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野晴臣新作發行紀念巡演 – 香港站

2018.01.16 / 細野晴臣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人生中有機會看一次細野大叔的live多好。

關於細野晴臣,對他的認識始於當代日本電子組合YMO。偶然也有留意他的獨立作品,以及他與其他樂手合作的消息。雖然不再走簡約電子風,但還是喜歡他製作清新的民謠作品,聽後總是一貫讓人安心的感覺。

細野大叔給人的感覺就是很風趣,真人果然與想像中沒差多少。台上的他一貫悠然自得,演唱新專輯《Vu Ja’ De’》的作品,有jazz有blues有boogie woogie,都是輕鬆的調子。同台演出的年輕樂隊都是技術一流的樂手,翻玩老爵士的音樂卻沒有土味,看著他們投入演奏也是賞心樂事。朋友笑說想不到大叔會唱〈香港ブルース〉(Hong Kong Blues),認真想想,香港好像沒有一隊會玩blues的樂隊呢。

最開心莫過於聽到Happy End名曲〈風をあつめて〉的現場版,算無憾了。YMO三人就只差高橋幸宏大叔的live還未看過(前年Summer Sonic因為舞台距離太遠趕不及去看… -_-)希望我還有機會。

大叔等等我~~~

* 參考:新活水 – 像細野晴臣這樣子活過70歲的音樂人生

Advertisements

後崩變色龍The Chameleons

2018.01.05 / The Chameleons Debut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踏入2018年,先溫故知新,支持朋友有份籌辦的演出。主辦單位The Catalyst Action請來八十年代英國經典後崩樂隊The Chameleons來港演出,吸引不少後崩迷來朝聖。在場眼見不少上了年紀的觀眾(中年男性觀眾較多),可見這班變色龍在樂迷心中的份量,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來港演出啊!

雖然不算熟悉他們的歌,但我也在開騷前惡補了他們較為出名的專輯,如《Script of the Bridge》、《What Does Anything Mean, Basically?》。當他們在現場奏起歌曲時,總算認出部份旋律,同時被這些優美的旋律所吸引。以後崩音樂來說,The Chameleons的音樂沒那麼抑鬱,反而帶有希望的感覺。特別難忘他們在其中一首歌插入另一隊經典後崩樂隊Joy Division的〈Transmission〉 ,唱著 “Dance, dance, dance, dance to the radio”,是致敬,也是懷舊。

看資深樂隊演出的樂趣之一,就是可以近距離欣賞他們的功架,從容不迫地彈奏複雜的樂句。縱然歲月在樂隊成員臉上留下不少痕跡,但主音Mark Burgess的嗓音依舊充滿力量,在現場特別能感受樂隊的活力與熱情。台下盡是熱情的觀眾,蹦蹦跳跳,氣氛非常熱鬧。

來到演出最後一首歌〈Nostalgia〉,不論曲還是詞,到現在聽起來依然回味無窮,來到這個年紀聽好像突然明白更多。 “Tomorrow, remember yesterday… Tomorrow, nostalgia will lead me away.” 感謝朋友推介,也感謝變色龍叔叔。May the post-punk spirit be with you always!

setlist: Don’t Fall / Here Today / Monkeyland / Looking Inwardly / Perfume Garden / Less Than Human / Up the Down Escalator / Tears / Soul in Isolation / Second Skin / Singing Rule Britannia / View from a Hill / encore: Nostalgia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2017.12.16 / 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Live in Hong Kong @ MOM Livehouse

來自美國紐約的噪音搖滾樂隊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簡稱APTBS),曾於2015年來港,在已結業的Backstage舉行演出,可惜當時我錯過了。幸而這次在last minute決心買票,當晚的演出比想像中好看很多啊!

當晚的暖場樂隊是來自本地的三人女子搖滾樂隊So It Goes,由三位名字同樣叫做Emily的年輕女生組成,音樂風格dream pop得來帶點陰沉的味道。如〈When I Dream of Grapes Turning Blue〉,乍聽有幾分Warpaint的影子。不論是結他還是貝斯,勾勒簡潔卻縈繞心頭的旋律,配上節奏乾淨的鼓點,整體感覺就是聽起來很爽直但心思依然細密。特別難忘是她們玩的最後一首歌,名字叫〈Monday’s A Bitch〉,展現出她們punk的一面。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接著,終於到主角APTBS出場。他們有個有趣的內地譯名,叫「亂葬崗」。APTBS的音樂雖然暗黑,卻非陰森恐怖。當晚的聲效與燈光控制得很好,樂隊就在黑暗中登場,然後音樂一起,現場燈光開始不斷閃爍。我站在舞台前方,結他手就在我的面前,拿著他那被鋸開一半的電結他,投入地演奏。

久違了結他噪音與後崩貝斯的節奏!女鼓手無疑是亮點之一,她打的每一下強勁鼓點彷彿要直擊觀眾的心臟,正到爆裂。觀眾也歇斯底里地隨著音樂跳躍,擺動身體,進入忘我境界。

來到演出中段,樂隊三人更拿著樂器走下台,玩效果器,呢喃著聽不懂的歌詞,與觀眾近距離接觸。實在難忘那令人癲癇發作的閃光燈與色彩斑斕的投影片段,整個氛圍如此迷離,被迷噪包圍的感覺多好,耳鳴的感覺多好!

這就是我在2017年看的最後一場演出,很滿足。

setlist: We’ve Come So Far / Drill It Up / Electronic Wizard Synth / You’re The One / Fill The Void / There’s Only One of Us / Dead Beat / King Kong Strobe / Life is Good / Deeper / Worship / Never Coming BackI Lived My Life to Stand in the Shadow of Your Heart

Clockenflap 2017

Clockenflap十周年,和去年一樣在中環新海濱舉行。規模沒有想像中大,以慶祝十周年來說確是有點失色。唯一慶幸的是音樂陣容依然值得期待,只是心情卻因個人及天氣問題有點影響,未能盡興,可幸當日身邊仍有幾位showmates一同作戰。

2017.11.17 (Fri) – Day 1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當晚到達現場後與朋友會合,後搖樂隊TOTORRO正在表演中,雖然只看到最後十五分鐘,但印象深刻。本來很期待看Feist,但因為位置與音效未如理想,聽不清看不清令人有點沮喪,結果只看了十五分鐘便離去。和朋友在場內到處亂逛,甚麼都看不久,不論是中國嘻哈的海爾兄弟Higher Brothers、奧地利的電音組合HVOB,還是玩英倫搖滾的Kaiser Chiefs,好像甚麼都不對味。(搞甚麼鬼啊?)雖然最後有TOKiMONSTA,她的DJ set算是合心意,可是我身心開始累了,還是先行離去。

2017.11.18 (Sat) – Day 2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這天先看久休復出的本地樂隊粉紅A,雖然談不上熟悉,但聽過一兩首,如〈體育〉。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Wednesday Campanella)是期待的演出單位之一,之前在Summer Sonic看過她的表演,集視覺與聽覺娛樂於一身。KOM_I本身已經是個很有魅力的表演者,常常走進觀眾群,這次又大玩zorbing,台上台下不亦樂乎。中東樂隊Tinariwen帶來不一樣的沙漠音樂風情,來自英國的兄弟班Slaves則帶來爆裂的punk,終於有機會可以跳一下。同樣來自英國的搖滾樂隊Blossoms反而比想像中沉悶。

最後終於到壓軸的表演嘉賓--傳奇的電子音樂組合The Prodigy--出場!他們的活力感染在場每一位觀眾,讓人忘記因為毛毛雨沾濕的身體,忘記甚麼都不看不順的鬱悶心情,無法不隨著他們強勁的節奏跳動,只有看他們的時候才感覺自己仍然年輕,還能跳!(至少三十分鐘)即管跳到腳痛、閃到眼盲吧!

2017.11.19 (Sun) – Day 3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前一晚離場後回到家情緒近乎失控,因為私人問題,糾結於現實與幻想之間的落差。現在回想起來當然覺得可悲又可笑,當時在情緒爆發後的第二天馬上收拾心情看演出,似乎有點精神分裂。但音樂就是最佳的安慰劑,特別是遇上好的音樂和表演者。

來自台灣的獨立樂隊宇宙人,歌都聽了幾年,現場演出卻是第一次看,一如所料的歡樂。美日混血創作歌手Mitski擁有一把非常有力量的聲音,音樂帶點重型,難忘她獨奏〈My Body’s Made of Crushed Little Stars〉時力竭聲嘶、反覆地唱著 “Kill me, Jerusalem”的畫面。與Tame Impala系出同門的澳洲neo-psychedelia樂隊的POND,個人覺得他們比Tame Impala好看得多,主角pose多多不在話下,重點是音樂相當迷幻,加上投射屏幕色彩斑斕的影像,讓人非常滿意。看了一點Young Fathers,因為現場實在太多人,只能站到舞台外的草地看,非常groovy的音樂,可以跳跳舞。路過看了一點Ibibio Sound Machine,表演人數很多,非常有看頭。

傍晚時分,終於有機會看到期待已久的Temples!之前在Summer Sonic因為太累,無法集中觀看,這次總算專心地欣賞。Setlist很完整,我很喜歡,即使主音兼結他手已經剪掉他的招牌爆炸頭。(哈)好,終於到了萬眾期待的Massive Attack出場,完全是視覺與聽覺的完美結合,那些在背景出現各類呼應時代的訊息,在資訊爆炸的數碼年代,我們還可以怎樣活在當下?心情實在有點複雜,音樂節奏固然動聽,只是有一刻難受,因為我們如此無力。

後感

post-Clockenflap

這次很可能是本人最後一年去Clockenflap音樂節。坦白說,場地本身令人卻步。經過兩年的體驗,音控與舞台位置依然是問題所在。唯一可取的是lineup仍有吸引力,但不知這樣的號召力還可撐多久。近年感覺有心去看演出的人不多,來social的卻不少。有時間和金錢的話,還是比較想再去國外體驗音樂節。

2017都市女聲:何欣穗 Airplane Mode – 台北場

2017.11.04 / 2017都市女聲:何欣穗 AIRPLANE MODE – 台北場 @ Legacy

上次看何欣穗ciacia的演出已是六年前,當時她來香港岀席海洋音樂祭,我就站在第一排。後來她在四年前舉辦了一場名為[10+1]的台北專場,也有參與大大小小的演出,即使心裡一直想着要來台北看她一次,但總差一點點才成行。但這次,這次總算說到做到了!

開場前大家都很平靜,但燈光一暗,觀眾忍不住叫囂了。ciacia終於出現在大家面前,帶來這首配合演唱會主題《Airplane Mode》的〈Early departure〉,就讓大家一起轉為飛航模式,隨著音樂展開新旅程。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接下來就是一首接一首熟悉到不能的經典歌曲。ciacia特意邀請各路音樂好友發揮書寫創意,把歌名隱藏在這些「名人造句」裡面,文字配合影像投射在舞台背景上,就如每首作品的導讀,但也像讀著各人的私密心情,搭配現場音樂演繹有更深的感受。

在演唱〈英文歌〉前,ciacia分享了她與巴奈的一段友情小插曲:「就像巴奈在凱道奮鬥時,我去看她,對於這一切感到很難過,而巴奈卻還笑咪咪的說安慰我說『這世界還是很美好的』。」感謝ciacia的創作,記下女性的溫柔與堅毅。而在演唱〈A Dialogue Between Me & My Ghost〉前,ciacia亦特意說明創作原因:「寫給…… 一直在跟自己的另外一個靈魂打架的人。」仔細聽音樂與歌詞後,心靈彷彿得到一點慰藉。

整晚都是熟悉的歌與默契到十足的backing band,即使流程偶然岀狀況,可是蝦姊還是蝦姊,玩一首歌要呷一口紅酒,會逗大家笑,開玩笑說:「請大家包容我這個老人!」這個明年要五十大壽的女人,怎麼樣子完全沒變過?

最最最驚喜的時刻是,當玩到〈現在怎麼辦〉的時候,黃小楨岀現了!!!好開心啊!!!ciacia與觀眾鼓勵小楨開金口,最初她不肯,但最後還是屈服了,唱了半首〈15秒練習曲〉,真好聽,賺到了!還有安可環節岀現的特別來賓--台北場專屬的四大金釵--陳惠婷、閻韋伶、小龜、鄭宜農,都是搖滾系女子啊!馬上來玩一曲pop punk味十足的cover曲〈Ghostbusters〉,氣氛頓時高漲起來!

演出來到尾聲,ciacia帶領四大金釵唱她的出道歌〈自己餵狗〉,在台上蹦蹦跳跳,好熱鬧好歡樂,結束這個充滿集體回憶及感動的晚上。真的感謝ciacia,希望很快又可以跟你見面!

* 詳看:【現場】ciacia難得開唱邀四大金釵合體嗨翻Legacy

TOY

2017.09.21 / TOY Live in Hong Kong @ MOM Livehouse

記不起為什麼英倫迷幻樂隊TOY早幾年來港時沒去看,但今晚算是給我一個second chance。

在TOY出場前,先說說為他們暖場的本地樂隊南洋派對NYPD。雖然是第一次看他們的演出,但印象深刻。歌曲風格揉合low-fi、噪音、post-punk元素,主音朗讀著一些非常生活化的獨白,例如出場第一首是關於二人約會去吃甜品,即使歌詞夾雜著無關痛癢的粗口,主音近乎咆哮的喊著「佳佳、佳佳」(甜品店的名字),感覺竟毫無一絲違和感,甚至有點搞笑。

supporting act: 南洋派對 NYPD

說回當晚的主角TOY,因為出道時風格類似The Horrors而備受注視,發行第二張專輯《Join The Dots》時我甚至覺得有超越The Horrors之感,然而來到去年推出的新專輯,似乎有點失望。

關於現場演出,其實TOY玩得OK,只是過了我喜歡他們的時候。現在聽來每首歌都顯得面目模糊,除了〈Left Myself Behind〉,其他歌我不太記得。(⋯⋯)雖然看得不算很投入,但我仍然喜歡這些歌的motorik beat加noise,還有主音的英倫死魚眼。

結論是,有機會看喜歡的樂隊要及時看啊。

日系中毒系列

連續三個月看了三個來自日本的音樂單位,可見我對日系音樂的中毒程度越來越深。

2017.05.22 / salyu x 小林武史 Live in Hong Kong @ Music Zone, KITEC

讀書時期非常喜歡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如今電影中的虛擬歌手Lily Chou Chou活生生岀現於眼前,唱起一首首在電影岀現過的歌,勾起多年沒看但記憶猶新的電影畫面。

小林武史彈奏的琴音清脆,salyu的聲音則響亮透徹,音域廣而厚實。即使有些歌於我而言過於芭樂,但感情深刻,把如詩的歌詞都唱到心坎裡。

「我該怎麼活下去才好呢」

我還是沒有答案。

2017.06.24 / toconoma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2017.06.24 / toconoma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今年三月雖然身在名古屋,但錯過了toconoma的live。(因為在日本網路上買票不易啊,沒有日本地址不能預購…)幸好,他們應Hidden Agenda的邀請,於六月來港演出。

日本樂隊的現場演出一向是質素保證,這晚toconoma亦沒有讓觀眾失望,在現場能感受到他們的投入與技術的純熟。結他手落力演奏,甚至把結他線都弄斷了。(哈)其他團員就在他換線的時候來一段即興的free jam,非常有groove。演出中後段也是越來越high,音樂令人不禁舞動,我有多久沒好好跳一場啊!

toconoma四子非常的nice,演出後留在場地與觀眾互動--簽名、合照,有求必應,實在俘虜不少樂迷的心啊。

supporting act: Milos

而當晚的暖場嘉賓Milos,亦是不可多得的本地樂隊,風格傾向math-rock,於我而言有點清新,不錯。

2017.07.01 / jizue Live in Hong Kong @ Hidden Agenda

來自京都的四人樂隊jizue,擁有豐富多變的音樂風格,風格由post-rock到jazz到instrumental不等。每個成員均擁有深厚的jazz底,儘管樂手技術是意料之內的強,然而當晚琴手與鼓手嚴重搶focus,他們實在太厲害了!看日本樂隊的演出就是學習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