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森斯坦萬萬歲

HKIFF 2015 第四回:05/04/2015 @ The Grand Cinema

Eisenstein in Guanajuato (2015) / Peter Greenaway

Eisenstein in Guanajuato (2015) / Peter Greenaway

作為曾主修電影的學生,對俄國電影大師愛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當然不會陌生,特別是他主張的蒙太奇理論(Montage Theory),對往後電影剪接的發展有著重要且深遠的影響。他早期的著作《十月》、《波特金號戰鑑》均採用大量蒙太奇手法,帶有濃厚的政治意識形態。英國導演Peter Greenaway自言愛森斯坦是他心目中最偉大的導演,因此,在現今這個他認為電影已沒落的時代,更應該拍一部向俄國大師致敬的電影,不過著眼點卻非那些風光歲月,而是其鮮為人知的私生活。

愛森斯坦的經典作品《十月》,其副題是「震撼世界的十天」(October: Ten 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Peter Greenaway卻發現大師當年前往墨西哥Guanajuato拍攝電影《墨西哥萬歲》(¡Qué viva México!)時曾經歷一段難忘的生死愛恨,一段可稱為「震撼愛森斯坦的十天」(Ten Days That Shook Eisenstein)的過去,足以影響他日後的作品方向。

The Day of the Dead

The Day of the Dead

因為墨西哥嚮導Palomino Cañedo的緣故,愛森斯坦在Guanajuato先後邂逅了「死神」與「愛神」。二人遊走小城橫街窄巷,午後於墓地野餐,談論生死。Palomino說不要懼怕死亡,只需要“Treat Death like a friend”。這個國家有趣的是,人民對死亡從不敬而遠之,那裏有一個關於死人的博物館,也有一個名為“The Day of the Dead”的節日去慶祝死亡。大家會打扮一番,戴上骷髏面具及服裝,浩浩蕩蕩遊行到街上,非常熱鬧。愛森斯坦亦在Palomino的步步進逼下,逐漸卸下自卑,釋放自己的情慾,獻出處子之身。那一幕二人在床上邊交歡邊談論哲學實在令人咋舌。

電影充斥不少大特寫、分割畫面、蒙太奇、舞台劇式的場景調度等等經典手法,除了多方面地描繪愛森斯坦這個人物,刻劃他如何被墨西哥風情迷倒、面對電影拍攝及個人情慾時的兩難與掙扎,其實同時在向classic cinema致敬。雖然形式鮮明但偶爾有點突兀,眼花撩亂,難免給人一種班門弄斧的感覺,未必所有觀眾能適從。

大師班:Peter Greenaway-映後座談會

大師班:Peter Greenaway-映後座談會

Peter Greenaway在出席映後座談會時不時談到自己如何受其學畫的背景所影響。(可按看當日座談會片段)「對稱」的應用不僅限於畫面結構,也應用在劇本結構。就像上了一堂久違的電影課,短短半小時的討論再次喚起我以為已失去的,那談論電影、思考電影的能力。謝謝大師的分享及詳細解答。還有,Happy Birthday Mr Greenawa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