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2

Ghost World

Ghost World (2001) / Terry Zwigoff

Ghost World (2001) / Terry Zwigoff

終於「的」起心肝看這套電影,一看便愛上,誰叫以freaks and geeks為主題的電影從來都是我那杯茶!電影改編自美國漫畫家Daniel Clowes的作品《Ghost World》(其實Daniel Clowes也兼任編劇),看過漫畫後會發現電影情節與原著有些不同,但同樣惹笑,主角Enid依然是那個嘴巴不饒人的prep school art bitch。(哈)

Daniel Clowes筆下的拍攝情況

Daniel Clowes筆下的拍攝情況

港譯片名《黐孖妹》,但片中最「黐線」的大概只有Enid。古靈精怪的她充滿鬼主意,會把頭髮突然染成綠色扮punk rocker、幻想快餐店內一對夫婦是Satanists、玩跟蹤、玩電話……。好姊妹Rebecca總陪伴在側,配合她的計劃。二人形影不離,但卻因畢業後面對前途的選擇而產生一點距離。沒有如Rebecca一樣踏上普通上班族的道路,不甘平凡的Enid在一輪搗蛋、錯摸後選擇登上終點站不明的巴士,告別年少輕狂的歲月,開展未知的旅程。

那喜歡收藏黑膠唱片的孤僻中年男Seymour在漫畫中出場不多,但在電影版卻成了主角之一,故事更圍繞他與女主角Enid來發展,描寫他們之間那曖昧卻惹趣的友誼,情節比漫畫來得豐富。牙尖嘴利的Enid總說出抵死卻非常到位的對白,實在太喜歡她了!當然Thora Birch的演繹也應記一功。

我喜歡的其中一幕。Enid在斗室聽著Seymour向她推薦的黑膠唱片--Skip James的〈Devil Got My Woman〉,被藍調音樂的沉鬱深深吸引。我也一樣。

(20120107 @ home)

末日憂鬱

Melancholia (2011) / Lars von Trier

Melancholia (2011) / Lars von Trier

Justine: “I’m trudging through this gray woolly yarn, it’s clinging to my legs, it’s really heavy to drag along.”

鬱星降臨,末日將至。當現世的壓力已近頂點,人們的情緒快陷入崩潰邊緣,末日或者是脫離痛苦的救贖。但對現世有所留戀、對未來抱有希望的人而言,面對末日降臨帶來的不安與焦慮,可能比患有憂鬱症的病人來得更歇斯底里。

電影開首,一幕幕末日的畫面以慢鏡呈現:死鳥從天空墜落、書中內頁的圖畫正在燃燒、紅色的鬱星逐漸接近地球、黑馬倒地、飛蛾在空中亂飛、雷電貫穿五指……中間穿插一些如夢如幻的超現實畫面:穿著婚紗的金髮女子被灰色毛線纏著雙腳不能前行(暗示現實的她被工作或家庭壓力困擾而導致裹足不前?);後來她更像莎士比亞筆下的四大悲劇之一《哈姆雷特》中的角色Ophelia一樣,從高處往湖面墮下(暗示現實中的她選擇結婚是自毀的道路?或是婚姻像一潭死水般會將她淹沒?)這些唯美的畫面將故事的發展與結局呈現於觀眾眼前,配上華格納的音樂,充滿古典味。

Kirsten Dunst as Justine; Charlotte Gainsbourg as Claire

Kirsten Dunst as Justine; Charlotte Gainsbourg as Claire

故事以兩部份敘述,前半段以妹妹Justine的婚宴為主,後半段則描寫以姐姐Claire把患病的Justine接回家中後的情況。性格迴異的姊妹,二人面對鬱星降臨前後均有不同反應,且反差甚大。特別是面對鬱星即將接近時,妹妹Justine的異常冷靜對比姐姐Claire失去理性的舉動更為明顯。於我看來,片中兩個部份似在訴說兩種不同的情緒病狀態:depression和anxiety。有些分析說,大抵是因為患有抑鬱症的Justine每天都要面對情緒來襲,因而有足夠的末日預演,所以更能面對真正的末日。反之育有一子的Claire,仍相信地球某處或有其他生命生存的可能,她擔心孩子的將來因而變得更焦慮,後來面對無法改變的毀滅命運時更絕望得手足無措,慌忙抱著兒子往外奔跑……

除了人物性格上的鮮明對比,各式各樣的對比也在細節中表達出來:前半部的華麗婚宴對比後半部人去樓空的凋零大宅;精確的觀星儀器對比鐵線圈,結果卻是後者令主角確定鬱星與地球的距離;人物在月光及鬱星照射下,右邊一排東歪西斜的樹對比左邊一排整齊的樹。畫面構圖也富有閱讀性,例如:鬱星接近地球時在空中形成如月亮一樣大小的球狀物體,天空像出現兩個月亮,讓我想起了村上春樹的《1Q84》中兩個月亮出現的情節。

另,片中運用了不少對文藝作品的參考,如身穿婚紗的Justine倒臥在湖面的畫面便參考了前拉斐爾派畫家John Everett Millais的作品《Ophelia》。Justine在婚宴期間躲進圖書閣時翻閱的便是一系列藝術書藉,把放在架上那些形式主義的點線畫作全部換上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以撫平情緒。

"The Earth is evil, we don't need to grieve for it."

“The Earth is evil, we don’t need to grieve for it.”

雖然全片除了序幕如前作《Antichrist》一樣以慢鏡作引子,其餘都是以hand-held拍攝,看得我目光眩暈,一肚子鬱悶。雖然不好此類拍攝手法,但在末日年看末日,令我不得不思考,假如末日將臨,我又會如何反應。還是姊妹的母親Gaby比較看透世情,說出一句不論套在婚姻還是人生上都非常合適的金石良言。 既然生命苦短,末日不遠,不如活在當下。

“Enjoy it while it lasts.”

*按看導演專訪(出自《電影手冊》)

(20120109 @ BC)

摩登小孩的繽紛世界

2012.01.14 / Modern Children "Come Come Come Sun" Live 2012 @ Hang Out 蒲吧

2012.01.14 / Modern Children “Come Come Come Sun” Live 2012 @ Hang Out 蒲吧

終於開始本年的第一gig!這次看來自本地的獨立樂隊Modern Children。樂隊早期成員全是男生,分別是Kenneth、Chih、Tony、Jimmy、Lung Wei、S.T.(蔡世豪)。及後S.T.離隊,新成員Winnie(同時也是Noughts and Exes和False Alarm的成員之一)加入。他們玩的音樂非常多樣化,帶點小清新,但也有後搖的冷峻。成軍五年,Modern Children(簡稱MC)終於發表首張專輯,並在西灣河蒲吧舉行一場音樂會暨新碟發佈會。

MC率先帶來專輯中的第一首歌〈First Song〉,以清新的後搖音樂作為引子。接著有生氣勃勃的〈Spirit Bird〉,彩色紙碎突然從台邊的吹風機噴出,營造紙碎滿場飛的美麗畫面,感覺似是出席嘉年華會,充滿歡樂氣氛。而歌曲中運用的synth和「喔喔噢喔喔噢」的歌唱部份不知怎的讓我想起了Chochukmo。

演奏〈Star Train〉時飄著肥皂泡,很美。

演奏〈Star Train〉時飄著肥皂泡,很美。

Star Train〉的二胡拉奏配以鋼琴及玩具樂器rainbow bells打出的音樂,帶點淒美。演奏時上空更吹來一堆肥皂泡,讓人不禁抬頭凝視。泡泡在半空飄浮,時間頃刻好像變慢了。及後MC演奏其他作品如〈Home〉、〈Time to Go〉時,則把觀眾從沉澱的思緒深處拉出來。而〈Somewhere Else〉將經典卡通歌〈我係小忌廉〉的旋律融入歌曲當中,以小提琴奏出,像時光倒流一樣,把觀眾帶回孩童時代。

MC的成員個個才華洋溢,懂得多種樂器。除鼓手是固定外,其他樂隊成員在演出期間會不時更換崗位。到音樂會中段,隊中主音Kenneth和Winnie各自來個solo,分別用結他演奏acoustic作品〈Gong Gong〉和〈The Special One Above〉,獻給已不在人世的外祖母及友人。兩人亦合奏了一首新歌〈Peter & Mary〉,男女和聲感覺舒服。MC也演奏了一首沒有收錄在新專輯的滄海遺珠,向目前專注發展電子音樂的前成員S.T.致敬。那是一首後搖作品,由S.T.作曲。而安歌前的〈Italy Song〉,末段同樣營造後搖的氛圍。

special guest: the pancakes

special guest: the pancakes

當晚還請來特別嘉賓、本地獨立音樂女唱作人the pancakes(aka Dejay)同台演出。Dejay 這個既古怪又可愛的女生,不時說出令人發笑的話。她率真地問觀眾:「其實你地會唔會我啲碟?」原來因為在音樂會開始前,她站在售賣唱片的入口處舉著牌子時無人理會。Dejay也說起自己與MC的淵緣,笑說看見MC得到如「港版」少女時代的成就感到很安慰(哈哈)。他們更一起合奏了三首歌:〈不知不覺〉、〈阿X〉及〈sometimes i just can’t remember all the things we did together〉。(很喜歡這首!)

背景顯示"Mongolia"副歌部份的粵語發音

背景顯示”Mongolia”副歌部份的粵語發音

來到安歌部份,MC演奏首本名曲〈Mongolia〉,全場一起跟著螢幕顯示的歌詞唱著「na na na na」,很high!而演唱新歌〈Dance With Me〉時,這個室內籃球場頓時變了一個歡樂舞池。除了彩色紙碎橫飛,還有彩色氣球!不禁令我想起了早年前看過的Coldplay(演唱〈Yellow〉時會放出黃色大汽球)以及我錯過的The Flaming Lips(同樣是彩色氣球!)。觀眾忙著拍照,也忙著拋氣球,非常喜歡這樣的互動!大家都好像變了小孩子一樣!而在最後的encore song,MC全員更戴上動物頭套,挑皮地唱出〈Tree of Life〉。

在室內籃球場上拋彩色氣球!

在室內籃球場上拋彩色氣球!

安歌!來吧,一起跳舞!

安歌!來吧,一起跳舞!

感謝摩登小孩帶給我一個色彩繽紛的愉快晚上!

龍紋身的女孩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2011) / David Fincher

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 (2011) / David Fincher

從未看過《龍紋身的女孩》的原著或瑞典版電影,所以無從比較。片中的懸疑和推理原素不錯,但不知是否徹頭徹尾忠於原著。角色設定不多說了,女主角的goth-punk女黑客造型帶點病態美,而她搭上甩不開占士邦形象的男記者也是意料之內的發展。然而,全片最令我感興趣的是剪接。它縮短故事的時空,將千絲萬縷的人物關係慢慢拆解,以平衡而不累贅的方式交代兩位主角相遇前的遭遇,一些驚心的折磨及施虐場面也因而變得沒那麼恐佈,整套電影看起來完全不覺得有158分鐘之久。

Rooney Mara as Lisbeth Salander; Daniel Craig as Mikael Blomkvist

Rooney Mara as Lisbeth Salander; Daniel Craig as Mikael Blomkvist

特別喜歡電影的opening sequence,一連串的蒙太奇帶來視覺上的刺激。畫面出現像《未來戰士續集》(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 中液態金屬再造人般的男女主角,也有噴火的龍,電線穿插鍵盤,穿插一些超現實的暴力畫面,在短短的兩分半鐘內塑造片中主角的過去、將來(或是幻想?),具像化地呈現兩者間的交纏。音樂則是由Yeah Yeah Yeahs的Karen O翻唱Led Zeppelin的〈Immigrant Song〉,與畫面非常配合。順帶一說,配樂再次找來《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 的幕後班底Trent Reznor and Atticus Ross泡製出色的techno音樂,把片中那懸疑緊張的氣氛推進了不少。

老實說,看畢此片令我有翻看「千禧年三部曲」的衝動啊。

(20120108 @ The One)

吾棲之膚

The Skin I Live In (La piel que habito) (2011) / Pedro Almodóvar

The Skin I Live In (La piel que habito) (2011) / Pedro Almodóvar

若果一覺醒來,發現性別突然逆轉,由男身變為女身,身心到底要承受怎樣的變化?電影中的主人翁、一名喪失妻女的整容醫生因為復仇而向復仇對象進行變性手術,將其徹底的改頭換面,強迫他感受失去至親那種切膚之痛。整容醫生甚至把對亡妻的依戀投射在這個陌生人身上,以慰藉多年孤寂。

整容醫生在經歷的家庭巨變後採取如此災難性的復仇,由受害者變成施虐者,看似理所當然。但被強行改頭換面的施虐者變成受害者的心態又怎樣呢?由「他」變成「她」,由屢次自殺失敗到行屍走肉般過著被監視的生活,「她」想逃走的心仍沒改變,但直至從醫生母親口中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她」看似軟化了,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樣開始同情醫生,甚至接受這個身份,願意從此與他雙宿雙棲。

"I breathe. I breathe. I breathe. I know I breathe."

"I breathe. I breathe. I breathe. I know I breathe."

但身體終究是個軀殼,即使身上披著的皮囊如何華麗,也終究是個皮囊。「她」始終不是「她」,靈魂終究因為「他」而甦醒。「她」每天反覆練習瑜伽,在牆壁上反覆書寫,提醒自己還在活著。「他」還在活著。

皮膚不過是一層薄膜,包著同樣敏感而脆弱的靈魂。即使外表怎樣改造,最真實的自己始終難以改變。此片或者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艾慕杜華作品,但我卻相信只有他才能把這類敏感的電影題材處理得不會令人覺得俗套或卻步。

(20120107 @ AMC)

Hidden Agenda 搬遷救亡音樂會

Hidden Agenda 搬遷救亡音樂會

Hidden Agenda 搬遷救亡音樂會

由上半年收到地政署來信開始,面對逼遷仍堅持運作的Hidden Agenda(簡稱HA),現址業主在政府壓力底下終與HA解除合約,眾人唯有在原區另覓地方,但在活化工廈政策影響下,新址的租金比現址昂貴,資金緊拙的HA唯有舉辦四場音樂會籌募搬運經費。(按可看音樂會詳情)

當晚參與演出的樂隊

當晚參與演出的樂隊

Chochukmo

Chochukmo

去了31號晚那場,當晚抵達時Chochukmo已在表演中。這次他們來個unplugged version,同樣吸引。玩post-rock的Life Was All Silence和More Reverb同樣是我杯茶,特別是後者,第一次看他們的現場演出,已被他們強勁的後搖音牆懾住。

意色樓

意色樓

看意色樓的演出是不能言喻的。迷離的音樂、模糊不清的唱腔、忘我的表演者與觀眾,有甚麼比在除夕夜一邊看show一同在音樂中倒數迎接末日年來得痛快?

See you later, Hidden Agenda!

See you later, Hidden 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