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郎

아리랑 (阿里郎) (2011) / 金基德

아리랑 (阿里郎) (2011) / 金基德

自言患上社交恐懼症、隱居三年的金基德終於帶來新作品。這次他自編自導自演,拿著照相機Mark II,為自己拍下自傳電影。片中的他一人分飾三角,透過鏡頭與自己對話、質問,對電影及人生提出疑問,在觀眾面前作出最誠實的告解。

電影開首將金導退居於山上小屋的生活情況表露無遺。他大部份時間都躲在小屋內的帳篷內。他身穿破舊的衣服,抵著寒冷的天氣,拿著水桶到附近取雪。待雪融化,便用水梳洗、煮食。日復日如是,渡過三年與外界斷絕的生活。

金導在鏡頭面前蒼老了不少,先是道出自己為何不能再拍電影,繼而提及在拍攝《悲夢》(2008)時令女演員意外受傷而陷入自責中,還有其他外在及內在因素令他無法再次執導,選擇隱居。雖然口裡說著無法再拍電影,但其實他的心從未放棄電影。既然「無法拍他人,不如拍自己」,選擇將最真實的自己展示於人前,抒發情緒。

他在鏡頭前毫不掩飾、表露頹態,口中雖說有點難為情,但反而越說越多,將這三年來的心路歷程都說出,比他電影中出現的對白加起來還要多。他更來個自我訪問的環節,用金基德的影子訪問金基德。畫面跳出,第三個金基德在帳幕內冷眼看著電視屏幕中的自己,有時冷笑,有時神色凝重,陷入沉思。

其中令人感觸的一幕是,金導躲在帳幕內翻看自己在《冬去春來》(Spring, Summer, Fall, Winter… and Spring )(2003)的演出。片中他飾演一名為贖罪而自願終生背著石頭上山的和尚,如希臘神話中那受諸神懲罰、須終生不斷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金導看得淚從中來,觀眾也看得心酸。我不禁猜想,在海外屢獲殊榮但本土票房卻慘淡收場的他,是否多年來也無法釋懷?

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一把手槍

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一把手槍

片中較為戲劇化的情節便是金導運用其機械知識,製作了一把手槍,然後分別到三個地方殺人(過去的自己?)。沒有殺人的細節,只有「嘭」的聲響。最後他回家,將槍口指向自己,在電影裡把自己殺死。

金導曾在電影中說過:「韓國人高興也好、傷心也好,總要唱幾句〈阿里郎〉。」電影就在金導的歌聲,配著一連串他的電影作品海報、個人照,悄然完結。這個結束竟給我一種懷念已故者的感覺,讓我不禁擔心片末的事情真的會在現實中發生。

鬱結雖難解,但盼望電影能令金導重新振作,早日走出陰霾。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