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landic

冰海寒深

HKIFF 2013 最終回: 29/03/2013 @ The Grand Cinema

Djúpið (The Deep) (2012) / Baltasar Kormákur

Djúpið (The Deep) (2012) / Baltasar Kormákur

不知怎的,冰島電影總是滲透著一份冷峻。隔著屏幕看著一片冰天雪地,彷彿聽到呼呼風聲也會打冷顫。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片中的漁民出海捕魚,在海上顛簸,有時能乘風破浪,有時會因撒下的捕魚網纏著海底的石頭而無法前行。幸運的話,問題很快便能解決,可是這次卻變成一次海難。

電影很快便進入緊急的狀況,主角Gulli目睹朋友一個又一個在眼前僵凍而死,只有他一人在冰海漂浮,剩下的只有人與大自然之間的角力。童年經歷火山爆發而遷徙、與家人朋友的生活點滴,這些回憶片段在他於海上掙扎時自動播放。Gulli不斷回憶,亦不斷祈求重新開始的機會。只要能活著,他願意改過。幾經艱辛終於游近岸邊,卻發現是冰雪峭壁。雙腳也顧不得痛楚,只能滴著血往前走。這段求生過程沒有戲劇性的描寫,卻讓人看得如坐針氈。

特別難忘是片末播放當年唯一生還者的一段訪問。目無表情的他淡然回答海難發生後的困境,坦述剩下他一人在茫茫冰海時,只能一邊游一邊和海鷗說話。頑強的意志與過去的回憶抵著冰冷的寒風與海水造就生還奇蹟,可活著是如此孤獨。

Advertisements

老頑固的火山時刻

HKIFF 2012 第七回:27/3/2012 @ UA iSQUARE

Eldfjall (Volcano) (2011) / Rúnar Rúnarsson

Eldfjall (Volcano) (2011) / Rúnar Rúnarsson

頑固老頭子如冰島一樣外冷內熱,不善表達感情,與子女關係疏離,唯有妻子諒解。可惜老妻突然中風,老頭子拒絕子女將之送往療養院的要求,堅持把妻子接回家中照顧。所有日常照料事宜均需從頭學起,老頭雖感吃力,但每天仍努力學習。子女不明父親的偏執,老頭亦不願與子女對話。子女每次回家探望母親時,他總走到前園修理破爛的船,裝作不聞不問。躺臥在床上的妻子身體癱瘓,但思緒觸覺猶在,只能低吟飲泣表達不能動彈的委屈,聞者心酸,更何況是枕邊人?老頭子不忍愛妻受苦,唯有忍痛親手結束她的生命。

電影取景於冰島,開首以2010年冰島火山爆發的片段作引子,帶出老頭子與家人被逼遷家的故事。故事命題是關於老生常談的愛與失去,但手法沒有刻意煽情,電影的色調以至取景予人一種微冷、靜謐卻哀傷的感覺,看畢電影心靈頓感沉重。片末老頭子來到懸崖邊遠眺一望無際的海洋,眼神茫然,似是對自己歸老家無期感無奈,也對自己真正的孑然一身感徬徨。

電影節題外話:

Síðasti bærinn (The Last Farm) (2004) / Rúnar Rúnarsson

Síðasti bærinn (The Last Farm) (2004) / Rúnar Rúnarsson

冰島導演Rúnar Rúnarsson的前作《The Last Farm》同樣是一部關於老人喪妻的短片作品,同樣令人傷感。故事簡單,但鋪排卻是意料之外,足以令觀眾在短短的十七分鐘中體會老人對亡妻至死不渝的愛,深刻且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