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Little Trouble Girl

「自從復原後,對於跑步的熱情,掉了很多。」
台灣美女跑友如是說 我似乎也一樣
不論信心還是熱情 都越掉越多
對任何關於跑步的消息只想敬而遠之
還在休養中 心裡想跑又不想跑
對將來的團練感到矛盾
寧願以後一個人孤獨的跑
接二連三受傷 都是因為自身不足所致
覺得自己毀了一切 無法原諒
到了這個年紀犯上這種錯誤就變得更罪無可恕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麻煩製造者
所以他人怎樣說我怪我罵我我也照單全收
唯獨你一句話就狠狠擊中我
「我係你同事就多得你唔少」
放六個星期病假頓時成了彌天大罪
即使習慣你的毒舌但這話未免太過傷人
明知認真便輸鳥但我實在笑不起來

「唔知自己想點的人」
你曾說 剛認識我的人很快便會發現這種性格
當時被如此看穿 心裡一陣麻痺
在你面前我總處於混亂狀態 亂衝亂撞
結果你眼中的我總是毫無方向
我了解 我接受 我活該受你白眼
因為我太沒用 而且帶給別人麻煩
我在努力改變 試圖改掉這性格缺陷
只是還沒改好又岀狀況

你說我喜歡音樂多一點
果然 世事都被你看透了
我當時竟天真得以為可以魚與熊掌兼得
所以現在落得如此下場不是意外
是自作孽 不可活
自作自受

一星期已過卻仍未釋懷
明知你不會看我的文字才敢在這裡說著你根本不會在乎的事
我果然只是個無可救藥只懂傷春悲秋的 瘟 疫 青 年

不好意思
打擾了

然後有人對我說 “i don’t mind if you’re a little trouble girl”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為甚麼呢 :x

原來錯置的命運從沒離開過我

Advertisements

崩世光景

最近,我又再沉溺在Broken Social Scene那澎湃的音樂中,找來他們那幾張專輯聽了一整晚,心情暢快得很。

早兩個月前,他們終於發了新專輯《Forgiveness Rock Record》,與上一張專輯《Broken Social Scene》足足隔了五年之久,雖然期間BSS兩名主腦Kevin Drew和Brendan Canning分別發表個人專輯,但仍不忘在專輯名稱上加上”Broken Social Scene Presents…”,可見BSS這個名字的重要性。總是一行十幾人的BSS,成員包括多名來自不同的樂團的團員,每次專輯的班底都不一樣,唯一不變的是他們的音樂,依然濃厚,依然清新,依然開朗,每次聽都令我變得精神爽俐。上個月,BSS二度造訪台灣,舉行演唱會。他們就是不來香港呀。(傷心)

雖然最喜歡的始終是2002年的《You Forgot It In People》,不過今次的新碟也很得我的歡心。每首都很棒,我不知該從何說起。(哈)一聽首隻單曲〈World Sick〉便喜歡,”I get world sick everytime I take a stand”,是一首向世界表態的歌。〈Forced To Love〉很搶耳,容易讓人記住的節奏與旋律,不知為何令我想起〈Almost Crimes〉。〈Sweetest Kill〉似是〈Lover’s Spit〉那種慢慢滲出哀愁的歌。其他心水歌曲還包括〈All To All〉、〈Ungrateful Little Father〉,instrumental的話我會選〈Meet Me In The Basement〉,充滿正能量!

連電影都要借BSS過橋!早在其作品《The Tracey Fragments》(2007)中找BSS做配樂的Bruce McDonald,今次名正言順拍一部與BSS有關的電影,借年青男女的愛情故事來表達對BSS的熱愛,片中會紀錄他們的現場演出,很期待啊!!!

p.s. 台灣方面把Broken Social Scene翻譯為「崩世光景」,與「世界末日的女朋友」(World’s End Girlfriend),同樣是很有味道的名字啊。(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