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音工

東音工 Eastern Kowloon Music Industry Festival @ Hidden Agenda

東音工 Eastern Kowloon Music Industry Festival @ Hidden Agenda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捍衛。今夏,Hidden Agenda(以下簡稱HA)掀起一連串抗爭行動:六月底發起「Hidden Agenda x 本地音樂界大反擊:一人一信炸爆地政署」;眾人於七一遊行帶同樂器在街上搖滾,高呼「冇工廈.出街玩」。來到七月最後一個週末,HA舉辦一連兩日的音樂會,讓來自多個不約而同在東九龍工廈夾band的音樂單位進行馬拉松式的表演,以音樂保衛香港僅餘的工廈藝術空間。

得友人突然相約,遂即興前往。據友人覆述,第一天有較多metal、hardcore的樂隊,如在本地indie搖滾界非常有名的荔枝王(King Ly Chee)便於當晚演出。友人更謂當晚來看騷的人多得擠到電梯口,逼爆全場。可惜我無緣目擊如此虛冚的畫面,但我卻在第二晚看到警察兩度踩場的景況。(見下圖)

警察踩場,觀眾湧到門口看過究竟。

警察踩場,觀眾湧到門口看過究竟。

KZ @ 東音工

KZ

第二晚的觀眾人數不算太多,但氣氛也不錯,聽到不同類型的音樂,如有風格怪異的G La G La Di Guo、玩metalcore的Protoss,也有一些玩emo/metal的樂隊。而當晚唯一一名非搖滾系、在本地地下Hip Hop界數一數二的rapper KZ,其演出時間可謂全場最短,卻又最能帶動氣氛,在場的觀眾無不起勁地跳。希望下次有機會可以看到他的full live呢。

意色樓

意色樓

最後壓軸的是我期待已久的意色樓(An id Signal)!初次接觸意色樓的音樂要追溯到大學時代,有段時期很喜歡上網蒲myspace,就這樣意外地發現了他們。喜歡主音阿禮故意把廣東詞唱到扭曲模糊的狀態,時而低吟,時而吶喊,為暴烈的post-hardcore音樂增添幾份迷幻感。(聽一下〈剎那快慰〉便會明白,很有早期My Chemical Romance的emo感覺。)

是夜,我看到地下音樂人及樂隊對音樂的熱誠,為自己堅信的理念努力和付出。那份「草根性」比主流樂壇那些濫情歌更能打動我。因為外在條件所限,反而更激起創意。支持本地的獨立音樂、支持HA,讓工廈的live house文化一直伸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