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北歐凶靈

HKIFF 2018 最終回:02/04/2018 @ The Grand Cinema

Thelma (2017) – Joachim Trier

事前完全沒有細讀故事大綱、只衝著挪威藉丹麥裔導演Joachim Trier之名而入場看電影的我,一直以為自己要看的是驚慄片,沒想到原來包含同性元素。坦白說,當時看完電影後覺得只屬一般,觀影時一直處於抽離的狀態,有種說不出的壓抑及不解。然而,回家爬文看分析後,漸漸被戲中各項細節、符號隱喻所吸引,越想越覺得有趣。

《北歐凶靈》(Thelma)是導演的第四部長片,也是他的新嘗試,靈感來自不少經典驚慄片,其中一個例子是Brian De Palma的《Carrie》(1976)。故事講述少女Thelma從鄉間到奧斯陸城市上大學,有一天,她在圖書館内突然癲癇發作,看醫生做檢查亦無法解釋病因。未幾,她逐漸發現自己擁有不為人知的超能力量。

Thelma對女同學Anja漸生情愫,卻因為信仰問題陷入痛苦。一直循規蹈矩的她,嘗試抽菸喝酒講粗口,說褻瀆神靈的笑話,盼望藉此與Anja靠近。即使二人偶爾有曖昧的身體觸碰,但不確定感令她忐忑不安,無法阻止心底對Anja存著更多大膽的愛慾幻想。她內心掙扎越多,癲癇發作次數越頻密,隨之而來的神秘離奇的事件也越來越多。Thelma逐漸發現她的異能與家族秘密有關,一段被封印的慘痛過去亦逐漸浮現,嚴重影響她的人生。這次,她必須為自己作出抉擇。

(L) Kaya Wilkins as “Anja” / (R) Eili Harboe as “Thelma”

“It’s a human condition story with a supernatural element that puts into play something we can all relate to – we wanted it to be a new take on body horror as well as a love story.” 導演如是說,所謂「驚慄」只是一個包裝,電影想探討的其實是女性自身覺醒的力量,當中包含不少詩意表象,如烏鴉、蛇等這些視作黑暗力量與誘惑的象徵。

電影發展至中段,少女困在被封頂的泳池,在水中不斷掙扎,最後終於躍岀水面。這讓人窒息的想像,畫面力量強大,充分描述她壓抑與焦躁的內心,是我最喜歡的一幕。電影亦涉及不少宗教命題,關於善惡與審判。異能少女的青春殘酷物語去到尾聲,有些部分很殘忍,但對Thelma來說卻是一種圓滿與解放。

後記一:
決定不寫太多分析,反正參考的網站已足夠解釋。文字能力日久失修,就這樣算了。(翻白眼)

後記二:
(與電影無關)話說看電影時覺得戲中飾演Anja的女生很眼熟,卻一直想不起來。上imdb查看,原來就是OKAY KAYA!

參考:
Joachim Trier’s Thelma, Part I: What does it all mean?
Joachim Trier’s Thelma, Part II: Handicraft and visuality
Joachim Trier’s Thelma, Part III: The epilepsy test
魔女席瑪 Thelma 影評:一部從宗教、醫療與父權中掙脫而出的情愛寓言
北歐神話與復古邪典電影催生!挪威名導尤沃金提爾談新作《魔女席瑪》幕後秘辛

Advertisements

Sónar Hong Kong 2018

Sónar這個源自西班牙巴塞隆拿的音樂節,於去年正式登陸香港,名為「Sónar Hong Kong」,打正旗號以電子音樂作招徕。今年於三月十七日舉行,lineup很吸引,都是灸手可熱的電音單位。除了DJ/Live set外,日間也有不少工作坊及藝術裝置供欣賞,只是規模較小,觀眾容易走馬看花。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這次跟以往去Clockenflap的感覺有點不同。首先是地點,因為在科學園舉行,所以有室內室外場地,舞台之間相隔不遠,方便走動。其次是音樂類型,有別於EDM音樂節,演出陣容並不側重party類型的電音,也有顧及知性的需要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日第一個看的DJ是來自馬來西亞的Tzusing,對他最深的印象是他曾推出一張名為《東方不敗》的專輯,想不到他的電音風格多樣,挺有趣,無法定義。不錯的DJ set啊!接著便去看來自日本的mouse on the keys,對我來說已經不陌生(因為已經看過兩次現場了)。本來滿心期待,可是這天發生一點小意外,遇上技術錯誤,導致演出縮短,未能盡興呢。

因為中段沒有特別想看的單位,所以和友人到處閒逛,走到戶外一個舞池,可是感覺太過party了,我們總是格格不入。還是先去吃飯好了。(哈哈)

晚飯過後,又再投入活動。終於有機會看期待的單位之一––來自美國的Laurel Halo!她的live set充滿實驗性,先由鍵盤彈奏再錄製,再加拍子、效果、自己的聲音,簡而言之,就是即場製作歌曲。如果你只想跳舞的話,sorry,這並不是你所期待的音樂。Laurel Halo於黑暗中營造一個氛圍,是會讓人慢慢沉澱的空間…… 可是我未能逗留太久,因為要趕去看Mount Kimbie哪!

來自英國的Mount Kimbie,他們去年推出的專輯《Love What Survives》深得我心,以前玩dubstep的他們,現在介乎是house與breakbeat之間,也因此更易入耳,廣受歡迎。可是作為資深電音樂愛好者的友人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他們… 因此,還未等到他們玩最後一首歌〈Made To Stray〉,我們已急不及待轉場,因為即將登場的是我倆期待已久的Floating Points啊!!!

來自英國的Floating Points,本名Sam Shepherd,不僅是一名DJ、製作人,亦是一名神經科學家(neuroscientist)。他的電子音樂揉合house、techno、jazz、soul 及古典音樂,帶點minimal的味道。他於2015年推出的專輯《Elaenia》實在百聽不厭。這次有機會親身感受,當然要站第一排!從頭到尾都是讓人沉迷不已的鼓點,雖然簡約但鋪叠出來的結構與氛圍,足夠讓我樂上一晚!非常滿足!

很可惜因為時間關係,未能看到同樣來自英國的Squarepusher,只好把握最後十五分鐘看看。看他戴著佈滿LED燈的頭盔,與舞台上的大型LED屏幕及燈光互相閃耀,縱使我只站在遠處觀賞,也感到有點暈眩。燈光隨著glitch、drill ‘n’ bass節奏閃爍,實在是閃到頭痛,難怪在舞台近距離欣賞的弟弟說這個演出完全是一次seizure的體驗。

其實Sónar Hong Kong的音樂活動持續到凌晨三點才結束,可是我看完Squarepusher後已疲累不堪,亦因為久站引起腰痛,只好當個灰姑娘,十二點前回家好了。Am I too old to party now? :'(

雖然結局沒有想像中圓滿,但還是很高興可以與你作伴去聽音樂跳跳舞。

淺堤 shallow levée

2018.02.11 / 淺堤 shallow levée 《湯與海巡迴·香港場》 @ Hong Kong Fringe Club

來自台灣高雄的年輕樂隊淺堤(shallow levée),質素相當高,帶有math-rock的底蘊卻滲透陣陣清新民謠搖滾的氣息。歌詞混合國語及台語,訴說對出生地及自身的哀愁與反思。最近他們發行了EP《湯與海》,早前已在台灣不同城市巡演,這次首度來港演出,分享他們的音樂視野與成果。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晚的暖場樂隊是來自本地的PHOON。大概兩年多前看過一次,這次再看感覺他們進步了不少,演出更得心應手,玩的依舊是輕鬆、帶點電子的indie pop。經過大約半小時的暖場後,主角也準備就緒,要登場了。

淺堤由三男一女組成,每位成員分別來自不同台灣獨立樂團,演出經驗豐富,難怪各人現場演奏功力有一定水準。主音兼結他手蔡依玲是一名才女,包辦樂隊大部分曲詞,有著清秀的外表與溫暖透徹的歌聲;結他手周致宏來自高雄的台語搖滾樂隊孩子王,喜歡他彈奏那動聽的結他旋律,演出時很投入,會在台上蹦蹦跳跳;貝斯手方博聖本身則是獨立搖滾樂隊少年白的結他手,話不多但一開口就很搞笑,彈奏的貝斯旋律很悅耳;鼓手涂嘉欽則來自大家也很熟悉的math-rock樂隊大象體操,技術不容置疑,打出明亮複雜的節奏,豐富了作品的質感。

這晚淺堤帶來他們這一兩年間創作過的歌曲,雖然產量不多,但都是很有心思的作品,可以聽得出每首作品有層次且細膩。當中最令我難忘的一定是〈怪手〉,是我第一次接觸他們的作品。向來對台語歌有種莫名情意結的我,雖然未能完全明白歌詞,但知道歌曲內容與逐漸工業化的高雄有關,怪手正正就是拆毀家園的推土機。這班年輕人透過音樂表達對成長地的關懷,實在難能可貴。

全晚演出曲目雖然不多,但沒有冷場,大概音樂本身已足夠讓人沉醉。每位成員分別分享了他們對香港的感覺,說著小時候如何接觸香港的劇集及電影。因為臨近過年的關係,他們提早向觀眾拜個早年,希望大家都有一個愉快的晚上。雖然這次演出沒有encore,但想不到最後一首歌竟然cover了劉若英的〈一輩子的孤單〉。主音依玲更打趣道:「祝大家新一年不孤單,孤單就喝奶茶。」(注:「奶茶」是劉若英的暱稱)(笑)

希望淺堤繼續加油,創作更多好作品跟大家分享。

setlist: 叨位是你的厝 / 我們的未來 / 高雄 / 你們的口 / 新歌 / 魯冰花 / 怪手 / 多崎作 / 一輩子的孤單 (劉若英cover)

細野晴臣新作發行紀念巡演 – 香港站

2018.01.16 / 細野晴臣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人生中有機會看一次細野大叔的live多好。

關於細野晴臣,對他的認識始於當代日本電子組合YMO。偶然也有留意他的獨立作品,以及他與其他樂手合作的消息。雖然不再走簡約電子風,但還是喜歡他製作清新的民謠作品,聽後總是一貫讓人安心的感覺。

細野大叔給人的感覺就是很風趣,真人果然與想像中沒差多少。台上的他一貫悠然自得,演唱新專輯《Vu Ja’ De’》的作品,有jazz有blues有boogie woogie,都是輕鬆的調子。同台演出的年輕樂隊都是技術一流的樂手,翻玩老爵士的音樂卻沒有土味,看著他們投入演奏也是賞心樂事。朋友笑說想不到大叔會唱〈香港ブルース〉(Hong Kong Blues),認真想想,香港好像沒有一隊會玩blues的樂隊呢。

最開心莫過於聽到Happy End名曲〈風をあつめて〉的現場版,算無憾了。YMO三人就只差高橋幸宏大叔的live還未看過(前年Summer Sonic因為舞台距離太遠趕不及去看… -_-)希望我還有機會。

大叔等等我~~~

* 參考:新活水 – 像細野晴臣這樣子活過70歲的音樂人生

後崩變色龍The Chameleons

2018.01.05 / The Chameleons Debut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踏入2018年,先溫故知新,支持朋友有份籌辦的演出。主辦單位The Catalyst Action請來八十年代英國經典後崩樂隊The Chameleons來港演出,吸引不少後崩迷來朝聖。在場眼見不少上了年紀的觀眾(中年男性觀眾較多),可見這班變色龍在樂迷心中的份量,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來港演出啊!

雖然不算熟悉他們的歌,但我也在開騷前惡補了他們較為出名的專輯,如《Script of the Bridge》、《What Does Anything Mean, Basically?》。當他們在現場奏起歌曲時,總算認出部份旋律,同時被這些優美的旋律所吸引。以後崩音樂來說,The Chameleons的音樂沒那麼抑鬱,反而帶有希望的感覺。特別難忘他們在其中一首歌插入另一隊經典後崩樂隊Joy Division的〈Transmission〉 ,唱著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是致敬,也是懷舊。

看資深樂隊演出的樂趣之一,就是可以近距離欣賞他們的功架,從容不迫地彈奏複雜的樂句。縱然歲月在樂隊成員臉上留下不少痕跡,但主音Mark Burgess的嗓音依舊充滿力量,在現場特別能感受樂隊的活力與熱情。台下盡是熱情的觀眾,蹦蹦跳跳,氣氛非常熱鬧。

來到演出最後一首歌〈Nostalgia〉,不論曲還是詞,到現在聽起來依然回味無窮,來到這個年紀聽好像突然明白更多。 “Tomorrow, remember yesterday… Tomorrow, nostalgia will lead me away.” 感謝朋友推介,也感謝變色龍叔叔。May the post-punk spirit be with you always!

setlist: Don’t Fall / Here Today / Monkeyland / Looking Inwardly / Perfume Garden / Less Than Human / Up the Down Escalator / Tears / Soul in Isolation / Second Skin / Singing Rule Britannia / View from a Hill / encore: Nostalgia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2017.12.16 /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Live in Hong Kong @ MOM Livehouse

來自美國紐約的噪音搖滾樂隊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簡稱APTBS),曾於2015年來港,在已結業的Backstage舉行演出,可惜當時我錯過了。幸而這次在last minute決心買票,當晚的演出比想像中好看很多啊!

當晚的暖場樂隊是來自本地的三人女子搖滾樂隊So It Goes,由三位名字同樣叫做Emily的年輕女生組成,音樂風格dream pop得來帶點陰沉的味道。如〈When I Dream of Grapes Turning Blue〉,乍聽有幾分Warpaint的影子。不論是結他還是貝斯,勾勒簡潔卻縈繞心頭的旋律,配上節奏乾淨的鼓點,整體感覺就是聽起來很爽直但心思依然細密。特別難忘是她們玩的最後一首歌,名字叫〈Monday’s A Bitch〉,展現出她們punk的一面。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接著,終於到主角APTBS出場。他們有個有趣的內地譯名,叫「亂葬崗」。APTBS的音樂雖然暗黑,卻非陰森恐怖。當晚的聲效與燈光控制得很好,樂隊就在黑暗中登場,然後音樂一起,現場燈光開始不斷閃爍。我站在舞台前方,結他手就在我的面前,拿著他那被鋸開一半的電結他,投入地演奏。

久違了結他噪音與後崩貝斯的節奏!女鼓手無疑是亮點之一,她打的每一下強勁鼓點彷彿要直擊觀眾的心臟,正到爆裂。觀眾也歇斯底里地隨著音樂跳躍,擺動身體,進入忘我境界。

來到演出中段,樂隊三人更拿著樂器走下台,玩效果器,呢喃著聽不懂的歌詞,與觀眾近距離接觸。實在難忘那令人癲癇發作的閃光燈與色彩斑斕的投影片段,整個氛圍如此迷離,被迷噪包圍的感覺多好,耳鳴的感覺多好!

這就是我在2017年看的最後一場演出,很滿足。

setlist: We’ve Come So Far / Drill It Up / Electronic Wizard Synth / You’re The One / Fill The Void / There’s Only One of Us / Dead Beat / King Kong Strobe / Life is Good / Deeper / Worship / Never Coming BackI Lived My Life to Stand in the Shadow of Your Heart

Clockenflap 2017

Clockenflap十周年,和去年一樣在中環新海濱舉行。規模沒有想像中大,以慶祝十周年來說確是有點失色。唯一慶幸的是音樂陣容依然值得期待,只是心情卻因個人及天氣問題有點影響,未能盡興,可幸當日身邊仍有幾位showmates一同作戰。

2017.11.17 (Fri) – Day 1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晚到達現場後與朋友會合,後搖樂隊TOTORRO正在表演中,雖然只看到最後十五分鐘,但印象深刻。本來很期待看Feist,但因為位置與音效未如理想,聽不清看不清令人有點沮喪,結果只看了十五分鐘便離去。和朋友在場內到處亂逛,甚麼都看不久,不論是中國嘻哈的海爾兄弟Higher Brothers、奧地利的電音組合HVOB,還是玩英倫搖滾的Kaiser Chiefs,好像甚麼都不對味。(搞甚麼鬼啊?)雖然最後有TOKiMONSTA,她的DJ set算是合心意,可是我身心開始累了,還是先行離去。

2017.11.18 (Sat) – Day 2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這天先看久休復出的本地樂隊粉紅A,雖然談不上熟悉,但聽過一兩首,如〈體育〉。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Wednesday Campanella)是期待的演出單位之一,之前在Summer Sonic看過她的表演,集視覺與聽覺娛樂於一身。KOM_I本身已經是個很有魅力的表演者,常常走進觀眾群,這次又大玩zorbing,台上台下不亦樂乎。中東樂隊Tinariwen帶來不一樣的沙漠音樂風情,來自英國的兄弟班Slaves則帶來爆裂的punk,終於有機會可以跳一下。同樣來自英國的搖滾樂隊Blossoms反而比想像中沉悶。

最後終於到壓軸的表演嘉賓--傳奇的電子音樂組合The Prodigy--出場!他們的活力感染在場每一位觀眾,讓人忘記因為毛毛雨沾濕的身體,忘記甚麼都不看不順的鬱悶心情,無法不隨著他們強勁的節奏跳動,只有看他們的時候才感覺自己仍然年輕,還能跳!(至少三十分鐘)即管跳到腳痛、閃到眼盲吧!

2017.11.19 (Sun) – Day 3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前一晚離場後回到家情緒近乎失控,因為私人問題,糾結於現實與幻想之間的落差。現在回想起來當然覺得可悲又可笑,當時在情緒爆發後的第二天馬上收拾心情看演出,似乎有點精神分裂。但音樂就是最佳的安慰劑,特別是遇上好的音樂和表演者。

來自台灣的獨立樂隊宇宙人,歌都聽了幾年,現場演出卻是第一次看,一如所料的歡樂。美日混血創作歌手Mitski擁有一把非常有力量的聲音,音樂帶點重型,難忘她獨奏〈My Body’s Made of Crushed Little Stars〉時力竭聲嘶、反覆地唱著 “Kill me, Jerusalem”的畫面。與Tame Impala系出同門的澳洲neo-psychedelia樂隊的POND,個人覺得他們比Tame Impala好看得多,主角pose多多不在話下,重點是音樂相當迷幻,加上投射屏幕色彩斑斕的影像,讓人非常滿意。看了一點Young Fathers,因為現場實在太多人,只能站到舞台外的草地看,非常groovy的音樂,可以跳跳舞。路過看了一點Ibibio Sound Machine,表演人數很多,非常有看頭。

傍晚時分,終於有機會看到期待已久的Temples!之前在Summer Sonic因為太累,無法集中觀看,這次總算專心地欣賞。Setlist很完整,我很喜歡,即使主音兼結他手已經剪掉他的招牌爆炸頭。(哈)好,終於到了萬眾期待的Massive Attack出場,完全是視覺與聽覺的完美結合,那些在背景出現各類呼應時代的訊息,在資訊爆炸的數碼年代,我們還可以怎樣活在當下?心情實在有點複雜,音樂節奏固然動聽,只是有一刻難受,因為我們如此無力。

後感

post-Clockenflap

這次很可能是本人最後一年去Clockenflap音樂節。坦白說,場地本身令人卻步。經過兩年的體驗,音控與舞台位置依然是問題所在。唯一可取的是lineup仍有吸引力,但不知這樣的號召力還可撐多久。近年感覺有心去看演出的人不多,來social的卻不少。有時間和金錢的話,還是比較想再去國外體驗音樂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