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çois Ozon

愛的替身

HKIFF 2017 第五回:25/04/2017 @ The Grand Cinema

Frantz (2016) / François Ozon

已有一段時間沒看過Ozon的電影,想不到《Frantz》能讓我如此驚喜。作品非常成熟,沾著濃烈的art film氣息,復古的黑白畫面美得令人心碎。電影改編自法國劇作家Maurice Rostand的作品《L’homme que j’ai tué 》,此作品亦曾於1932年拍成電影《Broken Lullaby》。故事背景設定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講述一名喪失未婚夫的德國女人與神秘的法國男子之間的曖昧,其後卻發現一個令人難以承受的真相。

人生往往由謊言與遺憾組成,感情關係能否開花結果很多時取決於timing。即使相愛,時間不對,一切都變得太遲。電影中描繪二人感情日漸增長的部份很用心,眼神與笑容真誠交流,過程含蓄,卻無法掩蓋彼此的喜歡。即使法國男子常常陷入一種遲疑吞吐、讓人感到莫名其妙的狀態,但他散發的氣質還是惹人憐愛。有別於原著的男性視角,這部電影以女性視點作出發點。飾演女主角的年輕德國女演員Paula Beer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把女主角的蛻變演得非常到位,是位值得留意的新演員。

Le Suicidé (1887) by Edouard Manet

色彩運用於此片中亦擔當重要角色。黑白畫面雖然美麗,但帶著對過去回憶的壓抑;彩色畫面則點綴二人相處的愉快時光,帶點浪漫感覺。男女主角一起去行山看風景、或是二人在河邊休息時言談甚歡、相視而笑,這些畫面逐漸由黑白轉為彩色,帶點虛幻。特別在片末出現的著名畫作--法國印象派畫家馬奈的作品《Le Suicidé 》,女主角說出一句: “It makes me want to live.”,畫面再次由黑白漸變為彩色,是對女主角在經歷一切後得到覺悟與釋放的一種肯定。

縱使愛來得太遲,但選擇寬恕與接受,才能給人活下去的勇氣。

不想當媽媽

Le refuge (2009) / François Ozon

Le refuge (2009) / François Ozon

生與死,人必須經歷的一環。愛人死去了,腹中卻留下愛人的骨肉,直覺認為愛人就存活在自己體內,決意保留孩子,延續對愛人的思念。然而,孩子出生了,要負起養育的責任之際,女人卻逃之夭夭。

對女性來說,懷孕不只是身體的變化,還有身份的變化,以及隨之而來的責任與壓力。女主角因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毅然離開剛出生的孩子,在世俗的眼光裡卻是不負責任的表現。身體與身份,似乎還不只是個人選擇,客觀的條件有時會決定了主觀的心。

沒有甚麼比導演親自解說來得更好了:「這位感情脆弱的孕婦選擇誕下孩子,不是為了當母親,而是為了接受自己,以孕育生命來撫平痛楚和抗衡命運的不公平。」(按閱讀)

「她的身體只是一個暫借的空間,是她過渡的地方。」身體對你來說,又是甚麼?「母親」這個身份,又是甚麼?「我」,又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