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8

Sónar Hong Kong 2018

Sónar這個源自西班牙巴塞隆拿的音樂節,於去年正式登陸香港,名為「Sónar Hong Kong」,打正旗號以電子音樂作招徕。今年於三月十七日舉行,lineup很吸引,都是灸手可熱的電音單位。除了DJ/Live set外,日間也有不少工作坊及藝術裝置供欣賞,只是規模較小,觀眾容易走馬看花。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這次跟以往去Clockenflap的感覺有點不同。首先是地點,因為在科學園舉行,所以有室內室外場地,舞台之間相隔不遠,方便走動。其次是音樂類型,有別於EDM音樂節,演出陣容並不側重party類型的電音,也有顧及知性的需要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日第一個看的DJ是來自馬來西亞的Tzusing,對他最深的印象是他曾推出一張名為《東方不敗》的專輯,想不到他的電音風格多樣,挺有趣,無法定義。不錯的DJ set啊!接著便去看來自日本的mouse on the keys,對我來說已經不陌生(因為已經看過兩次現場了)。本來滿心期待,可是這天發生一點小意外,遇上技術錯誤,導致演出縮短,未能盡興呢。

因為中段沒有特別想看的單位,所以和友人到處閒逛,走到戶外一個舞池,可是感覺太過party了,我們總是格格不入。還是先去吃飯好了。(哈哈)

晚飯過後,又再投入活動。終於有機會看期待的單位之一––來自美國的Laurel Halo!她的live set充滿實驗性,先由鍵盤彈奏再錄製,再加拍子、效果、自己的聲音,簡而言之,就是即場製作歌曲。如果你只想跳舞的話,sorry,這並不是你所期待的音樂。Laurel Halo於黑暗中營造一個氛圍,是會讓人慢慢沉澱的空間…… 可是我未能逗留太久,因為要趕去看Mount Kimbie哪!

來自英國的Mount Kimbie,他們去年推出的專輯《Love What Survives》深得我心,以前玩dubstep的他們,現在介乎是house與breakbeat之間,也因此更易入耳,廣受歡迎。可是作為資深電音樂愛好者的友人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他們… 因此,還未等到他們玩最後一首歌〈Made To Stray〉,我們已急不及待轉場,因為即將登場的是我倆期待已久的Floating Points啊!!!

來自英國的Floating Points,本名Sam Shepherd,不僅是一名DJ、製作人,亦是一名神經科學家(neuroscientist)。他的電子音樂揉合house、techno、jazz、soul 及古典音樂,帶點minimal的味道。他於2015年推出的專輯《Elaenia》實在百聽不厭。這次有機會親身感受,當然要站第一排!從頭到尾都是讓人沉迷不已的鼓點,雖然簡約但鋪叠出來的結構與氛圍,足夠讓我樂上一晚!非常滿足!

很可惜因為時間關係,未能看到同樣來自英國的Squarepusher,只好把握最後十五分鐘看看。看他戴著佈滿LED燈的頭盔,與舞台上的大型LED屏幕及燈光互相閃耀,縱使我只站在遠處觀賞,也感到有點暈眩。燈光隨著glitch、drill ‘n’ bass節奏閃爍,實在是閃到頭痛,難怪在舞台近距離欣賞的弟弟說這個演出完全是一次seizure的體驗。

其實Sónar Hong Kong的音樂活動持續到凌晨三點才結束,可是我看完Squarepusher後已疲累不堪,亦因為久站引起腰痛,只好當個灰姑娘,十二點前回家好了。Am I too old to party now? :'(

雖然結局沒有想像中圓滿,但還是很高興可以與你作伴去聽音樂跳跳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