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默。邊境族

2014.06.26 / 《靜默。邊境族》聲像裝置 X 身體劇場

2014.06.26 / 《靜默。邊境族》聲像裝置 X 身體劇場

「邊境族」不是某一個特定的民族,而是所有家園被侵佔、身份被剝奪、文化被斷絕的人們;不是「他者」,更是「我們」。如果戰爭是權力與暴力交合的極端形式,那麼,權力到底是甚麼?暴力的根源在哪裡?小息跨媒介創作室在古蹟建築牛棚藝術村裡,以聲像裝置、現場音樂、形體舞蹈及戲劇探討戰爭、暴力與權力,詰問人性與自由。請準備耳朵與心靈,踏進邊境,傾聽被噤絕的聲音。」 

“Do you want a story?”

一個文本可以盛載多少故事?說故事的方式又可以有多少種?小息跨媒介創作室(簡稱「小息 littlebreath」)帶來「邊境系列」首個作品--《靜默。邊境族》(Present Absentee),探討戰火與種族衝突,以及其產生的暴力。《靜默。邊境族》打破我們慣常看劇場作品的方式,觀眾可於場內自由走動,既在旁觀也在參與,讓人不得不反思自身的位置與劇內劇外的關係。

《靜默。邊境族》其中一個角色一開始便問道:「你想要一個故事嗎?」人的好奇心會引領人去聽故事,不論真實還是虛構。這樣的的故事貫穿《靜默。邊境族》,卻有種「假作真時真亦假」的感覺。即使劇中四個角色--檢查站上的年輕軍人、守護聲音的老人、攜帶炸彈的父親、失語的記者--都是虛構的,但彷彿能從他們身上看到一種現實,讓人確信世界上某個角落他們真實存在。

然而,真人真事往往讓人難以忘懷,也特別容易觸動情緒:一對土耳其與庫爾德混血孿生姊妹Selin、Perlin的故事;流亡藏人、被消失的Tashi;巴勒斯坦裔女詩人Rareef Ziadah為被彈雨轟炸的家鄉寫下一首詩作控訴。這些真實的、流落於邊境的民族、人民,就在我們不以為意的現在,逐漸被消失、被遺忘。我們總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各種看得見及看不見的暴力幾乎都在我們默許的情況下進行。這些真實故事如今被演繹出來,逼使現場觀眾反思自己的位置,甚或在社會所擔當的角色。當刻,我有種「旁觀者也是幫兇」的感慨。

流動演出與想像空間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劇場的特點是,除了靠現場設置來營造空間,也可以憑想像建構空間。這次演出地點本身已甚具意思,選擇位於土瓜灣、前身是牛隻的中央屠宰中心的牛棚藝術村舉行,表演空間則在12號單位及空地。單位前身可是一個牲畜檢疫站,突然有種呼應劇作主題的意味。在這個沒有冷氣、不設觀眾席的流動空間演出,觀眾可自由走動,與演員距離很近,能清楚看到他們辛苦的汗水。不得不提舞者李思颺(Justyne Li)的演出,其收放自如的肢體動作與舞蹈,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除現場演出,還設有裝置展覽。牛棚的紅磚建築本身已甚為吸引,而每一道牆壁在劇中均可視作區分邊境的一道界線。每一幕場景都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白牆(同時是檢查站)與後來被封鎖的邊境;記者的工作檯、沙及時鐘;紅磚牆上掛著的衣服;病床與電視,畫面播放巴勒斯坦裔女詩人Rafeef Ziadah唸的詩句,演員則在派發護照般的場刊,呼應旅程;男人屠宰雞隻時出現的紅光。

說到場景調度,一開始因為還未搞清楚情況便旋即進入狀況,作為觀眾的我是有點迷失、有點亂,然而看畢全劇後回想又覺得這種亂是理所當然的,彷彿這樣才呼應現實的遭遇。因為意外發生往往無法預視,一旦爆發就難以靜默。雖然幕與幕之間沈澱的時間不多,但後來引發的思考卻深長。另,演員的進出路線似乎早已指定,但面對流動的群眾,有時也必須彈性處理,劇場也因而變得有趣。

“We Teach Life, Sir.”

老實說,事隔快將一年,最令我深刻的依然是在劇場看的這段影片。巴勒斯坦裔女詩人Rafeef Ziadah於2009年,在家鄉被彈雨轟炸之時寫下《We Teach Life, Sir》。這是詩,是答案,也是溫柔的反擊。

當晚看完《靜默。邊境族》有很深的感受,因為它似乎再次喚醒我以為已失去的能力:對故事、文本、空間、肢體語言的思考,延伸至對身份、社會、世界的反思(由流亡者、少數族裔、小眾、邊緣人等等的經歷去深入瞭解階級、權力帶來的不公義)。還有一些似遠還近的狀況:本地時事議題(當時新界東北發展撥款被強硬通過、真普選的訴求,以至後來發生的「雨傘革命」)、各種看得到或看不到的暴力(世界各地的戰爭與衝突、因以巴衝突導致流離失所、家園被摧毀的人民)等等等等……

然後兜兜轉轉還是想到「自我」。我們要選擇做怎樣的人?還是被選擇要過怎樣的人生?如果需要被定義的話,可不可以是「不被定義」?當時腦海有很多很多想法需要整理…… 結果相隔差不多一年才認真整理並動手記下當時的感受,而小息在剛過去的三月已經完成第二部邊境作品《靜默邊境》(Absent Presentee)了。這篇後感實在來得有點遲,真是不好意思。

《靜默。邊境族》雖已結束,但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才剛開始,故事還沒結局。感謝小息帶給我一次特別且難忘的流動劇場體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