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腸狗四圍走

HKIFF 2017 第一回:12/04/2017 @ The Grand Cinema

Wiener-Dog (2016) / Todd Solondz

電影一貫Todd Solondz風格的黑色幽默,以一條臘腸狗貫穿四個故事,帶出人類的自私與虛妄、人際關係的矛盾與疏離,以及家庭和社會中看不見的暴力。

雖然戲中有一隻可愛的臘腸狗,但電影一點也不溫情,縱然偶爾出現一些「笑位」,但仔細想想便會發現那些笑點其實並不可笑,反而令人感到被冒犯、不安,特別是第一個故事中Julie Delpy飾演的法裔母親向兒子解釋為何要替狗狗絕育時,說了一個故事:她兒時養了一隻名為「Croissant」的小狗被一隻流浪犬(她稱之為「Muhammed」)所強姦。雖然明知道那有可能只是虛構,但當中包含的種族歧視隱喻讓我無法笑出來。(但戲院內有不少觀眾哈哈大笑)反而另一個笑點––其中一名角色、以腐屍創作的藝術家Fantasy被拿來與藝術家比較時的反應–– “Fuck Damien Hirst!”,我倒能理解,而且笑了出來。

Todd Solondz向來喜歡revisit他創作過的人物,這次也不例外,第二個故事由是當年《Welcome to the Dollhouse》(1995)的Dawn Wiener及Brandon演出。被拯救的臘腸狗在Dawn的照料下算是經歷過一段美好時光,避過人道毀滅的命運。因為還未看過《Welcome to the Dollhouse》所以不知Dawn與Brandon過去的故事,有空一定要找來看看。

Greta Gerwig and the Wiener Dog

第三個故事是關於一位在大學任教電影的教授,當中說到電影創作與拍電影的難處,我猜是導演的個人體會,讀電影的學生也應該有所感受。 “What if, then what?” 教授一直教導學生創作故事的原則被學生所唾棄恥笑,想不到這個原則被實際應用時卻嚇人一跳。

最後一個故事回到人的內心。一位終日留在家中的老奶奶抱著臘腸狗度日,孫女回來探望但只為了討錢。老奶奶在花園呆坐發白日夢之際,夢見很多個曾經放棄的自己走到她面前,醒來卻依然孤身一人,且命不久矣。

參考:
Todd Solondz on the Paradox of Film School and ‘Unraveling the Mystery’ of ‘Wiener-Dog’
托德•索伦兹和新作《腊肠狗》——致郁的颓丧人生 (分析非常詳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