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6

放慢速度的勇氣

「事情風平浪靜隨著計畫進行時,無形中會忽略很多事。但是當你有一天沒辦法跑步時,就會深刻體會到可以跑步是多麼的幸福。」

日本超馬跑者關家良一在其散文作品《放慢速度的勇氣:關家良一的超馬道》中如是說。我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意義,尤其在剛過去的一年不斷因傷停跑,無論生理還是心理,均需時恢復及調整。因為沒辦法跑步,才會發現自己有多喜歡跑步。或許一開始決定去跑步的理由很傻,然而跑步帶給我的卻遠超於預期的多。

2014年一共跑了九場比賽,一切看似順利,甚至在兩場比賽中僥倖獲獎。那時候自以為狀態不俗,可以應付更高強度的訓練,不斷挑戰自己的能耐,卻忽略身體發出的警號。每星期的interval和超過20公里的長課,雖然有點吃力但都能熬過,沒發現原來那時雙腳早已追不上意志,傷患不能避免地隨之而來。2015年年初,就在渣打馬拉松舉行前一星期,我不幸地因過度訓練導致足踝受傷,最終選擇棄賽。休息了兩個月,好不容易等到三月復跑,卻又發生騎單車意外導致左手手肘骨裂,被逼延長停跑時間至五月,也因此錯過了很多賽事。

自問意志力不強,容易被小事擊倒,重覆犯錯讓我覺得自己一敗塗地。待在家裡的日子並不如他人想像般輕鬆愉快。休養期間不斷有些奇怪的想法冒起,常常問自己為什麼要跑、為什麼而跑、我是否不適合跑步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但結果總是徒勞。既然無法釋懷,唯有好好閱讀來調停思緒。好不容易等到五月,手肘骨頭完全癒合,左手經過幾次物理治療後也逐漸恢復活動能力,早前受傷的左腳也因為這幾個月的休養而康復了。這算是因禍得福吧?

停跑三個月,基本上等於歸零。沒天份的人在夏天復練需要加十倍努力和意志力但心又不能急。雖然重新開始並不容易,幸好仍得到身邊朋友鼓勵,特別是「師傅」冬天教練,經常關注我的狀態,有空便會抓我一起練跑,又不時提醒我要鍛鍊體能,強化肌力,防止受傷。當然少不了running buddy羊師兄!我們三人閒時會相約跑步,不論是夜跑上柏架山還是到老地方海濱公園輕鬆走走,練跑的過程有彼此陪伴,鬥志在不知不覺間燃燒起來。(雖然我總是落後他們很多很多…)

八月正式參加NSF吳師傅長跑大本營的訓練班,可惜只上了三課,我再次因為練interval受傷。這次拉傷了左小腿,結果又再休息了一個月。(哎)其後待情況有點好轉,便隔天輕鬆jog 5公里當作練習。幸好左腳來得及於11月的比賽舉行前完全康復過來。那時我只成功練了四次10公里便去比賽,明知準備不足,唯有把比賽當成一次快的練習,量力而為便好。

2015.11.01 / GigaSports 10K Race 2015(GigaSports 10公里賽)

比賽路線:大埔科學園海濱長廊 – 優景里 – 創新路折返 (10公里)

比賽路線:大埔科學園海濱長廊 – 優景里 – 創新路折返 (10公里)

這次10公里賽成為2015年我跑的第一個賽事。因為剛傷癒,自己也不敢求快,只求無痛完成。第一次穿著印有大本營名字的背心出賽,雖然沿途看不到其他會友(我太慢了~),但快接近終點時聽到旁邊一位已完成比賽的師兄大喊一聲「吳師傅加油!」,也就趕快加緊腳步,盡力跑到終點。

最終以大會時間48分10秒完成賽事,雖然並非自己的最佳時間,但雙腳能平安完跑已很感恩,而且還有羊師兄一起同場作賽,很開心。這可是他第一次跑10公里的比賽呢。

2015.11.29 / Pacers Autumn Run 2015(飛達秋日長跑 2015)

比賽路線:由大尾篤起步往鹿頸方向折返 (15公里)

比賽路線:由大尾篤起步往鹿頸方向折返 (15公里)

本來打算完成Gigasports 10公里賽後不再比賽,專心練基本功,可是冬天教練又「逼」我參加飛達跑會第一次舉辦的15公里賽。因為同日有其他比賽舉行,這次參加的跑手不算太多,高手都去跑其他比賽。這年基本上沒有跑過多於10公里的比賽,一開始有點擔心。雖然冬天教練在報名時說輕鬆跑便可,但到比賽當日又改口風,跟我說要盡力、要爭獎。(甚麼?!)當時我沒有完全把這句話放在心上,只回了一句「盡力而為」。(苦笑)

大尾篤絕對是讓人又愛又恨的賽道!愛它的難度,也恨它的坡道。這次不像綠色半馬,不用跑入烏蛟騰,跑到鹿頸便折返。雖然不用經歷那段大斜坡,不過開始時的上坡絕不輕鬆。配速不是很好,有一段上坡後到平路放慢了,還好下坡時追回一點。這次終於有機會在水壩上跑步!雖然途中勾起我三月騎單車出意外前的回憶,但也沒有太大影響。剛到達水壩不久便看到冬天教練一馬當先,拋離對手數百米,往終點方向衝去,結果當然是不負眾望的成為全場冠軍!

跑水壩時,去程感覺有點漫長,但回程卻沒那麼難熬。就在距離終點還有1公里多,全場冠軍再次出現,陪我跑最後1公里。(哇!)冬天教練示意我追上前面的女跑手,能追上去便能成為全場女子第五名。「加速~頂住~」不過我沒有聽教練的指示加速,那時有點累,又怕受傷,心裡只想一步一步走,逐漸接近那位女生。追了大概400多米,終於給我追上,那時突然有力氣加速,就這樣直奔到終點。

結果以1小時15分31秒完賽,成績不過不失。於我而言,跑這場比賽最大的意義是,這一年雖然不斷受傷停跑但總算傷癒,順利完成比賽並僥倖得獎。當然,必須感謝冬天教練!跑道上若非有他在旁鼓勵,我不可能有意志力追上去。教練,謝謝你!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15年確是個人考驗之年。雖然這年只跑了兩場比賽,但由受傷無法跑步到重拾跑步的信心,讓我感覺自己變強了一點,主要是心志上。學會克服阻礙,不可輕言放棄和沮喪。學會面對傷患時要冷靜,處變不驚,要相信自己可恢復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如關家良一在書中提到,要時刻懷著「謙卑」和「感恩的心」,默默地、努力地做喜歡做的事。

「既然能跑,就要好好跑下去。」這是自己答應自己的事。要好好努力!(握拳)

拉闊人生之2015秋冬結集

2015年最後三個月,其實看了不少演出,卻沒空記下點滴。(拖延症發作)

現在只能在新一年對過去的拉闊人生作簡短的回顧。

好,開始。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15.10.11 / DNKL with Dustin Wong & Takako Minekawa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本來是衝著瑞典電音組合DNKL而去,然而這晚最大的驚喜反而是實驗音樂二人組Dustin Wong和嶺川貴子(Takako Minekawa)。看著這兩位資深音樂人玩effects玩sampling玩到岀神入化,二人的即興演出不僅滿足視覺聽覺享受,更是一個學習的好機會。實在是一場非常難忘且inspiring的演出!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因為被開場的Dustin Wong和嶺川貴子的精彩演出所懾住,DNKL的表現難免被比下去。DNKL其實是瑞典後搖樂隊immanu el主音兼結他手大孖Claes Strängberg、鼓手Jonatan Josefsson和朋友André Laos組成的electropop電音團。就音樂來說其實很一般,不過他們在現場挺投入。大孖跳住舞彈結他,又不時望向台下的(女)觀眾,電死人啦~~~(可是姐我累了)希望瑞典仔仔下次是以immanu el的身份再來演出吧。

2015.11.05 / Frandé 法蘭黛樂團《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專輯巡演-香港 @ Hidden Agenda

2015.11.05 / Frandé 法蘭黛樂團《隨波逐流我不介意》專輯巡演-香港 @ Hidden Agenda

話說Frandé是我bandmate的愛團,所以我們幾個團員約好一起去觀摩一下。可惜當晚完全無法專心看演出,不知是暖場樂隊太過悶騷還是場地音響問題還是歌單編排有點悶場,總之整晚就是無法投入,只記得他們cover了兩首王菲的歌:〈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和〈暗湧〉。完。

2015.11.17 / Balmorhea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2015.11.17 / Balmorhea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回歸最初的二人組的Balmorhea首度來港演出,用弦線琴音勾勒音樂風景,風格由acoustic folk到neo classical到post-rock(沒錯,只有兩個人也可以做出淡淡的後搖氛圍),溫暖的音色偶爾帶點哀愁,非常治癒。看過現場演出後反而更喜歡他們呢。期待某天能看到full band六人團的Balmorhea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Michael Muller: “It’s a dream come true to be here.” Thank you so much! :)

// CLOCKENFLAP 2015 //

第五年去Clockenflap音樂節,不知怎的興奮程度越來越低。雖然今年可謂陣容最強的一年,但亦是我追看得最少acts和經常走神的一年。下班後摸黑入西九的感覺不是很好。人累就易分心,見到人多就想走,沒有太多心力像從前那樣跑來跑去找東西看。到底是人大了對音樂節熱情冷卻,還是因為壓力使然以致無法全程投入?無論如何,三日早鳥票早已買下,終究還是乖乖地刷卡付錢帶手帶進場,在場內還是會遇到不少熟悉或陌生的騷友,還是會忍不住發揮一貫「資深觀眾」本色對各演出單位評頭品足。(姐根本是個音樂法西斯好嗎?)

好好好,廢話太多,現在直接跳入音樂節精華吧。

2015.11.27 (Fri) – Day 1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基本上,這晚其中一個焦點便是失戀情歌王子Damien Rice,進場後不久他便出場,可惜不太是我杯茶,聽了一首歌後還是選擇去醫肚。吃飽後要去看期待已久的Flying Lotus!

演出前不少人猜想Flying Lotus這趟香港演出可能只是DJ set,可是抱歉要大家跌破眼鏡,FlyLo真的把過去巡演投射的visuals完整地帶來香港!太讚了!想不到接近尾聲時,一直躲在屏幕後面的FlyLo走到台前饒起舌來,於我而言是一點點驚喜。

放棄shoegaze經典Ride,選擇去懷學生時代的舊-看Love Psychedelico!開場曲〈Your Song〉一出,我雙眼居然澀得流起眼神水來,嗚啊!接下來是一連串不感陌生的歌曲,然後終於到期待已久的〈Last Smile〉,嘩,結他前奏一響起,全場觀眾反映一致,無不歡呼!這首我能一字不漏唱出日文歌詞的歌曲,終於有機會在現場和Love Psychedelico來個懷舊大合唱,好感動耶~ Love Psychedelico現場演出功力果然厲害,主音Kumi聲音清脆響亮、圓渾有力,結他手Naoki則彈得一手好結他,另一亮點是當晚的客席結他手居然是東京事變的浮雲啊!

最後的安可曲是〈Lady Madonna〉,正能量滿滿地結束疲倦的一天。

2015.11.28 (Sat) – Day 2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因為晚上要赴宴,這天只能看到三個演出單位,包括90年代shoegaze樂隊Swervedriver、美籍混血唱作女歌手Rachael Yamagata,以及美國實驗流行音樂才女Julia Holter。

前兩個音樂單位,因為不太熟悉的關係,沒太大印象。Julia Holter則是想看的單位之一,一向喜歡她的聲音,喜歡她演繹優雅的art pop。這次full band上陣,把新專輯的古典與實驗結合的味道帶到觀眾面前,柔和的合聲與不同樂器交疊,層次分明,優雅依然。聽到喜歡的〈In The Green Wild〉,也喜歡新歌〈Sea Calls Me Home〉,滿足了。

晚上的lineup其實非常吸引,但已跟我無關,拜。(淚奔)

2015.11.29 (Sun) – Day 3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前兩天完全是走馬看花。一直走神,一直提不起勁,心底裡就是不想跑來跑去追acts,更別說要擠到前排去。直至星期日,整個人終於重拾動力。晨早於大埔大尾督跑完15K的比賽,回家梳洗後直接去音樂節,完全沒有休息。本以為身體會受不了,打算大不了在草地上睡覺,為晚間的演出保留戰鬥力。

雖然錯過了重臨香江的丹麥兔子Sleep Party People,但日本仔Shugo Tokumaru完全令我無法坐下休息睡覺!基本上,看日本的音樂單位演出永遠不會失望。準備功夫充足、技術好、無廢話。Shugo桑這天的演出,有技術、有層次、多樂器、多玩具,日本唱腔加上現場氣氛,有點跳脫、有點熱血,音樂類型完全狠狠擊中我,邊聽邊讓人蠢蠢欲動,很想一起跳!無法抗拒!(心心眼)

接著是來自北愛爾蘭的唱作女生Soak。本名Bridie Monds-Watson的妹子,藝名靈感來自 “soul” 與 “folk” 兩詞的結合。喜歡她的率性,脆弱中帶點倔強的聲音在結他原音襯托下唱出治癒的歌曲。當日她的表現中規中矩,與同行的結他手和鼓手帶來插電演出。然而,我還是喜歡她玩acoustic多一點。〈Sea Creatures〉依然是賣飛佛。最後一曲以噪音作結,歌聲隱沒在煙霧中,悄悄地結束。

Bo Ningen亦是一隊令我大開眼界的樂隊。曾經和Savages合作過的他們玩acid punk、noise rock,我一直覺得他們是一班暗黑痴線佬,現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好正!反而由冰島小王子Ólafur Arnalds和Bloodgroup成員Janus Rasmussen組成的實驗電音二人組Kiasmos令我很失望,失望在於他們的set非常平庸。談不上minimal techno,bass重得以為在聽house,在Electriq Stage那個帳幕內彷彿置身於讓人窒息的夜店。(我不是來這裏clubbing啊!)站在那裡才不過五分鐘,完全沒有想跳的意欲,無法投入,轉頭便走。

離開Electriq Stage,和朋友隨便逛,亂入Your Mum Stage,遇上血肉果汁機,把剛才的悶氣一掃而空。Hardcore metal,又mosh又circle pit又灑溪錢,讓我想起去年來Clockenflap演出的閃靈!可惜頭好痛,逼到前排但跳不起,本來打算退到後面坐下休息,但結果同行的伴連我三個如同精神病人,無啦啦又圍圈自轉,沒頭沒腦的跟著跳,連附近的實Q(保安員)也忍不住白眼。雖然很累,頭又痛,腳也沒力,但感覺很棒,彷彿找回從前看show的感覺。

熱情一旦被點燃了便很難制止!(哈哈)跑去看Neon Indian,好好跳,姣野萬歲!接下來是我非常期待的美國數字搖滾樂隊Battles。我像個小粉絲一樣一早跑到前排霸位,找到面向中間位置,等待時心情居然有點緊張。整個演出毋容置疑的好,他們實在太厲害,完全是技術性擊倒。就是被這種無限loop慢慢build up的technique所吸引!

終於來到這晚壓軸的表演嘉賓,大家期待已久的經典-New Order!!!所謂legend大概就是這樣,突然活生生岀現眼前,然後玩了一堆經典到不能再經典的歌。雖然還未到感動流涕的地步,但確實從心底裡驚呼了一下,起了一晚雞皮疙瘩。其實演出中段我真心累極,無力再扭再跳,但一聽到熟悉的愛歌如〈Perfect Kiss〉,雙腳實在無法停止跳動。當然,經典金曲如〈Bizarre Love Triangle〉、〈Blue Monday〉等等當然走不掉,安可的〈Love Will Tear Us Apart〉更是掀起全場轟動。舞台屏幕播放Joy Division和早逝的Ian Curtis照片,最後打出 “FOREVER JOY DIVISION”,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

看到他們的現場也算是圓了一個心願,唯獨欠一首〈Ceremony〉,整個演出差點便圓滿了。還有你… wish you were here too.(當時竟如此希望)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15.12.27 / SWEATY & CRAMPED #5 @ Focal Fair

臨近年末看了一場可自由定價的live show,演出單位全是本地樂隊,包括phoon, Emptybottles., David Boring,以及壓軸的Ponyboy。對於本地indie圈我實在脫節太久,當晚的樂隊全都是第一次去看。最難忘的應該算是特別來賓-資深樂手Ben(The Lovesong主音兼結他,現另組Oh! Nullah)和音樂人李一丁的acoustic演出,簡單卻有感染力。Ben更在演出期間邀請樂迷上台一同唱歌,非常親民。

由於現場不少觀眾也是資深emo仔,所以當年青樂隊Emptybottles.找來Ben和Lam Hood(Ponyboy前任結他手、現為Teenage Riot結他手)同台演出,玩了The Lovesong的〈Eastern Moments Western Skies〉,現場頓時變成一個The Lovesong fans gathering,氣氛不俗。另一隊David Boring也不錯,女主音在演出途中突然與隊友在台上來個摔角大戰,雖然有點傻眼,但作為演出來說挺破格。

不過當晚的亮點依然是壓軸出場的本地math-rock/post-hardcore樂隊Ponyboy。隊中結他手將短暫離港,因此這晚將會是Ponyboy短暫告別之作。經驗老到果然就是不一樣,把前段稍微一些因為悶場而累積的疲勞掃空。最後一曲找來前任結他手Lam Hood擔任貝斯手,觀眾都很投入,不斷地mosh,情緒高漲,演出就在一片歡呼叫喊及汗水中結束。

謝謝那個叫我去看演出但出場前後一直在緊張的人。這一年的拉闊人生就此結束,彼此曾經有過的錯覺也是時候結束了吧。嗯。

鍵盤上的老鼠重臨香江

2015.08.12 / mouse on the keys “the flowers of romance” Album Release Tour 2015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2015.08.12 / mouse on the keys “the flowers of romance” Album Release Tour 2015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第二次看這班日本老鼠,依然是正到世界末日!!!這次mouse on the keys(以下簡稱MOTK)為新專輯宣傳而舉行亞洲巡演,香港有幸成為其中一站,作為樂迷的我當然期待。MOTK這次full band上陣,除了核心成員(兩名鍵琴手和一名鼓手),還有小號手和色士風手,令演出豐富不少。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晚演出中段玩了不少新作,新專輯方向似乎傾向電子,新曲帶有techno風格,聽著聽著竟讓我想起德國三人組合Brandt Brauer Frick,挺喜歡。鼓手作為樂隊中靈魂人物,比上次來港時表演更瘋狂,又叫又跳又stage dive,最尾encore時更rapper上身,來一段大家意想不到的hip hop session,完全亂來但氣氛超high!很開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