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3

怪妹妹的奇幻音樂世界

2013.03.18 / Grimes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2013.03.18 / Grimes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早在去年年底已知怪妹妹Grimes要來港演出,相當期待。這位炙手可熱的電音音樂人本名Claire Boucher,來自加拿大溫哥華,曾往蒙特利爾求學,因而接觸很多地下電子及工業音樂,繼而發展出自成一派、既迷幻又甜美的電音。

supporting act: Ami Dang

supporting act: Ami Dang

在Grimes出場前先有一位來自美國巴爾的摩的女歌手Ami Dang暖場。音樂風格與Grimes大同小異,其歌聲厚實圓潤,更會彈奏印度古典樂器西塔琴(Sitar),實驗電音底蘊下滲著一絲絲印度風情。

怪妹妹Grimes

怪妹妹Grimes

Grimes終於出場,頭戴著紅色大蝴蝶結的她很搶眼。大熱專輯《Visions》內的歌曲幾乎全部成為當晚的歌單。以〈Symphonia IX (My Wait Is U)〉作夢幻的開始、接下來就是一連串讓人雙腳無法停止跳動的節奏音樂,如〈Vanessa〉、〈Circumambient〉、〈Nightmusic〉等等。站在身後的幾名男女自演出開始便一直蠢蠢欲動,到〈Oblivion〉時終於按捺不住,一鼓作氣向前衝,把我推到更前的位置!台上不自從哪跑來三名赤膊上身、像A&F那些肌肉模特兒的男人,在舞台的一端跳舞,帶動氣氛。身在一群狂熱的觀眾中間,很熱鬧!聽到大熱作品如〈Genesis〉、〈Be A Body (侘寂)〉的前奏時忍不住興奮叫囂。大會更在演出期間放出大量肥皂泡,令現場洋溢著一片夢幻的氣氛。

現場版本的曲目沒有花巧的變化,不過怪妹妹的stage presence已足夠吸引眾人目光。她在台上蹦蹦跳跳,彈著鍵琴唱著歌,自得其樂的樣子很可愛。演出時間很短,不足一小時,卻足夠讓我跳出一身汗。我也顧不得左腳的傷,盡情地跳,忘卻痛楚。演出接近尾聲時,怪妹妹坦言並不喜歡encore環節:”because I hate leaving and coming back”,於是直接帶來當晚最後一首歌,亦是她與新晉音樂人Blood Diamonds合作的作品〈Phone Sex〉,為演出帶來一個歡樂的結尾。

沼澤。《1911》

2013.01.31 /  沼澤《1911》巡迴 .香港站 @ Hong Kong Fringe Club

2013.01.31 / 沼澤《1911》巡迴 .香港站 @ Hong Kong Fringe Club

已多年沒去藝穗會看演出。舊地重遊,變化甚大。裝修後場地似乎變小了,但多了一種外國咖啡館的味道。沼澤在這裡舉行的香港站專場並非如想像中順利。因為場地所限,他們當日抵港後未有充裕時間調音,只能在正式演出前兩小時set-up好所有器材和綵排。縱然時間倉促,演出正式開始時音響也出現少許問題,不過無礙觀眾欣賞的興致。

演出當晚,沼澤先演奏以往專輯的樂曲暖身。雖說是暖身,但我早已被其後搖音色營造的磅礡氣勢所懾住。故名思義,是次專場的重點當然是古琴器樂專輯《1911》。沼澤把整張長達一小時多的專輯,由〈第一回〉至〈第四回〉,完整無缺地演繹。當然不少得上張專輯《滄浪星》的歌曲,個人特別喜歡〈聲聲急〉和當晚的安哥曲〈飛天豬〉。而沼澤最近為婁燁的電影《浮城謎事》創作的新歌〈入夢令〉也是當晚其中一個亮點,可罕有地聽到負責古琴彈奏的海亮獻聲。

因為場地小,反而令我能近距離欣賞沼澤的演出。古琴的音色清脆,每一下彈奏都是神來之筆,與現代搖滾結合,勾勒出古今交纏的線條,層次複雜卻又如此分明,能從中分辨不同樂器所奏出的聲音。在現場除了被濃濃的詩意氛圍包住,當刻的思緒也好像從混沌慢慢沉澱而變得清晰起來,實在讓人回味無窮。

沼澤的中國古琴後搖結束一三年一月卅一晚,如此盪氣迴腸,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