玩了一遍,也帶來新歌〈Upside Down〉,很亞熱帶風情的感覺。主唱兼結他手的Erlend Øye整晚非常活潑,不時談笑風生,又唱又跳,更帶領全場大合唱,可愛極了。我非常接近舞台,正正站在喇叭下,和Erlend有過N次的眼神接觸。有一刻(我認為)他是對著我說:「Where are you from?」發姣都要講句,我溶了。

Erlend說要把德國柏林最著名的techno音樂帶過來,嘩,live就是不一樣!整晚的氣氛十分熾熱,情緒十分高漲,猶如置身舞池一樣,我也hyper到極點,跳到腳斷、嗌到聲沙。特別喜歡Erlend唱〈Burning〉時狂fing頭的模樣,說這是Asian music video(笑)。其他成員也很可愛,鍵琴手Daniel Nentwig更在表演中途走下台,走進觀眾群中。(看以下的video)

Erlend實在可愛斃了。(跳去07:36看他fing頭吧:p)

〈Courage〉我的至愛之一。跳到腿軟。

充滿tropical風情的〈Bad Conscience〉。

Encore song是〈Islands〉和〈Show Me Love〉,結尾時Erlend也跳瘋了(按看)!這個才是我今年真正的kick off gig!

I LOVE THE WHITEST BOY ALIVE!

再次戀上新舊情人

Le mariage à trois (The Threeway Wedding) (2010) / Jacques Doillon

Le mariage à trois (The Threeway Wedding) (2010) / Jacques Doillon

舞台劇導演找來前妻、前妻的情人和對他有好感的妙齡少女,於郊外的大屋內排練他剛完成的劇,不用多說也知糾結的四角關係有多難纏。全片充斥著嘮嘮叨叨的法語和角色們那些摸不著頭腦的行為。如果沒有Louis Garrel的話,我大概忍不住離場了。

(20110305 @ Palace IFC)

離奇復仇事件

True Grit (2010) / Joel & Ethan Coen

True Grit (2010) / Joel & Ethan Coen

Mattie Ross: “You must pay for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one way and another. There is nothing free except the grace of God.”

港式譯名為《離奇復仇事件》,但其實復仇事件並不離奇。年僅十四歲的女孩Mattie下定決心為父報仇,誓要把殺父仇人親手捸住,將他繩之於法。Mattie找來酒鬼警長幫忙,西部牛仔中途加入搜捕行動。雖然過程中出現不咬弦的情況,但在危急關頭各人卻沒有置對方生死不顧。

由於沒有看過原作,所以無從比較。高安兄弟的黑色幽默不時在片中出現,低調卻恰到好處,足以突出角色的特式。老戲骨如Jeff Bridges、Matt Damon、Josh Brolin的演出當然不在話下,但小妹妹Hailee Steinfeld的演技也不錯呢。在多位份量的男演員面前並沒有怯場,將Mattie的冷靜與機智演得恰到好處。

西部的荒漠雖然肅殺卻帶蒼桑的美。關於結局,對我來說是有點意料之外。不過寧願這樣,有遺憾才會更加銘記於心。

(20110227 @ BC)

麵包樹上的女兒

En familie (A Family) (2010) / Pernille Fischer Christensen

En familie (A Family) (2010) / Pernille Fischer Christensen

電影講述Rheinwald家族是麵包世家,父親希望女兒Ditte能繼承父業卻未能如願。Ditte週旋在工作與家庭之間,被逼作出取捨。本可以到美國紐約發展事業的她發現自己懷有身孕,為了勝任工作寧願放棄孩子,但結果還是為了照顧癌症復發的父親而留在丹麥的老家。可是到頭來,Ditte失去了父親、腹中塊肉及工作機會,最後只能從男友的身上得到慰藉。

本來故事的設定不錯,可是電影把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著意刻劃她的痛苦與掙扎,對其他家庭成員著墨不多,令故事的發展停滯不前。那應否該看成是一種寫實的手法?片中並沒有任何轉捩點,沒有渲染親情的催淚感動位,淡然的劇情帶著觀眾慢慢步向那不怎令人開懷的結局。片末集中在父親彌留之際,眾人屏息靜氣地聆聽死亡的呼喚。那微弱的呼吸聲被無限放大,觀眾被迫同時「見證」死亡。父親用盡力氣吸一口氣,靜靜地將之呼出,撤手人寰。

(20110227 @ Palace IFC)

黑天鵝

Black Swan (2010) / Darren Aronofsky

Black Swan (2010) / Darren Aronofsky

Nina: “I had the craziest dream last night about a girl who has turned into a swan, but her prince falls for the wrong girl and she kills herself.”

看過今屆奧斯卡的人也知道Natalie Portman憑此片奪得最佳女主角的虛榮。她一人分飾著名芭蕾舞劇《天鵝湖》中的黑白天鵝,顯示出她能駕馭兩個極端角色的功力。純情的白天鵝與邪氣的黑天鵝寄居於同一人體內,舞者越投入角色,身心越疲憊,精神壓力亦越大,最終分裂、崩潰。

片中可以看到專業芭蕾舞蹈員刻苦的訓練情況,由動作鍛鍊到飲食控制,都必須嚴格遵守,尤其是Natalie Portman飾演的Nina是一個拘謹、追求完美的舞者,由她的瘦削的身型到純熟的舞姿便可知道她為了傳神地演繹而下了多少苦功。

起初電影都是正正經經地敘述故事,但發展下去,氣氛開始變得懸疑,成了驚慄片。畫面總是特寫Nina的大頭,彷彿要把觀眾拉進她的內心世界,感受她體內那股黑暗力量如何逐漸佔據她的思想及身體。觀眾不能逃避Nina的幻覺:從皮膚拔出黑天鵝的羽毛、鏡子中倒影著另一個冷酷的自己……片中的母親也是Nina的壓力來源之一,她對Nina無形的控制間接構成Nina壓抑的性格,加速她滑向黑天鵝的陰暗面。

演員入木三分的演技、聲效、燈光、剪接,加上縈繞不斷的《天鵝湖》主題曲”The Swan”(原版及變奏版),交織了一場華麗且驚心動魄的內心鬥爭。

Nina: “I felt it. Perfect. I was perfect.”

(20110225 @ UA Taikoo)

有人喜歡藍

Blue Valentine (2010) / Derek Cianfrance

Blue Valentine (2010) / Derek Cianfrance

開首不久,男主角Dean便道出了愛情的現實:”I feel like men are more romantic than women. When we get married we marry, like, one girl, ’cause we’re resistant the whole way until we meet one girl and we think I’d be an idiot if I didn’t marry this girl she’s so great. But it seems like girls get to a place where they just kinda pick the best option… ‘Oh he’s got a good job.’ I mean they spend their whole life looking for Prince Charming and then they marry the guy who’s got a good job and is gonna stick around.”

感覺似是《浮生路》(Revolutionary Road) 的姐妹作,雖然沒有如RR般災難性的結局,不過也逃不過夫妻感情轉淡、最終分手收場的命運。是不是愛情故事的發展永遠像條拋物線,高峰過後總會走下 坡?即使當初如何甜蜜,浪漫卻非時間所能維持。一見鐘情並不等於可以一生一世。”You always hurt the one you love.” 越愛對方,把對方逼得越緊。

“You and me, nobody baby but you and me.” 曾經,宇宙只有你和我。但熱情過後,當初的訂情曲最終只會淪落為愛的輓歌。

(20110223 @ 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