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3

small&TALL: Nicolas Jaar & Apparat

2013.01.18 / small&TALL - Nicolas Jaar & Apparat @ Music Zone @ E-max , KITEC

2013.01.18 / small&TALL – Nicolas Jaar & Apparat @ Music Zone @ E-max , KITEC

雖然比較少去這種純粹的電音演出,但這次來的都是自己喜歡的DJ,實在不能錯過。由晚上八點多開始party到凌晨十二點,地點雖然並非甚麼酒吧夜店,但身旁的人都像experienced clubbers。開始時或會感覺自己與四周的人和環境格格不入(畢竟自己不是一個clubber),不過聽著由small & Tall DJ打出的熱身音樂,加上友人在旁可以閒聊一番,整個人也總算融入了。暖身完畢,燈光漸暗。期待已久的嘉賓之一Apparat終於出現。

Apparat

Apparat

這次Apparat來港純粹打碟,想看他的live performance或者要等下次機會。一個小時多的DJ set,聽到不少techno、house等等的作品。友人是標準的電音迷,聽到甚麼調子幾乎都能一一認出來,我卻只認出Moderat的〈Rusty Nails〉。雖然很想專心聽歌,但身旁不時有些hyper的鬼仔鬼妹撩人玩,舉起你的手又或是從後捏你的背。雖然心裡很想說一句:”Leave me alone, please”,不過也算了,反正無傷大雅。當晚場地中間有個特大的mirror ball。不同顏色的燈光打在自轉的mirror ball上,美得很。在這樣的氛圍下跳舞,感覺太浪漫。

Nicolas Jaar

Nicolas Jaar

Apparat的DJ set結束後,終於到Nicolas Jaar(以下簡稱Nico)出場。可惜這次live band members結他手和色士風手沒有隨行,只能聽到樂器的sample sounds。站在第一行近距離看到Nico,連男生也忍不住說了句「好靚仔」,哈哈。Nico帶來的live set包含其首張專輯《Space Is Only Noise》不少曲目,當然也包括以往推出過的vinyl作品如〈Time For Us〉、〈Don’t Break My Love〉、〈Why Didn’t You Save Me〉等等。〈With Just One Glance You〉和〈Stay In Love〉是容易讓人聽上癮的歌。很喜歡tech-house的音樂,身體會自動跟著那些beats跳舞,找到自己的舞步,樂在其中。最後encore以〈Mi Mujer〉作結,全場陷入忘我的境界。我用盡力氣跳到最後,樂透了。

三小時的non-stop dancing night終於要結束了。我們望著舞台,不願離開,希望還有第二次encore。不過那名架著閃燈太陽鏡、被友人稱之為「Uncle Orbital」的大叔卻對我們說演出真的完結了。他還問我們:「年青人鍾唔鍾意音樂?」原來他本身也是玩這種音樂的,籲我們要繼續支持音樂。

我相信有些朋友是一見如故的,相處時間不多卻往往如此難忘。感謝你共我又過了一個又跳又叫的愉快晚上。What a magical dancey night. :)

Advertisements

速彈結他二重奏

2013.01.08 / Rodrigo y Gabriela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2013.01.08 / Rodrigo y Gabriela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我的2013第一gig,由來自墨西哥的二人速彈組合Rodrigo y Gabriela(暱稱Rod y Gab)掀開序幕。喜歡他們已經多年,沒想過有機會在香港看到他們的演出,親眼目睹二人超凡的速彈技藝。

Rod y Gab雙手不僅在結他上飛快地游走,還不時敲打結他音箱營造flamengo的節奏,不同的節奏與旋律交錯,把木結他的音色發揮的淋漓盡致。木結他放到Rod y Gab手上頓時變成電結他一樣,同樣能演繹充滿力量的重型搖滾作品。當晚Rod y Gab更邀請為來自英國的樂手同台演出。結他二重奏陪上鋼琴伴奏,為原來的作品帶來一點變化,音樂層次更厚。

我喜歡的〈Diablo Rojo〉當然在setlist之上,還有不少動聽作品如〈Hanuman〉、〈Santo Domingo〉。他們也演繹了新歌,風格與以往的西班牙風情有少許分別,加入不少金屬搖滾風。

當晚的encore是加長版的〈Tamacun〉。同一段旋律被重覆演奏,但每次都甚有變化。到了最後一分鐘,我也忍不住拍下精彩的畫面。

感謝Rod y Gab令我的2013年有了一個好開始,期待他們的新專輯和更多動聽的原音結他音樂。

末日年。最後の演出

22012.12.20 / Mouse On The Keys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2012.12.20 / Mouse On The Keys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末日前夕看過的最佳現場演出非這班日本老鼠莫屬!澎湃激昂的鼓聲與行雲流水般的爵士琴音此起彼落,一首接一首,完全讓人無法鬆懈。聽到了心水作品如〈最後の晩餐〉、〈spectres de mouse〉、〈forgotten children〉。汗流浹背的鼓手投入的打著節奏、兩位鍵琴手忘我的彈奏、客席色士風手精彩的吹奏,加上投射屏幕的影像,整個拉闊經驗實在難以言喻!我在現場感受到的不僅是日本樂手精湛的技藝,還有其對完美音色追求的一絲不苟。離場時發現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滿足的笑容,是那種發自內心笑出來的笑容!(*在此要特別鳴謝White Noise Records的老闆Gary把Mouse On The Keys帶來香港。)

客席saxophonist - Nemoto Jun

客席saxophonist – Nemoto Jun

supporting act: tfvsjs

supporting act: tfvsjs

不得不提當晚為Mouse On The Keys暖場的本地樂隊tfvsjs 。他們是本地少見有兩名鼓手的post-rock樂隊,讓我不其然想到早前隨world’s end girlfriend來港的About Tess。tfvsjs這個名字很有趣但有點難記,及後朋友告訴我原來英文名字是「頹廢vs精神」的縮寫。樂隊最初是玩hardcore起家的,及後漸漸轉型玩post-rock,風格帶點toe的影子。首次聽〈七夕缺〉時已感受其後搖魅力,期待在往後的日子看他們的演出。(按可看tfvsjs當晚的演出)

supporting act: Chochukmo

supporting act: Chochukmo

一年內看了七次Chochukmo,實在腦殘粉到極點。朋友問過:「看那麼多次不會覺得悶嗎?」還好,因為每次看都會看到不一樣的Chochukmo。如當晚他們為Mouse On The Keys暖場,因受technical problem影響,成員在演出期間難免躁底。儘管未能如常交出完美的演繹,但好的壞的,我照單全收。

雖然末日沒有如常降臨,但能欣賞自己喜歡的樂隊演出,末日與否彷彿已無所謂了。

西九自由野

2012.12.15 / Freespace Fest @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2012.12.15 / Freespace Fest @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西九文化區的發展如箭在弦,雖然工程仍在起步階段,暫未見任何大樓,不過已有不少地盤駐紮。部份地區早已列入規劃之內,我們只能盼望可自由活動的空間不被收窄。西九文化區自成立以來,藝術發展活動寥寥可數。這次承接著剛於十二月頭舉辦的音樂節Clockenflap,西九文化區發展局也終於「與跨界別藝術家和藝術組織聯合策劃的空間實驗」--《自由野》,算是一個鮮有集合多元文化的本地活動。(詳看官網)

入場手帶

入場手帶

西九文化區內的一些裝置藝術

西九文化區內的一些裝置藝術

有點像建築師Zaha Hadid的設計

有點像建築師Zaha Hadid的設計

當日除《自由野》外,還有不少組織如馬寶寶有機農場,擺賣自家種植的農產品及有機食物,也於座談會分享一些本地農業面對的各種問題。另一邊廂則有本地自發組織的《草民音樂節》,附近也有不少手作人沿著海濱長廊擺地攤,熱鬧非常,擠擁得令我以為自己身處於人山人海的旺角。

利用塑膠桶及玻璃樽作樂器的表演者

利用塑膠桶及玻璃樽作樂器的表演者

不過音樂才是吸引我到來的原因。其中一個最令我難忘、駐足欣賞良久的演出,便是來自上圖那位敲擊樂手了。他運用塑膠桶及玻璃樽等作樂器,善用容器本身的特點敲擊,打出不同的節奏、奏出不同的聲響。他還會邀請觀眾一同奏樂,即興jamming,確是一個有趣而且很organic的演出。

韓國DJ的流動打碟車

韓國DJ的流動打碟車

這位來自韓國的大叔原來是個DJ,不過放的不是甚麼跳舞音樂,而是六、七十年的oldies。(……)太奇怪了,我逗留不久又溜開了。

戶外放映院

戶外放映院

這樣子面對著維港景色看電影,看的不只是白布上的影像,還有近在咫尺、充滿變化的自然景色,千金難求。

空中飛人表演

空中飛人表演

Chochukmo(觸執毛)

Chochukmo(觸執毛)

雖然有很多不同種類的活動在西九文化區內進行,但對我來說,現場的音樂演出才最深得我心。特別期待重塑雕像的權利(Re-TROS)的演出,不過看他們前先看Chochukmo!(對,又是他們!)。這次他們比在clockenflap的表演來得要好呢,夠放。歌已是耳熟能詳,與群眾的互動也不錯。「你地自由嘛?」Jan高呼著,在台上蹦蹦跳跳。五子也在非刻意安排下來個encore演出,多謝阿龔。:D

重塑雕像的權利

重塑雕像的權利

來自北京的post-punk樂隊重塑雕像的權利(以下簡稱重塑)是我期待已久的演出單位。一開始就玩我最愛的〈Bela Lugosi’s Back〉,〈TV Show (Hang the Police)〉也是心水之一。全程就是跳啊跳啊跳啊!雙腳都沒有一刻停下來。想不到重塑在現場除了玩post-punk外,還加入不少電音原素。其中一首新歌便如此,由post-punk的底子漸變成EDM,離我不遠的群眾也開始跳起舞來,現場頓出現一個小圓圈,裡面都是亢奮的clubbers!

搖滾過後,接下來有包以正等人組成的big jazz band,帶來跳脫優雅的jazz music。壓軸演出的則是本地鋼琴家羅乃新,演奏幾首古典音樂。第一晚的《自由野》就在美妙的琴聲下悄悄地劃上句號。

Geste + Tatanak

2012.12.05 / Geste + Tatanak Live @ Hidden Agenda

2012.12.05 / Geste + Tatanak Live @ Hidden Agenda

來自法國的Geste,是一隊集合電子加後搖的樂隊。在Clockenflap演出後的第三天,來到Hidden Agenda進行一場免費的演出,為一眾於Clockenflap錯失機會的觀眾(如我)或是想再回味的觀眾帶來一次難忘的拉闊體驗。

Tatanak

Tatanak

其實Tatanak是由Geste的兩位成員(鼓手和低音結他手)組成。Geste結束後,工作人員將喇叭、鼓等一拼放到場地中央,觀眾自動圍成一個圓圈。Tatanak的演出雖短,卻一氣呵成,讓我十分難忘。

mini circle pit

mini circle pit

除了drum+bass帶來爆炸力十足的搖滾樂,現場還有一堆瘋狂的觀眾。演出開始不到兩分鐘,我隨即被身旁的人撞開。幾名狂熱的樂迷圍著Tatanak跑跳碰,形成一個迷你的circle pit!(按看當晚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