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

デトロイト・メタル・シティ (Detroit Metal City) (2008) / Toshio Lee

デトロイト・メタル・シティ (Detroit Metal City) (2008) / Toshio Lee

一心想當流行民歌歌手的根岸陰差陽錯下成了惡魔系Death Metal樂隊DMC(Detroit Metal City)的主音。在濃妝豔抹、聲嘶力歇唱著低俗歌的底下,根岸其實是個可愛的冬菇頭男生,希望有天能唱自己喜歡的、能帶給別人夢想的歌。電影中超現實的表達背後,其實突顯了根岸對自身的沮喪。因為對音樂的喜愛與執著,所以他才會堅持在街上唱著無人問津的民歌,也因為這份喜愛與執著,才令他繼續做自己不喜歡的Death Metal Rocker。熱愛與矛盾之間產生的衝突,不得不讓根岸戴上面具,掩飾最原本的自己。

“No Music, No Dream.” 我至今也懷抱著這種心態,但我卻不能像漫畫人物般的樂觀地單純地相信夢想會實現,反而開始沉醉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中找尋快樂。長大了的我們不能避免的遇上挫折,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心底的夢想,隨時間流逝,會否漸漸消失?

在這個社會,講夢想,忽然變得如此奢侈。

戲外話:為了賺外快,我做了自己生平頭號討厭的事:打電話。儘管我有多討厭打電話,我覺得這次做電話訪問員都做得還好吧,遇到很多有趣的被訪者,也聽到千奇八怪的拒絕受訪理由。邊打電話邊想到CM師姐麥曦茵當年的畢業作品《他.她》,也是講述電話訪問員與被訪者之間發生的愛情故事。話時話,麥曦茵首部執導的電影作品《烈日當空》快上畫了,應該會去捧場吧。

兼職工作完畢後,在回家的路上,出乎意料地與隔鄰R&D dept.的同事Alison聊了很久很久。大家也同樣住在柴灣,也是讀media(她是BU DGC),想不到對於工作的感受也有某程度的相似,又想安穩,又想發揮所長,但偏偏現在做的是creative毫無關係的事情。最初進公司時覺得她很cool,話語不多,我行我素,我以為自己跟她只會成比點頭之交還要差的陌路人,誰知道大家原來也可以很投契,不錯嘛!(嘿)祝我們早日找到合心意的工作!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1. 理想與現實、安穩又發揮,就如有得坐又有得企下的工一樣,魚與熊掌怎能兼得?有發揮的,尤其你們的系科,不忙不過癮呢~~

    主角的夢非夢,看得令人心有點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