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1

阿里郎

아리랑 (阿里郎) (2011) / 金基德

아리랑 (阿里郎) (2011) / 金基德

自言患上社交恐懼症、隱居三年的金基德終於帶來新作品。這次他自編自導自演,拿著照相機Mark II,為自己拍下自傳電影。片中的他一人分飾三角,透過鏡頭與自己對話、質問,對電影及人生提出疑問,在觀眾面前作出最誠實的告解。

電影開首將金導退居於山上小屋的生活情況表露無遺。他大部份時間都躲在小屋內的帳篷內。他身穿破舊的衣服,抵著寒冷的天氣,拿著水桶到附近取雪。待雪融化,便用水梳洗、煮食。日復日如是,渡過三年與外界斷絕的生活。

金導在鏡頭面前蒼老了不少,先是道出自己為何不能再拍電影,繼而提及在拍攝《悲夢》(2008)時令女演員意外受傷而陷入自責中,還有其他外在及內在因素令他無法再次執導,選擇隱居。雖然口裡說著無法再拍電影,但其實他的心從未放棄電影。既然「無法拍他人,不如拍自己」,選擇將最真實的自己展示於人前,抒發情緒。

他在鏡頭前毫不掩飾、表露頹態,口中雖說有點難為情,但反而越說越多,將這三年來的心路歷程都說出,比他電影中出現的對白加起來還要多。他更來個自我訪問的環節,用金基德的影子訪問金基德。畫面跳出,第三個金基德在帳幕內冷眼看著電視屏幕中的自己,有時冷笑,有時神色凝重,陷入沉思。

其中令人感觸的一幕是,金導躲在帳幕內翻看自己在《冬去春來》(Spring, Summer, Fall, Winter… and Spring )(2003)的演出。片中他飾演一名為贖罪而自願終生背著石頭上山的和尚,如希臘神話中那受諸神懲罰、須終生不斷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金導看得淚從中來,觀眾也看得心酸。我不禁猜想,在海外屢獲殊榮但本土票房卻慘淡收場的他,是否多年來也無法釋懷?

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一把手槍

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一把手槍

片中較為戲劇化的情節便是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了一把手槍,然後分別到三個地方殺人(過去的自己?)。沒有殺人的細節,只有「嘭」的聲響。最後他回家,將槍口指向自己,在電影裡把自己殺死。

金導曾在電影中說過:「韓國人高興也好、傷心也好,總要唱幾句〈阿里郎〉。」電影就在金導的歌聲,配著一連串他的電影作品海報、個人照,悄然完結。這個結束竟給我一種懷念已故者的感覺,讓我不禁擔心片末的事情真的會在現實中發生。

鬱結雖難解,但盼望電影能令金導重新振作,早日走出陰霾。

Here they come, the Beautiful Ones!

2011.08.11 / Suede Live in Hong Kong @ AsiaWorld-Arena

2011.08.11 / Suede Live in Hong Kong @ AsiaWorld-Arena

這夜,我們是豬、垃圾、美麗的一伙兒!

早在四月已知在2003年解散但於今年重組的Suede會在夏天再次訪港,心情非常興奮。對主音Brett Anderson單拖來港開騷早已習慣,對他的solo興趣不大,還是比較喜歡他在Suede的日子。這次的門票不便宜,但作為成長於九十年代、受著britpop薰陶的孩子,Suede的復出現場是絕不能錯過。

Suede以〈She〉作開場曲,全場觀眾旋即進入亢奮的狀態。隨後Brett演唱無人不曉的〈Trash〉、〈Filmstar〉,每個人都在瘋狂的邊跳邊唱,我被身後洶湧的群眾擠得快要喘不過氣,身上穿著剛買的Suede tee被汗水弄至濕透,也被後面突如其來的啤酒濺到!我也顧不得雙腿抽筋之痛,繼續狂跳!

Suede is going to sing "By The Sea".

Suede is going to sing “By The Sea”.

幸好有慢歌〈By The Sea〉作間場讓觀眾回氣,我也只有在這個時間才可好好拍照。結他手兼鍵琴手的Neil Codling彈出intro優美的鋼琴旋律,Brett幽幽地唱出”it’s by the sea we’ll breed… into the sea we’ll bleed…”,心都快溶掉了。不久,Suede又玩一連串快歌,不給在場人仕任何喘息的機會。

據說Suede在北京、上海的巡演中有七首歌被禁,包括:〈She〉、〈Animal Nitrate〉、〈We Are The Pigs〉、〈Killing Of A Flash Boy〉、〈Can’t Get Enough〉、〈Metal Mickey〉、〈Beautiful Ones〉,大概因為歌詞涉及毒品吧。(真是多餘的自我審查。)但身在香港的我們有福了!Suede把它們全都唱出來!看來Brett叔叔真的很愛香港!(哈)他們也罕有地唱出早期的作品〈To The Birds〉。

一響起〈Everything Will Flow〉的前奏,後面一群人不斷向前推,我也因而被推到更前的位置。大家一起放聲唱”Ah ah ah… and everything will flow”,把我帶到還是初中生的歲月。Brett在台上演唱〈So Young〉時忘我的狀態充份表現出其活潑的一面,仍有青春的魄力,台下的我們也因而充滿力量!安歌前終於讓我等到了我最愛的〈Beautiful Ones〉!拼盡所有力氣高呼”HERE THEY COME, THE BEAUTIFUL ONES!” 只有聽到這首歌我才真正覺得自己看過Suede的現場!

〈Beautiful Ones〉是我第一首接觸Suede的歌,永遠深愛。
“…because you’re beautiful, yeah yeah!”

安歌部份演唱了〈She’s In Fashion〉和〈Saturday Night〉。
“Whatever makes it alright… la la la la la la

友人呀嘈說:「這又令人生又少了一個遺憾。」i can’t agree more!
Thank you Suede!

火熱紅辣椒

2011.08.09 / Red Hot Chili Peppers Live in Hong Kong @ AsiaWorld-Arena

2011.08.09 / Red Hot Chili Peppers Live in Hong Kong @ AsiaWorld-Arena

來自美國加州的搖滾班霸Red Hot Chili Peppers(以下簡稱RHCP)駕到!首度來港開騷便全場爆滿,最貴的門票更是最先售罄!雖然不是RHCP的忠實粉絲,但他們在我的讀書生涯中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回憶,所以這次也算是朝聖之行。選了最便宜的門票,坐位(但不會坐,哈哈),離舞台很遠,但有大電視,未至於甚麼也看不見。

差不多九點才進場,錯過了為RHCP暖場、剛好成軍十年的progressive rock樂隊The Mars Volta。觀眾在等待期間大玩人浪,氣氛不錯。燈光一暗,全場觀眾高呼,紅辣椒要出來了!鼓手Chad Smith甫出場便說:「Yeah, motherfuckers!」貝斯手Flea、主音Anthony Kiedis及新任結他手Josh Klinghoffer也相繼現身。開場曲是〈By The Way〉!一聽前奏便按捺不住,大家邊跳邊sing-along,隨後緊接的有〈Charlie〉、〈Can’t Stop〉、〈Scar Tissue〉等等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Can’t Stop〉可是我的至愛,怪他們太早把它唱出!

RHCP於當晚只玩了兩首新歌,分別是〈The Adventures of Rain Dance Maggie〉和〈Look Around〉(個人比較喜歡後者),其餘時間都以舊曲回饋歌迷。一玩到〈Dani California〉、〈Otherside〉大家又可以sing-along。我特別喜歡他們在演唱〈Throw Away Your Television〉時舞台大螢幕出現的split screens,現場畫面與電視footage交替出現,視覺效果不錯,可惜其餘時間出現的visual effects都很醜。〈Universally Speaking〉也是心水歌之一,以響亮的鼓打出節奏,我整個人不禁隨拍子躍動。唱到經典的〈Californication〉、〈Under The Bridge〉,附近兩名差不多由頭坐到尾的老外也終於有所行動--高舉打火機!另一驚喜部份是敲擊樂手打著非洲鼓與Chad大玩drum jam,正!在玩了多首老歌後,RHCP最終以rap rock song〈Give It Away〉結束這個火紅火熱的夜晚。

超正的drum percussion jam!

其實想聽的都聽到了,不過缺了昔日的結他手John Frusciante,無緣親眼看到他那出神入化的結他功力,少了即興的guitar intro和jam session,相信是不少觀眾的一個小遺憾吧。想重溫還有John的RHCP的話就只能上youtube看了。不過能看到他們已是難得,驚嘆「五張幾都嚟緊」的Flea和Anthony依然活力十足,在台上跳跳紮,全晚講話最多的Flea更突然來個handstand,博得全場掌聲!反而是我到末段有點後勁不繼呢。我老了。(笑)

*按看別人的RHCP Live in HK相冊
*袁智聰唱片箱:Red Hot Chili Peppers | The Mars Volta:火熱紅辣椒火星遊記

東音工

東音工 Eastern Kowloon Music Industry Festival @ Hidden Agenda

東音工 Eastern Kowloon Music Industry Festival @ Hidden Agenda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捍衛。今夏,Hidden Agenda(以下簡稱HA)掀起一連串抗爭行動:六月底發起「Hidden Agenda x 本地音樂界大反擊:一人一信炸爆地政署」;眾人於七一遊行帶同樂器在街上搖滾,高呼「冇工廈.出街玩」。來到七月最後一個週末,HA舉辦一連兩日的音樂會,讓來自多個不約而同在東九龍工廈夾band的音樂單位進行馬拉松式的表演,以音樂保衛香港僅餘的工廈藝術空間。

得友人突然相約,遂即興前往。據友人覆述,第一天有較多metal、hardcore的樂隊,如在本地indie搖滾界非常有名的荔枝王(King Ly Chee)便於當晚演出。友人更謂當晚來看騷的人多得擠到電梯口,逼爆全場。可惜我無緣目擊如此虛冚的畫面,但我卻在第二晚看到警察兩度踩場的景況。(見下圖)

警察踩場,觀眾湧到門口看過究竟。

警察踩場,觀眾湧到門口看過究竟。

KZ @ 東音工

KZ

第二晚的觀眾人數不算太多,但氣氛也不錯,聽到不同類型的音樂,如有風格怪異的G La G La Di Guo、玩metalcore的Protoss,也有一些玩emo/metal的樂隊。而當晚唯一一名非搖滾系、在本地地下Hip Hop界數一數二的rapper KZ,其演出時間可謂全場最短,卻又最能帶動氣氛,在場的觀眾無不起勁地跳。希望下次有機會可以看到他的full live呢。

意色樓

意色樓

最後壓軸的是我期待已久的意色樓(An id Signal)!初次接觸意色樓的音樂要追溯到大學時代,有段時期很喜歡上網蒲myspace,就這樣意外地發現了他們。喜歡主音阿禮故意把廣東詞唱到扭曲模糊的狀態,時而低吟,時而吶喊,為暴烈的post-hardcore音樂增添幾份迷幻感。(聽一下〈剎那快慰〉便會明白,很有早期My Chemical Romance的emo感覺。)

是夜,我看到地下音樂人及樂隊對音樂的熱誠,為自己堅信的理念努力和付出。那份「草根性」比主流樂壇那些濫情歌更能打動我。因為外在條件所限,反而更激起創意。支持本地的獨立音樂、支持HA,讓工廈的live house文化一直伸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