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Blackbird Blackbird

2019.05.23 / Blackbird Blackbird (live set) in Hong Kong @ TTN

曾於2016年偕同另一位chillwave音樂人Chad Valley來港演出的電子音樂人Blackbird Blackbird,三年後重臨香江,帶著全新作品〈The Biggest Mistake〉到場分享,聯同分別來自本地及澳門暖場單位--Came Slowly及Achun,為這個星期四的晚上帶來一場夢幻舒服的電音live set。

我對Blackbird Blackbird並非毫無認識,但也不算熟悉。透過這晚演出,總算可以進一步認識他的音樂。本名Mikey Maramag的Blackbird Blackbird,於美國夏威夷成長,曾以三藩市為創作基地,目前駐紮於洛杉磯。其電子音樂創作之路早於2010年開始,同年發行了首張大碟《Summer Heart》,發表過不少單曲及EP,作品數量不少,風格曲式蘊含chillwave及電子dream-pop,讓人聯想到深受樂迷喜愛的電音單位如Four Tet、Washed Out等等。

這場免費演出在TTN一個名為「AMP by This Town Needs」的角落進行。因為遲入場的關係,我錯過了本地的電音雙人組Came Slowly,也只看到來自澳門的器樂電音藝人Achun的半場live set而已。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來自澳門的音樂製作人Achun,早已久仰他的名字,但從未看過他的現場表演。當晚的演出出乎意料之外地吸引我的眼球及耳朵。他一人分飾多角,同時處理多樣樂器,由控制節拍效果器、敲擊到彈奏電子琴及電結他,即場sample混音,帶有旋律性的電音與節拍貫穿整個演出,過程有趣好看且充滿實驗性。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差不多待到晚上十點多,終於到Blackbird Blackbird出場。他的live set跟Achun有點相似,只是樂器數量少一點。他即場錄製人聲與電子聲效節拍交錯,營造如夢如幻的電音氛圍,是可以讓人放鬆、跟著跳舞的節拍。只是我全身充斥著不知哪來的疲累,無法久站,只好坐下來欣賞。

後記:想不到居然在這裡與很久不見的showmate阿青相遇,大家都震驚了一秒!(哈哈哈)慶幸自己最終決定去看這場演出。身邊有不少可以見面只談音樂的朋友,真好。

Advertisements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德國站 (II)

Journeys through Music - Lecture Series

2019.05.15 /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德國站 (II) @ Lecture Hall, Hong Kong Space Museum

由康文署文化節目組舉辦的「音樂遊蹤」講座系列,於五月中正式展開。這個講座系列早於六年前開始,由本地古典音樂作家、作曲家及樂評人胡銘堯(Dennis Wu)主講,透過介紹作曲家的生平及作品,探索當時的社會及文化。往年的講座主題包括東歐站、俄羅斯站、法國站、奧地利站,今年再次回到德國,介紹七位分別來自巴洛克時期、古典時期及浪漫時期的德國作曲家,探討他們的音樂及作品對後世的影響。 「音樂遊蹤」的第一站就由「音樂之父」J. S. 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開始。

當晚出席講座的人數比想像中多,想不到會吸引到不同年齡階層入場,當中不乏正值求學時期的學生及(貌似)退休人士。講者平易近人的作風及輕鬆淺易的講解,加深大眾對巴赫的認識。他在現場也播放不少巴赫作品讓觀眾欣賞及參考,演講內容偶爾會提及一些音樂術語及理論,例如卡農(Canon)、賦格曲(Fugue)、對位法(counterpoint)、十二平均律鋼琴曲(Well-tempered Clavier)等等,勾起我不少讀書時學鋼琴及樂理的回憶。

然而,這晚印象最深刻的是,講者播放了清唱曲(Cantata)〈Weinen, Klagen, Sorgen, Zagen〉(Weeping, lamenting, worrying, fearing的一小段。當聽到人聲合唱passacaglia與音樂結合,感覺神聖莊嚴,卻又帶著絲絲哀愁,心頭頃刻一顫。音樂確實有種難以言喻的力量。

作為曾經學習古典音樂的學生,其實對音樂偉人的歷史只略懂皮毛。即使習樂多年,鋼琴還是彈得不太好,但慶幸自己可以在年少時接觸古典音樂,有機會了解樂理、學習作曲。(感謝我的鋼琴老師!)

於求學時期接觸不同種類的音樂,對音樂產生某種莫名的狂熱與渴求,幾乎對任何類型及表演形式都感興趣。這份熱情持續至今仍未減退,讓我更確信音樂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養份,是我的true calling,然後順理成章開始嘗試創作。即使大部份個人創作只為了排解情緒,但音樂並不只是消遣娛樂,也不只是個人情感宣洩的途徑。它令人思考與歷史社會文化藝術有關的事物,當中包含大量人文情懷與哲思。需要學習的還有太多,而時間總是太少。

這樣難免又被貼上「文藝青年」的標籤(已是「文藝中年」了好吧?),但音樂確實是我人生中熱愛的事物。曾經心存疑惑,到底音樂/藝術的作用是甚麼?而我學習音樂到底帶給我甚麼?有段日子把大量精神投放在運動上,做人要身體健康做運動鍛練體能很合理,但竟然過份投入,不懂收放,忘記心靈健康同樣重要,直至實在的傷患重複發生。身體的傷會復原,但心靈到底康復了沒有?我也說不上話來。

然而,感謝這段療傷的日子得到好朋友的幫助,讓我再次接觸藝術,與過去的自己重新連結,似乎解答了心裡一些疑問。

參考:
Journeys Through Music Lecture Series 「音樂遊蹤」講座系列
巴赫:音符的工藝師

Last Dinosaurs

2019.05.17 / Last Dinosaurs Live in Hong Kong @ TTN

其實我對成軍接近十年、來自澳洲的indie rock/dance-punk樂隊Last Dinosaurs的認識近乎零。若非bandmates介紹,我是不會主動找他們的歌來聽,岀發去TTN前也完全沒有翻聽他們作品的意欲。(苦笑)

我只聽過Last Dinosaurs兩首歌,第一首是〈Karma〉,因為夾band練習過所以認識但今晚無緣聽到;另一首(亦是今晚玩的最後一首歌)叫〈Apollo〉,bandmate曾在練習時播過,因此我對旋律依稀有點印象。總體來說,他們的技術純熟,歌曲風格傾向流行,旋律catchy,音樂聽起來很陽光、很歡樂,可惜現場的音響有點強差人意。如果是在日間的戶外音樂節表演,感覺應該會較適合,比較能帶動氣氛。

對我來講,主音的歌聲聽起來可能太pop了。儘管樂隊成員的三人和聲配合得很和諧,音樂也很跳脱,我也看到前面有很多忠實粉絲跳得很開心,但我在現場依然感到抽離,難以投入。只能說他們的音樂不太是我的菜。這晚基本上沒怎麼跟著拍子擺動,就像一塊木頭站在後面看演出,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supporting act: PHOON

相反地,我對為Last Dinosaurs暖場的本地樂隊PHOON比較有印象,畢竟已經看過三次,每次看都覺得他們的演出越來越成熟。這晚他們罕有地玩了一首廣東歌,感覺不錯。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 亞洲巡迴香港站

2019.05.10 / 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 亞洲巡迴香港站

日本PUNK ROCK萬歲!這晚應該是這幾個月來看live show看得最開心的一次。久違這種地下音樂現場的原始味道!三隊樂隊的演出都非常棒,氣氛超好,玩punk、noise、psychedelic rock,完全沒有悶場!不論是樂隊還是觀眾,全部人都進入忘我狀態。

THE天国畑JAPON

首先出場的是來自日本的三人樂隊THE天国畑JAPON,音樂風格意想不到地迷幻laid back。一身街坊look的主音踢著拖鞋彈貝斯,非常有趣。結他手彈得一手優美旋律。鼓手則有點搞笑,趁著隊友調音之際,拿起結他模仿X Japan的Yoshiki邊彈邊唱,又用法文、意大利文、甚至K-pop腔唱《多啦A夢》主題曲,逗得觀眾很開心。

意色樓

接下來是我非常期待的本地樂隊意色樓。老實說,這晚絕大部份原因是為見他們而來。上次看意色樓已是七、八年前的事,參與Hidden Agenda第二代搬遷救亡音樂會。(詳文按)「有甚麼比在除夕夜一邊看show一同在音樂中倒數迎接末日年來得痛快?」至今我仍非常懷念那夜的演出。

即使這晚看到的樂隊陣容已經變了,但主音阿禮依然是樂隊的靈魂人物,而這次我終於能夠近距離欣賞結他手浩南的精湛技術。樂迷對當晚的歌單一定不會感到陌生,而我特別喜歡〈小鹿亂撞〉,節奏感一流。總之,看著他們投入演出,聽著熟悉的歌曲,所有回憶感覺通通回來,真好。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2008年於日本東京高圓寺發跡的パンクロッカー労働組合(Punk Rocker Labor Union),經歷過多次成員變動,目前樂隊的陣容其實就是THE天国畑JAPON再加一個主音。樂隊活躍於亞洲地區各大live house及遊行示威,每次岀現都引起騷動。

果然,染了一頭紅色頭髮的主音村上豪一拿起麥克風,一開口,全場隨即陷入瘋狂。開場歌〈禁止禁止禁止〉爆發力十足,主音走進人群中使勁地唱呀嗌呀,強勁的音樂讓人無法安於現狀,不少觀眾也湧到前面跳起來。中段換了另一位大叔打鼓,聽說他是一位經驗老到的傳奇鼓手,曾擔任不少獨立樂團的鼓手。沒錯,他打鼓的力道更猛,把原本熾熱的氣氛推到更high了。

作為中年樂迷,對moshing基本上可免則免,但今晚被労働組合的熱血癲喪感染了!當他們玩到最後一首歌〈Make a song〉,我決定豁出去衝呀撞呀跳呀,實在⋯⋯開!心!到!震!可以無腳痛地跳是如此幸福啊。

謝謝三隊樂隊帶給我一個難忘愉快的夜晚。素晴らしいですね!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た!

後記:完場後搭升降機離開時,偶然認識了一位來港交流一個月的年輕日本藝術家田中義樹(Yoshiki Tanaka)。本來陌生的彼此在回家的路上分享了不少音樂和港日事物,想不到原來我們之間有一位共同朋友,真巧呢。

Remiso

2019.04.30 / Remiso Live in Hong Kong @ secret warehouse

不諱言承認自己是資深觀眾,畢竟看live show多年,有一定年資,但這晚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體驗。

個人唯一一次睇騷遇上警察踩場的情況,於2011年Hidden Agenda的第二代發生。記得當時正舉行「東音工」(詳文按),一堆警察在門口與場內觀眾起哄的畫面,仍然歷歷在目。這晚談不上正面遇到這場面,但在前往表演場地「細場」(SaiCoeng)前被告知岀了一些狀況。據說警方食環署入境處等等一班人在樓下嚴陣以待,在細場岀入的人均須被查問。可能我較晚才到,避過查問的關卡,總算順利到達目的地岀席「私人聚會」,看到Fiona Lee及Topsy-Wave的暖場演出。

supporting act: Topsy-Wave

第一位暖場嘉賓Fiona Lee的live set充滿實驗性,可謂sonic art。看她把玩著桌上各個效果器,測試聲音的可能性,極簡的節拍與白噪音不時交錯,聽著聽著會不自覺墮入自己的世界,忘了現場的人和事。等了接近一個小時,暖場樂隊Topsy-Wave終於現身,玩了幾首post-rock作品。氣氛開始時如暗湧,及後音樂越來越澎湃。不少觀眾坐在地上欣賞,我也一樣,更能感受到聲音由地板震動至手心。

暖場表演過後,「私人聚會」告終。我跟著現場唯一認識的朋友——Remiso的結他手ahkok及一堆觀眾轉場,來到一個陌生且光怪陸離的地方。這個空間位於同區另一座工厦,一踏進門口便深切感受到甚麼叫真正的underground,讓我想起從前看過一套關於德國西柏林地下文化的紀錄片,而我正身處這樣的地方!不同顏色的燈光打在天花和牆壁。牆壁上畫了不少塗鴉,當中有不少曼陀羅圖案,感覺很迷離。現場有DJ打碟放電子音樂,人們三五成群,各自圍成小圈子。有人聊天,有人喝酒,有人吞雲吐霧,有人畫畫,有人拍照,有人看手機⋯⋯大概只有我一人呆坐在喇叭前看天花聽音樂。

Remiso

接近零晨,樂隊以有限的時間set up好器材後,演出總算可以開始。擠在狹小的空間內盤膝而坐,雖然有點辛苦,但似乎更能感受音樂的震動與張力,以及樂手的投入。

事緣Remiso的貝斯手被拒入境,滯留澳門,原因不明。(純屬個人猜想:可能與政治審查有關?工作簽證問題?也未知與較早前在細場發生的事有沒有關係。而事實上樂隊有部分成員一向是政府的眼中釘,但一切也無法向有關方面求證。)樂隊只好以六缺一的姿態上陣,用電腦錄好的音軌代替bass。或許是美中不足,但無礙餘下成員的投入演出。我特別喜歡色士風的音色,像歌者一樣,為歌曲生色不少。結他彈奏岀不少旋律優美的riff,特別是那首「抒情作品」。小號、長笛及那個看起來很有趣、名叫「EWI」的吹奏樂器,它們的音色令原本以post-rock為基調的音樂變得更豐富,糅合爵士與實驗元素,形成有趣的氛圍,就如他們聲稱的「retro-futuristic、cinematic chaos」風格,富有強烈電影感。

深夜時份看這場演出別有一番感受。感覺就像終於排除萬難,如願看一場地下演岀。在場所有人其實都累了,特別是樂手及工作人員。辛苦各位了。其實我們只想玩音樂聽音樂而已,為甚麼要變得偷偷摸摸呢?

後記:感謝認識多年但這晚才相認的朋友ahkok。雖然這晚無法聊太多,但他也問了我兩次何時岀碟。(哈哈)我坦言沒有想過,我與bandmates的創作及製作過程也很慢。(苦笑)但他說先做了再說。「一定要岀架!」雖然不知要等到甚麼時候,但謝謝你的鼓勵。希望有天真的可以向世界分享自己的音樂結集。


*以下是樂隊Remiso對成員被拒入境的聲明:

(updated on 20190523)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2019.04.05 /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香港聯合巡演 @ TTN

2019.04.05 /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 午夜乒乓 + 傷心欲絕 香港聯合巡演 @ TTN

「你吸到我的空氣了」—— 習慣了在午夜碎碎念,用悔恨勾勒夜的輪廓,但在白天又無所適從的我們,是不是已經逐漸成年人失格。你吸到我的空氣了,這已經不是一個浪漫的指控,是在這空間才能進行的氣體交流競爭,2019年了,雖然不知道這些失望要往哪去,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在一起。

為慶祝各自成立滿十週年及七週年,本地音樂搞手Domiproduction 島米制作與台灣廠牌Airhead Records.合辦一場名為「你吸到我的空氣了」的聯合巡演 ,把兩隊出色的台灣獨立搖滾樂團帶到香港的TTN,與樂迷一同在現場揮曬青春,過一個熱血沸騰的晚上!

演出當日是清明節,同日也有其他演出,未知有否直接影響當晚觀眾入場人數。演出正式開始前,場內貌似不足一百人,不禁為主辦單位及樂隊捏一把汗,也覺得有點可惜。雖然現場有點冷清,但也間接令樂迷與樂隊更親密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喜歡透明雜誌的朋友一定會喜歡午夜乒乓。彼此的曲風有點相近,結合punk與noise,旋律優美入耳,主音帶點微微吶喊破音的唱腔,聽起來很爽快輕鬆。初聽〈午夜的直球對決〉便被那份青春熱血的感覺吸引,現場演出更助我這樣的中年樂迷憶起年輕的狂妄,真的「給我生存的感覺」。(笑)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作為資深獨立樂團,與透明雜誌、湯湯水水、蕩在空中同被稱「師大公園四大天王」的傷心欲絕,他們一出場大家隨即陷入瘋狂,走到前排去跳跳撞撞。傷心欲絕貫徹絕望世代的精神,曲詞盡顯短小精悍的特質,唱出loser的內省與糾結。

是的,我偏愛傷心欲絕。明明他們唱的都是厭世歌卻充滿生命力,明明沒有聽熟任何一首歌卻又每首都跳得起勁,彷彿我的腳已復原了,可以跳可以叫甚至mosh。就像〈破了洞的美夢〉:「時間總會帶走悲傷/有些事我會記得/有些已經不再想起/不再想起」,聽起來莫名溫暖。而名曲之一的〈我愛您〉,主音直率地喊著「我愛您 我愛您 我愛您」……

但願有天我也可以這樣坦率地唱岀心聲。

Cloud Nothings

2019.03.15 / Cloud Nothings Live in Hong Kong @ MOM Livehouse

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的美國獨立搖滾樂隊Cloud Nothings,起初只是主音兼結他手Dylan Baldi個人project,後來逐漸發展成為四人樂隊。這次首度來港宣傳兼演出,算是難得的機會。當晚大約八時半,先有本地post-hardcore/emo樂隊Wellsaid暖場,玩一些輕快、少許龎克的音樂,音樂蠻搶耳。表演約半小時後,Cloud Nothings要出場了。

這晚的setlist以他們剛推出的專輯《Last Building Burning》為主,現場演繹比唱片更具感染力,特別是看到這班已踏入中年的band仔不忘初心,投入地玩青春躁動的post-hardcore/emo/noise/indie rock… 任何類型也好,總之可以跳可以咆哮可以吶喊,充滿活力,同樣作為中年樂迷的我確實有少許感動加感觸。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總覺得會聽Cloud Nothings的人,內心一定住了一位不願長大的孩子。演出一開始,觀眾比較拘謹,但經過多首歌曲熱身後,似乎越來越放,特別是當樂隊玩到早期的歌曲如〈Psychic Trauma〉、〈Stay Useless〉,現場開始出現mosh pit,一片混亂,氣氛隨即變得熾熱起來。

其實已經很久沒有留意Cloud Nothings,不常聽,就算聽了又會很快忘記。不得不承認他們大部份作品風格有點千篇一律,唯獨是2012年發行的專輯《Attack on Memory》緊緊抓住了我的心,特別是Wasted Days〉。(這晚主要是為了這首歌而入場啊~)這首長達九分鐘的歌,編曲一流,樂隊利用音樂把起伏不定的情緒仔細的描繪出來,當中的起承轉合,一聽難忘,特別喜歡中間一段instrumental,猶如於公路上飛馳。結他前奏一出,馬上起雞皮疙瘩,忍不住尖叫起來!

感謝Cloud Nothings的落力演出,讓我好好跳一場,亦令我最近的煩躁不安的心情暫時抒發出來。靜下來的一刻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真的不再年輕了。(悲)

setlist: On an Edge / Leave Him Now / In Shame / Offer an End / The Echo Of The World / Dissolution / So Right So Clean / Modern Act / Now Hear In / Enter Entirely / Psychic Trauma / Stay Useless / I’m Not Part of Me / encore: Wasted Days

Tempalay

2018.12.15 / Tempalay Live in Hong Kong @ TTN

來自日本的新生代另類迷幻樂隊Tempalay,對他們的認識始於上一張專輯《From Japan 2》的主打歌〈革命前夜〉。當時的Tempalay還是全男班的三人樂隊,成員分別是小原綾斗(主音兼結他手)、竹内祐也(貝斯手)以及藤本夏樹(鼓手),音樂充滿迷幻復古的風格,慵懶休閒的節奏讓人心情愉快。

可惜,貝斯手竹内祐也於2018年夏天決定退團,而以往只擔任客串角色的AAAMYYY正式加入成為固定團員,為樂隊帶來甜美的和聲與電音。且聽聽她有份參與的新專輯《なんて素晴らしき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中的主打歌〈Doooshiyoooo!!〉,非常搶耳呢。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作為本人2018年看的最後一場演出,Tempalay果然沒令現場觀眾失望。當晚的歌單除了新專輯的歌曲,如〈Doooshiyoooo!!〉、〈Telepathy〉、〈SONIC WAVE〉,也玩了不少舊作如〈新世代〉、〈Oh.My.God!!〉等等。AAAMYYYY作為唯一女團員當然特別受男性觀眾歡迎,然而我的目光不時停留在隨團巡演的客席貝斯手Kenshiro身上。在台上戴著一副太陽眼鏡的他看起來多麼型格,彈奏貝斯時技術多麼熟練,bassline聽起來多性感,不知日後會否成為固定團員呢。

整晚沐浴在groovy的節奏,catchy的結他riff與bassline百聽不厭,當然少不了迷幻的synth與鼓點的配合。他們的音樂就是可以令人樂上一整夜,忘我地跳舞。謝謝Tempalay落力的演出!

藥師寺寛邦

2018.12.07 / 藥師寺寛邦 Live in Hong Kong @ TTN

來自日本的藥師寺寛邦,除了是個真實的和尚外,他的音樂其實一點也不佛系,甚至有點pop 。不難聽岀他的唱腔深受玉置浩二影響,配上正面勵志的曲風,合上眼聽的話根本與流行歌手無異。現場的他平易近人,台上的他經常笑面迎人,不時用英文向大家問好;翻唱中國歌手朴樹的作品時會揮手微笑;演唱〈般若心経〉時卻不失莊嚴。〈〉、〈春夏秋冬〉等等這些作品曲風雖然流行,但歌詞的訊息觸動人心。

還是喜歡他雙手合十閉眼吟唱〈般若心経〉,現場有個瞬間被淨化心靈。他一共唱了好幾個版本,最後encore的版本配上泛黃的燈光,有種昇華的感覺。

Clockenflap 2018

2018.11.10 (Sat)

不去不去,結果還是去了一天。就只去星期六那天。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下午到達會場,走馬看花般欣賞音樂演出。首先看了一點五條人,一隊來自自中國廣東省海豐縣的民謠樂隊。很久以前有聽過他們的歌,民謠曲風配上歌詞夾雜家鄉方言,現場聽起來挺有趣,而且非常熱鬧。中間因為沒什麼特別想看的單位,於是與友人去了嘗試Slient Disco。說了很多年要試這玩意,這次終於如願。(笑)真的好古怪,僅僅在會場的草地劃了一個位置當左舞池。可能因為是大白天,人數寥寥可數。反倒有幾個外籍小朋友戴上耳機後非常enjoy,還打側手翻呢。

在Silent Disco逗留一會後決定轉場,去大台看過究竟。台上正在演出的I Kong & Jahwahzoo來自牙買加,原來I Kong是經典人物,稱得上是老牌reggae音樂巨人,難怪舉手投足都感覺份量十足。同台其中一位樂隊成員更是他的兒子,以身作則,將雷鬼音樂薪火相傳。接著便去旁邊的舞台看看年輕樂隊Alvvays,可惜不是我的菜,決定出去吃晚飯再回來作戰。(笑)

終於到了傍晚,有些期待的音樂單位要登場了。來自日本的人氣樂隊Suchmos,表現似乎比我在家看Fuji Rock音樂節直播時好一點。不愧是日本版的Jamiroquai,氣氛很好,適合跳舞的好節奏,很多少男少女湧到前面去。不過聽了三首歌後,我和朋友們決定轉場,看我們期待已久的D.A.N.!

同樣來自日本的D.A.N.果然沒有令我們失望,迷失在那充滿電氣虛幻的氛圍。鼓點跳脫的節奏、貝斯低沈悅耳的旋律、結他與合成器的音色營造的氛圍,交替帶領觀眾進入音樂,隨著主音模糊不清的吟唱,迷失其中。可惜一個小時的演出實在太短了,希望日後有機會看一次他們的專場。

其後的時間又再走馬看花。看了一點Rhye,但因為他的音樂比較靜態,需要沈澱,如果是室內場的可能更適合。還是是去聽電音好了!想不到居然聽了一大半Rone的DJ set,很歡樂的party電音。我在演出棚外竟有幸遇見迎面而來的Cornelius小山田圭吾本尊呢~~~現場居然沒有人留意到他!Anyway,接下來是友人重點要看的Blawan,果然非常爆裂。Industrial、techno、重bass,站在擴音器的我們被音量轟炸卻又不願離開,隨著節拍跳吧舞吧甩頭甩腦吧!

最最最後,終於看到Caribou的現場,總算圓了一個心願。樂隊全員一貫全白衫褲登場,主腦Dan Snaith一時打著激昂的鼓點,一時使勁地扭著合成器的按鈕,投入度滿分!如果說邊看邊跳的大熱作品〈Can’t Do Without You〉extended version氣氛夠好,那麼全晚最後一首〈Sun〉更把氣氛推到高峰!讓我們一起唱著 “Sun, sun, sun”直到永遠!(笑)

雖然看似錯過了很多經典演出單位,如殿堂級音樂人物、經典樂隊Talking Heads創始成員David Byrne、已解散的著名英倫樂隊Pulp主音Jarvis Cocker等等,但能看到想看的表演者已很滿足,也感謝當晚與我同行作伴看演出的朋友。下一年,不敢說還去不去。不過要是能和你一起去的話,看什麼都無所謂。(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