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HKIFF 2011 第一回:23/3/2011 @ UA Taikoo

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2010) / 李紅旗

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2010) / 李紅旗

入場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要去看一套音樂紀錄片,卻不知其實驗性竟如此濃烈,可以說是a piece of sonic art。全片沒有一般紀錄片會出現的訪問片段,拍攝對象(即南京地下搖滾樂隊的P.K. 14)也沒有任何對白,更沒有旁白。觀眾只能從間斷出現的歌曲中聽見主音的歌聲。觀眾藉著歌曲及影像的帶領,跟隨樂隊穿州過省,體驗他們在國內的巡演生活。

有別於傳統紀錄片的敘事及表達方式,導演故意玩弄聲畫錯置,推翻觀眾的期望,要讓觀眾更注意聲音的空間。電影一開始便展示樂隊成員在酒店房間內無所事事的黑白片段,但卻沒有相對的聲軌,聽到的只有一把「死唔斷氣」的聲音在低吟,充滿猜想空間。在這段實驗音樂的intro之後,畫面跳到車子在高速公路行駛的畫面。看不見盡頭的公路似在暗示這是一段沒有盡頭的旅程,背景響起的是由P.K. 14主音楊海崧與妻子孫霞組成的Dear Eloise(親愛的艾洛伊絲)的〈節日〉:「人民都很快樂/在這樣的夜晚/因為這是節日的夜晚/沒有人應該悲傷。」

導演巧妙地利用歌曲帶領觀眾進入P.K. 14的音樂旅程,實驗音樂與搖滾音樂在八十八分鐘內交替進行。播放P.K.14的歌曲時,字幕會顯示歌詞,讓觀眾細閱影像與文字,份外有意思。如〈多麼美妙的夜晚〉:「但你知道在一公里外的某個地方/有些恐懼才剛剛開始」,表達矛盾的心情;〈有些意外發生地太早〉向觀眾預告實驗聲音即將出現:「這些不過是你頭腦中的/頭腦中的一次想像的航行/希望你不會感到意外希望……這只是一場災難的開始」;片名則以〈一些點綴〉中的歌詞而命名:「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還有其他歌曲如〈甜蜜的雨滴〉、〈穿過河堤〉等等,讓我在聽歌的同時思考了很多東西。

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樂隊的現場演出,大概有十多分鐘。(我不知實際時間有多長,只憑感覺猜測。)看到的畫面是樂隊各成員在落力演出時汗流浹背的模樣,背景聲音卻是一把男性嗓音連綿不斷地低嚎,並慢慢混合一些環境聲及動物聲,造成一個感覺迴異的空間。(此時,很多人忍不住離場。)聽覺上當然說不上是享受,所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閱讀主音楊海崧的臉部表情及聲音的components。看著主音楊海崧那完全陷入忘我狀態的模樣,令我更在意聲音的空間。片段中的現場觀眾更是忘我,其中一名女觀眾不斷隨(我們聽不到的)音樂擺動身體、抽搐,讓我不期然將之與片名聯繫起來。

經過一輪聲畫錯置的洗禮後,畫面回歸寧靜的海面,隱約聽到微弱的呼吸聲,觀眾終於可以喘息一會兒。接近尾聲,響起的不再是P.K. 14的音樂,而是Dear Eloise那如夢如幻的shoegaze音樂,洗滌繁囂。

離場時很多人一臉茫然,我臉上卻掛著滿足的笑容。從來覺得看電影不單是看畫面,聲音的想像空間比畫面的感染來得更大。感謝導演及P.K. 14給我一個特別的體驗。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現在還沒有人能夠看見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只有你和我能夠看見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 這瘋狂……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