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4

最初的起點

Back to where I start...

停跑兩個星期後終於復課。左小腿內側肌肉間中還是會痛,但過去一星期在用運動貼布貼紮,加上休息,感覺有好轉,至少心理上這樣覺得。

其實還有一星期便要比賽,無論如何也要練一課,遂回到最初練跑的地方,那個一圈只有640米的緩跑徑。緩跑徑的地面相對公園或馬路沒那麼硬,對腳的衝擊相對少一點。始終未完全康復,不敢跑太多,只跑短短的5公里。因為天雨關係,地面濕滑,每跑一步都必須步步為營。速度很慢,維持於5:58 min/km,然而這個速度似乎對我的腳比較好,不會因為過快而產生疼痛感。

多得天雨,pacing的控制算不錯。跑時知道自己可以加速的,但還是忍著,不可以讓疼痛的地方惡化。聽著Modeselektor的〈Berlin〉來跑,節奏與詞還真配合:“I’m running slow, slow, slow, slow, slow…”

「不要沮喪啊。」嗯,要好好忍耐,不可放棄。(握拳)

Advertisements

LIFE AS MUSIC, MUSIC AS LIFE

2014.03.21 / Chopxticks Presents: SOUR "Music As Life" 2014 @ Hidden Agenda

2014.03.21 / Chopxticks Presents: SOUR “Music As Life” 2014 @ Hidden Agenda

未敢說「NO MUSIC, NO LIFE. 」,但音樂與生活脈不可分,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子。大概SOUR對音樂的理解也一樣吧,所以才會創作出與生活緊緊相連的音樂。這次把新專輯命名為《LIFE AS MUSIC》,頌唱關於生命的音樂,透過溫暖的音色與輕鬆的節奏傳遞訊息,分享對生活日常的感想。我想,一直以來如此喜歡SOUR,就是因為其質樸的音樂,以及伴隨而來的感動。

熟悉SOUR的朋友對他們的MV一定不會陌生。那些充滿創意、玩味十足的MV常常令人回味無窮。這次同樣沒讓人失望,最新單曲〈Life is Music〉的MV便用了189張CD來制作,背後的創作概念也很有趣: “SOUR’s new song ‘Life is Music’ sings about the circle of life, and how music is its rhythm maker. We took this concept, and came up with an idea to use the spinning CD disc as a Phenakistoscope. We created the entire animated music video using 189 spinning CDs. These CDs used in the video are sold on http://lifeismusic.jp/ as numbered limited edition art discs, so the fans can own a piece of the music video.”(按看製作花絮)

supporting act: Chochukmo

supporting act: Chochukmo

剛於去年十二月推出新專輯的SOUR,這次特意來一趟迷你亞洲巡演,先到台北,後來香港。縱然三年前已看過他們在香港的首個演出,還是不想錯過他們第二次造訪。如果問有哪些樂隊值得一看再看,SOUR一定在名單之內。雖然是第二次看,但心情如像最初那樣充滿期待。(如欲重溫請此) 這晚找來本地獨立樂隊Chochukmo暖場,玩了四、五首歌。大概很久沒看他們的演出了,看的時候少了以往那份hyper的感覺(可能因為以前看得太多),不過也可能是supporting act的關係,這次的演出沒有太多花巧的東西,感覺挺踏實,也不錯。

(L) 主音/結他手hoshijima, (R) 貝斯手Sohey

(L) 主音/結他手hoshijima, (R) 貝斯手Sohey

鼓手高橋ケ無 (KEN)

鼓手高橋ケ無 (KEN)

差不多九點,SOUR三子正式出場,以〈Life is Music〉作為演出序幕。接下來少不了熟悉的歌曲,感覺與上次來港時的setlist差不多。(離場時完全忘記拿setlist,哎。)這次貝斯手Sohey終於如我所願帶來他的電子大提琴,彈奏低沉厚實的琴音,製造groovy的節奏。特別喜歡〈July (in the mood)〉中的bassline intro,及後配上主音hoshijima懶洋洋的說唱唱腔,帶點hip hop的感覺。

雖然SOUR一向予人清新的感覺,但當晚的演出卻表現出他們搖滾的一面,特別是主音兼結他手hoshijima狂飆結他,連頭上的帽子也掉下。鼓手高橋ケ無(KEN)這次除了打鼓,還負責控制sampler,務求把專輯中的音色完整地帶到現場。一如以往,KEN發揮其精湛的鼓技,也如上次一樣敲擊drum set以外的東西:地板、天花板等,連hoshijima的電結他也不放過。有趣的是,KEN打鼓打得太起勁,連椅子也翻了,他還要把麥克風靠近擴音器製造更大的迴響,之後更忘形地把麥克風放進口裡,哈哈哈。

始終曾經看過SOUR近乎完美的演出,這次難免會比較。場地的音響與環境始終未如上次那樣適合,很多時候歌聲與音樂都融為一體,無法清楚聽到當中的層次。不過這次演出卻比上次澎湃多了,有多首歌曲沾染著math-rock氣色,後段讓人邊聽邊熱血起來。氣氛雖然不俗,可惜當晚現場觀眾人數還是如上次那樣不多。雖然朋友說場地小觀眾少可與樂隊有更親密的接觸,然而心底裡還是覺得他們deserve多一點觀眾,因為他們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樂隊啊。

雖然SOUR大部份的歌曲我都很喜歡,但說到底最愛的依然是SOUR的首本名曲。當年令我一聽鍾情的〈半月〉,再聽現場版,還是會被迷倒。感謝你們再來,ありがとう,SOUR。:)

p.s. SOUR為是次香港演出寫了後感,詳看按

“Rest is the best treatment for shin splints.”

上網搜羅一大堆關於小腿痛的原因,得出的答案是“too much too soon”。想儘快復元,沒有比休息更好的治療方法。「休息也是訓練的一種。」如是說,停跑了一星期。畢竟肌肉疼痛需要時間治癒,但又不想完全不跑,唯有維持一星期跑一天。(這可能是個錯誤的決定,嗯。)Anyway,現在好像回到剛練跑的日子,一切還原基本步,由8公里開始。

今天復跑第一課要學習的是控制pacing。因腳傷未癒,所以慢跑,心神專注在均速,儘量維持於5:30 min/km,雖然最後2K推快了點(5:21 min/km),但總括這8公里的平均速度是5:26 min/km,還可以吧。跑步時不斷自我催眠,提醒自己要抬腿、步距可以跨大少許,心裡數著拍子,一步一步走,四十五分鐘的練習就此順利完成。

可能因禍得福,pacing比以往控制得好了一點,而且沒有拉傷大腿或臀部肌肉,可喜。不過熱身時間應該要加長一點,也要多做一些增強小腿肌肉的練習,如踮腳。練習後小腿走路時有點會疼,不過伸展過後算是暫時舒緩了痛楚,至少沒有一瘸一拐地走路。

教練曾說,每次練習都要知道自己在練甚麼,該快跑便快跑,該慢jog便慢jog。量力而為,放鬆跑便好。

既然能跑,就要好好跑下去。

想不到居然在這個半養傷的狀態下才下定決心記下關於跑步的事。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關於跑步,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這樣說過:「這也可以說是耗費了大半生,用我的身體所做的一個實驗吧。」我想,跑步對我來說也是這麼一回事吧。其實過去也曾寫過一些零零碎碎的感受,但從沒認真記下自我跑步訓練的實則內容(如距離、時間、速度)。

認真跑步大概有一年的時間。「認真」的意思是指規律性的練習,由最初一星期只跑一天,到目前一星期跑三至四天(按體力而定)。跑量方面,基本上每次都會跑10公里,週末會跑一天長課(1.5至2小時)。就這樣恆常練習,一點一滴地累積距離和技巧,為自己注入一點點力量,慢慢地實踐早已訂下卻遲遲未實行的目標。

畢竟跑了一年,有點小進步,同時也有不足。希望藉著記錄,反思訓練內容,找尋適合自己的跑法,不僅為了學習,也是認識自己、改進自己的過程。

「沒有錯誤是沒有意義的。」

關於錯誤,本地作家董啟章於其長篇小說《學習年代》中曾寫過:「如果我們能把錯誤化為學習的契機,就算我們沒法糾正錯誤在過去已經造成的結果,我們至少也可以改變事情將來的方向。」

剛開始練跑時完全沒有概念,認為一小時內能跑多少就多少便好,然而那一小時內休息比跑步還要多。熱身很馬虎,而且錯誤,胡亂拉筋壓腿就算。不合適的跑鞋、錯配的跑步裝束(有大半年時間我都在穿棉t-shirt加沙灘褲去跑,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汗顏)、不正確的跑法等等,總之把各種對跑者不良的惡習都集於一身,久而久之,把腰、臀、雙腳、腳趾頭都弄傷(就是連走路都會痛那種),最後唯有被迫停跑一個月。

帶傷跑步其實不好,但那時沉不住氣的的我在休息一個月後忍不住又去跑了,不過至少比之前小心翼翼得多。開始時步伐或許比較緩慢,但我知道開始的慢是為了之後能持續的跑、走更遠的路。不過,最誠實的始終是身體。每次受傷都是一次自我教訓,提醒我的不足。一直以來,習慣夜跑時不戴眼鏡,視野雖然模糊,思緒卻越跑越清晰。因為看不清,所以要更集中,心無雜念,只專注身體的變化,加速或放慢,好好控制交替落地的腳步,為的都是避免再次受傷。

去年夏天跑得特別多,不論烈日當空還是傾盆大雨,總之不想停止練習。接近秋冬季節,有機會參加公司舉辦的長跑班,跟隨教練學習正確的跑步方法,進行一些訓練,獲益不少。閒時也上網多看了關於跑步的文章,學習做一些簡單的肌力訓練、鑽研省力的跑法、避免受傷的方法等等,開始認真地朝著跑者這個方向努力。慶幸自己在學習跑步這件事情上建立一點自信,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進步的可能。

「跑步可以改變很多東西,除了令你變得有錢之外。(笑)」

有一次,不自量力的我跟一位有跑步習慣的朋友一起夜跑,怎料自己跑了兩圈1000米後已跟不上其速度,而且腳開始隱隱作痛,後段根本無法繼續,唯有叫朋友先跑,不用等我。當時覺得很糗,本想好好一起跑,結果卻變成各有各跑。那次的跑步經驗固然讓我有點氣餒,但後來我明白一直以來我都在用錯誤的心態與方法去跑步。跑步不應是追趕,不應盲目追隨別人的步伐,不應急於趕上別人的速度,因為這樣最容易令自己受傷。要用適合自己的速度,按照自己的節奏,才能持續的跑下去。

感謝朋友在那次失敗的夜跑後沒有嫌棄我,不介意我的速度緩慢,還願意當我的part-time running buddy,偶爾一起來一趟週末長跑。雖然每次一起跑都會有點壓力,但無形中讓我更著重平日的訓練,因為有種不想拖慢同伴的心理作祟,希望每次都能跟上速度之餘又能在輕鬆聊天的狀況下完成長跑。這些週末長課不知不覺提升了我的耐力,讓我逐漸可以跑到半馬的距離。還記得年末時running buddy對我說:「其實你可以去跑半馬了。」說實在,當時聽到真的非常高興,彷彿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終於得到同伴的認同。(謝謝你!)

我開始領略running buddy對我說過的一句話:「跑步可以改變很多東西。」如果跑步改變了我的什麼,那應該是我的心態,繼而是生活。將跑步過程中的放鬆與控制放進生活層面,其實異曲同工,重點是如何有效、適當地拿捏,如何從中取得平衡。對此,我還在學習當中。

雖然到現在還是不時被目擊到出糗、出狀況的一面(如跑到中途突然要上廁所、跑到差錯腳趴在地上、汗流浹背、喘氣得快要死的樣子……),但還是希望我們可以一起跑下去。

「RUN FOR A REASON?」

猶豫的時候就想想跑步的初衷。或者所謂的理由根本一點也不重要。如果硬要給自己一個理由,影片中的退休教授Bernd Heinrich算是把我的心聲說出來:“…because you know how much it makes in the long run. How much little things matter and how far they can take you.”

現在得來的都是一點一滴的累積,所以份外珍惜。既然能跑,就要好好跑下去。

因為我們還有進步的可能。

(這應該是我對跑步的終極confession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