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wegian

一個人自由野

HKIFF 2015 第三回:03/04/2015 @ The Grand Cinema

Mot naturen (Out of Nature) (2014) / Ole Giæver

Mot naturen (Out of Nature) (2014) / Ole Giæver

男版《狂野行》(Into The Wild),原來是挪威男人自導自演的作品,不過沒有《狂》片中那traumatic的過去,只是中年男人emo作動,突然對眼前的生活感到壓力,於是決定來個weekend getaway,暴走兩天,將家庭、工作、朋友通通放到一邊。原以為可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可是一邊跑,潛藏的矛盾思緒也跟著跑出來。

在這段越野跑的過程中,男人不斷與自己對話,偶爾也鬧出不少笑話,有時是色情的幻想,但更多時是一直纏擾心頭、仍未釋懷的執念:想起妻子,有離婚的衝動;想起兒子,覺得對他的關愛不夠;想起父親,兒時被冷待,一個人睡還是會尿床。原來一個人如此缺乏安全感!出軌的幻想沒有如願兌現,熱吻撫摸過後反而帶來一陣歉疚。既然如此,不如把過去那不堪的自己埋葬,下山後就重新做人。兩日一夜野外跑就此結束,男人把煩惱拋到大自然去,但回到城市又是否一樣呢?

故事情節其實一般,拍攝手法也是一貫北歐作風與格調。城市的室內場景總處於曝光狀態,色調偏向慘白令人更覺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讓人更想念戶外山林那一片綠油油。挪威Tromsø的美麗景色實在令人忘懷,朋友說看到主角在野外奔跑時有跳入畫面一起跑的衝動。(笑)

八月斷魂曲

HKIFF 2012 第三回:24/3/2012 @ The Grand Cinema

Oslo, August 31st (2011) / Joachim Trier

Oslo, August 31st (2011) / Joachim Trier

三十四歲的Anders接受戒毒治療,快將完成療程的他獲准外出面試,趁機與舊友再聚。重回昔日流連的場所,卻未能重拾昔日心情,只感到空虛與疏離。”Look at my life. I’m 34 years old. I’ve got nothing. I don’t want to start from scratch.” 還未重新開始生活,結束生命的念頭卻已縈繞。在撤手人寰前逐一向朋友道別,卻毫無思念…

電影以一堆關於挪威奧斯陸街頭的舊footage作開端,配上不同人的獨白,述說自己的想法。畫面都是安靜的,有多個主角臉容的的特寫。空洞的眼神、靦腆的笑容,主角試圖融入周遭的人和事卻更發現自己是個局外人。其中一幕講述他在餐廳獨自用餐,周遭的聲音逐漸被放大。他開始聽到身邊的陌生人的對話,關於生活的歡愉與煩惱,每天都在反覆上演。他一笑置之,似是把這些俗事看透。午夜走在無人街頭,短暫的快樂卻不足以燃起他對生命的期待。他始終無法擺脫生活的空虛感始。一如footage中被拆掉的大廈,Anders的結局是指向性的悲劇。

片中大量的長鏡頭充滿詩意,畫面色彩偏向慘白令人更覺北歐夏末的微冷與主角的絕望。”It’ll get better. It’ll all work out. Except it won’t, you know. ” 生活的無力感,似乎每天都在慢慢蠺蝕城市人的心智。我開始體會這種感受……

冷飯人間

HKIFF 2009 第七回:7/4/2009 @ The Grand Cinema

Lønsj (Cold Lunch) (2008) / Eva Sørhaug

Lønsj (Cold Lunch) (2008) / Eva Sørhaug

聞說炒隔夜冷飯很好吃,但《冷飯人間》中的人物與生活,卻是一盤不怎輕易嘴嚼、消化的冷飯。片中的出現的cold lunch其實是三文治,電影有好幾個鏡頭特寫了三文治,交代了幾位主角的狀況。此外,導演還在某些場合安排幾位角色同場,有些甚至有對手戲,但始終對角色沒有深入描寫,即使電影多把重點放在三位所謂主角上:一直也與父親過著完全isolated生活的Leni;因為欠錢於是四處問人借錢的落魄少年Christer;一向對丈夫言聽計從的妻子Heidi默默忍受丈夫的無理與精神折磨。除此外,還有幾對不同的情侶夫妻組合穿插於故事當中。

《冷飯人間》中的女性角色多是受害者,被男性欺壓的對象。開首的prolog便說明了這主題:男人駕車意外撞傷了途人,他竟然叫女人頂包。又例如,主角之一的Leni,她長期活在父親專制、強迫性有條理的陰影下,已變成一個孤僻的人,每天早上的指定動作是弄三文治。所以當父親突然逝世,Leni雖重獲自由,卻與外間格格不入,對新事物並無認知。Heidi得不到丈夫的體諒,甚至被當作洩慾工具。最深刻的一幕是Heidi被丈夫霸王硬上弓,即使她不斷說”Not in the butt, not in the butt…”,丈夫沒有理會,可憐的Heidi欲哭無淚,不能反抗,很殘忍的對待啊。Christer是全片中唯一沒有男權主義上身的男人,亦是全片中最沒有性格的人。他可以為了錢放棄面子、放棄尊嚴(例如替有錢女人口交),但結果錢得不到,他也越來越迷失。最後回到父親的家,聽著父親說過去,他當下沉默起來,眼神是空的。

或許以上的男女關係失衡例子過於極端,但也並非不可能發生,可能在世界某個角落一直不斷上演,只是幸運的我們沒有遭遇到。男女之間能否和平相處,關鍵在於溝通一詞吧。假如其中一方在一段關係中作出壟斷的舉動,失衡的情況便會發生。健康的兩性關係還是需要雙方互相的體諒。其實都是universal truth,還是知易行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