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6

單身動物園

HKIFF 2016 第三回:27/03/2016 @ Hong Kong Cultural Centre

The Lobster (2015) / Yorgos Lanthimos

The Lobster (2015) / Yorgos Lanthimos

到底愛情是甚麼模樣?甚麼模式才是理想的愛情?《單身動物園》並沒有提供確實的答案,卻用了一個超現實的故事去探討現代人的(也可能是未來的)愛情。

男主角身處於一個單身有罪的社會,單身男女會被送進城中一間酒店,必須在45天內找到有共通點的另一半,否則會被變成一種自選的動物,從此被流放。男主角為了生存,選擇偽裝,假裝與酒店內一名單身女性有共通點,可惜勉強自然沒有幸福,只好離開酒店,逃走到孤獨者的森林。孤獨者的組織並不容許孤獨者之間相愛,男主角偏偏於此時此地遇上真愛,因而再次陷入兩難。

到底單身是否真的可怕?相愛也是否罪無可恕?電影帶出一個很好的提問,但大前提是到底你身處於哪個空間。為了擺脫單身而與不喜歡的人在一起,或是有喜歡的人卻不能夠在一起,其實同樣難過。假如變成一個outsider,永遠無法fit in任何一個社群(戲中是兩個對立的社群),又該如何是好?

電影由故事背景及情節以至角色設定,滲透著強烈的黑色幽默,諷刺人對愛情的不解。人可以因為共通點相遇相知,但相愛與否卻不是必然。一段關係也不能只靠共通點而維繫,否則只會衍生更多謊言。戲中多個配角的故事正好說明這種虛假關係往往沒有好下場。

戲中男主角雖然在孤獨者的森林遇上他眼中認為的真愛,但想深一層,他其實有多愛女主角?縱使片中不乏他們眉目傳情、感情日漸深厚的戲份,然而片末的結局卻讓我覺得男主角也不過一時盲目。當他在洗手間用刀指向自己的眼睛時,我猜想那一刻他才真正了解甚麼是愛情。縱然電影並沒有交代結果,我卻傾向相信男主角拋棄女主角逃之夭夭。大概是我太悲觀了吧。

Léa Seydoux as "Loner Leader"

Léa Seydoux as “Loner Leader”

雖然仍未看希臘導演Yorgos Lanthimos的前作《狗牙》(Dogtooth) ,但《單身動物園》暫未給我一種驚嘆的感覺。故事的背景設定本來非常有趣,場景設置與調度方面也不錯,只是表達形式比我想像中來得有點正常,探討課題的力度也不夠深。(個人認為可以再狠心一點、瘋狂一點啊~)另,戲中孤獨者領袖有句對白非常搞笑,但又有點有道理: “We dance alone. That’s why we only play electronic music.” 電音愛好者你懂的~(嗚啊)

單身並不等於孤獨,也絕非與寂寞緊緊相連,一切都是心態使然。我懂我懂,只是間中還是會寂寞啊。哎。

Advertisements

安藤忠雄:武士建築師

HKIFF 2016 第二回:23/03/2016 @ The Grand Cinema

Tadao Ando: Samurai Architect (2015) / 水野重理

Tadao Ando: Samurai Architect (2015) / 水野重理

日本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及他的作品本身已很有趣,而且inspiring。安藤忠雄年少時曾當過拳擊手,後來對建築產生濃厚興趣。沒上過大學的他自發學習,透過日常觀察及在寺院寫生逐漸得到啟發,後來更自籌旅費周遊列國吸收養份,最終自學成材,建立出他專屬的一套建築理念,以水泥為建築作品的主要材料,在日本及世界各地發揚光大。眾所周知,水泥一旦被定型了就難以修復,安藤偏偏看上這種特性,充份反映出他的生活哲學:「我們只活一次。」因為只有一次機會,所以事前必須思考周全、準備充足。這可謂日本人一絲不茍、追求完美的最佳例子吧。

以建築入門來說,這部電影還算不錯,介紹不少安藤忠雄早期的作品,甚至介紹了一些當年被否決的創作,但就紀錄片而言實屬一般。紀錄片並沒有深入探討安藤忠雄這個人物,大概篇幅過於側重作品的介紹,影片有不少內容都是過去紀錄片的訪問片段,近年的訪問比較缺乏,提問也不深入。安藤忠雄作為被訪者來說,表現倒是不錯。導演坦言並沒有把他在事務所嚴苛的一面展露出來,希望把他輕鬆幽默的一面呈現給觀眾。年邁七十的在安藤在鏡頭前相當有活力,對答如流,而且風趣。

安藤在影片開始時簡述了身體與精神兩者的重要,個人認為這與他的創作理念有著脈不可分的關係,可惜電影後段並沒有任何篇幅加以傳釋,結尾也完得有點突然,有點可惜。

響亮的秘密

HKIFF 2016 第一回:21/03/2016 @ The Grand Cinema

Louder Than Bombs (2015) / Joachim Trier

Louder Than Bombs (2015) / Joachim Trier

漂泊的人不安於室無法停留,死亡的陰霾緊緊壓著眉頭。逝者已逝,生者必須繼續生活。母親離世,遺留的秘密逐漸被揭開,疏離的父子關係只待修補。心魔與雜念,只能透過生活反覆試煉,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去釋懷。

故事的建構不局限於第一身,電影透過家庭核心成員的內心獨白及多重視點,多角度描寫主角們由外到內的心理變化。觀影過程就像把洋蔥外皮一層一層慢慢剝開,透過不同視點自行建構,還原戲中家庭的面貌。戲中的四人家庭,每個角色均設計得恰到好處,劇情發展生活化得來不失戲劇性。一切都是平靜地進行,並不濫情。

然而,我對戲中弟弟Conrad這個角色最感興趣。他在眾人眼中不過是一個沉迷網上遊戲的宅男,但其實內向的他是個非常敏感且富想像力的孩子,心裡埋藏很多想法:對母親的思念、對同班女生Melanie的幻想、對父親的不滿等等。導演巧妙地將這些內心想法以獨白形式表達,但透過不同角色口中說出來卻別有一番效果。譬如戲中一幕講述Conrad在班上聽著Melanie朗讀,畫面不斷放大,鏡頭由Conrad的臉上逐漸轉移到窗外風景,Melanie彷彿在訴說Conrad的心聲。

另一段獨白則出現於Conrad的日記,首先由兄長Jonah讀出,後來由Conrad的聲音取代。畫面配上各種影像蒙太奇,令觀眾更能深入了解這名怪咖孩子的內心世界。特別喜歡接近片末那段戲,他與心儀女孩Melanie離開派對後在街上漫步到天亮的一幕。畫外音是Conrad的心聲,說著他留意到週遭環境人物的細節:Melanie把頭髮捲在耳後的動作;二人靜靜地走路,他幻想迎面來的陌生人或許會以為他們是情侶;這段戲讓我想起導演前作《八月斷魂曲》(Oslo, 31. august) 出現過類似的畫面:男女二人在破曉時份於無人街頭遊蕩,分享孤獨。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雖然電影題材和感情處理傾向寫實,但戲中不乏現實與夢境交疊的場口,尤以夢境的片段最為耐人尋味:Conrad在夢中走進樹林,擁著身穿白裙、躺臥在草地的Melanie,但鏡頭一轉卻發現母親Isabelle從後擁著Conrad,有種夢中夢的錯覺。另一段講述Isabelle向丈夫Gene剖白夢境,夢中丈夫在車上抽著煙、看著她與另一個男人在地上做愛,Gene看似不介懷,但從他的面部表情已露出端倪,為電影後段描述夫妻關係逐漸破裂起了關鍵作用。

我也喜歡導演對逝者故事的處理,透過照片、回憶甚至幻想來建立逝者的形象:父子翻閱黑白相片、兒子們回想與亡母的互動、刻意以慢鏡表達的車禍等等。儘管這並非甚麼創新的手法,但零碎的片段在交錯的時空穿插沉澱卻能給予空間讓觀眾思考。

參考:
Louder Than Bombs: Joachim Trier’s play on perspective
Joachim Trier talks memory in Louder Than Bom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