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4

酸媽廟來也!

2014.09.14 / Acid Mothers Temple & The Melting Paraiso U.F.O.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2014.09.14 / Acid Mothers Temple & The Melting Paraiso U.F.O.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一隊必須在現場看的樂隊!這班來自日本的老頭實在太強了!從沒完整聽畢任何一張酸媽廟專輯的我,一心抱著朝聖的心態去看演出,早有心理準備去聽一些奇怪的音樂。(其實這也是我的期待啦~)想不到音樂一響起,我隨即被其結他噪音所迷住。時光瞬間倒流到六七十年代,只是不需迷幻藥,我也不需煙草,不用靠啤酒已可自動進入狀態。(不過在此仍要多謝友人贈我一罐免費啤酒,哈哈)

酸媽廟的音樂特點之一就是每首樂曲都很史詩式,除了時間長,層次也特別多,高潮迭起,有時會聽到結他、貝斯、合成器等之間音色互相碰撞,聽似不咬弦卻又產生特別的化學作用,形成濃厚獨特的迷幻太空搖滾,充滿實驗味道,勾勒出獨有的奇幻音樂國度。舞台上站著五個演出經驗豐富的長髮樂手,有時他們會唱著一些聽不懂的語言,時而呢喃,時而激昂地高唱。身邊每個觀眾猶如邪靈附體般隨著迷噪音樂擺動,就像一群酸媽廟的信眾參與一場盛大的異端祭典,整個演出就是cult!無法用多餘的文字形容,「迷幻」一詞也不足以形容當時的感受,只能說我在現場完全被大叔們的功力懾住了。This is one fucking awesome spaced out shit!

特別喜歡〈Pink Lady Lemonade〉,據知這首歌有好幾個加長版本,在現場聽的不知是哪個,只知道約莫有十分鐘多吧。聽著那條鮮明動聽的旋律線條連綿不斷貫穿,整個人完全沈醉其中,當刻如同慢慢升空上太空,腳步浮浮,有點不真實。當然,酸媽廟又豈止這種戲碼,既迷幻也可以狂躁。整晚的高潮莫過於樂隊主腦河端一(Kawabata Makoto)在演出結束時把吉他砸爛!(可看以下片段)這是我看演出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親眼目擊的場面,很激烈呢!

離場時心緒彷彿仍然困在酸媽廟的迷霧裡不想出來,實在是一個難忘的晚上。

超級夏日挑戰賽

2014.08.31 / 第十四屆「中興盃」荃灣10K—超級夏日挑戰賽

2014.08.31 / 第十四屆「中興盃」荃灣10K—超級夏日挑戰賽

自五月完成墾丁初半馬後,一直處於養傷狀態,雖然期間也有輕量練跑,但怪自己總是心太急,令雙腳一傷再傷。心情難免有點沮喪,但也只好忍耐。來到七月,雙腳逐漸康復過來,也就答應與running buddy一起夜跑。(大家真的很久沒有一起跑了~)跟著他平穩的速度跑了一個半小時,全程沒感到很大負荷,沒有痛楚,可以像從前那樣邊跑邊聊天,信心也好像跑回來了,真好。Thank you pacer!

這個夏天,除了恢復往常的平路練習,我也終於開始練上坡,差不多每個週末都會上一次柏架山,鍛鍊耐力與意志。由開始時的行多過跑,到最近終於可以一氣呵成跑上柏架山發射站(又稱「白波」),令我自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需要保持謙卑。雖然上山速度仍然緩慢,但總算學會控制呼吸與腳步,耐心地一步一步走。上坡過程雖不容易,但只要一下坡就會完全忘掉剛才的辛苦,感覺很爽!雙腳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強壯起來。

比賽路線:荃灣城門水塘引水道 (平路彎道5公里來回)

比賽路線:荃灣城門水塘引水道 (平路彎道5公里來回)

第一次參加「中興盃」,賽前已見不少長跑好手,有些一看便知是經驗豐富的前輩。大會亦宣佈邀請了不少種子選手參賽,令比賽更具挑戰性。身在一大群高手當中,實在不敢怠慢,趕緊作賽前最後熱身。雖說已立秋,但處暑猶在,天氣還是有點熱。由於起點設於引水道,空間有限,跑手都逼在一起,非常擁擠。比賽還未開始,大家已經汗流浹背。慶幸平日有在高溫下練跑,耐熱程度提升不少,對自己的狀態不太擔心,倒是怕自己按捺不住。若果為了速度而受傷的話,便會前功盡廢。

比賽準時於上午八時十五分開始。笛聲一響,跑手們一窩蜂衝出去,在狹窄的跑道上全力奔跑,但我不敢跟隨,只想憑雙腳當日的感覺跑,慢慢起步。這次賽道彎多路窄,而且參賽人數眾多,不是你想快就能跑快,想突圍也要看時機。首1K因為人太多,腳步拖慢了,還好接下來都能以均速5分速去跑。雖然跑到6K時放慢了一點,但於後段總算及時補回來,是我預期的50分鐘完賽。看看手錶記錄,這次pacing做得不錯,幾乎每公里都能維持差不多的速度,練山課總算練出一些成果。

我的完賽時間

我的完賽時間

這次比賽高手雲集,有幸於賽道上遇見不少數得出的本地長跑好手如陳家豪、周子雁等等在面前跑過,食塵都抵,哈哈。有「長跑小護士」之稱的姚潔貞更打破自己去年的紀錄,以37:23完賽,成為女子組總冠軍,太強了!

另,想不到這次也能於跑道上與其他跑手結緣。一名和我差不多速度的男跑者,跑到最後1公里時笑著跟我說:「仲有1K先死!」聽罷,我只說了聲「加油」便溜走。(哈)接下來我似乎成了他的pacer,他一直緊緊跟隨在後,我亦不敢鬆懈,漸漸加快腳步,希望可以保持自己的位置。最後,他憑著個人的爆發力一口氣超越我,率先衝過終點線。賽後我們握了手,也談了一點關於跑步的事。大家都是跑齡較淺的跑友(他才跑了兩年~),這次也是傷癒後的第一場比賽。大家更不約而同報名參加了十月的VTP Challenge,屆時有緣在賽道上再見吧。

他說:「跑步會上癮的。」的確,除了因為比賽的快感,也因為在練習過程中發現自己的可能性。只要努力、堅持,終能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