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d Solondz

臘腸狗四圍走

HKIFF 2017 第一回:12/04/2017 @ The Grand Cinema

Wiener-Dog (2016) / Todd Solondz

電影一貫Todd Solondz風格的黑色幽默,以一條臘腸狗貫穿四個故事,帶出人類的自私與虛妄、人際關係的矛盾與疏離,以及家庭和社會中看不見的暴力。

雖然戲中有一隻可愛的臘腸狗,但電影一點也不溫情,縱然偶爾出現一些「笑位」,但仔細想想便會發現那些笑點其實並不可笑,反而令人感到被冒犯、不安,特別是第一個故事中Julie Delpy飾演的法裔母親向兒子解釋為何要替狗狗絕育時,說了一個故事:她兒時養了一隻名為「Croissant」的小狗被一隻流浪犬(她稱之為「Muhammed」)所強姦。雖然明知道那有可能只是虛構,但當中包含的種族歧視隱喻讓我無法笑出來。(但戲院內有不少觀眾哈哈大笑)反而另一個笑點––其中一名角色、以腐屍創作的藝術家Fantasy被拿來與藝術家比較時的反應–– “Fuck Damien Hirst!”,我倒能理解,而且笑了出來。

Todd Solondz向來喜歡revisit他創作過的人物,這次也不例外,第二個故事由是當年《Welcome to the Dollhouse》(1995)的Dawn Wiener及Brandon演出。被拯救的臘腸狗在Dawn的照料下算是經歷過一段美好時光,避過人道毀滅的命運。因為還未看過《Welcome to the Dollhouse》所以不知Dawn與Brandon過去的故事,有空一定要找來看看。

Greta Gerwig and the Wiener Dog

第三個故事是關於一位在大學任教電影的教授,當中說到電影創作與拍電影的難處,我猜是導演的個人體會,讀電影的學生也應該有所感受。 “What if, then what?” 教授一直教導學生創作故事的原則被學生所唾棄恥笑,想不到這個原則被實際應用時卻嚇人一跳。

最後一個故事回到人的內心。一位終日留在家中的老奶奶抱著臘腸狗度日,孫女回來探望但只為了討錢。老奶奶在花園呆坐發白日夢之際,夢見很多個曾經放棄的自己走到她面前,醒來卻依然孤身一人,且命不久矣。

參考:
Todd Solondz on the Paradox of Film School and ‘Unraveling the Mystery’ of ‘Wiener-Dog’
托德•索伦兹和新作《腊肠狗》——致郁的颓丧人生 (分析非常詳細!)

冷馬王子

HKIFF 2012 第九回:30/3/2012 @ UA Taikoo

Dark Horse (2011) / Todd Solondz

Dark Horse (2011) / Todd Solondz

「問題家庭」(Dysfunctional family) 似乎是導演Todd Solondz電影歷程中一個重要的命題,亦因此我總被他怪誕的故事吸引。這次Solondz的新作《Dark Horse》中的家庭比起前作《Happiness》(1998) 或《Life During Wartime》(2009) 中的家庭來得正常。故事集中在三十多歲仍與父母同住、在父親公司工作、有收藏癖好的單身宅男Abe,透過他游走於現實與想像世界的思緒,反映心智不成熟的Abe其實自卑,透過物慾與幻想來擺脫心中不安,卻也只能透過幻想其他角色一些不合常理的行為來面對自己。

Solondz貫徹其獨有的黑色幽默,透過Abe這個角色,將他有趣抵死的一面表現出來。Abe的超強自信不會讓人覺得他討厭,反而令他可憐可愛。然而故事發展方面卻有點停滯,給Abe安排的結局有點突兀。角色方面也沒以往作品中的那樣古怪有趣,只看到配角們的一面,覺得他們其實可以有更多變化。

縱然Solondz擺脫了以往作品的影子,新作卻讓我感到他停滯不前。Solondz在其中一篇訪問曾說過,”If you don’t have expectations, you don’t have disappointments.” 然而我就是帶著期望去看,是有點失望……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Happiness (1998) / Todd Solondz

Happiness (1998) / Todd Solondz

Life During Wartime (2009) / Todd Solondz

Life During Wartime (2009) / Todd Solondz

《Happiness》與《Life During Wartime》,結構非常相似的兩部電影,同樣以dysfunctional family為故事核心。相隔十一年,導演Todd Solondz特意重訪舊角色,延續角色的故事,續寫角色的生活,讓觀眾見證各家庭成員在數年後的變化。雖然演員全都換過、面目全非,但名字依舊,角色性格仍是有跡可尋。

獨特的角色設定大致沒變:孌童的父親Bill、典型美國主婦的母親Trish、好奇心旺盛的兒子(《Happiness》中的大兒子Billy與《Life》中的二兒子Timmy)、可愛的小女兒Chloe;還有Trish的兩個妹妹--吃素兼懂唱作的Joy和任職作家的Helen;另外還有Joy的兩段感情轇轕--Andy(在《Happiness》中被拋棄後自殺/在《Life》中以鬼魂姿態出現)、Allen(在《Happiness》中曾迷戀Helen、常打色情電話洩慾/在《Life》中成為Joy的男友,與Andy同樣以自殺結束生命)。Side casts方面,個人覺得《Happiness》的較出色,出場的人物較多,而每個角色都很鮮明且有趣,《Life》相對地較遜色。

我是先看《Life During Wartime》然後再看《Happiness》的,感覺就像倒帶,一些在《Life》中看不懂的人物關係,會因看《Happiness》後而恍然大悟。黑色幽默的調子依舊貫穿電影,述說問題家庭的種種,有時會看到角色重蹈覆轍(如Joy對感情依舊處理得很糟、男友同樣選擇自殺),有的則擺脫過去(Trish交了新男友、長大後的Billy對孌童的父親還未能完全釋懷 ),見證著他們的變化也是看這兩部電影的樂趣。

《Happiness》中的孤獨與寂寞,《Life During Wartime》中的原諒與忘記,我們的生活同樣充斥著這些元素,畢竟每個人家中都有本難唸的經啊。

* Read more to know more…

Todd Solondz: All’s Fair in War

THE MONSTROUS MASCULINE: ABJECTION AND TODD SOLONDZ’S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