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死

HKIFF 2012 第四回:25/3/2012 @ UA iSQUARE

Play (2011) / Ruben Östlund

Play (2011) / Ruben Östlund

因為一部手機,三名富小孩誤墮五名黑人少年的圈套,被逼跟他們玩「遊戲」。電影開首以小孩們的對話作引子,鏡頭在商場內搜索,由遠至近不斷推進,尋找到目標。鏡頭一轉,另一邊廂出現、同樣監視小孩們的青年騙徒。他們先向受害者搭訕,繼而緊緊跟隨。一心只想取回手機的富小孩,唯有無奈地聽從黑人青年,隨他們來到杳無人煙的荒地。黑人青年突然提議玩一個遊戲,眾人不但需要押下手機,連身上的衣褲鞋物也需交出作為賭注。騙徒在行騙成功後大快朵頤,可憐三名富小孩最後身無分文,最終只能徒步回家,及成為地鐵職員口中搭霸王車的壞孩子。

受害者被行騙者帶到郊外玩「遊戲」

受害者被行騙者帶到郊外玩「遊戲」

導演搜集多宗手機騙案的新聞,來個真人真事改編,把行騙者的詭計於電影中一一呈現,卻不包含個人批判態度。全片運用大量長鏡頭和定鏡,構圖簡潔,鏡頭冷靜,帶點Michael Haneke作品的影子,特別是電車車廂內一幕:黑人小孩戲弄戴著耳機聽歌的瑞典男人,讓我不其然聯想到Michael Haneke的《巴黎怨曲》(Code Unknown: Incomplete Tales of Several Journeys) (2000) 其中一幕地鐵車廂內發生類同的種族衝突。(按看)而另一難忘的場口是,片中一段黑人青年們被一班突然闖入車廂、滿腔憤怒的成年人教訓。片中鏡頭的位置讓我完全感受到作為觀察者那種被動且無能為力的感覺。

這宗手機騙案情節雖簡單,卻帶出了潛藏的社會問題和種族問題。黑人在當地被作為外來的移民,生活條件並不優越,因此產生片中的這些為生活鋌而走險的年輕賊人。片末將焦點放在其中一個行騙黑人青年,揭露他的家庭背景,及他被受騙者的家長質問的糾纏局面。旁觀的瑞典市民以為黑人少年被成年白人欺負,卻不知箇中因由。此外,群體行動對個人影響也是導演探討的命題。不論是集體行騙還是集體反抗,都可從片中兩幫少年中看到。當中也有青年中途變節的插曲,為這趟「遊戲」旅程帶來不少起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