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白鹿原

HKIFF 2012 第十二回:05/04/2012 @ HK Cultural Centre

白鹿原 (2012) / 王全安

白鹿原 (2012) / 王全安

電影改編自陳忠實的長篇小說《白鹿原》,時代背景由清末民初橫跨至日本侵華、國共內戰。故事以陜西關中平原的白鹿村作背景,講述村中白、鹿兩大家族三代人的恩怨情仇,將歷史及民族情感透過故事表達起來,非常浩瀚。據知這部電影的試映版本長達220分種,可惜因為電影題材涉及政治,敏感描述如共產黨、內戰等在內地放映版本需被刪剪。而於柏林電影節及香港電影節的參展版本皆為188分鐘,未能全然將原著故事完整地表達出來。我看這個三小時版本的結尾停留在日軍轟炸白鹿原,感覺故事還有很多東西未說,故事中多個角色的去向與結局未有交代,意猶未盡呢。

片中飾演「紅顏禍水」的張雨綺

片中飾演「紅顏禍水」的張雨綺

故事各個角色的描寫非常細膩,從他們身上可看到當時封建社會的縮影、階級觀念、老一輩與年輕一代之間的鴻溝。年輕一代欲衝破舊有約定俗成的枷鎖,去抗爭、去革命,試圖改變現狀。農民的生活艱苦,作為社會的大多數,社會地位卻是最低、命最賤。軍閥的貪污腐敗、政府的軟弱無能,人民在這些權力鬥爭中往往只能充當旁觀者,在戰爭中卻總成為率先犧牲的一群。女性地位更是卑微,片中的「紅顏禍水」田小娥的身份由妾侍輾轉成為人妻,因政局混亂而被逼與丈夫分離,期間經歷不少屈辱,最後更死於非命,是故事中最苦命的角色。

原著小說的文本句子,在戲中以唱戲形式表達。

原著小說的文本句子,在戲中以唱戲形式表達。

片中的畫面色調以至構圖取鏡實在太美,讓觀眾在大銀幕下飽覽白鹿原春夏秋冬的景色,令人嘆為觀止。而說到全片最喜歡的場口,要算以下這段。片中講述主角之一黑娃與一眾麥客午飯後歇息之際,一眾麥客以豪邁的秦腔即興地唱起歌來,鏡頭由遠至近慢慢推進,帶點無台劇式的排位,在大銀幕下觀看是另一番震撼。

一邊看電影時一邊回想從前學過的歷史,感覺中國真是個苦難的民族。

Advertisements

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HKIFF 2011 第一回:23/3/2011 @ UA Taikoo

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2010) / 李紅旗

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 (2010) / 李紅旗

入場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要去看一套音樂紀錄片,卻不知其實驗性竟如此濃烈,可以說是a piece of sonic art。全片沒有一般紀錄片會出現的訪問片段,拍攝對象(即南京地下搖滾樂隊的P.K. 14)也沒有任何對白,更沒有旁白。觀眾只能從間斷出現的歌曲中聽見主音的歌聲。觀眾藉著歌曲及影像的帶領,跟隨樂隊穿州過省,體驗他們在國內的巡演生活。

有別於傳統紀錄片的敘事及表達方式,導演故意玩弄聲畫錯置,推翻觀眾的期望,要讓觀眾更注意聲音的空間。電影一開始便展示樂隊成員在酒店房間內無所事事的黑白片段,但卻沒有相對的聲軌,聽到的只有一把「死唔斷氣」的聲音在低吟,充滿猜想空間。在這段實驗音樂的intro之後,畫面跳到車子在高速公路行駛的畫面。看不見盡頭的公路似在暗示這是一段沒有盡頭的旅程,背景響起的是由P.K. 14主音楊海崧與妻子孫霞組成的Dear Eloise(親愛的艾洛伊絲)的〈節日〉:「人民都很快樂/在這樣的夜晚/因為這是節日的夜晚/沒有人應該悲傷。」

導演巧妙地利用歌曲帶領觀眾進入P.K. 14的音樂旅程,實驗音樂與搖滾音樂在八十八分鐘內交替進行。播放P.K.14的歌曲時,字幕會顯示歌詞,讓觀眾細閱影像與文字,份外有意思。如〈多麼美妙的夜晚〉:「但你知道在一公里外的某個地方/有些恐懼才剛剛開始」,表達矛盾的心情;〈有些意外發生地太早〉向觀眾預告實驗聲音即將出現:「這些不過是你頭腦中的/頭腦中的一次想像的航行/希望你不會感到意外希望……這只是一場災難的開始」;片名則以〈一些點綴〉中的歌詞而命名:「我們離瘋人院究竟有多遠?」;還有其他歌曲如〈甜蜜的雨滴〉、〈穿過河堤〉等等,讓我在聽歌的同時思考了很多東西。

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樂隊的現場演出,大概有十多分鐘。(我不知實際時間有多長,只憑感覺猜測。)看到的畫面是樂隊各成員在落力演出時汗流浹背的模樣,背景聲音卻是一把男性嗓音連綿不斷地低嚎,並慢慢混合一些環境聲及動物聲,造成一個感覺迴異的空間。(此時,很多人忍不住離場。)聽覺上當然說不上是享受,所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閱讀主音楊海崧的臉部表情及聲音的components。看著主音楊海崧那完全陷入忘我狀態的模樣,令我更在意聲音的空間。片段中的現場觀眾更是忘我,其中一名女觀眾不斷隨(我們聽不到的)音樂擺動身體、抽搐,讓我不期然將之與片名聯繫起來。

經過一輪聲畫錯置的洗禮後,畫面回歸寧靜的海面,隱約聽到微弱的呼吸聲,觀眾終於可以喘息一會兒。接近尾聲,響起的不再是P.K. 14的音樂,而是Dear Eloise那如夢如幻的shoegaze音樂,洗滌繁囂。

離場時很多人一臉茫然,我臉上卻掛著滿足的笑容。從來覺得看電影不單是看畫面,聲音的想像空間比畫面的感染來得更大。感謝導演及P.K. 14給我一個特別的體驗。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現在還沒有人能夠看見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只有你和我能夠看見
反正這個瘋狂的世界 這瘋狂……

人在異鄉

夏天來了,放暑假的心情隨之而來,但畢竟不是學生了,沒有悠長假期,唯有看著電影裡的風光,幻想自己身處異地,暫時逃離煩囂的城市生活。

かもめ食堂 (2006) / 荻上直子

かもめ食堂 (2006) / 荻上直子

日本人在芬蘭。三個本來不相識的日本女子因緣際會走在一起,令本來冷清的海鷗食堂添上生氣,三人更與當地人結緣,成為好友。片中的日式料理令人垂涎三尺,home kitchen充滿人情味,是一部溫暖的片子,令人突然有前往芬蘭的意欲……

ホノカアボーイ (2009) / 真田敦

ホノカアボーイ (2009) / 真田敦

日本人在夏威夷島。藍天、白雲、青草、寧靜的海,真想躲在電影中的小鎮裡,從此不離開。雖然片子平淡,但我念念不忘的,除了片中的景色,還有老婆婆弄的愛心料理,單看賣相已覺美味。

Miss Kicki (2009) / Håkon Liu

Miss Kicki (2009) / Håkon Liu

瑞典人在台灣。一對瑞典母子,在一趟台灣之旅,由最初的疏離到最後的和解,彼此重新認識、重新了解。旅程中一段曖昧的男生情誼更為電影添上一點幻想空間。「愛情,可以帶你走多遠?」

Ludwig Palmell as Viktor in "Miss Kicki"

Ludwig Palmell as Viktor in "Miss Kicki"

我愛瑞典男孩!

李米的猜想

李米的猜想 (2008) / 曹保平

李米的猜想 (2008) / 曹保平

我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然後罵一句:「你媽的怎麼不去死啊!」我一定要罵出來。

故事的開端:出租車司機李米在位子說著一堆數字,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著後座的客人說。李米常常吞雲吐霧,樣子帶點憔悴,位子的後座放了一本貼滿失蹤男友的照片的雜誌。四年來,她在昆明這個城市開著車到處找他,但毫無消息;兩個鄕下人,一個像老江湖一個傻呆子,偶然上了李米的車,心裡面想著與收貨人會面,卻遇到一個瘋子詩人在他們面前自殺;馬冰開著車,菲菲說了一些關於毒品、自己的事(詳細的我不太記得了)。

一直也看不出當中的關係,直至,瘋子詩人從橋上掉下……

其實故事的主線(李米找尋失蹤男友)並非我所關注的地方,反而是一些人物的細節較能吸引我。譬如,傻呆子說起在鄉下的女友小香時的害羞、老賊匪要脅李米時的強硬、李米在加油站冒死求救報警……當然,還有瘋子詩人!他是整個片子的關鍵,沒有他,這堆人不可能相遇。

然而,二人重遇,李米面對眼前這個再見卻不肯認她的男朋友,只能跟在他背後,含著淚唸著他曾寫給她的信:

「83天
我打算回去了李米
反正我也成為不了你們想要的那種人
只能普普通通了
我真没用
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很沒用

221天
我就要回去了李米
我現在算是一個有用的人
我都能看到我們未來超市的樣子
你能原諒我麼

430天
我和以前不一樣了李米
也許我已成為你父母想要的那種人
誰知道我昨天在電視上看到昆明了
我突然一下子哭了
你還在等我嗎李米

708天
告訴你一件事李米
幾乎都快成真的了
我今天早上到機場買了機票
那時候思念像一條在草原上爬行的蛇
我突然想要回去了
我買了機票過了安檢到了登機口
最後我還是出來了
機票錢退了一半
我多想回去你知道嗎」

最後,李米吐出一句:「對不起,如果是我認錯了,那我和你說一聲對不起了。」

看到這裡,是有點動容了,但至此我對李米對感情的執著與焦躁不安,還是不能完全領會,大概因為在尋找的過程中李米沒有說過任何她與方文之間的事,作為觀眾的我只能猜,但猜就不能深入,不知他倆感情是否深厚之類的,直至看到最後DV的片段,放著的是李米的生活點滴……

他消失了,但他從沒離開。

我忽然想起曾在我生命中出現的這麼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