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5

瑞典仲夏音樂夜

認識我的朋友大多都知道我對北歐一向有情意結,對瑞典更是莫名偏愛。得知主辦單位Songs for Children會在六月十三日的晚上,於Backstage Live Restaurant舉行一場名為Swedish Showcase的演出,請來的是三個同樣來自瑞典Gävle市的音樂單位:夢幻folk-pop樂隊Twiggy Frostbite、民謠歌手Adora Eye、實驗電子二人組The Deer Tracks。看到陣容的名字後,打從心底裡驚呼了出來。

是我期待已久的The Deer Tracks啊!也讓我想起去年看完Twiggy Frostbite的演出後跟主音Elin Lindfors提過The Deer Tracks,並表示希望她與另一成員David Lehnberg能來港演出。想不到一年後便願望成真,心情很滾動~~~

Twiggy Frostbite

Twiggy Frostbite

雖然瑞典精靈Twiggy Frostbite再度來港演出,不過成員方面有些變動。除了主音Elin Lindfors及鍵琴手Anna-Karin Berglund外,另外兩名成員暫時換了人。原本的貝斯手Emma Sjöberg因為剛生了女兒,不方便隨團巡演,於是換上另一位貝斯手Amelia Forsgren。而另一位成員,負責ukulele及敲擊的Sofia Stolpe因為父親剛過身,需要時間沉澱心情,因此只好找來瑞典民謠歌手Adora Eye客串,擔當結他手一角,並負責敲擊的部份。

大概因為不是以全女班的形式上陣,這次演出給我的感覺也跟去年的有點不同。當晚Twiggy Frostbite主要演唱剛推出的專輯《TWF》的歌曲,如〈Seashore〉、〈Ahai〉、〈Messy Star〉等等。雖然上次也有表演過這些新歌,不過歌曲編排上卻有點不同。這次演出增加不少打鼓的部份,節奏變得剛強一點,少了過往那份輕柔、精靈的感覺。當然,由Adora Eye代替Sofia唱歌也令原來的歌曲變了另一種風格。男聲用力的咬字唱腔與女聲通透的高音形成強烈的對比。還是比較喜歡Sofia那帶點沙啞的歌聲啊。

Adora Eye

Adora Eye

緊接出場的是瑞典民謠歌手。本名Jimmy Jönsson的Adora Eye,除了是一名singer-songwriter,也是一名鼓手。外型像一名搖滾樂手、四肢佈滿紋身的他,看似與其音樂風格看似全不搭調,可是當他手執起木結他彈撥,用那帶點口音、少許沙啞的唱腔唱歌,感覺樸實且和諧。個人比較喜歡他演唱的〈Getting Old〉,旋律簡單易記。演出中的他沒有只顧著沈醉於自己的世界,間中也會與觀眾來個眼神交流,似乎是個很窩心的男人。(哈哈)

The Deer Tracks

The Deer Tracks

終於來到全晚我最期待的演出單位!實驗電音二人組The Deer Tracks,由Twiggy Frostbite的的主音Elin Lindfors及獨立音樂人David Lehnberg組成,兩位本身也是多才多藝的樂手。David從前是indie rock/emo樂隊Leiah及Ikaros的主唱兼結他手,也曾以Ariel Kill Him的名義發展個人音樂事業,後來醉心電子音樂,發展side project,取名為The Deer Tracks。Elin最初只被邀請參與backup vocals部份,但二人一拍即合,隨之而來是無間斷的合作。他們一起創作,一起探索電音的可能性,拼合不同取樣化成奇特有趣的聲音。不論是upbeat的舞池節拍,還是簡約的glitch和synth,當中依然滲著熟悉的北歐氛圍。

David Lehnberg & Elin Lindfors (The Deer Tracks)

David Lehnberg & Elin Lindfors (The Deer Tracks)

當晚最令我雀躍的是,我終於有機會親眼看到David的演出!由一人樂隊Ariel Kill Him到電音二人組The Deer Tracks,喜歡和支持他差不多十年!(想不到自己居然如此長情~)從前常常幻想有一天飛去瑞典見他一面,如今他就在眼前,近在咫尺,心情難以不激動。David於這次演出除了負責控制電腦聲效,主力負責打鼓,偶爾也會唱唱歌,為女拍檔和音。身為multi-instrumentalist的的Elin亦發揮她的天賦,除了獻聲,也玩了不少樂器,如口風琴、鋼片琴,也負責部份敲擊。最特別的當然是她拿著鐵鋸拉奏,發出的聲音很有趣。Twiggy Frostbite的另一成員Anna-Karin Berglund則負責於現場彈synth。

演出初段,因為音量問題,David似乎有點急躁,於是狠狠打下每個鼓點。因為離舞台太近的關係,我被強烈的聲音弄得有點頭疼,可是仍不願退到後面去,還是很想近距離欣賞深愛的樂手演出。後來情況有點改善,人聲與樂器聲都能平衡得到。在現場聽歌曲如〈Ram Ram〉、〈Lazarus〉、〈Divine Light〉等等,與在家聽專輯的感覺非常不同。就像置身一場迷你派對,彩色投射影像令人目光暈眩,澎湃的鼓點節奏與奇特歌聲交錯出另類的音樂,電音不再冰冷,帶出不一樣的感染力。

演出結束後忍不住跟David相認和合照,自然也要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跟他短暫聊天。(請原諒我這個不能自控的粉絲~)說起因為Ariel Kill Him而認識他的音樂以及後來的The Deer Tracks,他有點驚訝呢。原來這次是他第一次到香港,這趟亞洲之行收穫似乎不錯,他表示日後有機會的話還想再來呢。(一定要喔!)問他會否再玩rock,他說偶爾和朋友練團也會玩。 “Anything is possible.” 如是說,我可以好好期待吧?(哈)他很友善啊,更說要送我他的CD--以Lehnberg名義推出的最新個人EP《False Idols》--真好!(可是我早已買下了,但謝謝他的好意~)

雖然對David講了無限次 “Thank you” 但還是覺得不夠,無法言喻的感謝,實在是一個很滿足的晚上!能夠與夢寐以求的人真實接觸,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就像做了一場夢,可這是真實的夢啊。 “Anything is possible.” 真的,只要你願意相信。:’)

Tack tack! Tack så mycket!!!!!!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