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澤。《1911》

2013.01.31 /  沼澤《1911》巡迴 .香港站 @ Hong Kong Fringe Club

2013.01.31 / 沼澤《1911》巡迴 .香港站 @ Hong Kong Fringe Club

已多年沒去藝穗會看演出。舊地重遊,變化甚大。裝修後場地似乎變小了,但多了一種外國咖啡館的味道。沼澤在這裡舉行的香港站專場並非如想像中順利。因為場地所限,他們當日抵港後未有充裕時間調音,只能在正式演出前兩小時set-up好所有器材和綵排。縱然時間倉促,演出正式開始時音響也出現少許問題,不過無礙觀眾欣賞的興致。

演出當晚,沼澤先演奏以往專輯的樂曲暖身。雖說是暖身,但我早已被其後搖音色營造的磅礡氣勢所懾住。故名思義,是次專場的重點當然是古琴器樂專輯《1911》。沼澤把整張長達一小時多的專輯,由〈第一回〉至〈第四回〉,完整無缺地演繹。當然不少得上張專輯《滄浪星》的歌曲,個人特別喜歡〈聲聲急〉和當晚的安哥曲〈飛天豬〉。而沼澤最近為婁燁的電影《浮城謎事》創作的新歌〈入夢令〉也是當晚其中一個亮點,可罕有地聽到負責古琴彈奏的海亮獻聲。

因為場地小,反而令我能近距離欣賞沼澤的演出。古琴的音色清脆,每一下彈奏都是神來之筆,與現代搖滾結合,勾勒出古今交纏的線條,層次複雜卻又如此分明,能從中分辨不同樂器所奏出的聲音。在現場除了被濃濃的詩意氛圍包住,當刻的思緒也好像從混沌慢慢沉澱而變得清晰起來,實在讓人回味無窮。

沼澤的中國古琴後搖結束一三年一月卅一晚,如此盪氣迴腸,多美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