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

柏林蒼穹下

HKIFF 2018 第四回:01/04/2018 @ HK Cultural Centre

Wings of Desire (Der Himmel über Berlin) (1987) - Wim Wenders

Wings of Desire (Der Himmel über Berlin) (1987) – Wim Wenders

德國導演Wim Wenders的經典作品《柏林蒼穹下》,一直也在我的電影清單內但總是遲遲未看。這次適逢電影節放映它的修復版,實在不能再錯過了。

故事講述當時柏林圍牆還未倒下前,城市上空存在懂得傾聽人們內心的天使,鳥瞰這個被一分為二的城市,一直只能旁觀人間疾苦卻無法插手人世的生活。一天,天使Damiel因為傾聽馬戲團的空中飛人Marion的心事,逐漸產生感情,觸動凡心,遂決定化作凡人,追求人世間的愛情。另一位天使Cassiel則選擇繼續擔當observer的角色,在城市各處傾聽,不論是歷史創傷還是惱人的心結,他無法體會,只能眼看悲劇發生,感覺沉重但無能為力。

特別喜歡導演對電影聲音的處理。這段在圖書館的Symphony of Thought算是經典。下面那場年輕人到天台輕生的一幕,至今依然震撼、傷感。

色彩的轉換在現今電影看來雖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於當時的技術及藝術表達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示範。當Damiel感受到人間的五味雜陳,看到鮮豔的紅血,感覺到因受傷產生的痛楚,嚐到咖啡的味道,享受搖滾歌手Nake Cave的現場演出,以及終可面對他深愛的Marion,彼此作岀告白,畫面逐漸由黑白化作斑斕的彩色,結局圓滿得如此不真實。

色彩於我如同幻覺,黑白灰的深邃才是真實的現實。就如在愚人節那天坐在我身邊觀影的你,真實卻虛幻。

Advertisements

超市情緣

HKIFF 2018 第二回:25/03/2018 @ The Metroplex

In den Gängen (In the Aisles) (2018) / Thomas Stuber

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類電影小品。超市內沒有高潮迭起的相遇,也沒有戲劇性的相愛分離。全片描繪的是最平淡不過的超市日常。日復日重複點貨搬運工作雖然沉悶,但超市員工各有各性格,有些懂得自得其樂,有些則沉默專注,唯一的共通點,可能就是孤獨。但寂寞與否,因人而異。

獨身的男主角在夜班邂逅已婚的女主角,貌似不可能發展的感情,幾經波折,終在冰冷的凍肉庫中茁壯成長。可惜另一邊廂,幾乎無人能注意到的抑鬱,原來一直潛藏在男主角的上級身上。直至他自殺身亡,觀眾與男主角一樣才明白他一直收藏的膠帶的真正用途。

故事手法雖然平淡,但配樂還是值得一讚。

陸上行舟

HKIFF 2018 第一回:22/03/2018 @ HKCEC

Fitzcarraldo

Fitzcarraldo (1982) – Werner Herzog

今屆電影節的重頭節目,必定是德國殿堂級電影大師華納荷索(Werner Herzog)應大會及香港大學邀請,出席大師班及座談會。大師首次踏足香江,與他相關的活動吸引一眾影迷蜂擁而至,希望與大師作近距離交流。作為荷索紀錄片迷的我,當然不想錯過如此難得的機會,幸好能抽空出席其中一場座談會,而且能在銀幕下觀看他其中一部鉅世無遺的劇情作品--《陸上行舟》(Fitzcarraldo)。

雖然荷索作為紀錄片大師的印象已深入民心,但其實早年他拍攝不少劇情作品。於我而言,《陸上行舟》(Fitzcarraldo)是一部結合劇情與紀事的電影。劇情涉及深入亞馬遜森林,並把一艘蒸汽船拉上山後再橫渡河流的艱鉅過程,當時並沒有任何特技幫助,而是透過鏡頭真實地將陸上行舟的過程呈現於觀眾眼前。另一部由Les Blank執導的紀錄片《Burden of Dreams》亦記錄了《陸上行舟》的拍攝過程。

BurdenOfDreams

Werner Herzog during the making of “Fitzcarraldo”, from “Burden of Dreams” (1982) by Les Blank

雖然仍未有空看《Burden of Dreams》,但單看《陸上行舟》已讓我驚嘆不已。這個故事並非虛構,而是真有其事。一個希望在熱帶雨林興建歌劇院的歌劇迷Fitzcarraldo,為了籌集資金,不惜接下到森林開採橡膠的任務,而為了避過敵方公司的地域及急流,他決意將大船拉上岸,越過兩條河中間的一座山,然後再逆流而上。過程中雖然得到當地土著的幫助,但亦因為彼此言語不通,加上「神」的旨意,計劃最終失敗而回。即使如此,這仍然是一個瘋狂的壯舉。

荷索與片中的Fitzcarraldo,彼此或多或少滲著相同的偏執氣息。荷索透過電影告訴世人如何將不可能成為可能。如果說別人瘋狂,那只是因為沒有實踐的勇氣和決心。

Werner Herzog at the Q&A session

荷索於映後座談會分享了當時拍攝的點滴,例如當時原來特意建造了兩艘大船作拍攝用途。他笑謂,雖然不想再重新拍一次,但如果真的要這樣做,他還是會選擇建造一艘船,絕對不會使用特技。雖然偶爾會遇上「九唔搭八」的觀眾問題,但荷索依然耐心解答,詳盡得來帶點幽默。聽他一席話,彷彿又上了一課。人生中有機會遇見自己喜歡的導演,好滾動~


影片來源: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Society)

雖然這次趕不及於電影節選看他2016年的紀錄片《深入火心》(Into the Inferno),但仍可上Netflix找來看,也可於網上重溫HKIFF的荷索大師班。

愛的替身

HKIFF 2017 第五回:25/04/2017 @ The Grand Cinema

Frantz (2016) / François Ozon

已有一段時間沒看過Ozon的電影,想不到《Frantz》能讓我如此驚喜。作品非常成熟,沾著濃烈的art film氣息,復古的黑白畫面美得令人心碎。電影改編自法國劇作家Maurice Rostand的作品《L’homme que j’ai tué 》,此作品亦曾於1932年拍成電影《Broken Lullaby》。故事背景設定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講述一名喪失未婚夫的德國女人與神秘的法國男子之間的曖昧,其後卻發現一個令人難以承受的真相。

人生往往由謊言與遺憾組成,感情關係能否開花結果很多時取決於timing。即使相愛,時間不對,一切都變得太遲。電影中描繪二人感情日漸增長的部份很用心,眼神與笑容真誠交流,過程含蓄,卻無法掩蓋彼此的喜歡。即使法國男子常常陷入一種遲疑吞吐、讓人感到莫名其妙的狀態,但他散發的氣質還是惹人憐愛。有別於原著的男性視角,這部電影以女性視點作出發點。飾演女主角的年輕德國女演員Paula Beer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把女主角的蛻變演得非常到位,是位值得留意的新演員。

Le Suicidé (1887) by Edouard Manet

色彩運用於此片中亦擔當重要角色。黑白畫面雖然美麗,但帶著對過去回憶的壓抑;彩色畫面則點綴二人相處的愉快時光,帶點浪漫感覺。男女主角一起去行山看風景、或是二人在河邊休息時言談甚歡、相視而笑,這些畫面逐漸由黑白轉為彩色,帶點虛幻。特別在片末出現的著名畫作--法國印象派畫家馬奈的作品《Le Suicidé 》,女主角說出一句: “It makes me want to live.”,畫面再次由黑白漸變為彩色,是對女主角在經歷一切後得到覺悟與釋放的一種肯定。

縱使愛來得太遲,但選擇寬恕與接受,才能給人活下去的勇氣。

神乎其技漢尼卡

HKIFF 2014 第一回:26/03/2014 @ UA Langham

Michael H - Profession: Director (2013) / Yves Montmayeur

Michael H – Profession: Director (2013) / Yves Montmayeur

今年電影節選擇以我最喜愛的導演來開節,實為興奮。這套紀錄片以Michael Haneke為拍攝對象,以電影片段、幕後花絮及導演親身說法構成,平實地述說導演的理念與作品特色。手法上雖然談不上新鮮有趣,但整個觀影過程就像上了一課由他主講的導演課。

導演本身的話哲理性強,由電影到音樂到人生觀,邊看邊有衝動用紙筆記下他說的每句說話。他在訪問中提及過的一些重點,如: “The contradictions of reality”, “technique”, “reduction”等等,一直刻印在我腦內。細節與嚴謹的重要性,不僅限於創作上,放諸於生活同樣皆宜。他特別以音樂作為例子,大意如下: “If you don’t have the technique, you’re no musician.” 任何人也可以玩音樂,但技巧卻能將一個人的音樂造詣提升。技巧由長年累月得來,是反覆練習與探索細節得來的成果。電影亦同樣,必須透過影像多番探討,才能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電影意念與美學。

「如果你認真對待觀眾,就不會害怕給他們看不安的東西。」看Michael Haneke的電影從來也不輕鬆,寫實且挑釁性的畫面強迫觀眾反思自己的觀影位置與關係。雖然他一絲不拘與控制狂的性格未必人人受落(一些跟他合作過的演員與工作人員在訪問中便表示壓力非常大),偏偏這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

參考:
The Viennese | The Lumière Reader

天堂三部曲

HKIFF 2013 第二回: 23/03/2013 @ UA Taikoo

一口氣把《天堂三部曲》順序看畢。三種不同的女性,三種不同方式的愛。但如導演所說,電影命題只有一個:對愛的渴求。

Paradies: Liebe (Paradise: Love) (2012) / Ulrich Seidl

Paradies: Liebe (Paradise: Love) (2012) / Ulrich Seidl

《愛》。「Sugar Mama」尋找真愛卻屢次遇上前來騙財的肯亞男子。由最初不願以性換取心靈慰藉,到後來索性豁出去,只求肉體滿足就好了。只是在夜闌人靜、一人獨坐於酒店房間時,還是會寂寞。那是任何性愛歡愉都不能凌駕之上的孤寂。經過一輪意亂情迷、荒唐的性愛遊戲,「Sugar Mama」還是選擇留在度假村內,享受人造天堂帶來的片刻休閒,不敢再貪圖沙灘以外的風光。

鏡頭下的肯亞風光明媚,是旅客的天堂,卻是當地人的地獄。片中由故事設定到畫面構圖,可見大量對比:性別、年齡、膚色、階級。在肯亞的國度,金錢佔了重要的一環(至少在片中表現如是)。金錢操控著一個人對生活物慾的追求。因為貧窮,當地不少年輕男子選擇當beach boy。中年婦人用金錢換取慰藉,年輕男子用身體換取金錢,這都是你情我願的等價交易,道德觀念已不再適用。作為觀眾,我能理解,卻為這現實感到無能為力的悲哀。儘管如此,片中還是帶點黑色幽默。兩名「Sugar Mamas」曬太陽時的一段「有味」對話,色情卻惹笑。

電影的尺度也算大膽。黑白膚色肉帛相見,但性愛場面基本上從沒出現,最多只有事前的輕撫與事後的相擁安睡。唯獨是最尾那場四個女人於酒店房內對肯亞男妓進行令人咋舌的性挑逗,把人的原始獸性毫無保留在鏡頭前呈現,確實看傻了眼。

Paradies: Glaube (Paradise: Faith) (2012) / Ulrich Seidl

Paradies: Glaube (Paradise: Faith) (2012) / Ulrich Seidl

《信》。一場交通意外令一對夫婦各自走向截然不同的宗教。信奉天主教的女主角過著刻板的生活,在日常生活處處表現對主的恭敬與虔誠,甚至達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唱聖詩、祈禱、宣道只是作為虔誠信徒的基本要求。她向掛在牆上的十字架上的耶穌脫衣、鞭打自己的肉身作為懺悔,或在夜裡撫著十字架自慰,彷彿只有這樣極端的行為才能讓她感覺被救贖。但信奉伊斯蘭教的前夫再次走進她的生活,打破她的日常規律,批判宗教對她的改變,最後甚至對她強行作出性行為,讓女主角一夜之間崩潰,憤然鞭打十字架上的耶穌像,質問上帝為何如此懲罰她。

電影節奏緩慢,封閉的空間與刻板的生活,明顯與《愛》中開放的沙灘和淫亂的性愛形成強烈對比。極端宗教狂熱固然令人費解,但對於女主角渴望從宗教得到愛的救贖,我卻深表同情。尾段的求愛不遂引發她對上帝(甚至宗教)的責難與質問,充滿批判性。從精神層面看來,宗教或許能提供心靈慰藉。然而回到肉體層面,宗教卻如此虛無。當人對愛毫無保留地付出後期望有所回報,卻最終落空,後果會不會只剩下愛的反面--恨呢?

Paradies: Hoffnung (Paradise: Hope) (2013) / Ulrich Seidl

Paradies: Hoffnung (Paradise: Hope) (2013) / Ulrich Seidl

《望》。情竇初開的小胖妞是《愛》中「Sugar Mama」的女兒,在媽媽遊肯亞期間被送往減肥營,戀上營內的中年醫生,一場註定沒結果的單戀迅速展開。青春無敵,小妮子試圖借身體接觸拉近與醫生的距離。醫生壓抑對女孩的慾望,對她忽冷忽熱,唯有在無人的森林才敢擁抱她,也只有趁她躺在草地上熟睡之時才肆無忌憚的親近,像小狗一樣嗅著她身體每個部份。森林彷彿成了醫生暫時的伊甸園,只是他沒有偷嚐禁果的勇氣。

沒有《愛》的虛妄縱慾,也沒有《信》的沉重壓抑,《望》算是三部曲中比較輕鬆的作品。減肥營內盡是一班青春期的孩子,大談初嚐禁果的滋味、喝酒抽菸等等,這些在成年人眼中視為叛逆的事,對孩子而言不過是平常事。他們毫不忌諱的表達自己,甚至比成年人更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於我而言,《愛》和《信》中的愛是單向的,而《望》中的愛是相向的,只是礙於社會規範或年齡差距,醫生和女孩的愛不可能結果。雖然不少影友覺得女孩長大後會變成媽媽一樣,但我不認同。我是比較希望女孩能於未來遇上對的人,感受去愛與被愛的可能。

浮士德

HKIFF 2012 第十四回:07/04/2012 @ HK Science Museum

Фауст (Faust) (2011) / Aleksandr Sokurov

Фауст (Faust) (2011) / Aleksandr Sokurov

好不容易才看完的一部電影。改編自德國大文豪歌德筆下的著名悲劇《浮士德》,故事講述一生追求知識的科學家浮士德博士為追求知識以外的生活樂趣,甘願與魔鬼定下盟約,死後奉獻靈魂以換取與少女短暫相戀的歡愉。

令浮士德神魂顛倒的美少女Magarete

令浮士德神魂顛倒的美少女Magarete

電影開首先以一堆「重口味」的解剖畫面呈現於觀眾眼前。電影中浮士德與魔鬼的對話非常多,滔滔不絕,還未能完全消化他們的談論內容,畫面卻由戶內跳到戶外。角色的行為絕大部份時間都讓人摸不著頭腦,彷彿每個人都神經但來不及去想卻已被他們牽引到另一地方去。朦朧的光線和偶爾扭曲的畫面讓影像看起來夢幻, 帶點超現實的感覺。拍攝地點位於冰島,看到片末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山,頓時眼前一亮。

微型人

微型人

《浮士德》故事本身哲學寓意深遠,由於未有讀過原著,加上電影的表達手法並非一時三刻能接受,看後有很多問號。電影結束後,除了美麗的Magarete外,就只有這個由蒲公英、蘆薈和狼的肝造成的生物實驗品「微型人」最令人印象難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