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2

世界盡頭的某個角落

前往水鄉中

前往水鄉中

告別吳哥窟後,我們順應tuk-tuk司機的建議,前往當地一個傳統的水上村落看日落。沿途經過一些貧困村莊,有不少鐵皮屋、高腳屋,基本上沒遮沒掩,只用茅草編織而成的門簾作遮掩,非常簡樸。沿途也看見不少身穿校服的小孩在路上,有的騎著自行車,有的赤腳走路,應該是剛放學吧。

一群牛在馬路上行走

一群牛在馬路上行走

途經河岸居民所住的高腳屋

途經河岸居民所住的高腳屋

剛放學的孩子

剛放學的孩子

司機把我們載到村落的盡頭,那兒非常荒蕪,人跡罕至,沙塵滾滾,只看到幾座仍在興建的建築,相信在不久將來出現的會是一座又一座的旅館。司機說,如果想看日落的話,可付美金十元正乘船到洞里薩湖(Tonle Sap Lake)中央,但我們還是婉拒了,結果在那片荒蕪的土地流連。雖說人跡罕至,但也竟看到一班當地人在打排球。

荒蕪的建築地盤

荒蕪的建築地盤

一班當地人在打排球

一班當地人在打排球

放眼看過去是一條長長的地平線,分隔天與地,時間也彷彿被它無限拉長。在這片龜裂的土地上,我們看不到盡頭。如果說這裡是世界的盡頭也並無不可。離開這裡,要重回的話,不知要待何年何月呢?

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感激我們在世界的盡頭相遇了,親愛的迷路團團友。:)

Advertisements

午遊吳哥

聖劍寺院 (Preah Khan) 入口

聖劍寺院 (Preah Khan) 入口

在柬埔寨第三天,大家不用早起看日出,可以睡到中午才起床。先到附近酒店的cafe吃個豐富的brunch,然後起程到吳哥窟,繼續看吳哥遺跡。我們首先來到聖劍寺院(Preah Khan),入口可見左右各有一座手持聖劍的雕像。聖劍寺院可說是一個吳哥城內的小城市,建築物分佈清楚。遊客進入後需要穿過二十道門框才能到達寺院中央。寺廟內安放了不同的神像,除了佛像,也有印度教的神像,可見當時兩個宗教於當時社會同樣奉行。

前往寺院中心前穿過的迴廊內部

前往寺院中心前穿過的迴廊內部

「不准攀爬」

「不准攀爬」

在吳哥窟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爬石。我們停在寺廟之間的窄巷,爬過一堆亂石,從二樓的高度看過去,更能看清楚建築物的外觀。寺廟的頂部、牆身精緻的雕刻,與塌下千年的石堆,形成矛盾的對比。

寺廟之間的窄巷

寺廟之間的窄巷

建築倒塌後的石堆和完好的寺廟

建築倒塌後的石堆和完好的寺廟

一半崩塌、一半完好的牆

一半崩塌、一半完好的牆

寺院中的寺廟群

寺院中的寺廟群

東側有一座兩層高的建築,與旁邊的破爛的寺廟相比,相對保存得較好,有可能是存放聖劍的地方。在它前面有個用紅磗建成的高台(可看以下照片的右邊),高台梯階兩側亦可見石獅像。現在長草的地方,從前都是水池來的。

東側一座外觀較完整的石造建築

東側一座外觀較完整的石造建築

關於以上這張照片,我是爬到其中一座寺廟的頂部再拍過去的。攀爬時必須小心翼翼,爬的時候都不太敢往下看,生怕會掉下去。坐在石門之上看過去確是另一番風味。四周恬靜,偶爾吹來微風,真舒服。

涅槃寺 (Neak Pean)

涅槃寺 (Neak Pean)

離開聖劍寺院,我們來到涅槃寺(Neak Pean),據說這是當時的平民醫院之一。涅槃寺的中心有個正方型的水池,池中央則有一座島廟,坐落於由形狀似兩條大蛇互相纏繞而成的圓形平台上。中央水池旁邊還有四座小水池,東、南、西、北四個出水口分別有四種動物面貌(人、獅、馬、象),分別代表人體的四元:土、火、風、水。

在涅槃寺池邊努力作畫的當地男子

在涅槃寺池邊努力作畫的當地男子

東美蓬 (East Mebon)

東美蓬 (East Mebon)

東美蓬(East Mebon)是當時吳哥王朝一個大型的儲水池上的寺廟,現在儲水池的位置都成了草地。整個東美蓬寺建築群共三層,頭兩層的四角均可見由砂岩石雕成的大象。寺廟就坐落於第三層,保存得尚算良好,以紅磚建成的牆身佈滿許多小洞,據說是當時建築工人為了固定灰泥而造成的。

東美蓬中其中一座寺廟的外觀

東美蓬中其中一座寺廟的外觀

以砂岩石雕成的大象

以砂岩石雕成的大象

這兩天來在吳哥窟走了不少路、爬了不少石、看過形形式式、各種各樣的寺廟。古代高棉人的建築智慧與對宗教的虔誠流傳至今,縱然是失落的王朝,卻依然令現代人驚嘆。置身於這樣龐大的古蹟中,更覺自己的渺小。然而,令人難忘的不僅是這些莊嚴宏偉的建築,還有生活在當地的柬埔寨人。

不時見到當地小孩在景點附近出沒

不時見到當地小孩在景點附近出沒

向遊客兜售明信片的小孩

向遊客兜售明信片的小孩

由於當地政局不穩,貪污問題嚴重,加上早年戰禍,以致當地不少居民至今仍然生活在貧窮線之下,不少小孩沒有上學的機會,被逼出來「工作」幫補家計。在各個古蹟的出入口不難看見當地小孩向遊客兜售紀念品的情況,有的賣明信片、手造樂器、手工藝品等等。他們赤著腳,踏著泥路,不時高聲喊著:「One dollar!」。這些小孩通曉多國語言,看見我們是亞洲人就會伸手,用國語對我們說:「給我糖果。」

"One-Dollar" 小妹妹

“One-Dollar” 小妹妹

這位小妹妹是我在其中一個古蹟遇到的,對她印象特別深刻。她的年紀很小,估計只有四、五歲,除了「One dollar」這句話外,其他都不會講。她臉上總掛著天真的笑容,很可愛。雖然我們不斷拒絕買她手持的紀念品,但她還是笑臉迎人的跟在我們後面。我親眼看到她在垃圾桶裡找一罐遊客喝剩的可樂來喝,心裡有點難過。我能做的就只有送她一顆糖果,跟她玩玩捉迷藏,逗她開心。

活在第三世界的小孩雖然沒有物質的享受,但看著他們一臉難能可貴的純真,似乎不是金錢所能買到。現在的城市人如我們往往把生活所得視為理所當然,甚至濫用所得造成浪費,卻沒想過在世界的某些角落仍有不少人得不到溫飽,連求學、以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也沒有。

這一趟吳哥古蹟遊不僅開闊我們的眼光,同時給予我們反思生活的機會。

日安吳哥

Bonjour, Angkor Wat!

Bonjour, Angkor Wat!

在柬埔寨的第二天,清晨四點多便起床,天還未亮。睡眼惺忪的我們帶著旅舍為我們準備的早餐,乘坐包車tuk-tuk,往吳哥窟出發了。司機在無人的街道風馳電掣,迎面吹來陣陣涼風,感覺真爽。約清晨五點多,天色漸亮,我們離吳哥窟越來越近,太陽也快出來了。

乘坐tuk-tuk前往吳哥窟中

乘坐tuk-tuk前往吳哥窟中

進入吳哥遺蹟前需先買入場門票。門票分為一日、三日及七日。選了三日票(雖然最終只遊了兩天),因為一天是不可能看得完裡面的古蹟。因為到達各大古蹟出入口時會有工作人員驗票,所以兩天來都必須把票帶在身邊,票都被我弄得皺了。

吳哥窟門票

吳哥窟門票

天快亮了,我們趕快渡過護城河上的橋,在門樓附近找個好位置,一邊吃早餐一邊看日出。到達時已聚集很多來看日出的遊客,挺熱鬧。雖然最終看不到太陽從吳哥寺後慢慢昇起的一幕,但總算看到日出的天空。微藍的天空被塗了一層薄薄的胭脂,真美。

石獅旁的小狗還未睡醒 :p

石獅旁的小狗還未睡醒 :p

白馬

白馬

走在引道上,離吳哥廟越來越近。越靠近寺廟,越能感受建築群的宏大,驚嘆當時的人到底如何建造這些寺廟的。寺廟範圍出現的每座建築物各具特色,迴廊、窗戶、牆壁上等等均有精緻的雕刻。身在吳哥廟範圍,感覺似是穿越時空,走進失落的文明世界,不禁幻想生活在古代高棉王國會是怎樣。

牆上精緻的雕刻

牆上精緻的雕刻

阿卜娑羅雕刻

阿卜娑羅雕刻

寺內有不少女神像雕刻

寺內有不少女神像雕刻

寺廟山其中一座塔,樓梯非常傾斜。

寺廟山其中一座塔,樓梯非常傾斜。

寺廟山外觀

寺廟山外觀

據說《花樣年華》中梁朝偉對著說秘密的那道牆那個洞就在吳哥寺內,但始終找不到,有丁點兒遺憾吧。我們離開「小吳哥」,來到「大吳哥」,即吳哥城,是當時高棉帝國的王城,面積規模相當之大。我們從南門進入,入口外列著一排天神像,有些雕像都給當時搶掠的盜賊破壞了。門口上方是微笑的四面佛,我們穿過南門後,從側面的小路走上去,三名迷路團團友不畏高不畏危險地爬到四面佛面前,與之合照。(其實遊客是禁止在門口攀爬的,不要學啊~)

南門外的天神像

南門外的天神像

微笑的四面佛

微笑的四面佛

巴戎寺 (Bayon) 石群

巴戎寺 (Bayon) 石群

巴戎寺(Bayon)是吳哥城的中心,以砂石建成的寺廟融合佛教與印度教元素,到處可見微笑的四面佛和阿卜娑羅雕像。近看便知道佛像是由巨大的方型石塊有規律地堆砌而成,佛像輪廓清晰且雕刻細緻,對當時設計和建造寺廟的高棉人實在深感佩服。

巴本寺 (Baphuon)

巴本寺 (Baphuon)

空中宮殿 (Phimeanakas)

空中宮殿 (Phimeanakas)

登上宮殿中層前先要爬過一條長長的樓梯

登上宮殿中層前先要爬過一條長長的樓梯

外型有點像金字塔的空中宮殿(Phimeanakas)以紅土岩石建成,是古皇宮的其中一部份,也是保存的比較好的部份。爬過長長的樓梯,便能到達宮殿中層。我和兩名團友也攀過陡峭的石級,來到塔的頂部,居高臨下,看下去是不同的風光。宮殿中除了不少方形迴廊外,原來頂部安放一座佛像,可供人燒香參拜。沒有宗教信仰的我,對於神靈還是不要亂碰好了。

塔普倫 (Ta Prohm)

塔普倫 (Ta Prohm)

塔普倫(Ta Prohm)是《盜墓者羅拉》其中一個取景的地方。和之前遊過的寺廟不同,這裡被重重樹木包圍。巨型的樹根盤纏著整個古寺,形成「寺中有樹,樹中有寺」的現象,感覺很神祕。

古寺入口上方的浮雕

古寺入口上方的浮雕

像巨型人參的樹根

像巨型人參的樹根

塔普倫古寺外觀

塔普倫古寺外觀

就這樣在吳哥窟內游走了一天,穿越在石群和樹林間,時間好像被拉長。爬了不少石、走過不少路,大家都覺得累了。明天繼續再遊遺跡……

迷失柬埔寨

去年六月初,去了一趟柬埔寨與泰國。事隔一年,終於捨得動手記下旅程的點滴。

這次泰柬之旅算是即興之旅。起初,這不過是朋友間茶餘飯後、隨便說說的話題而已,然而在飯聚後一、兩星期卻真的實行起來。出發前夕大家還在各忙各的工作,如我在出發前一晚我還忙著那讓人吐血的freelance,嘈更把工作的稿件帶上飛機審閱!(很勤力啊~)幸好迷路團有團長Hei伯和小甘事前打點好一切,團友們可以安心出發了。(笑)

我們一行五人,早機出發,先抵泰國,再登上事先訂了的六人van,經陸路由機場開往泰柬邊境,車程約三至三個半小時。車子離開城市,漸漸駛進郊區,望出車外都是一片綠油油的景色。中途因為車子要到加油站加油才有機會下車鬆一鬆,之後大部份時間都在車上睡啊睡,期間也有軍人要求停車以便檢查我們的護照。

前往邊境路上的風光

前往邊境路上的風光

司機突然停車,我以為我們已到達,但眼前的只有一間簡陋的小店,看來是個讓人歇息的的地方。起初以為是司機要中途換車,或是換司機,但又好像不是。未幾,小店的負責人走出來招呼我們,知道我們要去柬國邊境後,叫我們寫下名字和護照號碼,說是登記,但我們卻不知為甚麼而登記。猶豫了一會,我們還是填下那些資料。及後該名負責人便指向邊境方向,說只需要五分鐘就能到達,示意我們走路前往。就這樣,我們在猛烈的太陽底下,拖著行李,在杳無人煙、只有沙塵的公路徒步行了約十至十五分鐘(而不是他說的五分鐘!)。頃刻,我有種置身在一部公路電影中的感覺。(笑)

終於,我們到達柬國邊境,辦理落地簽證,需要USD$20,約港幣$160,但再附加些少tips(忘記數目多少了)。辦理簽證和過關的地方都比較簡陋,沒有冷氣。感覺在那兒工作的人很悠閒,簽證的地方甚至在播放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辦好簽證、過關後,我們又再乘車,是旅舍那邊替我們安排的。司機等了我們足足三個多小時,卻沒有怨言,臉上總是掛著親切可恭的笑容。駛往暹粒(Siem Reap)同樣需要三小時的車程,沿途又是藍天白雲及一片綠油油,看看風景聊聊天,大家不知不覺又睡著了。

由柬國邊境駛往暹粒 (Siem Reap)

由柬國邊境駛往暹粒 (Siem Reap)

抵達旅舍時已是傍晚,一路上都沒怎麼吃過東西的我們,肚子餓得很。放下行李後,我們迫不及待要出去找東西吃。從旅舍步行約十分鐘可到達夜市,附近一帶有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食肆及街邊檔,也有像香港蘭桂坊一樣的酒吧街。在吳哥夜市(Angkor Night Market)隨意地逛了一圈後,我們便到酒吧街附近的一間名叫Le Tigre de Papier的餐廳吃晚飯。餐廳主理意大利菜,也有柬埔寨菜、越南菜等多種菜式,味道還不錯。

攝於Le Tigre de Papier餐廳內,坐的位置正正面向吧檯。

攝於Le Tigre de Papier餐廳內,坐的位置正正面向吧檯。

吃飽後我們便去逛夜市。那兒共有三個夜市,包括吳哥夜市、Noon Night Market,及規模較小的鐵皮市集Crocodile Night Bazaar。市集大多售賣手工藝品、木雕、仿古佛像、布匹等等,入夜後燈火通明,人流更多,挺熱鬧的。

夜市其中之一 Noon Night Market

夜市其中之一 Noon Night Market

吳哥夜市內有不少售賣木雕佛像的攤檔

吳哥夜市內有不少售賣木雕佛像的攤檔

織布機與格仔布

織布機與格仔布

酒吧街

酒吧街

街上都是形形式式的餐廳酒吧

街上都是形形式式的餐廳酒吧

作為遊客,自然要到酒吧街一趟。在暹粒的第一晚,我們去了一間叫The Red Piano的酒吧喝酒。據旅遊書所說,Angelina Jolie在拍攝《盜墓者羅拉》期間經常光顧,酒吧內其中一款雞尾酒更命名為Tomb Raider。牆上亦貼有不少她的照片及親筆簽名,不過吸引我目光的卻是那道以Pink Floyd的經典唱片封面作裝飾的牆壁。

牆上的亮點(噢,團長露面了)

牆上的亮點(噢,團長露面了)

摸過酒杯底後,我們便回去旅舍,結束第一天的行程。這夜要早點休息,因為翌日我們要去吳哥窟看日出啦!(待續……)

紅海人。藍海戰

2012.06.03 / 《紅海人。藍海戰》

2012.06.03 / 《紅海人。藍海戰》

我們總是身在紅海,面對一成不變的制度,要打破僵局,不再做工作的奴隸,不如開拓一片藍海,尋找新出路。劇中的兄妹經歷一般打工仔都曾經歷過的階段:在職、裸辭、失業、創業。兄妹二人靠著一些經濟學知識,跌跌撞撞,於未知的藍海中闖蕩,只為了說明一件事:你到底有沒有勇氣離開安穩的紅海,游向未知的藍海?簡而言之,追求夢想的勇氣。

白只與二汶各自演的話劇我都曾看過,這次二人合演的音樂劇也是預料之內的好看。兩人本身的喜感已經很重,特別是白只,完全不用顧忌個人形象的演,在家中自慰那一幕是那樣自然卻又帶點搞笑。(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想笑~)當男配角的阿卵每次出場也很搶戲。已不只一次看二汶的現場演唱,歌聲依舊通透完美。雖然劇中對白偶爾夾雜一些經濟學的理論、case study的描述,看的時候未必能即時牢記,然而幸好有一些有趣的角色扮演,生動地演繹一些例子。my little airport的阿P是此劇的音樂總監,自然不免將自己的歌放進劇中。歌與劇情發展多麼配合,歌詞變得「到肉」。〈西西弗斯之歌〉、〈公司裁員三百人〉,特別是〈悲傷的採購〉,都聽好幾年了,怎麼歌詞還是這麼到位?還是毫無進步的是我?

留在安全網內令人原地踏步。不離開,你永遠不知到外面的世界到底會是怎樣。不安於現狀的心總被現實打敗。旁人不知是嬉笑還是諷刺的說「你會一直做落去」,被看扁的感覺並不好受。是的,現實給我太多藉口、太多顧慮。牽絆太多,裹足不前。「你根本放唔低。」

好像回到早幾年剛出來社會做事的心情,特別是最近。一些想法在腦內徘徊了很久,它們一直都在,只是時間久了又會躲起來。還未能孓然一身,還有束縛纏繞,但快要熬過去了,就好好忍耐到最後。我不懂游泳,但我要試著游離紅海,即使到最後可能被淹死。就是不想被你們看扁。

(20120603 @ 壽臣劇院)

4.48精神崩潰

2012.02.24 / 2012香港藝術節 -《4.48精神崩潰》

2012.02.24 / 香港藝術節 2012 -《4.48精神崩潰》

「凌晨四時四十八分,據說是人一天之中精神最錯亂、最容易自殺的時刻。」

莎拉.肯恩(Sarah Kane)的遺作《4.48精神崩潰》,是她眾多作品以來最私密,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情感、脆弱、掙扎、愛恨情慾,透過文字轉化為劇本,把心中怨怒抑鬱轉化為創作。肯恩的劇本,與其說是劇本,不如說更像日記,像詩一樣的字句,字裡行間彷彿不只說出她個人的感受,而是揭開我們在生活中不願正視的陰暗面。以痛制痛,這段自我療傷的過程,不免帶點自我虐待。當刻的肯恩看不到光明的出路,唯有自我了斷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贖。

因為這次是由波蘭TR Warszawa 劇團演出,以波蘭語演出,觀看時不時需要看著舞台頂部的字幕,同時又要往下看演員的表現,挺忙碌。女主角演活了抑鬱病人,即使言語不同,確能從她的表情、肢體語言感受那份力度。特別喜歡燈光效果,背景的LED屏幕出現一堆數字海讓我想起了Matrix。接近劇末,背景全黑,只有一盞紅色射燈照著女主角,慢慢轉暗,然後她慢慢被黑暗吞噬。

我是先看劇後看文本的。再次細讀那些文字時,不其然想到中學時候的自己。將憤怒的情緒發洩在自己的身體上,用肉體的痛止住思想上的疼,明知道不會轉好卻沒有其他辦法讓自己好過。旁人不會理解,只會叫你樂觀,把心中的鬱悶都說出來。但到頭來只有自己面對、克服、遺忘。現在回想起來讓人壓抑的是當時身處的環境,身邊的人和事來來去去都是同一堆,無法合流。離開中學後,那種負面的情緒也好像慢慢減退。

要選擇親手了斷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我賴著活,情緒和生活在光暗兩面游走,以文字電影音樂作為自我救贖。如果一天我連這些都失去,這個世界也實在沒什麼好眷戀的。

(20120224 @ Drama Theatre, HKA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