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1

You Say Clocken! We Say Flap! – Part 3

2011.12.11 (Sun) – Day 2

這天大概三點左右到達,剛好看到在Harbour Flap Stage表演的本地indie folk pop組合Noughts and Exes。去年曾在French May看過他們的演出,這次再看他們感覺其表現更淡定,喜歡他們加入不同樂器如小提琴﹑大提琴等,豐富作品的層次,喜歡清新民謠的不妨聽聽〈The Crime〉和〈Surrounded〉。特別喜歡他們玩的〈Lovely Day〉,優美的合聲配以循序漸進的編曲,感受到歌曲的張力,實在不錯。

Laura Palmer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Laura Palmer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Laura Palmer是本地的low-fi/noise pop樂隊,隊中有兩位成員皆是朋友的朋友。第一次看他們的演出,感覺不錯,喜歡歌曲中帶點post-punk的味道,略嫌演出時間太短。

Jing Wong @ Acoustic Stage

Jing Wong @ Acoustic Stage

接著去了Acoustic Stage看本地民謠歌手黃靖(Jing Wong)的演出,有很多人圍觀呢。黃靖以一把結他、一個口琴,背對維港唱著抒情的歌,感覺舒服。(按可看他於當日唱的〈Through The Dark Glass〉。)

Chochukmo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Chochukmo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上個月才看過Chochukmo(簡稱CCM)的Relaunch演出,想不到這麼快又可以再看。CCM現場演出水準之高毋容置疑,絕不會叫人失望,在場看過的友人都不禁愛上他們。這次他們選唱了不少新歌(可按看),最有趣的應該是把經典歌曲〈Kowloon Hong Kong〉的一段副歌”Kowloon, Kowloon Hong Kong…”放進新歌〈Higher Higher〉內。

Nova Heart @ Harbour Flap Stage

Nova Heart @ Harbour Flap Stage

來自北京的馮海寧(Helen Feng)(前Pet Conspiracy成員,現為另一樂隊Free The Birds 的主音)帶來solo project Nova Heart,風格有點像巴西獨立樂團CSS(Cansei de Ser Sexy),玩的是帶點冷艷的electro-pop。Harbour Flap Stage此時亦變作一個大舞池,眾人隨著的士高音樂的節奏起舞。Everybody,  get your groove on!

Chad Valley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Chad Valley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Nova Heart結束後便轉移陣地到The People’s Party Stage,繼續party。這次有來自英國牛津的one-man band電音單位Chad Valley,帶來感覺輕飄飄的chillwave音樂。化身Chad Valley的Hugo Manuel玩了好幾首透心涼的作品如〈Ensoniq Pink〉、〈Now That I’m Real〉、〈Up and Down〉等,讓觀眾chill到日落。橘紅色的天空漸變藍,迎面吹來陣陣冷風,整個意境異常配合chillwave這個名字(台譯為「冷波」)。

The Cribs @ Harbour Flap Stage

The Cribs @ Harbour Flap Stage

回到主場,英國樂隊The Cribs開始演唱。對他們認識有限,歌曲也只是聽過幾首,聽著聽著,我卻想起The Strokes。The Cribs完結後,The People’s Party Stage那邊有French Horn Rebellion,不過沒去看。聽說這次這對兄弟班的演出比在當MGMT暖場時更棒呢。

Santigold @ Harbour Flap Stage

Santigold @ Harbour Flap Stage

終於等到這晚最後一個嘉賓、來自美國費城的Santigold出場。我站在中間約第十行左右,再次體驗群情如何洶湧。大家活像罐頭裡的沙丁魚,擠逼得很,卻依然不斷的向前擠,瘋狂的crowd surfers又準備就緒了。

Santigold的音樂揉合電子、Hip Hop和African drum beats,偶爾帶點reggae風味。造型特別的她更帶同兩位dancers同場表演,獻唱多首作品如〈L.E.S Artiste〉、〈Say Aha〉、〈Lights Out〉、〈You’ll Find A Way〉等等,也帶來她與Yeah Yeah Yeahs的Karen O合作的新歌〈Go〉。一首又一首跳脫的舞曲讓在場每一個人跳得樂不透支、汗流浹背。Santigold安歌了兩次,更邀請台下觀眾上台跳舞,大家都樂透了。

一連兩天的Clockenflap音樂節就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下結束了。身體雖然疲累,但心情還是亢奮,耳內、腦海內不斷重播著聽過、看過的種種片段。曾看過一部名叫《Festivals Britannia》的紀錄片,內容關於英倫音樂節歷史,特別記得其中一位被訪者於片末曾說過:”You can experience the download, but you can’t download the experience, and that’s what the festivals give you. They give you experiences you can’t get anywhere else.” 這話正好總括我這兩天的感受。希望明年能再參加Clockenflap,再次感受音樂節的歡愉與樂趣!

All hail to Clockenflap! See ya next year, flappers! :)

You Say Clocken! We Say Flap! – Part 2

2011.12.10 (Sat) – Day 1

因為當日期待的演出單位都被安排在夜晚,所以白天的時間我都在漫無目的地逛。來到主舞台Harbour Flap Stage,最先看到來自印尼的White Shoes and the Couples Company的演出。他們那種充滿亞熱帶風情的音樂很適合懶洋洋的下午聆聽。

Choi Sai-ho @ Robot Stage

Choi Sai-ho @ Robot Stage

接著在旁邊的Robot Stage看了一點本地VJ蔡世豪(S.T.)的演出。因為場地所限,S.T.這次表演沒有任何visual搭配,純粹獻技,吸引不少電音愛好者圍觀。

Miko Van Chong @ Side Flap

Miko Van Chong @ Side Flap

吃過一些東西後,沿著海濱長廊走啊走,聽到Side Flap傳來節奏強勁的舞池音樂。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我決定躲進Side Flap裡避寒,當時駐場的DJ正好是本地的Miko Van Chong。帳幕內有不少外藉人士,不少人手持啤酒,擺動身體,實行dance to keep warm,氣氛熱鬧。

Zebra & Snake @ Harbour Flap Stage

Zebra & Snake @ Harbour Flap Stage

約黃昏時份,又回到主場,剛好看到來自芬蘭的electro-pop樂隊Zebra & Snake的演出,不過演出已接近尾聲,只看到安歌部份。

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 @ Harbour Flap Stage

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 @ Harbour Flap Stage

晚上七點,終於等到這晚的重點樂隊之一、來自美國的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簡稱TPOBPAH)出場。開始時沒想過群情會如此洶湧,怎料TPOBPAH獻唱不久,身邊的觀眾開始瘋狂躍動,有些更開始crowd surfing!我在人海中被逼得喘不過氣,更被一名外藉crowd surfer壓在身上,名副其實的「被鬼壓」!基本上大部份時間我像被捲進洗衣機內,被撞到天旋地轉,所以也不太記得他們唱了多少,不過好像聽到不少新專輯的歌曲如〈Belong〉、〈Heart In Your Heartbreak〉、〈The Body〉、〈My Terrible Friend〉等,舊曲則有〈Young Adult Fricition〉、〈Come Saturday〉、〈Everything With You〉等。最終我與友人成功在他們安歌之前逃離瘋狂的觀眾群,站到不遠處,靜靜地欣賞他們獻唱〈Contender〉。

Luke Vibert aka Wagon Christ @ Robot Stage

Luke Vibert aka Wagon Christ @ Robot Stage

TPOBPAH結束不久,來自英國的著名電子樂手兼製作人Luke Vibert(aka Wagon Christ)也在旁邊的Robot Stage準備就緒。 因為很少看DJ performance,所以對我來說很新鮮。雖然對Luke Vibert的認識不算太深,認真聽過的就只有他今年推出的專輯《Toomorrow》,但我喜歡聽著電子音樂、身體自然隨著拍子起舞的感覺,如同他其中一首歌的名字一樣,〈I Love Acid〉!

Duck Fight Goose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Duck Fight Goose @ The People’s Party Stage

同一時間,另一邊廂的The People’s Party Stage有來自上海的psychedelic/math rock樂隊Duck Fight Goose,也是本人很想看的其中一隊,所以在Robot Stage逗留了十五分鐘多便趕過去看看「鴨打鵝」。他們玩的是帶點噪音的迷幻搖滾,節奏感一流,讓人蠢蠢欲動。

Bombay Bicycle Club @ Harbour Flap Stage

Bombay Bicycle Club @ Harbour Flap Stage

壓軸登場的是來自英國的年輕樂隊Bombay Bicycle Club(簡稱BBC),也是今年Clockenflap的重點樂隊之一。出過三張專輯的BBC帶來今年的新作如〈Lights Out, Words Gone〉、〈Shuffle〉、個人很喜歡的〈How Can You Swallow So Much Sleep〉,舊曲則有〈Ivy & Gold〉、〈Rinse Me Down〉、〈Dust On The Ground〉等等。同樣來自英國的年輕女歌手Lucy Rose也隨BBC來港,合唱了幾首歌,〈Flaws〉便是其中之一。聽著這些民謠味濃的柔和歌曲,感覺舒服。到了表演中段,BBC的主音Jack Steadman叫觀眾抬頭看看上空,月食剛好在我們的頭頂上進行!Jack在安歌之前更說出自己原來是在香港出生的,所以這次回到出生地表演,可謂別具意義。當BBC唱到我最喜歡的〈Always Like This〉時,大家一起唱著那句catchy的”I’m not whole, I’m not whole oh oh, oh oh you waste it all…”,愉快得希望BBC可以一直唱下去,不要結束。

我在Clockenflap的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但心情依然未能平復,迫不及待想著第二天將會是怎樣熱鬧和令人興奮的景況……

You Say Clocken! We Say Flap! – Part 1

2011.12.10-11 / Clockenflap @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2011.12.10-11 / Clockenflap @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本年度我最喜愛的音樂節非Clockenflap莫屬!

雖然今年本地也有不少音樂活動,但户外音樂節卻寥寥可數。如要算的話,最近期的户外音樂節就只有海洋音樂祭。以往香港也有戶外音樂節,譬如Wild Day Out,但近年演出陣容偏向主流,於我而言已失去趣味。其他因素如場地有限、噪音等也是令本地戶外音樂節無法年年舉辦的原因。其實Clockenflap早於2008年出現,在數碼港舉行,為期只有一天,可惜因為上述問題而於去年停辦。幸而今年Clockenflap捲土重來,更發展為兩日的活動,於十二月的第二個周末在西九文化區舉行。觀眾更可免費入場,熱愛live show的朋友們無不感興奮!

西九龍海濱長廊

西九龍海濱長廊

活動當日氣雖然寒冷,但天公造美,日間時間陽光普照,萬里無雲,抬頭看到的是一片澄藍的天空,放眼更可飽覽維多利亞港的景色。迎著凜烈寒風,看著天色變化,一邊聽著音樂,一邊跳著舞,一邊觀賞日落,頃刻煩惱通通拋諸腦後。而我在Clockenflap的第一晚更有幸親睹月食,整個過程就正正發生在頭頂上,感覺太奇妙了。

印有Clockenflap字樣的入場手帶

印有Clockenflap字樣的入場手帶

觀眾進場後均被獲配一條藍色的手帶。現場提供食物和飲品,當然少不了啤酒!(但贊助的是我不喜歡喝的生力啤)。如要在場內買食物或周邊商品的話,必須先買現金代用券,因為現場是不接受現金付款的。雖然至少要買一百元的現金代用券,但對那些像我一樣打算逗留一整天的觀眾來說,當作入場費的話,其實也算便宜。

我在Clockenflap可謂「由朝玩到晚」,不愁寂寞。現場除了露天舞台外,還設有兒童遊樂區、裝置藝術區、讓藝術家即場塗鴉的Live Art Wall,以及放映多部短片的Film Tent。觀眾不僅能享受音樂,也可感受場內的藝術氛圍。基本上大家可在場內自由活動,眼見不少人在草地上野餐、曬太陽、午睡,非常悠閒。

Kids Area

Kids Area

Live Art Wall

Live Art Wall

Film Tent

Film Tent

一開始都在走馬看花,沿著海濱長廊漫步,邊走邊聽,遇到合意的表演便會駐足欣賞。舞台分區共劃分為五個區域:Acoustic Stage、The People’s Party Stage、Side Flap、Robot Stage和Harbour Flap Stage。觀其名思其義,要去哪個區域都是取決於個人音樂口味。這次音樂節的演出陣容確實有不少令人期待的名字。來自海外的樂團固然是重點,但名單內也不乏內地及本地的獨立音樂單位,是一個認識新樂隊及音樂人的好機會。演出時間表於我來說算是安排得不錯,至少想看的演出單位沒有撞期。(按可看地圖與演出時間表)

總括兩天,本人逗留在The People’s Party Stage和Harbour Flap Stage的時間比較長。演出實況下回再匯報!

LET'S GO DJ!

LET’S GO DJ!

誤鳴不再

2011.12.17 / this is the end of false alarm 但願來世續緣份音樂會 @ Hidden Agenda

2011.12.17 / this is the end of false alarm 但願來世續緣份音樂會 @ Hidden Agenda

成軍十二年的本地獨立樂隊False Alarm要解散啊,嗚嗚。臨別秋波,他們決定以最初的全男班陣容(Kenny、Billy、禮、狐狸、靈),來一次告別演出,取名為《this is the end of false alarm 但願來世續緣份音樂會》,給觀眾最後一次誤鳴的體驗。當晚先後有22 Cats和My Little Airport暖場,他們更一同cover了False Alarm的〈Death of the Day〉,改名為〈Death of FA〉,向False Alarm致敬。

supporting act: My Little Airport + 22 Cats

supporting act: My Little Airport + 22 Cats

對False Alarm(以下簡稱FA)的認識始於2005年,那時他們剛推出第二張專輯《The Time Is Coming》,喜歡他們迷幻的結他噪音,但一直以來卻從未看過他們任何現場演出。因此這個告別音樂會,既是我的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看到的 FA live。

False Alarm

False Alarm

這些年來,FA的陣容也曾經過變動,由最初只有五人的全男班底,演變為四男一女(Winnie、Joe、靈、狐狸、Kenny)的組合,FA的風格也隨團員改動而起了一點變化。在新專輯(同時為最後一張專輯)的《世界真係好撚大同》中加入小提琴與色士風的部份,豐富了搖滾的質感,多了一份成熟味,感覺上確實比上一張專輯「易入口」。

然而,我懷念他們的年少輕狂。所以當他們在音樂會唱出多首經典indie金曲如〈Give Me More〉、〈Biological〉、〈Eat and Sing〉,觀眾都按捺不住要動起來。他們也玩了當年讓我認識FA的〈The Hyper〉和〈Sirvana〉,特別喜歡低音結他手狐狸主理〈Sirvana〉的bass solo!看過FA過去演出的錄像,成員表現之狂野實在令人難忘。當晚也確實一如所料的瘋狂,他們飆著結他,在台上打轉,出盡力氣的呼喊,再加一個令靈連眼鏡都飛脫的stage dive,眾人全都陷入忘我狀態!

節奏急促的搖滾當然讓人亢奮,但我也喜歡當晚FA玩一些帶點shoegaze和後搖味道的慢版搖滾和cover歌,如〈Darkroom〉、〈Even the Greatest Stars〉、〈世界大同歌〉、翻唱本地早期的獨立樂隊Chaos的〈Seasick〉便是其中一首。個人認為此曲的現場版本比收錄於唱片的版本更好。

全晚最令人感動的,莫過於主音之一的靈獨奏達明一派的〈皇后大盜〉,獻給一路以來與他並肩作戰的隊友。靈在演唱期間更投入得流下男兒淚。眾人也逐一發表感謝宣言,感謝一直以來支持他們的家人朋友和觀眾。就這樣,FA在一片歡呼聲中告別了。我被誤鳴弄到耳鳴,但還是依依不捨,希望是此告別不過是一場false alarm。但願不用等到來世才能續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